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69章蔡长亭的死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司慕借来的这只黑猫,很快就还给了堂妹。

    顾轻舟略感不舍。不过,她已经养了木兰和暮山,暂时也没有做好养其他宠物的准备。

    喜欢是很简单的感情,而豢养却是责任,比喜欢更深刻,顾轻舟对那只猫还没有这等感情。

    上海那边有顾轻舟的眼线,不时给顾轻舟传递消息。

    “洪门开了堂会。”顾轻舟的眼线这样说。

    四个小时之后,探子再给顾轻舟打电话:“蔡长亭请了两位证人,说可以证明孩子不是他的,可他没办法证明五年前他没回过岳城。”

    六个小时之后,探子回禀说:“少夫人,闫堂主拿了证据,证明蔡长亭就是奸夫。”

    闫现在是铁了心要弄死蔡长亭的。

    既然机会这么好,闫只怕要伪造更多的证据来让蔡长亭伏诛。

    中间,探子没有再打电话。

    洪门的人不眠不休审问了十四个小时。

    最终,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蔡长亭。

    “少夫人,定罪了,蔡长亭违反帮规第一条,受万刀诛灭。”探子最终道,声音里有点喜悦。

    顾轻舟却微愣:“真的?”

    她倒是没想到,还以为蔡长亭会再次翻身的,她一直再等的是蔡长亭如何漂亮的反败为胜。

    这件事,顾轻舟是经过了周密的计划,若是其他人,她能自信一击即中。可蔡长亭的诡异,让顾轻舟不敢妄下决断,可能也是不想失败之后失望吧。

    却没想到,洪门最后真的判了他的罪行。

    “是真的,少夫人,洪门开了祭坛祭祀,明天下午执行帮规。”探子道。

    顾轻舟略微颔首。

    她独坐沙发,将整件事串起来想了一遍。

    顾轻舟原本就是要杀死闫的七姨太的。

    七姨太为了遮掩自己的恶行,不止是杀死了闫的二姨太。在杀死二姨太之前,她还杀了两名女佣。

    这些人,她们也是别人的母亲。

    所以对七姨太,顾轻舟没存什么留情之念,亦无同情之心。

    顾轻舟不是道德的审判者,她只是觉得七姨太罪有应得。

    七姨太是顾轻舟最重要的一颗棋子。

    顾轻舟利用司慕的潘姨太去上海,就是想利用潘姨太去激化军政府和闫的矛盾。

    这件事,还非得潘姨太去做。第一是潘姨太爱显摆,能在舞厅那等地方摆开架子,让闫更相信。顾轻舟去了,只怕做不来,她天生不擅长这种。

    第二是潘姨太跟闫有点远方的亲故,闫将潘姨太视为小辈,在潘姨太面前更敢放肆,拿出长辈的威严。在顾轻舟面前,闫大概是不敢如此嚣张,矛盾也不会激化。

    第三,七姨太也是姨太太,跟潘姨太结交更方便。若是顾轻舟单独去上海,她是不敢来招惹顾轻舟的,顾轻舟更不会应七姨太的邀请去闫家。

    至于顾轻舟去买房子,其实是带着张太太去了趟贝霞路,见到了金晓阐。

    顾轻舟的情报只知道金晓阐和闫的七姨太有染。当顾轻舟知晓这个情报时,就计划将屎盆子扣在蔡长亭身上。

    张太太是洪门龙头的妻子,顾轻舟是军政府的少夫人。这两重身份,会让金晓阐知道厉害。

    而且,顾轻舟表现得特别仰慕金晓阐,似乎到了迷恋的地步。

    等顾轻舟和张太太离开,顾轻舟的副官就去了趟金晓阐的院子,借口说顾轻舟给金晓阐送礼物。

    金晓阐想着对方位高权重,又是洪门张龙头家的朋友,不敢拒绝,就收下了。

    “张太太的朋友,又是岳城军政府的,以后她能提携我的话,只怕我在青帮能更上一层楼。”

    若顾轻舟单独去,金晓阐不认识她,只怕不肯见,见了也未必会相信她。

    这一步中,张太太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后来顾轻舟也实话告诉了张太太。

    张太太没有生气。

    接下来的那几天,顾轻舟时常派副官去送礼。

    金晓阐想着顾轻舟每次送的礼物都贵重极了,肯定是爱慕他。不管是对追求者,还是对重礼,金晓阐都放松了警惕。

    故而最后一次送礼的时候,顾轻舟的副官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被金晓阐的佣人热情请进了门,然后副官们将所有佣人绑起来关到地下室,又把金晓阐打晕扛走。

    顾轻舟的副官是抬着箱子去送礼的,走的时候再抬着箱子出来,左邻右舍看到了只会说:“又来给金老板送礼了!”

    没人想到,那礼就是金老板自己。

    抓到了金晓阐,副官们还没有进行逼供,他就全部交代了。

    如何跟七姨太碰头,如何离开,金晓阐说得一清二楚。

    “是个软脚虾,什么都说了。”副官这样回禀顾轻舟的。

    金晓阐被抓了,顾轻舟的副官们也知道七姨太会如何送自己母亲、弟弟和儿子离开,故而去邮轮上抓。

    为此,顾轻舟特意找了个人假扮蔡长亭。

    峰峰特别爱吃蜂蜜枣糕,顾轻舟让一个人剪了蔡长亭一样的头发,穿了通体黑衣,然后用了点玫瑰清香,对峰峰说:“你叫爹哋,我就给你蜂蜜枣糕吃。”

    峰峰被顾轻舟抓住之后就饿了大半日,又哭又闹的,除非叫爹哋,否则就没东西吃。

    于是,他就记下了蔡长亭。

    峰峰才四岁,又哭得泪眼迷蒙,根本记不清对方的长相,只记得黑衣和大概轮廓。

    而且,顾轻舟换了四个人,全是蔡长亭一样的打扮,反复去找峰峰。

    峰峰说对了,就可以吃一口;说错了,立马就要饿肚子了。

    小孩子只对食物感兴趣。

    在反复的刺激下,峰峰对蔡长亭的脸都不太在意了,毕竟是四个不同长相的人,他早已糊涂了。可他记住这黑衣,身上有同样味道的,就是爹哋了。

    一看到蔡长亭,虽然长相又变了点,峰峰却咬定那是他爹哋,态度没有半分迟疑。

    峰峰只认衣裳不认人,而洪门其他人会觉得:“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

    七姨太死无对证,黄彪副龙头亲耳听到了七姨太临终遗言,说她就是跟蔡长亭生了峰峰,而峰峰很坚持蔡长亭就是他爹哋。

    这些都是实证,铁证如山!

    洪门后来的审问过程中,蔡长亭肯定也发现了不对劲,他脱了衣裳。

    只是蔡长亭很漂亮,峰峰对极其漂亮的人印象深刻。

    他最后见到的爹哋是蔡长亭,甚至记住了他的长相。于是,当蔡长亭更衣之后,峰峰仍然肯定他就是自己爹哋。

    这下子,蔡长亭再也没办法翻身了。

    至于顾轻舟用潘姨太去刺激闫,就是想让闫的七姨太利用顾轻舟。

    七姨太果然上当。

    人被引到了岳城,顾轻舟才有机会让所有人说出顾轻舟想要他们说的话。

    现在尘埃落定,顾轻舟给张太太打了个电话:“事情如何了?”

    张太太道:“原本呢,龙头也觉得孩子的话不可信,七姨太又死了。不成想,有人拿出一张照片,居然是蔡长亭抱着峰峰上邮轮的。”

    这张照片,是张太太派人去伪造的,她送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为何害怕伪造证据?因为伪造的东西,全部有迹可循。

    她需要一个证据,也需要张家还给她人情。

    故而她让一个背影酷似长亭的副官,穿着长亭一样的黑布衣裳,抱着峰峰去码头,然后让张太太去弄照片。

    照片很迷糊,是远景,只能看到峰峰含笑的小脸。

    拿到这张照片时,张龙头和洪门其他人都怀疑过,背影像长亭的男人是不是蔡长亭。

    最后,他们没有找到其他破绽。

    当然,也没什么破绽,张太太处理好了一切。

    若真的出现意外,张太太会弥补上去,这是张太太报答顾轻舟的。结果很顺利,没有半点疑窦。

    “铁证如山,他要受万刀诛灭。”张太太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张太太又道,“轻舟,咱们这算是彻底成了陌生人,还是彻底成了至交挚友?我希望是后者,你呢?”

    张太太想知道,顾轻舟是如何看待她的。

    那照片,是当张太太还了她救张辛眉的恩情,从此再无瓜葛;还是当张太太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从此感情更深一层?

    “阿姐,我当然也希望是后者了。”顾轻舟很喜欢张太太,闻言心中一暖,“谢谢阿姐。”

    电话里很多话不能说,张太太道:“改日我带辛眉去看你,他可想念你了,还念叨着给你送首饰。”

    顾轻舟失笑,眼中却有点温热。

    挂了电话之后,顾轻舟恨不能亲自去上海观刑。

    可一旦去了,只怕顾轻舟勉强洗脱的嫌疑,要添上一层。

    顾轻舟不太敢去了。

    她留在岳城,一夜未睡。

    司慕也在城里,没有去驻地。

    他跟顾轻舟坐在沙发里聊天。

    “这么快就要死了?”司慕也有点意外。

    顾轻舟的计策毒辣,也把蔡长亭翻身的路全部堵死,一般人上了当都不可能逃脱。

    司慕也想过,假如是他落到这样的陷阱里,他只有死路一条,是没办法自救的。七姨太已经死了,峰峰是小孩子,蔡长亭的罪证就那么实实在在。

    可蔡长亭那天的镇定自若,总是让司慕不安心。

    “是啊,这么快?”顾轻舟略微感叹,毫无睡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