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51章:化险为夷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安澜穿着婚纱出席谢舜民的婚礼,让所有人都震惊。

    只有顾轻舟淡淡开口了:“安小姐,你这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啊!是不是你派人去绑架了洛水?”

    众宾客又一惊。

    这出戏,的确是非常精彩。

    这是安澜、颜洛水和谢舜民的戏。颜洛水缺席,谢舜民神态冷漠,安澜一个人唱得有点激动。

    顾轻舟也在旁边充当配角。

    “你胡说!”安澜道,“我是早就猜到了会有今天,颜洛水一直不喜欢我三哥哥,她会抛弃她的。”

    安澜的哥哥安池几乎要捂住脸。

    安池快要被妹妹气死了。

    这么沉不住气,会坏事的。

    顾轻舟的那番话,分明就是在激怒安澜,让安澜失态。顾轻舟看得出来,安澜的情绪难以自控。

    而且,顾轻舟的话,暗指安澜买凶绑架。

    安澜事先穿好了婚纱,就会坐实顾轻舟的指责。

    “澜澜,别胡闹!”安澜的母亲也道,言语中却含笑。

    她不觉得算什么大事。

    安家的地位和财力,是远远比不上谢家的,安澜的母亲也是谢家的庶女。假如她女儿能嫁到谢家去,那么安姑母脸上也有光。

    她恨不能极力撮合。

    颜洛水主动跑了,真是帮了安家的大忙。

    此刻,安姑母也心生疑惑:“颜洛水是真的自己跑了?”

    安澜穿着婚纱,这点非常可疑,简直是在不打自招。

    “这就要看我哥哥如何选择了。”安澜的母亲心想,“他是要选择相信莫须有的指控,怀疑安澜绑架了颜洛水?还是选择面子,把这场婚礼举办完?”

    普通人可能会选择前者。

    但今天这等局面,谢家根本没有选择前者的机会。

    没有新娘子,整个谢家以后都会成为南京的笑柄。

    这时候,出现一个人愿意嫁给谢舜民,能拯救谢舜民,也能拯救谢家。

    “澜澜这个主意极好!”安澜的母亲心想,“我从前怎么不知道澜澜还有这等头脑?”

    安澜的母亲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顾轻舟看着这一幕幕,不由好笑。

    众宾客继续哗然。

    顾轻舟就慢慢坐了回去。她站起来说话的目的,就是要把安澜逼迫得失态,说出点什么。

    不成想,安澜蠢到了这个地步,失控到当场招认,可惜那背后出谋划策人的好心思!

    这场戏,全被安澜演砸了!

    看着安澜,绝大多数人心中都怀疑她。当然,如果谢家最后真的娶了她,安澜也许能挽救自己的声誉。

    哪怕如此,谢家和安澜还是要受人指指点点,谢家和颜家会彻底决裂,甚至成为死敌。

    “谢老爷可是政客,他和军政府的总参谋结仇,迟早会对付岳城军政府,甚至对付司家的。”顾轻舟心想,“挺好的计谋。”

    顾轻舟想着,就看了眼谢老爷。

    谢老爷和谢太太都不说话,两个人眼睛都在急转。

    他们在考虑如何把危害降到最低。

    顾轻舟默默端了一杯酒。

    六点二十的时候,司行霈进来了。

    司行霈算是个风云人物,特别是他弄到了飞机之后,整个江南都知道了他。他又是如此英俊,一进来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他特意回来参加颜新侬女儿的婚礼,顺便看望顾轻舟。

    “三军总司令的长子,生得很英俊。”

    “他很有能力。”

    众人小声议论着,司行霈已经走到了颜太太身边。

    他还冲顾轻舟眨了眨眼睛。

    顾轻舟没什么反应,司慕当即变了脸。

    考虑到人多眼杂,司慕没有发作,不想平添舆论。

    顾轻舟则默默独坐,不言语。

    到了六点二十五,谢舜民就站到了高台上,等待着他的新娘子一步步走过红毯,走到他身边。

    众宾客继续小声议论。

    “怎么他还站过去了?”

    “不会真的临时换新娘子吧?这也太荒唐了。”

    “谢舜民肯定会下不来台!可以晚点再行礼啊,不用着急!”

    安澜则激动了眼中泛出了泪光。

    她知道,她的表兄站在那里,即将尴尬狼狈,即将受人指指点点,即将手足无措。到时候她走上去,拯救他,和他完成婚礼!

    安澜等待这一天很久了。

    自从谢家去了南京,她再次遇到了长大的谢舜民,这心思就没有断过。

    谢老爷很尴尬,此刻也满心焦灼:“颜新侬找到孩子没有啊?”

    说罢,谢老爷就想去贵宾室看看。方才被安澜一闹,加上谢老爷也不相信颜洛水真的来了,就没有去看。

    现在到了这一步,谢老爷死马当成活马医,很想去瞧瞧。

    “还有两分钟!”安澜握住手表,掌心开始冒汗。

    谢老爷和谢太太脸色更加难看。

    颜太太则不停安慰他们:“别急啊,快开始了,才两分钟嘛。”

    谢老爷和谢太太都是谨慎惯了的人,他们不会现在就开口说什么,一定要等时间到了,颜洛水的确消失了,他们才会责难。

    众宾客中,只有少数人在担忧,其他人都是跃跃欲试看热闹。

    “六点半!”安澜猛然站起来。

    时间到了,她迫不及待。

    可就在这个时候,饭店的大门缓缓被推开。

    一个窈窕的身影,穿着雪白色的婚纱,手里捧着鲜花,在高大军官的陪同之下,缓缓步入了大堂。

    高跟鞋的声音,在大堂的穹顶上萦绕,让所有的说话声都消失。

    整个大堂里鸦雀无声,每个人都转过脸去看。

    是颜洛水挽住了她父亲的胳膊,正步入红毯。

    她缓缓走过来,雪白头纱之下,她的面容姣好,带着羞涩的笑容。

    她步履优雅而缓慢。

    谢舜民看着她,满眸的浓情蜜意。

    “怎么回事?”突然,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打破了这美好。

    是安澜。

    安澜震惊得双手发抖,指着颜洛水。

    顾轻舟使了个眼色,副官立马上前,把安澜给拉住了。

    安澜还在咆哮:“你怎么会来?你明明被人绑架了!”

    宾客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安澜身上。

    那边,颜洛水却丝毫不受干扰,缓步走上了高台。

    颜新侬把她的手,交给了谢舜民。

    新派的婚礼,正式开始了。

    大家都压抑着心头的躁动,看着两位新人祝词、交换戒指、亲吻,礼成!

    “祝贺谢先生、谢太太!”牧师高声道。

    一语惊醒,宾客们纷纷用力鼓掌。

    坐在主席位的谢老爷,此刻还是震惊着的。

    他已经明白了所有的阴谋。

    是安澜!

    安澜买凶绑架颜洛水!

    而颜家并没有上当,颜洛水使了个小计策,让婚礼很顺利举行。

    谢太太则高兴得满脸泪痕,对颜太太道:“原来真的是误会啊!”

    她这时候才发现,颜太太从头到尾都很平静,没有露出半分的担忧,甚至不停的说,根本没事。

    谢太太以为颜太太在敷衍,现在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

    “这两个孩子,缘分真的是天注定的!”谢太太抹了抹眼角的水光。

    今天是安澜甚至整个安家在背后陷害,颜洛水却能化险为夷,谢太太如何能不高兴呢?

    谢老爷也高兴。

    这种高兴,其实比之前更加强烈。平淡的幸福,也许没人在乎;可经历过动荡不安,重新回归的平淡,叫人格外珍惜。

    颜洛水此刻的出场,谢老爷和谢太太不知道多喜庆!

    第一次由衷喜欢这个儿媳妇!

    “洛水没有上当,没有遇到危险,这是她的聪明!”谢老爷甚至想。

    礼成之后,谢家这边的掌声格外激烈,大家纷纷站起来拍手。

    顾轻舟也站起身,朝颜洛水鼓掌,既恭喜她大婚,也恭喜她顺利渡过了这次危机。

    礼成之后,颜洛水和谢舜民这对新婚夫妻去楼上的客房更衣,换了便服再下来。

    谢老爷却离席了。

    不止他离席了,他还把自己的妹婿安老爷和外甥安池叫到了旁边的梢间。

    一进门,谢老爷反手重重掴了安池一个耳光!

    “二哥”安老爷想要说什么。

    谢老爷回手,也重重扇了安老爷一耳光。

    “说,是谁的主意?”谢老爷厉喝。

    这声厉喝,从门后传了出来。

    大堂里有人听到了。

    不止是厉喝,巴掌声音他们也听到了。

    “你们把人藏到了哪里去?”谢老爷又问。

    十分钟之后,谢老爷出来了,依旧是一脸和蔼的笑容,头发也不乱。

    跟着出来的安家父子,就特别狼狈,脸上五指印痕非常明显。

    “安澜想要嫁给谢舜民,结果用计绑架了颜家小姐。”

    “绑错了,颜家好像知道了她的计划,用了个假新娘子替换,颜小姐一直就没出门,直到后来平安无事才过来。”

    “怪不得安澜穿着婚纱进来,这种女人太险恶了!”

    “安家也是的,若不是安家父子帮衬,安澜一个小姑娘能做成此事吗?”

    “太卑鄙了这家人!”

    “幸好闹出来了,要不然等谢舜民和颜小姐结婚,安澜借口走亲戚,常去给他们添堵,反而防不胜防!”

    “对对,这颜小姐颇有手腕!”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安澜的阴谋,安澜提早把婚纱暴露出来,就是不打自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