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578章冰清玉洁的张九爷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578章 冰清玉洁的张九爷

    顾轻舟看到了情报。

    齐老四回到了南边,他去了上海,似乎想要找什么,然后失去了踪迹。

    而正好那个时候,贺明轩和他的长子去了趟上海。

    他们是去上海参加经济界的一个研讨会。

    研讨会是半年前准备的,时间也是早已定下的;贺明轩是岳城财政部的总长,身份很重要,每年他都会去。

    “并不是贺家父子去找齐老四,而是齐老四去找贺明轩的。”顾轻舟想。

    时间对得上。

    顾轻舟拿住了情报,沉吟许久。

    正好司行霈打电话给她。

    她也把这件事告诉了司行霈。

    “这点小事,你烦了很久。轻舟,你从前不这样的,直接用个计谋,把薛莹抓起来审问就是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则摇摇头。

    “她和二宝有点像,我怀疑她是二宝的母亲。而且,齐师父家破人亡还不敢报仇,这件事绝对跟贺明轩有关系。

    二十年前的旧事,原本就很难查,一旦打草惊蛇,更是什么也查不到了。我想找到齐师父,假如他真有什么冤情,我想为他做主。

    从前我帮不了他,如今可以了。既然想要做主,就不能惊扰了薛莹,让她起了防备。”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道:“可要我派人去帮你查?”

    “我明早给张龙头打个电话,请他帮忙吧。”顾轻舟道。

    司行霈不再说什么了。

    挂了电话,顾轻舟去看了二宝。

    二宝已经睡着了。

    翌日,顾轻舟早起时给张庚打了个电话,请他查一查经济界研讨会期间,贺家父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去了哪里。

    这点小忙,张庚很乐意效劳。

    他刚要挂电话,电话就被张辛眉抢了过去。

    “丑女人,我要去看你。”张辛眉道,“你最近又变丑了没有?”

    顾轻舟道:“你天天说我丑,当然更丑了。”

    张辛眉错愕。

    顾轻舟哈哈笑起来。

    张辛眉回过味来,怒道:“你在戏弄爷。”

    “乖,别乱跑了,我最近没空带你玩。”顾轻舟笑道。

    说罢,她挂了电话,张辛眉还是气得鼻子都歪了,觉得顾轻舟把他当了孩子。

    半个小时后,张太太打电话给顾轻舟:“辛眉带着随从去岳城了。”

    张辛眉还是来了。

    顾轻舟对这孩子也是无可奈何。

    她派人去火车站接张辛眉。

    下午两点钟,张辛眉就到了。因为顾轻舟没去接他,他气得一个劲翻白眼。

    顾轻舟揉了揉他的头发:“你一个人带着随从,不害怕吗?”

    张辛眉气哼哼的:“为何要怕?我又不是非要我姆妈带着。”

    他又给顾轻舟送了很多首饰。

    二宝很喜欢张辛眉,两个人一见如故,很快就热络了起来。

    “你把那棵树拔起来。”张辛眉指了指一颗合抱大树,对二宝道。

    二宝憨憨的,上前就要去拔。

    顾轻舟立马阻止了他,又对张辛眉道:“一棵树长这么大不容易,你随便就拔了?再作死,我就打你p股!”

    张辛眉紧张捂住了p股,只感觉顾轻舟的话又粗俗又可恨。

    若是真被她打了,那张九爷的威名就扫地了,他又不是孩子。

    “你你!”张辛眉半晌抬手指顾轻舟,“爷不跟你一般见识!”

    二宝笑嘻嘻的,不知何事。

    最后,张辛眉还是让二宝把门口的大狮子给抱了起来,证实了二宝力大无穷。

    顾轻舟无力扶额。

    张辛眉却看中了二宝,就跟上次看中了狼一样,对顾轻舟道:“我喜欢他,把他给我。”

    顾轻舟对于张辛眉的无礼,素来也是很温柔的。

    她淡淡笑道:“滚蛋。”

    张辛眉又气得半死。

    闹腾了一会儿,顾轻舟道:“我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张辛眉犹豫了下:“我可以喝酒吗?”

    “可以喝一点。”顾轻舟笑道。

    张辛眉哼了声:“那爷就赏个面吧。去哪里吃?带路吧。”

    二宝在旁边道:“菜社,菜社!”

    顾轻舟上次带了他去菜社,他很喜欢。

    张辛眉问:“什么菜社?”

    “岳城有很多菜社,其中德兴菜社和大悦菜社最好了。”顾轻舟道,“上次我们去了德兴菜社。”

    “那这次去大悦吧。”张辛眉道。

    说罢,张辛眉又对二宝道,“小傻子,你喜欢吃什么?”

    顾轻舟就捏张辛眉的耳朵。

    张辛眉被顾轻舟提了起来,又羞又怒又疼,大叫:“臭女人,你不准提爷的耳朵,快放手!”

    “那你不许把二宝叫小傻子!”顾轻舟道,“记住没?”

    张辛眉哇哇叫:“你你你,你不能做爷的主,爷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顾轻舟就提得更加用力。

    疼到不至于,可是没面子啊!

    张辛眉觉得自己是一只猛兽,虽然未成年吧,到底也是凶猛的,不能像猫一样被女人拎着,太难堪了!

    “你放开爷!”张辛眉气得涨红了脸,“爷不叫就是了。”

    顾轻舟这才松开他。

    他捂住耳朵,嘟囔道:“就是个小傻子!”

    他的耳朵被顾轻舟捏红了,他一路上不高兴,不停说顾轻舟不给他面子。

    顾轻舟忍住笑,问他:“你要怎么挣回面子?”

    张辛眉认真想了想,道:“你亲爷一下!”

    他这是跟其他人学的。

    每次那些男人这样说,女人家都气得半死。

    他也想气气顾轻舟。

    不成想,顾轻舟俯过身子,吧唧一口亲在他的面颊上。

    张辛眉吓了一大跳,急急忙忙往旁边躲,紧贴着车门不肯过来。

    “你占爷的便宜!爷的操行都被你败坏了,爷多么冰清玉洁的人,全被你毁了!”张辛眉气急败坏。

    他还没有到换声期,声音脆脆的,说得又快又急,一张白玉似的小脸全红了,十分的可爱。

    顾轻舟笑得肚子疼。

    “我之前还对嘴亲了你呢,你的冰清玉洁早没了。”顾轻舟笑得接不上气。

    张辛眉却一下子愣住了。

    他整个人都惊呆了,似乎忘记了那件事。经过顾轻舟一说,他又想起来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顾轻舟哈哈大笑。

    下了汽车,顾轻舟要牵张辛眉的手,被他甩开了。

    张辛眉自己进了饭店的大门。

    顾轻舟随后一步。

    “顾轻舟!”身后有个人,这样喊她。

    顾轻舟微愣,已经很久没人如此叫她了,岳城的人都称呼她为少夫人。

    她回头,看到一个人,身材颀长,站在灯火葳蕤处。他穿着一身裁剪合度的西装,表情冰冷,容貌却很是英俊。

    他站在暗淡的地方,光线迷蒙中,他的外貌更加俊朗不凡。

    顾轻舟看出了他,是贺四少。

    她的眉头,深深蹙了起来,手指也微微蜷缩。

    真是个不知死活的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