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606章芳菲的电话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挑选好了喜服的料子,心中很踏实。

    她也在开始收线。

    她现在唯一没有做完的,就是中医的发展了。

    她还没有把中医这股子力量凝聚,还没有看到中医的未来,还没有清扫目前中医的障碍。

    这些,没有司家少夫人的身份,她真办不到。

    很多的中医比她有理想、有能力,为什么他们眼睁睁看着中医落寞?因为权力,才可以掌控医学的未来。

    她把这个顾虑,告诉了司行霈。

    司行霈不以为意:“你到了平城,也可以进行你的中西医结合啊。”

    顾轻舟却摇摇头。

    她很现实:“平城的经济,是远远比不上岳城的,医学更好。想要发展好西医,就得依托岳城,这点你挣不来。”

    她还以为,要和司行霈争辩一番的。

    不成想,司行霈笑道:“太太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顾轻舟现在没有再问过她师父和乳娘的死了,因为她很害怕。

    她突然之间,变得极其懦弱。

    她很害怕自己曾经的生活是场骗局,很害怕真心疼爱她的人,只是把她当成棋子;她更害怕自己国破家亡,没有面目。

    这些,远远比师父和乳娘的死让她更害怕。

    好像她的根都烂掉了。

    一棵树,可以从一个地方移栽到另一个地方,也许会水土不服,到底还是会茁壮成长。若是根没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司行霈”顾轻舟依靠着他的肩膀。

    司行霈问她怎么了。

    “你订了什么样子的戒指?”顾轻舟问他。

    司行霈笑不可抑:“这么着急?”

    “嗯。”顾轻舟声音轻柔,“很着急,总想要更早一点!”

    司行霈的笑声慢慢止歇。

    他有点心酸。

    摸了摸她的脸,司行霈道:“出去玩可好?”

    顾轻舟抬眸看着他:“你不忙了?不用着急赶回去?”

    司行霈就很痛苦的蹙眉。

    他在平城的一切都在草建,这就意味着他需得事事亲力亲为,才能提高士气,稳定军心。

    开疆扩土哪有那么容易!

    等所有事做完了,平城的一切都建好了,需要守成的时候,他就可以轻松很多了。

    “再忙也要陪陪你。”司行霈道,说罢拉顾轻舟的手,“去吃饭。”

    “不。”顾轻舟声音微落,“我们自己做饭吃吧。”

    她突发奇思,“你教我做菜吧?”

    “从前,没人教过你?”司行霈问。

    在乡下的女孩子,不会做菜洗衣,也是挺罕见的。

    “我要学医和认字,每天都很忙的。而且,厨房很脏乱,乳娘不想我一身烟火气。”顾轻舟道。

    司行霈心中一顿。

    他微眯了下眼睛,总感觉今天的话题就让他们不愉快。

    不成想,顾轻舟只是深吸一口气,居然放过了,不再深究。

    “我想学着炒几个菜。”顾轻舟道。

    司行霈笑着搂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道:“轻舟,若是我们好,我请佣人给你做菜;若是我们不好了,我亲自给你做菜。你不用学,吃现成的就行了。”

    “到底要学一下,女孩子们都会。就连洛水,她也会煮很多菜。而且,她还会做点心,甚至西洋糕点。”顾轻舟说。

    司行霈道是:“每个人都不同。你会医术,你有谋略。厨房这方天地太小了,不适合你。”

    顾轻舟就看了眼他。

    他也要谋略,可他也会下厨。

    “你不是也会?”顾轻舟问。

    司行霈道:“两口子,有一个人会,就不至于饿死,这不就可以了吗?”

    总之,他也是不希望他的女人强迫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

    司行霈看得出,顾轻舟并不愿意下厨。假如她真心要学,在乡下的时候早就学会了。

    现在,她只不过是迎合世俗,想做个合格的太太。

    司行霈觉得没必要,他爱她这个人,跟她会什么都没关系。

    “那好,我看着你做菜,我给你打打下手。”顾轻舟笑道,“我想吃樱桃肉。”

    这天中午,他们俩一直在厨房忙碌。

    明明可以去餐厅,点上美酒佳肴,然而他们似乎更愿意有生活的烟火气。

    顾轻舟帮忙剥蒜,弄得满手的大蒜味,嫌弃得鼻子都皱了。

    司行霈就哈哈大笑,说她:“根本不是做菜的料!”

    顾轻舟深以为然。

    她果然不擅长。

    她还帮着切菜,有一道芹菜,都是顾轻舟切的。

    吃饭的时候,司行霈一直在调戏她:“轻舟切的芹菜,长短正好,蒜也正好。今天这顿饭,有五成是轻舟的功劳。”

    顾轻舟听不下去了,塞了块肉给他:“你见好就收吧!”

    正在吃饭的时候,电话响了。

    司行霈看了眼,没准备接。

    顾轻舟道:“去接啊。”

    “打到这里来的,肯定是督军。算了,又不知道什么事。”司行霈道,“就让他以为我离开了岳城。”

    顾轻舟顿时不言语。

    电话响过之后,重新又响了。

    顾轻舟道:“可能是有急事,你去听一下。”

    司行霈这才放了筷子。

    接过电话,他喂了声,然后表情有点吃惊,语气也温和了下来:“芳菲?”

    顾轻舟的筷子一顿。

    司行霈继续握住了话筒:“是啊,已经到了岳城”

    顾轻舟沉默拔了一口饭。

    她的心情,早已没了从前的郁结。司行霈做了承诺,顾轻舟就相信了。

    电话里,继续有司芳菲的声音,似乎是想提出到岳城来看司行霈。

    司行霈笑道:“不必了芳菲,我到岳城也是路过,很快就要走了。你的腿都好了吧?”

    司芳菲说了几句,司行霈就挂了电话。

    顾轻舟给他添了小半碗汤,问他:“芳菲说什么了?”

    “试探我来见你了没有。”司行霈道。

    上次司芳菲追到了岳城,司行霈就什么都清楚了。

    当司芳菲若无其事打电话过来,司行霈心情其实很复杂。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轻舟觉得不开心了。

    芳菲的感情,依赖性比司行霈预想中更浓烈。

    这样不对,她将来的丈夫也会不高兴,顾轻舟更加会不高兴,对司芳菲和司行霈的亲情也没有任何好处。

    能跟司行霈最亲密的女人,只能是他的妻子。

    这个立场不能端正的话,以后会有很多家庭问题。

    而司行霈,素来立场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