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59章我要离婚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谢舜民心情极好,很擅长调侃爱妻。

    颜洛水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顾轻舟则哈哈大笑起来。

    午饭之后,颜太太叫人把安家人从地下室放出来。

    安家三个人都灰头土脸,被关了几天,每天都只有一顿饭吃,又饿又难堪。

    “来人,先带他们去梳洗更衣。”颜太太道。

    谢舜民则道:“不忙。”

    他这么说,安家所有人都心中打鼓,包括谢舜民的姑父。

    “我也没有其他意思,就是想问问你们,到底是愿意去坐牢,还是愿意说实话。”谢舜民居高临下站着。

    安池连忙道:“表弟,我说实话:这个主意是我想的,我实在没钱,才想和谢家结亲”

    安澜抽抽噎噎,自惭形秽不敢去看谢舜民和光彩照人的颜洛水。

    “没人指使?”谢舜民又问。

    安池想了想,道:“这个计划虽然是我想的,不过蔡长亭他说愿意帮忙,所以人是他找的。”

    顾轻舟和颜洛水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满意。

    “你有证据吗?”蔡长亭问。

    安池傻眼:“这还要什么证据?是他安排的人,那些人才来找我,然后我给了钱,要不然他们为什么送上门。”

    顾轻舟也露出失望。

    她就知道,蔡长亭绝不会有什么把柄留下。

    “接下来,只有抹黑蔡长亭这条路可以走了。”顾轻舟心想。

    谢舜民道:“你愿意跟记者说明此事吗?”

    安池道:“愿意愿意!”

    “要特意说出蔡长亭,能做到吗?”谢舜民又问。

    安池迟疑。

    他有点不太敢,蔡长亭可是洪门的龙头。

    “这个”安池犹豫了起来。

    谢舜民眼眸一冷。

    “好好,我找记者说。”安池立马道。

    就算这样,谢舜民还是让安池等人挨了军棍,没给他们梳洗更衣,也没给他们吃饭,就把他们送回了南京。

    果然,安池是被谢舜民吓坏了,很快就去找了记者。

    三天之后,顾轻舟就看到了南京的报纸。记者发挥了想象力,竟然和顾轻舟的推断不谋而合。

    蔡长亭的名字,再次被人提及。

    “这个蔡长亭,设计陷害颜总参谋的女儿。”

    “真是恶毒。”

    就在颜家放了安家众人时,顾轻舟回到新宅,也放了关了好几天的潘姨太。

    潘姨太待遇比安家好,每天至少三顿饭不会少。只是被囚禁在地下室,吃喝拉撒都在那里,而且味不好闻而已。

    “少夫人让放了姨太太出去。”副官来道。

    潘姨太大喜之余,也对顾轻舟心存敬畏。

    经过这次的事,潘姨太知道顾轻舟能当家做主,司慕害怕顾轻舟。

    于是,出来之后的潘姨太,梳洗一番,亲自登门给顾轻舟道歉:“少夫人,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既然知道错了,那么我交给你一件事。你若是办好了,我就叫人开通后门,给你拨了副官,以后你进出不用经过我,等于是独门独院过日子了。”顾轻舟笑道。

    潘姨太大喜。

    从前潘姨太不在乎,是以为顾轻舟年轻好欺负,又以为司慕会帮她,从正门进出没什么不方便的。

    现在她才知道,离开顾轻舟才是幸运的。

    她忙不迭答应了:“少夫人,只要您吩咐,我什么都愿意做。”

    顾轻舟想要请蔡长亭入瓮,潘姨太是一枚极好的棋子。

    被顾轻舟吓到了的潘姨太,只要司慕不再发疯损害顾轻舟的尊严,潘姨太就能一直很听话。

    “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让你做。”顾轻舟笑道,“这样吧,你明天先回娘家小住几日,过几天我去接你。”

    说罢,顾轻舟吩咐副官,让副官去准备一些礼品,送姨太太回娘家。

    潘姨太有点吓到了,心想这不是要赶我走吧?

    走了也好,省得被顾轻舟开膛破肚的,死无全尸。

    “那那我先下去了少夫人。”潘姨太战战兢兢。

    晚夕司慕回来了。

    宿醉之后的司慕,看上去很冷傲。

    顾轻舟正在客厅喝粥。

    白米粥养胃,正好去去宿醉的痛苦。

    顾轻舟也没想到司慕会回来吃饭,就道:“厨房只做了粥,你若是嫌弃清淡的话,就去姨太太那边吃。

    我今天刚放了她出来,也吩咐后花园的小厨房做几样精致的点心安慰她,她那边的晚膳应该很丰富。”

    司慕情绪低落。

    他不太想跟顾轻舟说话。

    和顾轻舟一样,他也承受着宿醉之后头晕目眩的痛苦,故而直接坐到了椅子上,不言语。

    顾轻舟猜测他的意思,对佣人道:“再端碗粥来。”

    佣人道是。

    粥端上来,两个人默默喝粥。

    顾轻舟先喝完,开始说话了:“我过几天想要带潘姨太去趟上海,去半点小事,最多两三天就回来。”

    司慕继续喝粥。

    顾轻舟道:“我们不是说了,要给蔡长亭设个局吗?我这次去,就是想做这件事,姨太太她必不可少。”

    司慕仍是没言语。

    顾轻舟又道:“我还让姨太太明天回趟娘家,在娘家住几天,看上去更加真实可靠。”

    司慕还是没接腔。

    顾轻舟继续说:“我怕她心中不安,还以为我要赶她走,你今晚去陪陪她。”

    她想着,司慕已经很久没去潘姨太那边了。

    他正是身强体壮的年纪,应该很需要女人的纾解。

    司慕却重重将勺子扔在碗里。

    他看着顾轻舟,道:“我们以后都要这样过?你建议我找女人,我同意你想司行霈,是吗?”

    顾轻舟蹙眉。

    昨晚虽然大醉,说了什么她还是记得的。当时司慕肯定也醉了,要不然他不会容许她说那么多。

    “那是你的姨太太,是你自己的女人,不是我建议你找的!”顾轻舟道。

    司慕冷冷望着她,没有再说话。

    他这么一看,就是旷日持久的。

    顾轻舟也不知和他对视了多久。

    中途,她挪开了眸光,发现司慕还在紧紧盯着她。

    良久之后,司慕才道:“昨天枪杀时,你都没有想过我。是不是盼着我被杀了,你做了寡妇之后就可以改嫁给他?”

    顾轻舟心头一沉。

    她想起了郭半仙的话。

    郭半仙说司慕命不久矣。

    “不是的。”顾轻舟认真回视,“只因我知道,那枪不是冲着你去的。假如子弹对准了你,我也许”

    她的声音突然出不来了。

    她也许会去救司慕吗?

    也许吧,顾轻舟觉得可能会。但是,她为何要告诉司慕?

    她和司慕又不可能进一步发展,说这种豪言壮志,给他期盼吗?

    所以,顾轻舟的话生生忍住。

    司慕突然笑了:“看看,你连谎言都说不下去!”

    笑着,笑容就收敛了:“顾轻舟,我已经对你绝望了,你迟早会给我戴绿帽子,你不可能像我们结婚时那样承诺帮我对付司行霈了!我要离婚!”

    顾轻舟睁大了眼眸看着他。

    她快速在心中分析利弊。

    利就是顾轻舟可以拿到一百根大黄鱼,这是足够一辈子奢侈排场的钱,顾轻舟天天山珍海味都花不完;弊端就是失去了依仗,司行霈会立马把她抢到平城去。

    顾轻舟爱司行霈,可她也爱自己的师父和乳娘。

    她还没有查清楚缘故,还不知道怎么报仇。

    现在离婚,对顾轻舟很不利。

    可司慕也有权力追求他的幸福,他没必要陷在这婚姻里。

    当初结婚,他以为顾轻舟和他一样恨司行霈,他们可以同心协力对付他。

    “我同意离婚。”顾轻舟道,“等我把蔡长亭处理掉就离婚,还是现在就离?”

    司慕冷笑了下。

    “你承诺给我的,并没有做到,我无需给你赡养费。”司慕冷冷道,“假如你真的杀了蔡长亭,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些钱;若是你做不到,你就净身出户,什么也没有!”

    这是答应,让她对付完蔡长亭再说。

    顾轻舟还有很多问题,比如阿爸那边怎么交代等。

    不过,还是等顾轻舟这次的计划落定之后再考虑吧。

    “好。”顾轻舟点头,“我同意。”

    说罢,她站起身要回房。

    走到楼梯口时,却听到司慕把碗给砸了。

    顾轻舟错愕看着他。

    不是他要离婚的吗?

    怎么顾轻舟同意了,他反而暴怒?难道他只是试探,希望顾轻舟可以说:“我以后收敛心思,绝不想司行霈”这种话吗?

    顾轻舟看着他,司慕也看她。

    他阔步走到了顾轻舟面前,呼吸粗重:“你一点也不在乎,你真的半分也没有在乎过?”

    顾轻舟想要后退。

    司慕却拽住了她的胳膊:“你一直看不起我,对吧?”

    说罢,他用力将顾轻舟揽在怀里,唇猝不及防凑上来,想要亲吻顾轻舟的唇。

    顾轻舟却用力扇了他一耳光,动作比他更快,一下子就把司慕的脸打偏了。

    “你清醒一点吧司慕!”顾轻舟厉声道,“你这样折腾,说到底还是为了你的自尊心吧?你这点可怜的自尊心,就不能容许你看上了的女人不钟情你?”

    司慕回神,想要硬扑过来,突然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越过顾轻舟的肩头,将司慕扑倒在地。

    是木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