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30章机灵的小鬼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430章 机灵的小鬼

    顾轻舟站在莱德饭店的大堂。

    今年的春景很好,大堂安了宽大的落地玻璃窗,阳光暖暖照进来,落在顾轻舟身上。

    一束束的阳光里,有轻尘慢慢起舞。

    顾轻舟头发挽起,一缕低垂在颈侧,暖融融的金光下,她肌肤胜雪、头发鸦青,衬托得她五官格外精致。

    略微站了片刻,张太太才亲自下楼。

    一见面,张太太就亲热携了顾轻舟的手,道:“少夫人,咱们先寻个地方吃茶。”

    不是请顾轻舟上去,而是要带顾轻舟出去。

    顾轻舟微愣。她迟疑了下,还是决定开门见山:“今天不方便看病?怎么了?”

    顾轻舟也好奇,到底发生了何事。

    张庚不会怀疑顾轻舟的,张太太更是信任顾轻舟,他们两口子会同意让顾轻舟看病的。

    倏然生变,是谁来了吗?

    顾轻舟询问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探究。张太太见她这般聪慧,也不遮掩了,直接道:“辛眉他祖母来了”

    还要说什么,却听到了脚步声。

    声音恢复七成的张辛眉,正搀扶着一位腿脚便捷的老太太下楼,还高兴道:“祖母,我的女人可乖了,您不能骂她”

    张太太闻言蹙眉,心想这孩子又欠打,昨天那一巴掌,全被老太太给抹去了,要不然张太太能下更狠的手。

    这话传出去,对顾轻舟的名声有损!

    张辛眉是九岁了,而不是三岁!他的话,若是有心人编造,还不知传出什么不堪的谣言。

    张太太眉头紧蹙。

    顾轻舟也听到了声音,无奈摇头笑了笑,她倒不是很在意。

    旋即,她看到了张家的祖母。

    这位老太太今年七十多了,不管是从外貌还是表情,都看得出她依旧健朗,没有半分老态。

    司慕的祖母比这位老太太年纪小,却似比她苍老了十来岁。

    “祖母,您瞧!”张辛眉高高兴兴的,跑到了顾轻舟跟前,想拉顾轻舟的手,把顾轻舟介绍给他祖母。

    顾轻舟却绕开了,没有让张辛眉拉。因为,顾轻舟也看到了张太太眼底的忧色。

    场面一时有点静。

    “坐下说话吧,都站着算怎么回事?”老太太严厉,看了眼她自己的儿媳妇,又看了顾轻舟。

    莱德饭店也是大饭店,旁边有偏厅和梢间,甚至还有个偌大的会议厅。

    老太太见惯了大饭店,轻车熟路请了侍者领路,把她们带到了偏厅。

    偏厅是宽大的圆桌,一整排的花梨木椅子。

    老太太自己坐下。

    张太太暗暗给顾轻舟递了个眼色。

    这眼色,顾轻舟看得很明白:这是告诉顾轻舟,这位老太太不好相处,让顾轻舟多担待。

    顾轻舟微笑了下。

    张辛眉跟进来,坐在顾轻舟身边,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张太太时刻看住儿子,生怕他闯祸。

    老太太上下扫视顾轻舟,徐徐开口了:“听说,你会诊脉?”

    很轻蔑的口吻。

    顾轻舟想起师父的话,想起背过的大医精诚,所有的情绪都收敛了,淡然道:“是。”

    “读过几本医书?你师父是哪一派的?温病,还是伤寒?”老太太又问,始终没好气。

    “我学得是全科。虽然温病和伤寒分开是十几年前的趋势,我师父却坚持都学。若论起学术的偏袒,我们更加偏袒伤寒派。”顾轻舟道,“我很小的时候就背过《伤寒论》。”

    老太太鼻孔里出气,又冷哼一声。

    屋子里安静。

    张辛眉看看他祖母,又看看顾轻舟,没说话。

    这小恶魔也是蛮有眼色的。

    张太太则很努力控制自己,才没有露出厌烦和嗔怪。

    老太太实在过分。

    “那你看过什么病?”老太太问,态度仍是不善,“我听说你救活了我孙儿,所以我儿子和媳妇对你深信不疑。焉知不是我孙儿好好的,被你钻了空子?医术,又不是仙术!”

    张庚和张太太说顾轻舟可以活死人,老太太不相信。

    神仙才可以活死人。

    肯定是辛眉福大命大,根本死不了。

    就像张太太,她有次遇到袭击,一枪正中心脏,却打偏了那么一点点,捡回来一条命。

    辛眉是张太太生的,他这死不了的命,也许就是随了张太太吧?

    “姆妈,这是岳城军政府的少夫人,哪怕您不相信她,也要客气点吧?”张太太忍无可忍,“她可是我的客人。”

    顾轻舟是张太太请来的,不给顾轻舟面子,就是打张太太的脸。

    老太太变了脸。

    她们婆媳俩眼瞧着就要吵起来。

    张辛眉立马跺脚,道:“烦死了!”

    婆媳二人,立马将情绪收敛,没在最宝贝的孩子面前翻脸。

    顾轻舟不知这孩子是无意,还是会察言观色,反正这一跺脚效果极好。

    顾轻舟则笑道:“老太太,我的确不会仙术。您若是需要我问诊,我自然会尽心尽力;若是你不愿意,我也绝不勉强。”

    “我要我要!”张辛眉道,“我要你治!你治好了我,我娶你做姨太太!”

    顾轻舟哭笑不得。

    张太太警告瞪了他一眼。

    老太太依旧冷哼:“我不同意!中医都是骗子,我岂能让这个骗子害了我的孙儿?”

    “祖母,您别对我的女人这样严厉,你会吓丑她的,她原本就够丑的!”张辛眉焦急叫起来。

    张太太一张脸气得通红。

    老太太愕然。

    只有顾轻舟不合时宜笑了出声,问:“人会被吓丑吗?”

    张太太生得圆脸杏眼,不算是个娇媚的,可非常招孩子的喜爱,小孩子都喜欢这种脸型。

    故而,张辛眉觉得他母亲是世上最漂亮的。

    张辛眉的姐姐,也跟张太太面容相似,张辛眉觉得她们也漂亮。

    到了顾轻舟这里,则是完全相反的面容。顾轻舟纤柔的下颌,衬托一张单薄的小脸,没有张太太的圆润。

    张辛眉的审美里,跟他母亲相反的脸型,就是“丑”了。

    虽然丑,但是他不嫌弃啊!

    “是的。”张辛眉认真道,“你别怕,我护着你,不会让你更丑的!”

    张辛眉是个恶魔一样坏的孩子,可他有很强烈的认知感。

    一旦他认定此人是亲信,或者说这样东西属于他,他就会努力去维护,这是他父母教给他的。

    顾轻舟闻言,心中倏然有点暖。

    她承认,她曾经很讨厌过这熊孩子。到现在为止,她也没觉得这孩子有多可爱。但是他看似荒诞无稽的话,总是叫人莫名心中发暖。

    顾轻舟想到了司行霈。

    假如司行霈的母亲没死,他小时候肯定也是这样的调皮捣蛋,却又不失侠义。

    “少夫人,请回吧!”那边,老太太已经下了逐客令。

    张辛眉口中“我的女人”,老太太也明白了,因为张辛眉兴高采烈的把事情原委告诉了她。

    老太太信仰西医,自然知道西医的急救。和张氏夫妻一样,老太太没放在心上,也就懒得多问。

    张辛眉时常语出惊人,老太太都习惯了。

    “少夫人,请您跟我来吧!辛眉,你过来!”张太太不多言,起身道。

    “做什么?”老太太立马警惕,对张辛眉道,“辛眉,你到祖母跟前来!”

    张辛眉看看他母亲,又看看他祖母。

    两边都要他过去,他到底跟谁?

    不管跟谁,都要得罪一方,还会引起祖母和姆妈双方的仇恨。

    张辛眉墨玉似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

    最终,他利落脱下鞋子,道:“扔珓吧。笑杯的话,我就跟祖母走;哭杯的话,我就跟姆妈走。”

    所谓“珓”,是佛前抽签时占卜用的木片。两片珓正反不一样,就是“笑杯”,说明这支签准了;反之就是哭杯。

    张辛眉利落脱鞋,然后将两只小皮鞋脚掌对脚掌合拢,往上一抛。

    落地时,两只鞋子全部反扑在地上,成了个“哭杯”。

    他可以跟张太太走。

    张辛眉耸耸肩:“祖母,这是天意,让我跟姆妈走!您不能违逆天意啊!”

    他又捡起鞋子,笑嘻嘻穿了,去拉顾轻舟的手:“走啊,咱们去哪里玩?”

    留下老太太,目瞪口呆了片刻。

    张太太不由抿唇笑了。

    顾轻舟这时候才由衷赞许。

    出了饭店的大堂,门口早已停了车子,张太太带着顾轻舟和孩子上车,对司机道:“去宝森路9号。”

    宝森路9号,住着张太太一位远房表兄。

    表兄和表嫂很巴结张太太,张太太这次到岳城没去探望,一是交情生疏,二是担心辛眉。

    车子行驶过程中,顾轻舟对张太太道:“辛眉好聪明!”

    婆媳关系的难题,连张庚都避之不及,可这孩子利用他祖母和姆妈都信佛,很利落解决了,谁也不得罪。

    这份聪明机灵,就连大人都自叹弗如。

    “是啊,他从小就聪慧!”张太太摸着孩子的脑袋,却没有喜色。

    她忧心对顾轻舟道,“你也看到了,我们家的教育,总是不能统一。我这厢做了恶人,那边龙头和老太太立马助阵。再不好好管束,聪明反而是祸害!”

    顾轻舟看了眼张太太。

    她想,这位张太太,真是个有大智慧的女人!

    “你也别太担心了。”顾轻舟安慰她。

    说着话,车子就往宝森路九号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