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26章铁证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屋子里诡异的沉默,不过持续了短短几秒,张太太扑过来,几乎是步履踉跄,抱住了儿子。

    “辛眉!”张太太哽咽,太过于激动,哽咽中带着颤抖,声音就没有控制好,格外的尖锐,似指甲在玻璃面上滑动,令人毛骨悚然。

    所有人听着这声音,都身不由己颤栗了下,包括顾轻舟。

    “辛眉,你没事吧辛眉?”张太太不敢用力抱孩子。

    她只是摸着张辛眉的手和脸,见他还有热乎气,口鼻也能喷出热气,不是诈尸,心中大喜。

    孩子没死!

    只要孩子没死,天大的事都可以放在旁边。张太太此刻什么都不顾了,一颗心只剩下自己的儿子。

    张庚也弯下了下身子,仔细看自己的儿子。

    张辛眉脸色惨白,脖子上有很清晰的瘀痕。

    张庚和张太太见识过大风浪,心中全明白:“我儿子是死里逃生了!”

    看张辛眉这模样,的确是被人掐过,而且掐得半死过。

    “辛眉,你哪里难受?”张太太拉着孩子的手,不敢用力搂抱,怕孩子喘不过来气。

    “他!”张辛眉不回答他母亲,声带受损导致声音嘶哑,他却用力发声,伸手指了董中,用粗粝不可闻的声音说,“他掐我!他想要掐死爷!他说,让爷下辈子投个好胎,别投胎到张家!”

    董中转身就想要跑。

    蔡长亭长腿长胳膊,一拳过来,将董中击倒在地;反身又是一腿,蔡长亭已经把他的管事金树踢到。

    整个过程,非常的快,而且利落。

    蔡长亭的身手很厉害,只怕司慕也要输给他。

    张家和蔡家的随从,守在门口,见状全部进来,将鼻血横流的董中按住,又将被蔡长亭一脚踢到脖子昏死过去的金楼拖到门口,同样按住。

    蔡长亭是很懂得审时度势,他见风使舵。金楼和董中若是成功了,或者有半分成功的希望,他都会帮他们的。

    可惜,他们惨败了!

    蔡长亭就要在张庚面前拿出态度:他舍弃了金楼和董中,选择站到张庚这边。

    “张龙头,我冤枉啊张龙头!”董中疾呼道。

    董中被蔡长亭打了一拳,脑袋中像被什么搅动,翻江倒海的晕眩,只差吐出来。良久,眼前逐渐清晰,他明白需要辩解。

    于是,他大呼冤枉。

    “他掐我!”那边,张九少继续用他那嘶哑的气声说话,还上前想要踢董中几脚。

    可惜,他太过于虚弱,身子摇摇晃晃。

    张庚似宝贝般,扶住了儿子:“别急,辛眉,阿爸会替你报仇!”

    张九少终于平静了几分。

    张庚和张太太见儿子的确是活蹦乱跳,只是脸色凄惨、声带受损,其他没有大毛病,都松了口气。

    一旦放松了,他们想起了顾轻舟。

    这个时候,顾轻舟还在给颜一源针灸太阳穴。

    “少夫人”张太太迟疑着,慢腾腾开口。想要说的话太多了,全部堆积在舌尖,让她的舌头千斤重,反而什么也说不出来。67356

    “我五哥被人下了昏迷的药,现在头疼欲裂,我给他针灸,很快就好了。”顾轻舟没有回头。

    这个是真的。

    颜一源是头疼极了。

    通过顾轻舟用针,他的头疼慢慢被止住。

    顾轻舟刺入最后一根金针,这才抬眼,望着屋子里的众人。

    每个人的表情都各异。

    董中已经被张家的随从堵住了嘴巴,张庚现在不想听他的狡辩。

    张辛眉虽然顽劣,却不会诬陷别人。董中掐死张辛眉,是铁证如山。董中的辩解,只会叫张庚恶心。

    “少夫人,多谢你救了犬子!”张庚上前,给顾轻舟鞠躬。

    若他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就枉做一帮之主了。

    他知道是顾轻舟救了张辛眉。

    “少夫人,多谢您,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张太太也上前道,说着眼眶就红了,声音也慢慢哽咽住。

    “举手之劳。”顾轻舟笑道。

    旁边,董中使劲挣扎。

    他还算很有力气,随从一个不慎,就被他咬住了手。

    “啊!”随从忍不住吃痛,捂住董中嘴巴的手已经被咬伤,鲜血流了出来。

    “松开他的嘴,让他说话。”张庚冷冷道。

    随从就放开了手。

    他们已经反剪着董中,却不再堵住他的口舌。

    董中被蔡长亭那一拳打伤了鼻子,现在说话就嗡嗡的:“张龙头,我没有害九爷,我冤枉的!”

    张庚冷冷看着董中。

    他走过来,慢慢蹲在董中面前:“你说你没有害我儿子?”

    张庚上了年纪,声音低沉,却似寒冰轻覆,董中不由打了个寒颤。

    董中知道,今天承认就是死罪。他咬定小孩子不懂事,被顾轻舟收买。

    他道:“是!您看九爷脖子上的指痕,肯定跟颜一源手上的一致!您再看”

    张庚却阴测测的笑了:“你从一开始进来,就笃定我儿子死了!我当时急晕了头,可我不傻!你若不是凶手,如何敢一言断定?”

    董中梗住。

    “我我是听金管事说的。”董中急忙辩解。

    “金管事说我儿子死了,可少夫人说我儿子没死,你怎么不听少夫人的?”张庚继续问。

    董中语塞。

    他急得眼睛乱转,想要找点词来辩解,让张庚信任他。

    张庚却继续道:“你笼络巴结我儿子的时候,我还没想到你要做什么。你故意给我儿子钢笔,让他去戳少夫人,当然不是为了杀死少夫人,是为了寻一个诬陷少夫人杀人动机的借口。”

    董中要做的,是让顾轻舟和张九少结仇。

    要不然,顾轻舟凭什么掐死孩子?当然,假如那孩子真能得手,董中就要烧高香感激菩萨保佑了。

    “你和那管事联手,把少夫人和她的义兄关在一起,弄成衣冠不整,再把我儿子掐死放进来,是吗?”张庚继续道。

    张庚说得都是实情。

    董中如此大胆,一是被仇恨冲晕了脑袋,觉得张庚龙头出现在蔡家机会难得,他需要把握这个机会,借张家的手杀顾轻舟;二是,他料定死人不能说话。

    他通过和他母亲合谋,再联合蔡家的旧管事金树,一起唱了这出戏。

    这管事叫金树的,的确是蔡家大少爷的亲信,对蔡长亭这个外室生的儿子回来接替家业,深恶痛绝。

    蔡长亭匆忙被顾轻舟揪出来,又着急开办宴会,根本没有细查这种上门来的佣人,才让金树钻了个空子。

    有了金树的里应外合,又有董中获得了张九少的好感,故而他制造了“顾轻舟与义兄颜一源私通,被张辛眉撞破,既为了泄私愤,也为了灭口,从而让颜一源掐死了张九少。”

    张九少死了,死无对证,哪怕张家不是很肯定顾轻舟的罪行,也会找顾轻舟做替罪羊,给儿子报仇。

    当初,顾轻舟不也是让董铭死无对证吗?

    孩子是死了,张家绝不会在意细节,他们只会迁怒顾轻舟和军政府。

    董中一切都计划妥当,却没想到张辛眉没死!

    怎么会没死?

    他到现在也不明白。

    他明明是看着这孩子断气的,而且断气了片刻。

    “好,你不老实交代,那么我就要杀了你全家!”张庚站起身,“来人”

    董中脑子里嗡了下。

    他知道张庚心狠手辣,他父亲又是洪门的人。

    假如他承认,再使劲求情,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若是他不认

    “还有这位佣人,也派人去杀了他全家,甚至全族。”张庚继续道。

    被踢晕的金树,早已醒了过来,一直没敢说话,指望张庚能忘记他。

    闻言,金树吓得半死,他只是帮凶,没有亲手害张少爷,他不应该落得这样的下场。

    他还有妻子和七个孩子!

    “龙头,龙头饶命啊!”金树大哭起来,“我只是收了董夫人一根金条,才答应帮忙的!我财迷心窍,我该死!”

    他想要扇自己耳光,可惜手被反剪,他继续求饶:“龙头,您处死我吧,求您放过我的家人!”

    哭求不止,金树还继续道:“龙头,我愿意指证,九爷没有撒谎,是董中掐死了他”

    说到这里,金树一怔。

    金树亲眼看到了董中掐死了张九少,现在依偎着张太太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诈尸?

    金树吓得全慌了。

    那孩子是从衣柜里出来的,然而董中亲自检查了衣柜,根本没发现这孩子。

    是不是鬼?

    金树这会儿,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

    他一股脑儿全招了:“龙头,是我亲自将颜五少弄晕,将他背到了龙头的卧房,反锁了门,任何人都进不去。

    我脱了颜五少的衣裳。

    我也是照董夫人的吩咐,绕路将司少夫人一路领到了这里,然后派人拉闸,我将司少夫人推入房间,反锁了门。

    我还有帮手,就是咱们后院看门的老四,他知道的,当时是他关灯,我才偷袭成功。”

    金树不仅招了,他还把证人都找出来了。

    他这边一招,那边董中几乎要昏死过去,再也没有狡辩的立场了。

    蔡长亭这时候才出面,道:“把他们待下去,回头再发落。”

    他说罢,看了眼张庚。

    张庚摆摆手。

    站起身,张庚看到自己的儿子,病恹恹依靠着自己的太太,心中五味杂陈。

    同时,张庚也好奇:“辛眉之前是藏在哪里的?”

    董中不是把衣柜给检查了一遍吗,怎么张辛眉还从衣柜里走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