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93章端倪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宋医生来答谢,顺便请顾轻舟去复诊。

    何梦德和顾轻舟就一起去了宋氏诊所,只不过几步路。

    顾轻舟说,这孩子就是腑气不通,通了就不会痛了,已经无碍。

    宋医生大为放心。

    “少夫人,何掌柜,你们想看看我的诊所吗?”宋医生问,“不成气候的小地方。”

    顾轻舟和何梦德都点点头。

    西医诊所是新鲜事物,顾轻舟和何梦德都没见过。

    宋医生就领着他们看,四下里到处走走,每个地方都逛了一遍。

    这是老城区,这种门面房相对比较便宜,却也是普通人承担不起的。

    宋医生的诊所一共四间店铺打通,有问诊间、手术室、输液室和药房。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顾轻舟赞道,“真不错。”

    想到现在西医的处境,以及西药被药贩子垄断之后的薄利,开这样的一间诊所其实是不赚钱的。

    “宋医生,您是个了不起的医生。”顾轻舟道,“看您这里的花销,您是没打算回本了。”

    宋医生被说的心头一热。

    自己的苦心被人看破,是非常感动的。宋医生不需要别人的感激,可当真正有人说出感激的话,他心中很激动,好似一切有了意义。

    “竭尽所能吧。世道就这样了,我又会这门手艺,我不做谁来做?”宋医生笑道。

    顾轻舟心中微肃,眸光有了敬佩之色。

    这个世上有很多人为了自己活着,也有很多人为了大众的幸福活着。

    她想起了司行霈。

    心绪微敛,顾轻舟对宋医生道:“我想让中医和西医联合,寻一个更好的办法,促进岳城医疗体系的完善,让更多百姓受益。”

    宋医生惊喜交加看着顾轻舟。

    “西医我不懂,我已经拜托了艾医生和王医生。那么宋医生,您愿意帮我吗?”顾轻舟问。

    宋医生大喜:“少夫人,任凭您差遣!”

    何梦德在旁边看着,心中也是暖融融的。

    轻舟一直想办这件事,而何梦德总是觉得此事不妥,如今终于得到了很完善的结果。“好,我们选个日子细谈。”顾轻舟笑道,“到时候开个会。”

    宋一恒就跃跃欲试。

    顾轻舟回到新宅时,心情很好。她脚步轻盈,不知想什么,唇角有淡淡笑意。

    司慕正好看到了。

    他正要说什么,却又听到了脚步声。

    顾轻舟上了丹墀,也听到身后有人,就回过头去,看到了潘姨太。

    潘姨太目光温柔,身后跟着两个女佣,拎着四个食盒:“少夫人,我做了几样菜,孝敬您的。”

    顾轻舟眼波微动,顿时就明白:司慕又有些日子没去潘姨太那边了。

    潘姨太等不及,亲自来找司慕了。

    “麻烦你了,进来吧。”顾轻舟笑道。

    潘姨太笑容腼腆,进了屋子。

    自从开了后门给她,拱门的钥匙也给了她一把,潘姨太反而更加规矩了,行事也越发沉稳。

    她好像跟顾轻舟打起了擂台,不肯失了仪态,叫司慕看不起。

    顾轻舟刚回家,潘姨太后脚就到了,她的消息没这么快。顾轻舟又看了眼屋子里的司慕,他更衣之后坐在沙发里等吃饭。

    潘姨太是打听司慕回来,才急匆匆赶过来的。

    煞费苦心啊!

    然而效果并不好。顾轻舟在场,司慕看到潘姨太就想起那晚的事,尴尬得无地自容。

    他的尴尬素来不表示,只是很冷漠沉了脸。

    顾轻舟当做没看到,对潘姨太道:“你先自便,我上去更衣。”

    潘姨太道是。

    顾轻舟上楼,换了件家常斜襟中袖衫,豆绿色的长裙,洗了脸,重新涂了点雪花膏,这才下楼。

    司慕还坐在沙发里,表情冷峻。

    潘姨太和佣人一起,摆了满桌的菜,还是热腾腾的,芬芳四溢。

    顾轻舟忍不住道:“好香啊。”

    潘姨太不好意思,羞涩一笑,目光依旧睃向司慕。

    顾轻舟没顾上司慕,反而先去看满桌的菜。

    有她最喜欢的樱桃肉和脆皮鸡,还有清蒸鲈鱼、醋香鱼块、珍珠笋等,全是符合顾轻舟口味的。

    “你自己做的?”顾轻舟问。

    “没有没有,清蒸鲈鱼是我做的,其他都是厨娘帮衬着。”潘姨太笑道。

    学聪明了,没有冒进领功。

    “挺好的。”顾轻舟笑道。

    潘姨太就欲言又止看着她。

    当然是希望她去请司慕过来吃饭。

    顾轻舟却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自己去请。

    潘姨太就走到沙发旁边。

    不成想,司慕猛然将手中的杂志一扔,豁然站起身。

    他没有看潘姨太,而是越过潘姨太去看顾轻舟。

    “是不是你让她过来的?”他问顾轻舟。

    顾轻舟微愣。

    回想起他们前天的争吵,司慕后来主动送茶花求和,顾轻舟也和他说话了,这件事不是过去了吗?

    难道他以为是她把潘姨太拉进来搅合吗?

    “你可以问她。”顾轻舟用力甩开他的手。

    没有甩动,反而一个趔趄,跌入了司慕怀里。

    司慕顺势抱紧了她。

    潘姨太看着这一幕,心中又苦又涩,喉间一个劲的泛出腥甜来。

    嫉妒的怒火,几乎要把潘姨太烧尽。

    “够了!”顾轻舟则低声。她越是恼怒的时候,声音越沉,似压下来的层云,叫人透不过来气。

    司慕却固执没有松手。

    潘姨太见状,疾步走了出去,她再也看不下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顾轻舟和司慕时,顾轻舟突然道:“我们已经离婚了!”

    司慕一愣。

    他发愣的时候,手臂微松,顾轻舟瞅准了机会,在他手臂穴道处一捏,他胳膊身不由己发麻,松开了顾轻舟。

    顾轻舟退后了几步。

    “这样的招数,你已经用了很多次!”顾轻舟眸色凛冽,“司慕,我有必要跟你说清楚!”

    “说什么?”司慕大怒,“你做了什么?”

    岳城的印章都在顾轻舟手里。

    当然,婚姻不归顾轻舟管,那是市政厅的事,可她随便拿个军政府的手谕过去,市政厅的民政部门还敢为难她吗?

    她都能把民政部门的印章要过来!

    “顾轻舟,你做了什么?”司慕再次逼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