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548章吃醋是日常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略带试探看着司行霈。

    司行霈想了想自己最近几个月做的事。他没有接近任何女人,甚至母马都离得远远的。

    “没有!”司行霈肯定道,“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顾轻舟眼芒微敛。

    她轻轻叹了口气。

    “轻舟,你这辈子是栽在我手里了。”司行霈轻轻咬她的耳垂,“你还以为自己能翻身吗?”

    说罢,顺势将她压倒了。

    顾轻舟则生怕碰到他那个伤口,小心翼翼的任由他压。

    两个人厮混了很久。

    顾轻舟的衣裳,被司行霈用力扯开,她的娇艳顿时展现在她的面前。

    司行霈爱不释手。

    两个人厮磨到了半夜,顾轻舟被他累得浑身薄汗,就连头发丝也带着一点湿意,她手发麻了,软软的不想动。

    司行霈依旧抱起她,为她洗澡。

    躺下之后,顾轻舟睡不着。

    司行霈亲吻她的面颊:“怎么还不睡?”

    顾轻舟道:“你先睡吧。”

    司行霈打了个哈欠:“我这一个月都没怎么睡觉。等我先睡一会儿,我再告诉你发生了何事。”

    顾轻舟嗯了声。

    司行霈阖上了眼睛。

    不过短短几秒钟,他的呼吸就均匀了起来。

    顾轻舟想起,司行霈说他绝没有对不起她,唇角就微翘。

    她没动,而是看着天花板想心思。

    后半夜,顾轻舟才睡着。

    等她醒过来时,司行霈居然不在床上,顾轻舟吓一跳:“难道是我做的梦吗?”

    她下楼去,看到了副官。

    副官告诉顾轻舟:“顾小姐,凌晨四点有艘船靠岸,师座他去接应了,一会儿就回来,请您稍等。”

    夜里靠岸的船?

    不是军火,就是走私鸦片等物。

    顾轻舟点点头。

    “你去趟新宅,问唐平家中可有事,我可有信件。”顾轻舟又对这副官道。

    副官道是,急匆匆去了。

    不一会儿,副官进来,拿了几封信和电报给顾轻舟,又道:“军政府那边还没有消息。”

    顾轻舟这才放心。

    她坐下来,开始翻阅电报。

    其中有一封是司慕发的,定期向顾轻舟回报平安。

    “我一切安好,时常挂念你,祝平安。”

    顾轻舟看到,他这次的电报多了几个字,而且有顾轻舟想看到的东西,确定是他本人。

    她打算问她一些其他事,拿着电报沉吟,打着腹稿:“要不要发加密的电报呢?”

    “万一被破译了,会不会打草惊蛇?”

    她胡思乱想间,手里的纸被抽走。

    回神间,司行霈正站在她身后,读着这封电报。

    几个字,他愣是读了很久。

    读完了,脸色就沉了下去,阴霾着走过来。

    他重重将电报拍在茶几上,语气冷淡:“感情不错嘛,远在东洋还知道挂念你!”

    顾轻舟道:“嗯,他是挺有良心的。”

    司行霈重重捏住了她的胳膊,将她一把带到了自己身边。

    他今天出去,穿得是一套挺括西装,顾轻舟跌坐过来,脸几乎贴到了他怀里。

    “良心?”司行霈的手指,轻轻搓揉着顾轻舟的唇,似乎想把她的话全部抹去,“有良心他还想害死你?”

    顾轻舟扬眸,打开了他的手:“司行霈,别吃干醋。你连这种醋都吃,实在无理取闹”

    说到这里,她想到自己吃他和司芳菲的醋。比起这干醋,那更是无名醋了。

    也许,她在骨子里就是跟司行霈一类人。

    她骨子里像他,所以被他吸引,一步步沉沦在他的深渊里。

    “我无理?”司行霈深邃眉眼,嗪着风暴。他周身的气场,似风暴前的天际,叫人透不过来气。

    顾轻舟想要躲开他。

    司行霈没有松手,用力将她压在沙发里。

    他起身而上,将她笼罩其中。

    “顾轻舟,我想要把你偷偷带走!”司行霈道,“别人说起来,只当你失踪了。我给你办好了护照,改个名字,你是重新只属于我一个人。”

    “掩耳盗铃?”顾轻舟斜睨他,“你这样掩耳盗铃,会不会气死老太太?她总要知道的。”

    司行霈微微眯眼。

    顾轻舟,似乎把能掣肘他的力量,都寻到了。

    为了避开他,她煞费苦心。

    “真有意思,是不是?”司行霈声音微冰,“你就喜欢看着我烦恼?”

    顾轻舟测过脸。

    司行霈就吻她的颈。

    顾轻舟急忙想要避开,转过头时,就把唇凑到了他唇边。

    司行霈吻着了她。

    他从齿缝间低喃:“轻舟,说你爱我!”

    “你想多了。”顾轻舟支吾。

    司行霈满腔的郁结,就全部发泄在她身上。

    就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一把撕开了她的旗袍。

    副官们急匆匆退了出去,远远离开了。

    顾轻舟却显然没这个心思。

    她挣扎着,重重在他肩膀上打了一掌:“你再胡闹试试看!”

    “我胡闹?”司行霈显然是被气到了,“我睡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顾轻舟,当初你十六岁,我撕开了你的衣裳,就是给你开了封,从此你就只能是我的!”

    顾轻舟气得打颤。

    真好意思!

    “你从来就没要过脸!”顾轻舟推搡他,“滚开!”

    他们厮闹着,从沙发滚到了地毯上。

    顾轻舟有点疲倦时,司行霈还精神抖擞。

    总之,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等结束之后,顾轻舟后背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潮。

    他弄得顾轻舟满胸襟都是。

    顾轻舟恶心得想吐,自己急匆匆上楼去洗漱。

    司行霈跟上来,却没有到浴室里,而是穿戴整齐,坐在沙发里抽烟。

    他手里还拿着司慕的那封电报。

    “挂念?”司行霈想,“你还有什么资格挂念她?”

    顾轻舟继续跟司慕通电报,若说意外,其实也没特别大的意外。

    司慕肯定要跟顾轻舟汇报平安的。

    等顾轻舟洗了澡出来,司行霈突然问:“这封电报,有什么秘密?”

    顾轻舟擦头发的手一顿。

    “司慕是不是在给你传递情报?”司行霈站起来,“这封电报,就这么几个字,你们怎么传递情报的?轻舟,你在打什么主意?”

    司行霈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事:顾轻舟是不是在跟司慕合谋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