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76章千里送鸿毛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没耐心了。

    司行霈把离婚书的照片给她看了,顾轻舟知道事情的发展已经被司行霈掌握了主动权,她和司慕互惠的婚姻,就如那绸缎,出现了裂缝。

    缝隙有了,稍微撕扯就越大,慢慢绸缎哗啦啦断开,再也缝补不上。

    今天这事,司慕和潘韶也许不尴尬,顾轻舟却很不舒服。

    她想把一切都摊给司慕看。

    她正想着,有人敲门。

    顾轻舟起身开了房门。

    她知道不是司慕,司慕现在这会儿只怕自己也难堪,是拉不下脸来哄顾轻舟的。

    果然,站在门口的是洪嫂,一脸堆笑:“少夫人,厨房做了海鲜粥,您喝些再睡吧。”

    顾轻舟微微笑了笑。

    “多谢。”她道。

    这是真心的。

    她想了一晚上的事情,越想越清醒,因此腹中空空。

    挨饿的滋味不好受,顾轻舟也不知道厨房现在还有人当值没有,就懒得开口。

    洪嫂送过来,顾轻舟很感激。

    米粥的清香,混合着海鲜的清甜,直直钻入口鼻中。

    洪嫂放到了她的书案前,仔细帮她摆好了碗箸。

    “少夫人,这种事我也是平生罕见,您生气是应该的,没必要忍着。”洪嫂道,“脾气嘛,多发发就好了,总忍着要得病的。”

    洪嫂不知道什么事,只知道离开的时候少帅气鼓鼓的,少夫人面上有难堪之色,知道顾轻舟生气了。

    “我没事。”顾轻舟笑道,“有粥吃呢。”

    她让洪嫂下去,自己吃完了会放在门口,明早佣人端下去就可以了。

    木兰依偎在顾轻舟身上,也想吃。

    可兽医说木兰不能吃带盐的东西,顾轻舟就不敢给。

    吃饱了,心情果然好了很多。

    她也懒得动了,吃完就往床上躺。有了米粥的温热滋养,顾轻舟很快进入梦乡,一觉睡到了天亮。

    她看了看钟,已经九点了。

    顾轻舟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想起了司行霈。

    她躺着,让这一股思潮从心中离去,才慢慢起身。

    下楼时,佣人准备好了早膳。

    “少帅早上就走了。”佣人道,“姨太太那边来人了,说姨太太想见夫人,问夫人何时起床。”

    顾轻舟知道潘姨太想说什么。

    她慢腾腾喝粥,吃小笼包子。

    吃完了,这才对佣人道:“去告诉姨太太,就说我已经起来了。”

    潘姨太到了顾轻舟跟前。

    顾轻舟知道她想要说什么。去上海的时候,顾轻舟答应过她,事情成功了就让她单独进出,不受顾轻舟的约束。

    所以,潘姨太很用心。

    挨了闫一耳光,挑拨了闫,加剧了矛盾,终于弄倒了蔡长亭。整个过程中,虽然潘姨太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却也有功劳。

    论功行赏,顾轻舟决定见见她,把承诺向她兑现。

    “我给你那边四名女佣,一名管事,两名副官,一辆汽车,每个月一百五十块的花销。”顾轻舟说出自己考虑已久的话,“从今天开始,开后花园的小门给你进出,你有意见吗?”

    顾轻舟赏罚分明,恩威并下,这样才可以服众。

    潘姨太吃惊看着顾轻舟。

    这条件也太优厚了吧!

    况且一个月一百五十块的花销,已经是非常豪阔了。

    “我没有意见!”潘姨太迫不及待,生怕顾轻舟改口。

    “后花园的拱门还是关上,钥匙我这边拿着。这样,你请客吃饭,哪怕来再多的人,我也不会多管。”顾轻舟又道。

    这是顾轻舟的承诺。

    当初去上海之前,答应过潘姨太的,要不然潘姨太也不会一路上那么听话。

    最重要的一点:顾轻舟不想再帮司慕善后了,这个姨太太闹出什么毛病,都让司慕自己去处理吧。

    顾轻舟要做好自己的打算了。

    “谢少夫人!”潘姨太站起身,要给顾轻舟行礼。

    顾轻舟端正坐着,没言语。

    佣人重新上茶。

    潘姨太喜滋滋的,昨晚那点不快已经消失不见了。

    她想到昨晚的事,自己也尴尬极了,问顾轻舟:“少夫人,少帅他总是这样吗?他每次弄完,我都疼得下不了床,他怎么不能轻一点”

    顾轻舟脸色立马沉了。

    这是妻妾能讨论的话题吗?

    不!不管放在现在还是从前,这都是妻妾之间最大的忌讳!

    顾轻舟那双黑黢黢的眼珠子一转,眸光幽冷,静静落在潘姨太脸上。

    潘姨太只感觉劈面生寒。她悻悻然,低垂了脑袋。

    潘姨太今天二十岁,顾轻舟十九岁。然而,顾轻舟看上去总有三四十岁的沉稳干练,而潘姨太反而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有些时候不知轻重。

    “以后说话也过心想想,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顾轻舟严厉,眼波横掠中全是威严,“再这么没分寸,什么福利我都不会给你!”

    潘姨太这下子白了脸,低低道:“是,少夫人!”

    说完了,顾轻舟让管事去办,然后又叫洪嫂安排人去给拱门落锁,以后司慕想要去,直接走后门。

    顾轻舟如此,就是防止他们再半夜叫她。

    昨晚那股子不适应还没过去,现在又被潘姨太恶心了一顿。

    顾轻舟独坐沙发,皎皎眉目全是冷意。

    这时候,电话却响了。

    她接了,电话里传来孩童稚嫩却故作老成的声音。

    “丑女人,我明天给你送蛋糕!”是张辛眉。

    顾轻舟整了整心神,问他:“辛眉?”

    “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张辛眉不快。

    顾轻舟失笑:“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你姆妈呢?”

    “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要我姆妈在旁边?”张辛眉费解。

    顾轻舟道:“无需,辛眉是大人了!”

    对方骄傲的哼了声。

    然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顾轻舟听了个头尾不全,还在想怎么回事,张太太就打了过来。

    “明天是辛眉生日,我给他订了个大蛋糕。他说过西洋生日,也要请你。我说你太忙了,他就要亲自送过去,我们定下了明天下午的火车。”张太太道。

    “挺好,还是辛眉疼我!”顾轻舟笑道,“我给您安排饭店吧?”

    顾轻舟家里不像张家,到处都是人,随便就能收拾出客房。

    她这新宅,客房从来没人住过,而且司慕办公的地方也在这里,实在不方便接待外客。

    “劳烦了。”张太太道。

    于是,顾轻舟在第二天下午六点半,在火车站见到了张太太和张辛眉。

    天还没有完全黑,可火车站已经亮起了非常耀目的白灯。灯光把人照得纤毫毕现,眉目都似能发光。

    张辛眉手中端了一个小纸盒子。

    他微扬着脸,一脸倨傲对顾轻舟道:“给你!”

    顾轻舟就欢欢喜喜接了。

    “谢谢!”她笑,伸手摸了摸张辛眉的头发。

    张辛眉最讨厌别人把他当小孩子似的摸来摸去,可上次答应了顾轻舟,同意给她摸,于是就忍住不发火,小脸还是鼓鼓的。

    张太太在背后忍住笑。

    顾轻舟非常讨孩子的喜欢。

    司家的汽车准备妥当了,顾轻舟先送他们去了饭店。

    在饭店大堂吃饭时,顾轻舟先拿出蛋糕来吃。

    蛋糕是从大的生日蛋糕上切下来的一小块,有很新鲜的果酱。

    顾轻舟尝了一口,果酱清甜,蛋糕醇香,比颜洛水做的还要好吃。

    “真好吃!”顾轻舟赞许,“谢谢辛眉。”

    张辛眉挑眉,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千里迢迢的,就为了送这一块蛋糕,顾轻舟觉得礼轻情意重了。

    除非张太太还有其他事。

    吃了晚饭,张辛眉非要去看跳舞,顾轻舟就领着他去了。

    一直闹到了深夜才回来。

    回到饭店时,张辛眉犯困,依靠在顾轻舟怀里。

    顾轻舟则和张太太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说话。

    “到岳城来,没什么大事吧?”顾轻舟问。

    张太太笑道:“我上次落脚的那位表兄,他高升了,请我千万来捧场。辛眉又念着给你送生日蛋糕,所以一起来了。”

    顾轻舟了然。

    她看着张太太。

    张太太正在收拾一个随行的箱笼,把张辛眉的睡衣和洗漱用品拿出来。

    顾轻舟望着,突然问:“蔡长亭他真是死了吗?”

    张太太笑:“当然。他违反了帮规,应该照帮规处理。”

    “我不信。”顾轻舟道。

    张太太抬眸,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亦看她。

    “轻舟,事实就是事实,你若是不能证明它是假的,那么它就是真的。”张太太笑道,“你有蔡长亭没死的证据吗?”

    顾轻舟噎住。

    这招,是她用来对付蔡长亭的。

    她说闫峰是蔡长亭的私生子,而蔡长亭根本无法自证,故而他要接受帮规。

    想到这里,顾轻舟的唇角有了个淡淡弧度:“阿姐,你是不知道呢,还是不能说?”

    张太太只是笑,丝毫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顾轻舟又问:“听说要派闫来做新的龙头?”

    “是的,他端阳节的后一天上任。”张太太道,“他原本就是岳城洪门的二把手,对岳城熟悉。”

    “那到时候他上任的宴会,你们来捧场吗?”顾轻舟又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