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567章师弟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有三位师父:“慕宗河”王治、齐老四和张楚楚。

    其中,齐老四只是名义上应卯的,他并没有教顾轻舟武艺。

    齐老四自己,则在一个风雪天捡回来一位三个月大的孤儿,取名叫齐树,养为徒弟。

    齐树有点傻,从小脑子就笨,其他人都喊他叫齐二傻子,顾轻舟气不过,就喊他叫“齐二宝”。

    她的乳娘也跟着叫齐二宝。

    其他略有善意的人,也不好意思成天把一个小孩子叫二傻子,纷纷跟着顾轻舟叫齐二宝。

    到后来,大家都忘记了他的原本名字,只用二傻或者二宝代替。

    齐二宝虽然傻了些,却是身手伶俐,力大无穷。

    顾轻舟离开家乡的时候,齐二宝九岁,今年十二岁了,他一直叫顾轻舟“师姐”。

    若是自称她师弟,必定是齐二宝了。

    顾轻舟心中极其温暖,兴匆匆去了大门口。

    果然,她看到一个穿着破旧粗布衣裳的孩子,半蹲在大门口的角落里,眼睛非常警惕盯着四方。

    他头发乱糟糟的,大约齐耳长了,很久没理发,几乎要遮住眉眼;他赤足,裤子短了半截,脏兮兮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上衣倒是干净合身,可惜全是补丁。

    顾轻舟心头酸涩。

    他这模样,难为副官们没有把他当乞丐打出去。

    副官们都知道,顾轻舟是乡下人,这穷亲戚还真可能是她家的,故而对二宝多了份善意。

    顾轻舟眨了眨眼睛,把那点猝不及防涌上来的心酸泪意敛去,叫了声:“二宝。”

    二宝猛然站起来。

    看到了顾轻舟,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都能看到他的后槽牙了。

    笑完了,还没等喊出一句师姐,就着裂开的嘴,大哭了起来。

    顾轻舟一愣一愣的。

    跟着出来的副官们也面面相觑。

    “二宝,别哭别哭。”顾轻舟上前,拉了他的手,“走,跟师姐回家。”

    二宝点点头。

    他才十二岁,已经比顾轻舟高了。顾轻舟离开的时候,他才刚到顾轻舟的耳朵旁。

    他的手上,布满了纵横错落的小伤口,泥污遮掩着,早已看不出原本的皮肉。

    这孩子是齐老四捡回来的,可齐老四一个大老粗,他哪里会照顾孩子?一直都是顾轻舟的乳娘和顾轻舟在照顾。

    顾轻舟死了,乳娘走了,二宝先活成了野人。

    “师姐,我饿。”二宝跟着顾轻舟往里走,哭着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停下脚步,对身后的副官道:“让厨房端吃的上来,越快越好,有什么就上什么。”

    副官道是。

    顾轻舟领着二宝到了正院,想喊副官去拿套衣裳过来,却见副官唐平,已经捧了套旧衣裳:“少夫人,这是跟佣人借的,大概合小少爷的身量。”

    “不是什么小少爷,他叫齐二宝,你们也叫他二宝吧。他从小多灾多难的,贱叫些积福。”顾轻舟道。

    唐平道是。

    顾轻舟又对唐平道:“你带着他去洗洗。”

    二宝已经长大了,不好由顾轻舟带着他去洗澡。

    齐二宝很警惕。

    顾轻舟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二宝,这位大哥哥带着你去洗澡,别怕啊,师姐就在门口。”

    她也跟着一块儿去。

    齐二宝点点头。

    果然,洗澡间的门不关,顾轻舟站在门口的不远处,大声和二宝说话,免得他再次害怕。

    “二宝,最近几年你们去哪里了?”顾轻舟问。

    齐二宝想了想:“很远的地方,还坐了船。”

    坐船?

    只怕是过长江了吧?

    顾轻舟离开乡下之后,乳娘说让她顺利解决顾公馆,乳娘和师父先藏起来。后来,齐老四和张楚楚也走了。

    “过得好么?”顾轻舟又问。

    齐二宝道:“不好,我们打铁,很烫。”

    他们师徒二人,后来隐居在某个地方,以打铁为生。

    顾轻舟的心口一紧。

    齐二宝现在一个人到了岳城,那么齐老四呢?

    “二宝,师父呢?”顾轻舟终于问到了自己想要问的。

    齐二宝声音就哽咽了:“不见了。”

    顾轻舟心中微凛。

    唐副官换了三桶水,才隐约把齐二宝洗出一点人样子。

    就连二宝那头乱糟糟的头发,唐副官也给他洗干净顺溜了。

    换了衣裳,顾轻舟看到从洗手间出来的二宝,差点不敢认了。

    齐二宝才十二岁,已经有了十五六岁孩子的身量了,比顾轻舟还要高一点,双目炯炯有神。

    不算特别好看,却也是精神抖擞。

    “长大了。”顾轻舟忍不住感叹,“才三年不见,二宝你快要像个大人了。”

    从前的齐二宝,一直像个臭屁孩子,不及顾轻舟高。

    齐二宝也难得知道害羞,拘谨抓了抓衣摆,问顾轻舟:“师姐,吃的呢?”

    顾轻舟啼笑皆非,带着他去吃东西。

    餐厅的饭桌上,果然已经摆放了七八个碟子,有早上的各种点心,还有一两样小菜。

    齐二宝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顾轻舟坐在旁边,默默给他倒了杯水。

    埋头苦吃,一口气吃了个半饱,齐二宝的动作这才慢下去,而桌子上的食物,已经去了大半。

    厨娘又端了一盘鸡汤面上来。

    “二宝,你怎么来找我的?师父呢?”顾轻舟这时候才开口。

    齐二宝咧嘴又想哭:“师父不见了。”

    顾轻舟忙将一碟子炸春卷推到他面前,二宝夹一个吃,哭就敛住了,吧唧吧唧吃了起来。

    这是个吃货,有吃的就能忘记一切。

    “师父怎么不见了?”顾轻舟等他吃了一个之后,又问他。

    齐二宝这下子情绪稳定了些。

    他一边吃一边告诉顾轻舟道:“师父走了,我起来的时候,师父就走了,我找了他好几天,他也没回来。”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顾轻舟又问。

    她不觉得齐二宝有这等心智和能耐,可以千里迢迢找到岳城。

    齐二宝就从怀里掏出一封信,给顾轻舟看。

    这封信,是齐老四的笔迹,写给“石兄”的。

    齐老四在信里说:若是有一天他失踪,请姓石的人把他的徒弟齐二宝送到岳城,他会赠金五十块。

    信里写明了顾轻舟的地址。

    顾轻舟有两个感叹:一是齐老四居然知道她的地址。她到了岳城之后,再也没跟他们见过面,他却是门清。

    二是齐老四居然还有五十块钱,他是从哪里存下这么一笔钱的?打铁的话,别说三年,就是十年也赚不了五十块。

    顾轻舟看着齐二宝这副狼狈,就知道是师父的朋友拿了钱,直接把二宝送过来,并未收拾他,可见对方为人不咋的。

    “送你过来的那个人,你认识吗?”顾轻舟又问。

    二宝摇摇头。

    “从前没见过?”

    二宝点头:“没见过。”

    顾轻舟想起二宝之前的那副打扮,大概是打铁时就穿那么一身的吧?

    “师父说过他去哪里吗?”顾轻舟问,“以前可有谈及?”

    二宝道:“没有。”

    顾轻舟深知此事棘手,就对二宝道:“你安心住在师姐这里,师姐会帮你找到师父的。”

    二宝使劲点头,然后就打了个饱嗝。

    顾轻舟喊了唐平,道:“咱们家的副官里,谁会剃头?”

    她看着这些副官们,个个头发短短的,却从未见他们专门出去理发,足见家里是有擅长此道的。

    “孙副官就会。”唐平道,“要给二宝理发吗?”

    “叫孙副官过来。”顾轻舟道,“带着剃头的东西。”

    唐平道是。

    等唐平一走,顾轻舟就告诉齐二宝:“回头呢,师姐叫人把你剪了头发,我们去做一身衣裳,可好?”

    齐二宝眨巴了下大眼睛。

    他没听明白剪头发,却听懂了做衣裳。

    “要要那种的。”他指了指门口的副官。

    顾轻舟失笑,难得他居然有了自己的审美。

    “那种不行,那种都是当兵穿的,没有军籍,是不能乱穿军装的。”顾轻舟道。

    齐二宝很听师姐的话,当即哦了声,没言语。

    顾轻舟为他理发,又叫人去请了裁缝过来,给二宝量尺寸裁衣。

    二宝穿着佣人的旧衣裳,长褂长裤,看上去太松垮了。

    顾轻舟又叫人去成衣铺子,拿两套衣裳过来。

    成衣很难正好合乎尺寸,只能拿尽可能相近的。

    副官去成衣铺子给二宝买了背带裤、短袖衬衫,很是时髦的。裤子有点大,裤脚要卷起来两圈。

    梳头更衣,二宝整个人大变样子,顾轻舟差点都认不出来。

    然而二宝很不高兴,始终觉得这衣裳没有副官们的军装好看。

    他盯着副官们的军装,又拉了下自己的背带裤,垂头丧气。

    顾轻舟啼笑皆非。

    “二宝知道美丑了。”顾轻舟道。

    再愚笨的孩子,也会长大。

    顾轻舟安顿好了二宝,心情似乎还不错,好似自己多了个亲人。

    齐师父是安顿好了二宝,将他托付给顾轻舟之后,自己离开的,顾轻舟就没那么担心。

    齐师父原本就是避仇的。

    她如此想着,日子慢悠悠过了两天,新市长的上任文件就发下来了。

    贺明轩继任市长,舆论上还是很看好他,尊重他的品德。

    上任的第一天,贺家大开宴会,邀请岳城的政界、商界、军界名流贵族,顾轻舟也在受邀之列。

    贺明轩亲自来请顾轻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