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551章司行霈的私心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司行霈想要给司慕发电报,肯定没好事,这个毋庸置疑。

    “他现在在日本念书,万一有什么事,他很被动。”顾轻舟道,“你别把他往火坑里推。你敢打扰他,我绝不原谅你!”

    司行霈捏她的下巴:“你威胁我?”

    “是的!”顾轻舟抬眸,很认真道,“我就是在威胁你,你自己看着办!”

    “什么叫看着办?我现在就要办了你!”他打横将顾轻舟抱起来。

    顾轻舟想要躲。

    回到了别馆的正院,司行霈对顾轻舟道:“去更衣吧,我们正好定了今晚的邮轮,去玩乐一番,只当放松放松。”

    顾轻舟点点头。

    她上楼了之后,司行霈另一名副官走过来,低声和司行霈耳语。

    “交代了吗?”司行霈问。

    副官道:“还在审。”

    犹豫了下,副官问司行霈:“师座,真的不告诉顾小姐,咱们抓了两个人吗?”

    司行霈微微侧脸,眼眸阴沉。

    副官急忙道:“师座,属下是为您考虑!将来顾小姐知道了,再和您闹。”

    司行霈看了眼楼上。

    他既然做了这件事,就要帮顾轻舟清扫一切的障碍。

    她的责怪、她的逃离,都是司行霈能承受的,只要她好。

    “再审。”司行霈道。

    副官道是,匆匆退了下去。

    司行霈看了眼楼梯上的顾轻舟,略带沉思。

    “轻舟,你可别犯糊涂啊。”司行霈在心中念叨,“除了我,还有谁是真心待你?他们都是在利用你。”

    他想着,心就蜷缩了起来。

    顾轻舟在楼上更衣,司行霈就坐在楼下抽烟。

    两根雪茄抽完,顾轻舟才下楼。

    她换了件黑色绣金线梅花的旗袍,头发披散下来,铺陈了满身。

    这极其浓郁的颜色,衬托得她面如白玉,唇如花瓣,眉眼妩媚到了极致。

    “这件旗袍很好看。”司行霈惊喜不已,站起身来欣赏顾轻舟,“真不错!”

    “我还怕颜色太重了,死气沉沉的,你觉得好看就行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道:“轻舟穿什么都好看!”

    顾轻舟想了想,似乎是这么回事,他一直觉得她是最好的。

    她走下来,挽住了他的胳膊。

    身上有淡淡清香,是玫瑰的味道。司行霈就觉得,他的轻舟此刻是一朵黑玫瑰,绽放着妖娆妩媚,有种勾魂夺魄的艳潋风姿。

    “轻舟,你真的长大了。”司行霈感叹。

    顾轻舟的媚,一日胜过一日。

    她是个天生的妖精,叫男人看到她就想要沉沦。

    司行霈就迷恋她的姿色。

    “不是说了,要去邮轮上玩吗?”顾轻舟道,“还不走?”

    打断了司行霈的感叹。

    司行霈颔首:“现在就走。”

    两个人出门,直接往海边去了,司行霈亲自开车。

    走到了半路上,司行霈问顾轻舟:“你想开车吗?”

    顾轻舟的眼眸微亮:“可以吗?”

    她当然想了,已经很久没开车了。

    司行霈点点头。

    他挪了个位置,把驾驶座让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开车,直接到了海堤。

    下午的码头,旅客众多,个个步履匆忙。

    海浪一阵阵跳跃,远处的海鸥盘旋,浅棕色的海滩上,有三两行人和孩童。

    顾轻舟还没有下车,就带了一顶英伦淑女帽,帽子上有面网,面网上缀着红宝石,阳光下熠熠生辉。

    她涂了个红唇,红宝石与红唇相映,格外秾艳。

    有人回头看她。

    “过来,挽住我的胳膊。”司行霈低声。

    顾轻舟却道:“你先走。”

    司行霈想要强迫她挽住,顾轻舟已经往后退了。

    无奈之下,只得有个人先行。

    司行霈包下了能容纳一百旅客的小邮轮。邮轮虽然不大,可该有的娱乐设施都有。

    顾轻舟随后上了船。

    他们上船之后,船开动了。

    离开码头约莫十分钟,逐渐看不清楚码头的模样时,司行霈突然将顾轻舟拉到了怀里。

    他掀起了她的面网。

    面网撩起时,她的眉眼展现在他面前,他猛然屏住了呼吸。

    他觉得她美得绝伦。

    “轻舟,其实我今天有件很重要的事跟你说。”司行霈道。

    顾轻舟看着他,见他如此慎重,正怕他说出求婚的话来。

    她还没有处理好岳城的事,暂时还不能离开。

    况且,司芳菲的事,她至今都有疙瘩,她希望能在结婚之前,把此事告诉司行霈,不管他怎么看她。

    假如司行霈更看中芳菲,顾轻舟也没办法。

    她不想自己的丈夫有个很亲密的妹妹。

    她的想法也许很变态。可跟司行霈在一起,任何人都会变态的。

    “我也有件很重要的事说。”顾轻舟道,“我若是陪你好好玩,你能否把另一个人交给我?”

    司行霈眉头一蹙。

    顾轻舟道:“骚扰我的人,你不止抓到了一个,对吧?你最擅长刑讯,没人可以在你面前自杀。

    牙齿里藏毒,是很常见的自杀方法,你司行霈不可能想不到。那个人无关紧要,而且你不怕他死,就任由他自尽了。”

    司行霈的眉头,反而慢慢舒展了。

    他笑了下。

    果然,他的女人已经是个极其精明的小东西了。

    任何人都无法隐瞒她。

    “你既然在没有得到消息之前,就放任他自杀,肯定是已经有了其他的消息来源。我猜测,有第二个人,对吧?”顾轻舟问。

    司行霈搂住她的腰:“轻舟,我爱你的聪明!你改变了我对女人的看法,你如此睿智精明,真正是我见过最厉害的。”

    顾轻舟眸光冷冽:“好好的,为什么又拍我的马屁?”

    “马屁是没得拍了,就拍拍你的小屁吧。”司行霈哈哈笑,伸手捏了下她挺翘的软肉。

    顾轻舟大怒,深感他流氓秉性不改。

    “司行霈,我想知道那个人要干嘛。”顾轻舟正色道,“你若是再杀了他来遮掩消息,我绝不跟你和好。”

    “别这么打打杀杀的。”司行霈笑道,“走吧,我们去跳舞。”

    说罢,就拖着顾轻舟的手往舱里去。

    他们往船舱去,有个船员正好端着托盘往外走。

    顾轻舟远远看到了这船员。

    她微愣。

    “居然是他?”顾轻舟错愕不已,“他怎么做了船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