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673章汽灯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去了趟董阳的病房。

    他是精神科的病房,位于教会医院的西楼,楼前种了两株高大的梧桐树,早春光秃秃的虬枝舒展着。

    董阳的病房,正好可以看到梧桐树。

    副官端了蛋糕和牛乳进来。

    顾轻舟切了一块,慢条斯理吃了起来。

    董阳坐在旁边,小心翼翼问:“好吃吗?”

    顾轻舟颔首:“很好吃。”

    他这才尝了一口。

    蛋糕的香醇让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眼睛弯弯的,很纯真的模样。

    顾轻舟笑道:“你这样真好,像个孩子似的,无忧无虑。”

    董阳没听懂,继续吃蛋糕。

    顾轻舟陪着他,护士端药过来时,他也乖乖吃了药。

    不过片刻,他就打起了哈欠。

    顾轻舟道:“那我先回去了,你睡一会儿吧。”

    董阳口中说着姐姐别走,眼睛却发涩,不停的打哈欠。

    顾轻舟站起身。

    她站在门口,看着董阳睡着了,这才起身回到了颜洛水那边。

    颜洛水也没睡,等着顾轻舟回来。

    “如何?”颜洛水问。

    顾轻舟笑道:“吃了点东西,他就睡着了。”

    颜洛水哼了哼。

    谢舜民在旁边对顾轻舟笑道:“洛水这脾气,来得真快。之前还说董阳不错,是个好人,转眼就恨之入骨了。”

    顾轻舟笑起来。

    “不是我翻脸无情,他真的很过分啊。”颜洛水道。

    在董阳刚刚入院的时候,那么可怜,颜洛水同情他,又觉得他为人有家国大义,帮了他的忙,还说了些好话。

    那时候,顾轻舟让她当心董阳。

    顾轻舟的话,颜洛水哪怕当时不以为意,事后还是会放在心里的。说到底,她对董阳只是略微的好感,对顾轻舟却是实实在在的信任。

    顾轻舟说董阳不好,颜洛水毫无理由讨厌起董阳来。

    当然,这不是颜洛水此刻反感的主要原因。

    就在颜洛水进产房之前,顾轻舟去了上海,董阳不知怎么找到了这里。

    颜洛水听了顾轻舟的话,想着他可能是假装的,没把他当小孩子。

    结果,他看中了颜洛水床头的一盏汽灯。

    “这个好看,我要了!”董阳道。

    这种汽灯是点油的,外形像只小兔子,是去年颜洛水生日时,谢舜民千方百计去找到的。

    颜洛水当宝贝一样。

    她到医院生孩子,夜里睡不踏实,非要这盏汽灯放在床头。

    不成想,被董阳看中了。

    “这个不行的,我叫人去买一盏给你。”颜洛水也不是老好人,她当时就拒绝了。

    没想到,她的拒绝,让董阳病情大发作,他当即又哭又闹,瑟瑟发抖的,把所有人都惊动了。

    正好他父亲董晋轩来看他。

    董晋轩就指着颜洛水骂:“你们还要董家如何才甘心?”

    言外之意,董阳变成这样都是司家害的,就连跟顾轻舟关系好的颜洛水,也成了罪魁祸首。

    颜洛水目瞪口呆,同时惹了一肚子气。

    最后,谢舜民出面,把汽灯送给了董阳,董阳才停止小孩子般的哭泣。

    痛失爱物的颜洛水,心情很糟糕。她的信任很难获得,董晋轩那么一番话,以及汽灯的失去,磨灭了颜洛水对董阳的好感。

    短短几天,颜洛水再提到董阳时,态度已经完全变了。

    “那盏汽灯有点旧了,我回头再买个新的给你。”谢舜民安慰她。

    颜洛水心痛:“我就想要那盏!”

    并不是任何物件都可以被取代的。

    那盏灯,是颜洛水怀孕中最难受的时候,夜夜陪伴着她的。

    汽灯烧油,味道并不那么好,而且光线也暗淡,颜洛水却觉得最适合她夜里放在床头。

    她睡不着的时候能看得见,又不影响谢舜民。

    再换一盏,绝没有那盏好。

    可不给的话,董阳的闹腾根本不会停下来。

    谢舜民考虑到董阳的精神状况,以及颜洛水不能被打扰,想着把他们遣走,这才松口给了。

    “汽灯这种东西,满大街都是,他却非要我的,我看他不是失忆了,他是疯了。”颜洛水气哼哼。

    顾轻舟却笑道:“你的汽灯用处更大嘛。”

    谢舜民和颜洛水都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道:“我也不敢肯定他要做什么,更不敢肯定他是装的。但是,汽灯的确可以做很多事。”

    “汽灯就是照亮的,还能做什么事?”颜洛水问。

    顾轻舟笑笑:“真要说,我也说不好。”

    “这叫杞人忧天。”颜洛水总结道。

    几个人笑起来。

    孩子又哭了。

    谢舜民抱着孩子过来喂奶,顾轻舟也在旁边帮忙。

    后来颜太太拎着汤汤水水的来了,顾轻舟这才得闲。

    “姆妈,洛水,我先回去了,这边暂时也没事。”顾轻舟道。

    颜太太颔首。

    他们忙碌着照顾洛水和孩子们,哪里管得了顾轻舟?

    顾轻舟回到了新宅。

    她一进门,就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原来,是张辛眉和二宝正围着小小的摇篮,对刚刚出生才一天的玉藻指手画脚。

    “鼻子好小。”这是二宝的声音。

    “眼睛好黑,能照见我。”这是张辛眉,“嘴巴也小。”

    “有牙齿没?”二宝问。

    张辛眉道:“肯定没有,小孩子出生都是没有牙齿的。”

    “那后来为什么会有牙齿?”

    “牙齿会长的。”

    “那我的牙齿为什么不长?”二宝又问,“头发和指甲会长,所以要剪掉,牙齿为什么不用剪?”

    张辛眉崩溃了。

    这些问题,他也不知道。

    他使劲敲打二宝的脑袋:“牙齿就是不长,你别问了。”

    “小孩子为什么会长?”

    “小孩子的牙齿是天生的。”张辛眉改了口。

    他实在回答不了二宝的问题。

    张辛眉从来没想过这些,如今被二宝一问,他有点慌了。只是,张辛眉再慌乱也要强撑着,就一本正经乱说。

    “那小妹妹就是有牙齿了?”二宝好奇。

    两个人都愣住了。

    张辛眉就伸手,撩开玉藻的唇,想看看有没有牙齿。

    玉藻却一下子含住了他的手指。

    “哎呀!”张辛眉吓一跳,“她咬我的手,她是不是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