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99章巨大的改变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在家里静养。

    她从中枪到出院,不过一星期。

    回家之后,颜太太和颜洛水几乎每天都在这里。

    顾轻舟的吃喝,全部不用经过自家佣人的手,家里人都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少帅呢?”到了第三天,颜太太问顾轻舟。

    这几天,颜太太早上过来,晚上**点才回去,天天守着顾轻舟,几乎是充当了佣人的作用。

    可是,她一直没见到司慕。

    “额,可能是去了驻地吧。”顾轻舟支吾。

    她在等电报。

    接到了电报,她才会说司慕的去向。

    颜太太半信半疑。

    把自己妻子伤成这样,他却去了驻地,似乎说不通。

    颜太太更生气了。

    顾轻舟反而安慰她。

    晚夕,颜太太去问了颜新侬:“二少帅是去了驻地吗?他真是过分,轻舟还没有痊愈,他居然不管了。”

    颜新侬则吃惊:“他不在家吗?”

    夫妻俩面面相觑。

    已经晚上十点了,他们不好打扰顾轻舟休息,只得等明早再去问。

    第二天一大清早,颜新侬就去了顾轻舟家的新宅,问司慕的去向。

    “轻舟,你说实话!”颜新侬厉色。

    顾轻舟沉默了下。

    “轻舟,少帅他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在姨太太那边?”颜太太很生气。

    顾轻舟不能告诉任何人,可她不想撒谎骗颜新侬和颜太太。

    在她心中,这就是自己的父母。

    他们也跟父母一样,疼爱着顾轻舟。

    顾轻舟略微沉吟,把自己和司慕的离婚书,以及协议书,拿出来给颜新侬和颜太太瞧。

    看完了,颜太太反而平静了。

    颜新侬也沉默。

    “这个只怕督军和夫人不会答应。”颜新侬道。

    “他们不会知道。”顾轻舟道,“我和司慕已经说清楚了。他若是回来,我一定会枪杀他,将他那枪还给他。”

    颜太太却微微一笑。

    又看了眼纸,颜太太道:“做得好轻舟,这原本就是你应得的!这样的结果最好不过了。”

    顾轻舟轻轻笑了下。

    颜新侬道:“那我们就当不知情。轻舟,你也要小心点,督军可是很睿智谨慎的。”

    顾轻舟点点头:“我知道的。而且,阿爸他对我很好,我也很感激他。”

    颜新侬微微颔首,不再说什么。

    他们果然装作不知。

    顾轻舟也一直安静养伤。

    这件事,颜新侬处理及时,新宅除了司慕亲信的副官,所有人都不知道;而军医院那边,胡院长也封锁了消息。

    他们都是怕司行霈知道会发疯。

    一旦司行霈发疯了,岳城就要遭殃。

    然而,司行霈那边的情报网,还是听到了消息。

    “顾小姐中枪住院了,很危急。”这样的情报,在顾轻舟出院那天,送到了司行霈那边。

    虽然迟了几天,还是准确无误送到了。

    只是,那天司行霈正好去视察铁路近况,不在平城。

    司行霈身边第一谋士看到了,大惊失色:“我的天!”

    说着,他就把情报收起来,还警告其他人:“谁也不许在师座面前泄露半个字!”

    等顾小姐好了,师座那时候看到健康的顾小姐,只怕火气就没那么大了。

    现在一定要瞒住。

    众人都见识过司行霈为了顾轻舟不要命的样子,然而顾轻舟已经安全出院了,这个当口,还是别让师座发疯。

    他们一起隐瞒了这个消息。

    司行霈则算着日子,等着去接顾轻舟过来,根本没想到顾轻舟出事。

    日子到了六月,一日日热了起来,顾轻舟的伤也慢慢好了起来。

    换了三次药,拆了线,军医给顾轻舟做了检查,道:“一切都无碍了,少夫人。”

    顾轻舟淡淡松了口气。

    也就是这个时候,顾轻舟接到了司慕的电报。

    与此同时,顾轻舟也接到了南京打过来的电话。

    “二嫂,我是芳菲。”司芳菲的声音有点急,“二哥从日本给阿爸拍了封电报,说他早年申请日本陆军军官学校的通知下来了,他想去学两年,如今已经到了日本。这是怎么回事?”

    依照顾轻舟和司慕的协议,他们离婚之后,顾轻舟可能会孤立无依,没有立足之地。

    他们不可能在一个城市,总要有一个人必须先走。

    于是,顾轻舟要求司慕离开。

    司慕就说:“我一直想去日本再留学几年。日本的陆军,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德**校的学习,让司慕意识到,德军的理论,并不适合亚洲。

    所以,他想重新去念书。

    “我会离开三年。”这是司慕自己提出来的,“当初你说过,你要三年的税收,你现在走了,这笔钱就拿不到。”

    为了让顾轻舟避免颠沛流离之苦,司慕自己离开了。

    同时,司慕也答应了顾轻舟,什么时候公布离婚的消息,都由顾轻舟决定。

    这个消息是个大炸弹,不可能轻易公布的,需要一个机遇。

    等于是,司慕净身出户,他离开了岳城,把岳城全部留给顾轻舟。

    顾轻舟有本事把岳城搬空,这是她的能耐,司慕不管了。

    顾轻舟答应了。

    因为,司慕不走,司行霈会杀他。依照司行霈的个性,出了这么大的事,他非要杀了司慕不可。

    顾轻舟不想司慕为了他而被司行霈杀。

    司慕打了她一枪之后,她就不会再在乎司慕的生死,但是别因为她而死。

    就这样,一切的主动权交给了顾轻舟。

    “二嫂,这是怎么回事啊?”电话那头,司芳菲还在问,“我要不要告诉阿爸和姆妈?”

    顾轻舟道:“我也是刚接到了他的电报。”

    司芳菲沉默。

    顾轻舟就把司慕枪杀她的事,也告诉了司芳菲。

    “二嫂!”司芳菲震惊,“我马上回去看您。”

    “不用了,你先把你二哥的事,告诉了阿爸和姆妈吧。”顾轻舟道,“顺便说清楚,他为什么要走。”

    挂了电话,顾轻舟就安静等待着。

    五个小时之后,一辆专列停靠在岳城火车站。

    司督军和司夫人,带着两个女儿回到了岳城。

    顾轻舟接到电话时,更衣下楼迎接。

    “你没事吧?”司夫人关切,只是这关切中,带着几分不耐烦,“他怎么会枪杀你?”

    “姆妈,您觉得是我错了?”顾轻舟反问。

    司夫人哽住。她当然是这么觉得的,若不是顾轻舟做错了事,司慕绝不会拔枪。

    可这些话,不适合当着司督军的面说。

    果然,司督军瞪了眼司夫人。

    “轻舟,你受苦了。”司督军叹气,“那个逆子,他倒是跑得快!”

    司督军觉得,司慕这是畏罪潜逃了。

    枪杀自己的妻子,司督军第一个饶不了他。若是他在跟前,司督军肯定要抽他一顿马鞭子。

    “我原本告诉过阿慕,不会把此事告知父母的。”顾轻舟道,“只是我回家之后,他就一直不见了,我也没想到”

    司督军冷哼。

    深夜,司督军去了驻地,召集将领们开会。

    因为司慕经验不足,他在军中几乎没什么作用,有他没他一样。

    他走了,营地一点影响也没有,大家该干嘛就干嘛。

    只是,到底需要讲清楚。

    于是,司督军就对众人道:“阿慕他在军中这些日子,认识到了自身的不足,去了日本留学,充实理论知识。

    他这么上进,好过瞎努力不得好,我挺满意。以后,岳城军政府就由总参谋长颜新侬代理军务。”

    交代完毕,司督军回去歇了一觉。

    休息好了,他再去了顾轻舟的新宅,安慰顾轻舟。

    司夫人气得不轻,无奈她儿子自己跑了,她也怪不得顾轻舟。

    顾轻舟还在新宅住着。

    只是,她的身份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她离婚了。

    她现在单身。

    这个变化,除了颜新侬和颜太太、司慕,其他人都不知道罢了。

    当然,这个单身,和从前那个未嫁时候的单身,又有极大的不同。

    有利,也有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