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572章无意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572章 无意

    顾轻舟对薛莹的玉镯,始终很感兴趣,她让薛莹取下来,给她瞧瞧。

    薛莹心想:“这位少夫人,名声不错的,怎么看上去像没见过世面似的?”

    顾轻舟对她玉镯的好奇,看上去有点贪婪。

    这样的凤血玉,根本买不到的,薛莹心中盘算:“万一她向我讨要,我应该如何回答她,才不至于得罪她呢?”

    她心思过得很快,手下却没有半分迟疑,利落将玉镯褪下,恭敬捧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看了几眼。

    很完整的凤血玉,雕刻成小巧的镯子,正合薛莹纤瘦的手腕。

    这种凤血玉是纯天然的天山玉,经过长年累月,颜色慢慢沁入,触手温润。

    “真好看,最配姨奶奶您了。”顾轻舟看完了,还给了薛莹。

    她摸到了一个很隐秘的记号,这就足够了。

    顾轻舟是不会要的。

    薛莹意外。

    她也没想到,顾轻舟行事这样磊落,竟是半句试探也没有,果然真的不要。

    “少夫人,您若是喜欢的话,我还有一对凤血耳坠。”薛莹道。

    “姨奶奶,您这样绝色的人才配得起,我戴就太张扬了。”顾轻舟笑道,“不用了,多谢您的好心。”

    薛莹也赶紧称赞顾轻舟的风华绝代。

    顾轻舟是有凤血玉耳坠的,上次张辛眉送给她的。

    张辛眉觉得她寒酸,时不时叫人送首饰过来,就不乏有名贵的。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就去前头看戏。

    顾轻舟上次被司夫人气病,她对司夫人少了耐性,坐到了她身边,却并不和她多说话。

    司夫人也不想搭理顾轻舟。

    她们婆媳脸上全是笑,外人倒也看不出她们的不和睦。

    顾轻舟陷入沉思里,她在考虑薛莹,以及她那只玉镯。

    后来,贺太太来了,由她的儿女陪同着。

    她也六十岁,看上去却像七十岁的人了,居然白了头发,十分苍老。

    陪同的人里,就有贺晨景。

    顾轻舟脸色不变,笑容依旧那般柔婉雍容。

    “我刚吃过药,今天这样大喜的日子,不该出来添晦气的,只是听闻夫人您来了”贺太太声音虚弱。

    她是特意出来见司夫人的。

    “不该这样劳动的,您快去躺着。”司夫人忙道。

    客套了几句,贺太太还是陪着坐下。

    那边,贺家的少爷小姐们,纷纷跟司家的小姐们说话。

    “二小姐,南京好玩吗?”贺家的六小姐问司芳菲。

    “挺好玩的呀。”司芳菲笑道。

    六小姐道:“那下次,我请我四哥陪我去南京,能否去找你玩?”

    这么明显的话,司芳菲岂会听不明白,她有点不知该如何应答。

    贺晨景已经开口了:“小六,二小姐在南京是工作,我们不便打扰的。”

    贺六小姐忙道歉:“我唐突了,二小姐。”

    “无妨的。”司芳菲笑道。

    顾轻舟的目光,却始终在司夫人和贺太太身上。

    贺晨景没话找话,问顾轻舟:“少夫人,您是神医,不知可是看出我母亲的病情有什么不妥么?”

    他很想和顾轻舟多谈几句。

    顾轻舟的态度,则是丝毫不露端倪,她笑道:“贺太太这是虚弱,好好养着即可。不过,有了你们这样的孝子孝女,贺太太心情舒畅,会慢慢好起来的。”

    这话,带着敲打之意。

    旁人听不懂,贺晨景却是明白了。

    他唇动微翘,似乎有了个笑意。这点笑意很浅,似蜻蜓点水,很快就敛去,快得像错觉。

    没人看到。

    贺晨景还想要说什么,那边司夫人已经开口了。

    “轻舟,你的医术的确很好,可以给贺太太把把脉。”司夫人道。

    贺太太忙道:“不敢劳烦少夫人。”

    顾轻舟笑道:“不用把脉的,贺太太没什么疾病,无非是要放宽心。我知道您操心儿孙,日夜愁思,可儿孙自有福气,何不少点忧虑?”

    贺太太是很愁的。

    她这心病,也不是一两天落下的。自从薛莹进入她的家庭,得到了她丈夫的器重、她孩子们的欢心和敬重,她就落下了病。

    身为贺家的孩子们,他们难道不知道母亲的心病吗?

    可他们一个个,好像置若罔闻。是不在意,还是糊涂?

    顾轻舟觉得好笑。

    明明都清楚问题在哪里,还偏偏要求医问药,贺家的人,果然有趣。

    顾轻舟微微眯起了眼睛。

    略微说了几句之后,贺太太太过于疲倦,去休息了。

    六小姐却怔怔看着顾轻舟。

    中途,顾轻舟跟颜太太、司夫人去了趟院子里,走走逛逛。

    贺家的六小姐就一直跟着她们。

    趁着空闲,她对顾轻舟道:“少夫人,我其实见过您的”

    这位六小姐,顾轻舟倒是不太熟,上次和蔡长亭去吃饭的,是另一位。

    “岳城就这么大,总归是见过的。”顾轻舟笑道,“不过,我没什么记性。”

    六小姐连忙道:“不是的,那次您没有看到我,我是只是远远瞧见了您,您和其他人在跑马场坐。”

    是前不久颜一源和高桥荀比赛那次。

    顾轻舟笑。

    六小姐道:“我能邀请您逛逛园子吗?”

    顾轻舟对贺家的园子心中警惕。

    她喊了唐平。

    唐平上前。

    就这样,顾轻舟带着副官,跟六小姐去逛园子。

    六小姐道:“方才您说我母亲的病,我谢谢您,其他人都不敢说,故意装作不知。”

    顾轻舟心头微动。

    看来,六小姐这里可以是个突破。

    “我说什么了?”顾轻舟故意装傻。

    六小姐道:“您说我母亲心情不舒畅,这点是真的。那个妖精不走,我母亲就不会高兴,可惜”

    那个妖精,自然是指薛莹了。六小姐如此形容薛莹,看来她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可惜什么?”顾轻舟问。

    六小姐欲言又止。

    她咬了咬唇,犹豫再三,道:“母亲不许我们这样说,父亲也不许。”

    不许?

    顾轻舟沉思,然后笑道:“你姨母对你们家有恩?”

    六小姐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她正要说什么,颜太太和司夫人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正在找顾轻舟。

    顾轻舟应了声:“我在这里呢。”

    于是,她和六小姐往回走。

    六小姐则吃惊,这件事外人知道的不多,少夫人是怎么知道的?

    她难道是神仙吗?

    她们回到了前头。

    晚上的舞会,如期开始了。

    有不少的男士邀请司芳菲和司琼枝姊妹俩跳舞,却没人邀请顾轻舟。

    顾轻舟是少夫人,身份比较敏感,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主人家的男士来邀请,尽了主人家的地主之谊。

    正想着,贺明轩家的几位少爷,纷纷走过来。

    原本是因为贺晨景邀请司芳菲的,他却在故意脚步一顿,于是他的三哥只得顶上去。

    司芳菲也感觉到了。

    她微微凝眸打量贺晨景。

    贺晨景恍若不见,对顾轻舟道:“少夫人,能否邀请你跳支舞?”

    司芳菲收回了视线。

    顾轻舟笑道:“我今天有点疲乏”

    “少夫人,这支舞比较慢。”贺晨景笑道。

    他如此说服顾轻舟,四周的人看了过来,特别是司夫人和颜太太,甚至不远处和贺明轩说话的司督军。

    顾轻舟不肯和贺晨景跳舞,有什么忌讳吗?

    她如今辅佐监督军政府,她的一言一行,都会被格外放大,叫人多想。

    顾轻舟看到了四周的目光,她也觉得不适合,于是站起身来。

    “小四比较有主见。”贺明轩脸色微变,跟司督军解释,生怕司督军多想。

    是贺家有意撮合司芳菲和贺晨景,如今又是贺晨景叫司芳菲没面子,只怕督军会恼火的。

    司督军笑笑,没放在心上。

    问题很简单:贺晨景没看上芳菲,芳菲也没看上他,司督军也不觉得贺晨景有资格做自己的女婿。

    彼此都无意,而且贺晨景光明正大表达出来了,清楚明了,司督军反而觉得他这个人利落。

    顾轻舟含笑,和贺晨景滑入了舞池。

    她的笑容始终挂在唇角,像一副面具,说话却不那么客气:“四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少夫人误会了,我并非无事,我是巴结少夫人呢。”贺晨景道。

    顾轻舟笑着。

    既然甩不掉,何不找点资料?顾轻舟对薛莹很有兴趣。

    “四少,你姨母对你家,有过大恩情吧?”顾轻舟问。

    贺晨景表情不变,依旧是那么冰凉。

    “少夫人消息灵通。”贺晨景讽刺道,“对我们家的事很好奇?”

    “贺家以后就是岳城的父母官,你们关乎我们岳城的政治和经济,我岂能不好奇?”顾轻舟道,“四少,你姨母薛氏,可像是第二个女主人?”

    这话十分的八卦。

    贺晨景听了,并不那么高兴。

    他微微抿唇,透出了他的不悦:“谣言愚昧且恶毒!我姨母只是亲戚,帮衬着照顾我们罢了。”

    “你们还在吃奶吗?”顾轻舟嗤笑,“还需要姨母照顾?”

    贺晨景的下颌线微微收紧,他的不悦加重。

    顾轻舟这时候就看出来了,薛莹得到了贺家男人们一致的认可,不管是贺明轩还是外甥们,都觉得她对贺家功劳极大,不能说她的坏话。

    怪不得贺太太郁闷了。

    要是顾轻舟,辛苦生了这么多孩子,落个如此下场,也要气病不可了。

    “薛莹到底对贺家做了什么,让他们如此感动,感动到相信她超过了自己的母亲?”顾轻舟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