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83章下定决心的两个人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483章 下定决心的两个人

    何微终于稳定了。

    顾轻舟出来,对站在走廊上听着的白家老爷和太太道:“你们先回去吧,休息休息,吃些东西。若是不放心,晚上再来。”

    白老爷和太太实在也疲倦极了。

    白莎也扛不住。

    见何微暂时没事,他们就先回去了。刚回到家,白家又派了佣人来,生怕何微再出变故。

    他们如此关切,也看得出诚意,慕三娘就没有再迁怒。

    司慕也来了。

    昨晚暴风雨,司慕回了趟军政府,因为军政府西边的大树倒了,把司督军的书房窗户给打破了。

    风雨打湿了书房。

    司慕回去整理了一夜,现在也是满身疲倦重新回到了医院。

    “怎样?”他问。

    “稳定了。”顾轻舟道。

    霍钺有了几分不自在,见何微脱离了危险,霍钺就对顾轻舟道:“我先回去了,有事打电话给我。”

    顾轻舟看了他一眼。

    霍钺难得眼神躲闪。

    顾轻舟突然笑了笑:“霍爷,您是不是从未认真和女孩子相爱过?”

    霍钺微讶。

    “你很别扭。”顾轻舟笑道,“我真没想到,您也有生涩的时候。”

    霍钺听懂了。

    他咳了咳:“你误会了。我先回去了。”

    顾轻舟没有误会,真正误会了自己心的是霍钺自己。

    “您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呢。”顾轻舟道。

    霍钺回头,看了眼病床上的何微,眉头蹙了下,心中某个地方,到底还是空落落的。

    顾轻舟送走了白家三人,又送走了霍钺,又对司慕道:“你也回去休息吧。”

    司慕道:“你也要休息,一起回去吧。”

    “西药还没到,我要照顾何微吃两次药,才能回去。”顾轻舟道,“你先走,我下午回去之后,你来替换我。”

    司慕看着她,又想起军政府那边还有事,码头也要重新开禁,很多人等着他,他实在没空留在医院,只得先走了。

    顾轻舟很疲倦,依靠着慕三娘坐下,眯眼睛睡了一会儿。

    何微是入院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再次醒过来的。

    “霍爷呢?”她问。

    顾轻舟道:“霍爷回去休息了。”

    何微很懂事:“嗯,他昨天等了一夜。”

    不知想起什么,她眼神黯了下去,问顾轻舟,“他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顾轻舟道:“会来的。”

    何微道:“我好好的,他都不喜欢我,我现在成了残疾。”

    顾轻舟觉得这是心理问题,要慢慢疏导她。

    “不会的,只是留疤。”顾轻舟直接对何微道,“烫伤腿而已,还有人出事了,腿保不住,甚至命保不住的,你已经很好了。”

    何微想到,顾轻舟这么用力救她,如此辛苦陪伴她,父母也守在旁边不敢阖眼。任何泄气的话,都要咽下去。

    她点点头:“我知道了姐。”

    副官送了顾轻舟昨天开好药方的药过来。

    顾轻舟端给何微。

    她的伤口处,顾轻舟没有再碰。

    下午的时候,何微的高烧反复,重新到了三十九度。

    两个小时之后,又重新降下来,降到了三十八度。

    艾医生多次来看,王起也跟着。

    这个时候的王起,见何微的伤口没有恶化,温度没有上升,心中的震惊就再也没消失过。

    “真没想到,中医也有这样的本事。”王起感叹。

    艾医生心中的感叹,比王起更深。他看顾轻舟,每次都欲言又止。

    顾轻舟知道他想说什么,安静等着。

    艾医生却没说。

    下午四点,霍钺的人找到了西药,送了过来。

    “太及时了!”艾医生几乎要叫上帝,大喜,一张脸上全是笑容,“真是太及时了。”

    顾轻舟就把何微全部交给了艾医生。

    伤口的猪油柳树皮,重新被清洗之后,顾轻舟以为,肯定不会再用时,艾医生居然跟顾轻舟讨要:“少夫人说得对,中医传承千年的药,效果的确很好。”

    顾轻舟就把坛子给了艾医生。

    艾医生听说只是猪油和柳树皮,再次吃惊。

    “轻舟,你回去休息吧。”慕三娘道,“晚上再来。”

    顾轻舟昨天出了身汗,现在后背黏黏的,实在不太舒服。

    她想回去洗个澡,再吃点东西。

    她很信任艾医生,白天艾医生都在,顾轻舟就对何梦德和慕三娘道:“都回去吧,我让副官守着。”

    何梦德和慕三娘不肯,无论如何也不走。

    顾轻舟明白他们做父母的心情,也就不多劝了。

    西药用上,傍晚的时候何微就退烧了。

    夜里又发烧了些,不过很快就退下去。

    到了第五天,艾医生说:“一切都很稳定,过几天可以出院了。”

    所有人松了口气。

    霍钺自从离开之后,就再也没去过医院。

    何微问起了他。

    “霍爷怎么不来?”何微神色忐忑。

    这个时候,她已经不怎么疼了。

    “应该是很忙。”顾轻舟道,“上次你的西药,还是霍爷送的。”

    何微低垂了脑袋。

    从前觉得,什么都要去争取,她努力上进,霍爷将来会喜欢她的。

    可现在,这条腿虽然不至于残废,阴雨天肯定要疼,走路也不一定就像从前那么方便;可怖的伤疤,更是不能见人。

    他应该,会嫌弃的吧?

    霍爷那等身份和成就,什么绝色佳人要不到?

    何微心中涌起无限的自卑。

    那点追求爱情的火苗,随着霍钺的冷淡,一下子就灭了。

    她还是很感激霍钺的,至少他让她知道过爱情的滋味。

    “我没事的。”何微道。

    从那天开始,何微没有再问过霍钺。

    她的伤口稳定,没有溃烂的迹象,开始结痂,艾医生就安排她出院了。

    顾轻舟去接她。

    霍钺那天也去了。

    他亲自开车,将车子停在远远的路口。心中的情绪莫名其妙,总感觉滑稽。最后,看到何梦德抱着何微,上了顾轻舟家的汽车,霍钺悄无声息把车子开远了。

    没人知道他来过。

    就像从前那样,他始终觉得何微是个好孩子,应该有更好的前途。

    霍钺不是那个更好的前途。

    何微出院那天,艾医生特意要了何氏百草堂的地址。

    “少夫人,我想去拜访您。”艾医生道。

    王起跟在身后,想说什么,又特别不好意思。

    “可以啊,欢迎您。王医生,也欢迎您。”顾轻舟道。

    王起微愣。

    而后,他转过脸,不看顾轻舟。

    艾医生笑道:“那行,我们过几日去打扰。”

    顾轻舟就觉得真是无心插柳。

    她一直想要把中医发扬光大,想要了解西医,从而改进中医。

    不成想,她的医术征服了两名医术很好的西医。接下来,顾轻舟也许可以请他们帮忙。

    “哪怕他们不来拜访我,我也要亲自拜访他们。”顾轻舟想。

    何微出院之后,霍钺没有来拜访,何微也没问过。

    她一边修养,一边安排她妹妹为她准备好出国的事。

    顾轻舟那天跟何微聊天,就说起了霍钺。

    何微道:“霍爷身边,会有很好的人。再说了,现在随便什么人,都比我好。”

    然后又道,“姐,我想吃冰糕。”

    “现在吃冰糕?太早了,对肠胃不好。”顾轻舟见她刻意转移话题,就顺着她的话往下接,没再提霍钺。

    “那我们一人吃一半。”何微撒娇,“姐!”

    “不行!”顾轻舟道。

    白莎来看望何微,两个人商量出国的事,顾轻舟就亲自出门,想去给何微买冰糕。

    不成想,她在商场附近遇到了霍钺。

    霍钺正跟人说什么,站在马路边。

    瞧见了顾轻舟,他闲步走过来,笑道:“这个天吃冰糕啊?”

    “微微想吃的。”顾轻舟笑道。

    说罢,又试探性看着霍钺的脸色。

    霍钺则道:“少吃点冰糕,对身体不好。”

    半句也不问何微现在如何。

    顾轻舟想:“怎么回事呢?之前不是对何微挺好吗?只是因为的恻隐之心,还是现在嫌弃了何微?”

    她也拿不定主意。

    她又想,“霍钺和何微都是拿定了主意,以后不再来往。这是他们自己的决定,我一个外人,凑在中间说什么都不恰当吧?”

    她看出了霍钺的决心,也看到何微的。

    顾轻舟笑笑:“以后会少吃点。”

    霍钺又寒暄几句,始终没问何微,好似那个人从来都跟他无关。

    顾轻舟拿着冰糕回去了。

    晚上回到家,司慕也回来了,随口问了句:“何微好转了吗?”

    “已经无碍了。”顾轻舟道。

    顾轻舟想,这才是正常的反应。

    霍钺既然想把何微当陌生人,应该云淡风轻问一句何微如何了。

    可他故意不问。

    “真是个别扭的人。”顾轻舟想。

    同时,她也无可奈何。

    这种事,外人是帮不上忙的,只能看霍钺和何微自己的造化了。

    晚上,顾轻舟去颜公馆吃饭,看到她的义兄颜一源无精打采,顾轻舟调侃他:“怎么了,是不是魂儿被阿静拿去了?”

    颜一源叹气:“阿静回老家给她姆妈扫墓,快十天了也不见她回来。”

    顾轻舟心中一个咯噔。

    这么久?

    阿静不会出事吧?

    颜洛水却拿筷子敲颜一源的头:“矫情,跟小姑娘似的,阿静不是刚刚才打了电话吗?”

    新婚的颜洛水和谢舜民,也是每晚都到颜公馆蹭饭。

    颜洛水跟顾轻舟道:“阿静说了,她姆妈的坟被雨水冲开了。即将又是梅雨季节,她怕坟窝进水,特意留下来修葺。

    她姆妈和霍龙头不是一个姆妈,所以这件事需得她亲自扶棂。他们那边的规矩就是这样的。”

    顾轻舟的心,稍微放松了几分。

    吃完了晚饭,顾轻舟领着木兰和暮山往回走。

    颜洛水和谢舜民跟她同路。

    拐弯之后,他们分开,顾轻舟领着两匹狼回家。

    却看到木兰突然呲牙低哮。

    顾轻舟往那边一瞧,有个人站在树影底下,黑黢黢的一团。

    她的心猛然一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