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44章登堂入室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很谨慎。

    她也吩咐副官们:“不许潘姨太靠近正院的大楼。”

    正院,就是顾轻舟现在居住的这栋房子。

    不是她草木皆兵,而是防患于未然。

    这栋楼里,顾轻舟和司慕的机密全在这里,甚至还有军政府的印章。一旦这里出事,军政府都岌岌可危。

    潘姨太没本事牵扯政治,可背后有人虎视眈眈,说不定会利用她!

    “是!”副官们恭敬应是。

    接下来的日子,顾轻舟一直在颜家忙碌。

    谢氏的亲戚朋友,提前三天到了岳城,顾轻舟就要帮着颜太太接待。

    所有人都高高兴兴的,只有颜一源爱作死,会讽刺颜洛水:“就属你矫情!别人家的闺女,都是嫁到婆家,去婆家办婚礼!你倒好,把婚礼安排在岳城,旁人不知道的,还当阿爸仗势欺人呢。”

    这倒也是。

    像洛水这样办婚礼的,是不太常见。

    顾轻舟和霍拢静觉得,颜一源又要挨打了,两人抱臂看好戏。

    果然,颜洛水抓起了高跟鞋就往他身上砸!

    “你管我!”颜洛水生气道,“这是谢家看重我。再说了,我们的新房安在岳城,难道新婚之夜要我们住饭店吗?”

    颜一源吃痛,看到是她新做的婚鞋,上面一连成排的南珠,个个有葡萄大小,很是名贵,颜一源伸手去扯。

    又被颜洛水按住打了一顿。

    顾轻舟和霍拢静就作壁上观,谁也不帮忙。

    颜太太笑着分开这对龙凤胎:“不成体统,多大人了!”

    然后又对颜一源道,“谢家原本就是岳城人士,只是去南京做官。儿子的婚事回老家办,才符合情理。”

    这倒也是。

    说到底,这全是谢舜民的意思,谢舜民想要让颜洛水过得顺心,而颜洛水想留在岳城,谢舜民全部同意了。

    颜一源惨败,被姐姐打,被姆妈教育,偃旗息鼓去找霍拢静寻求安慰去了。

    霍拢静则是满脸的笑。

    颜公馆难得的热闹。

    顾轻舟看着颜洛水眼底的期盼,再看着霍拢静脸上的满足,心莫名被什么捏了下,生生发疼。

    她原本也可以这样幸福的!

    她和司行霈,原本也可以顾轻舟身不由己,眼中浮光微动,情绪就控制不住了。

    为了不扫兴,顾轻舟借口去洗手间,出了屋子。

    下午的时候,顾轻舟跟着颜太太、二嫂和颜一源、霍拢静,去了趟五国饭店。

    颜洛水的婚礼,颜家也包下了五国饭店。

    楼下的大堂设宴,楼上的客房住人。

    “姆妈,我听说谢家包了专列,来回了五趟,把亲戚朋友都运过来了?”顾轻舟笑问。

    回来五趟,不是因为人多一车装不下,而是大家的时间赶不到一起。为了让亲戚朋友们不慌不忙的,谢家安排了五个时间段的专列,果然是大手笔!

    颜太太道:“是的,谢家来了将近两百的宾客。这么一比,我们这边只怕凑不齐五十人。”

    这是真的,颜新侬只有一个妹妹,还早年去世了;颜太太的娘家早已败落,剩下的远亲,几十年都不来往了。

    颜家这边的客人,多半是一些朋友、下属。

    谢家却不同。

    谢家乃是百年大族,族中血亲就达百人之多;谢舜民的母亲娘家,又是一个很大的家族。

    “婚宴就是图个热闹,甭管哪一方的客人,来了就行。”顾轻舟笑道。

    颜太太微笑:“正是这个理儿!”

    到了五国饭店,颜太太和谢太太寒暄,谢舜民给顾轻舟和颜一源使眼色。

    他先走出去了。

    这是有话想要跟他们说。

    顾轻舟和颜一源就跟着出去。

    “洛水还好吗?”谢舜民问。

    结婚的前一个月,新娘子和新郎不能见面,否则就不吉利,这是岳城的风俗。

    谢舜民很关心洛水,一个月未见,不知她可好。

    他们其实每天都通电话的,谢舜民如此问,还是表达了他的关切。

    “她好着呢!”颜一源立马道,“姐夫我跟你说,洛水在家里装贤淑温柔,其实可凶了,简直是母老虎!”

    顾轻舟在旁边轻轻碰了下颜一源的胳膊。

    “是真的!”颜一源没觉得不妥当,继续道,“不能欺骗我姐夫,以后我要靠姐夫带着我玩呢。姐夫,你结婚之后要立威,不能叫洛水骑到了脖子上。”

    谢舜民被这一口一个姐夫,叫得心情舒畅,一向淡漠的脸上,忍不住溢出笑意来。

    “好,多谢你的警告,我会留心的,不叫她吃了我。”谢舜民接口笑道。

    顾轻舟想要说点什么,旁边有人路过。

    是两位女士,都是谢家的亲戚,远远就闻到了脂粉的清香。

    “三哥哥!”其中一位十七八岁,烫着卷曲的头发,旗袍短靴,眉目精致如画。只是秋水盈眸中,水汪汪的,好似受了委屈。

    谢舜民在家里排行第三,从前颜太太很讨厌他,总是谢三谢三这样叫着。

    谢舜民微笑:“安澜,你们要出去啊?”

    然后他指了颜一源和顾轻舟,“这是洛水的弟弟和妹妹。”

    被谢舜民称为安澜的女孩子,脸色变了又变。

    她旁边还有位二十来岁的女子,急忙拉住了安澜,笑盈盈道:“颜小姐,颜少爷。我们打算去看看电影,先走了。”

    她也不知道顾轻舟并非颜洛水的亲妹妹。

    安澜快要哭了,却被同伴强行拉走。

    顾轻舟敏锐察觉到了什么。

    谢舜民则是不遮掩:“那是我姑姑家的表妹和表嫂。”

    顾轻舟微笑。

    表妹安澜,是很爱谢舜民的。可谢舜民对她的态度,落落大方中全是不屑一顾的冷漠。

    当初,他也这样对待颜洛水过。

    顾轻舟看谢舜民,他那张英俊的面容之上,表情平淡无波,却愣是让顾轻舟看得心惊胆战。

    “洛水到底嫁了个什么样子的人啊?”顾轻舟心想。

    谢舜民,他真是洛水的良缘吗?

    不过,洛水很开心,哪怕是飞蛾扑火,她也觉得值得,顾轻舟不能说什么。

    谢舜民又问顾轻舟:“新房如何了?洛水都满意吗?”

    “她可喜欢了。”顾轻舟笑道。

    寒暄了几句,那边颜太太陪着谢太太出来了,还有其他几位女眷。

    她们要去听戏。

    “轻舟,我们去听戏,你也来吧。”颜太太道。

    顾轻舟就陪着她们去了。

    一直到了傍晚,回饭店吃了晚饭,顾轻舟才回家。

    回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木兰烦躁不安,不停的拱顾轻舟。

    顾轻舟担心它,摸了摸它的脑袋:“你怎么了?”

    木兰却想往外跑。

    顾轻舟起身,忙跟了上去,暮山也懒洋洋跟随着。

    出了大楼,木兰就活泼了起来,活蹦乱跳非常开心。

    顾轻舟想起来:“哦,我好几天没有带你散步了。”

    想到这里,顾轻舟不免失笑。

    木兰真的很有灵性,甚至跟顾轻舟心意相通。

    “后花园被姨太太占了,那我们出去走走吧。”顾轻舟心想。

    她回去拿了把枪,就领着木兰和暮山出门。

    这条街比较偏僻,家家户户都有汽车,而且房舍不多,到了夜晚几乎人迹全无。

    木兰使劲蹦跶,很久没出来了,有点玩疯了似的,往颜公馆那边跑。

    顾轻舟也就跟着去。

    结果,在拐弯处,顾轻舟看到一个黑影翻身进了颜洛水的新房。

    顾轻舟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因为兴致勃勃的木兰也突然停下了脚步。

    “嘘。”顾轻舟弯腰摸了下木兰的脑袋,又摸了下暮山的,示意它们不要出声。

    她当做没看到,牵着木兰和暮山往回走:“不要去颜家了,万一有事,大喜的日子给洛水添堵。”

    她回到了新宅,立马叫了新宅的亲侍:“派三个人,去那边盯住,看看是谁。”

    亲侍道是。

    结果,盯了一夜,也没有看到动静。

    “是不是对方也看到了我,知道可能被发现,所以及早离开了?”顾轻舟想,“只是小偷小摸吗?”

    早饭之后,顾轻舟磨蹭着颜洛水:“去看看你的新房。”

    顾轻舟和霍拢静被颜洛水带着看过无数次的新房。

    然而,每次颜洛水都好高兴,好像头一回来似的。

    顾轻舟到了之后,看到颜洛水和霍拢静在客房商量摆放油画,顾轻舟就下了一楼。

    她把所有能进出的地方,都仔细检查了一遍。

    从前后门、窗口,甚至墙壁,都一一查看。

    花厅的窗口上,因佣人疏忽打扫,留下一点痕迹。

    顾轻舟正要去查看,有人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

    她吓得惊魂不定。

    一回头,霍拢静眸光温柔,带着探究:“找什么?”

    顾轻舟拍了拍胸口。

    她看了眼楼上,低声凑在霍拢静耳边,嘀咕了几句。

    霍拢静微讶:“真的?”

    “是啊。”顾轻舟道,“我也怕毁了洛水的兴致,不好提起。你看这个”

    霍拢静凑上来,瞧了瞧痕迹。

    因为是昨天早上打扫过的,这里有水干之后的痕迹,又落了一层薄灰。

    那点薄灰上,似有几个指纹,像是有人攀爬着进来的。

    “是指纹。”霍拢静扫了眼,笃定道,“昨晚有人进来了?”

    “那就是了。”顾轻舟道,“我后来回家,立马叫了亲侍,前后不过十分钟,人就不见了,应该不是小毛贼吧?”

    霍拢静深以为然。

    两个人沉默了一瞬。

    “到底是什么人,要偷偷摸摸到洛水的宅子?”霍拢静露出愁色。

    顾轻舟也沉默。

    “但愿别出事才好。”霍拢静再次道。

    顾轻舟想起了什么,道:“我们要早做打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