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414章骗术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414章 骗术

    顾轻舟想到了郭七。

    郭七是位算命的瞎子,顾轻舟几次拜托他办事,他都办得不错,颇有口碑。

    他虽然没什么相术,坑蒙拐骗却是独具匠心。

    顾轻舟需要他再去坑骗一个人!

    司慕高高大大立在门口,问正在出门的顾轻舟:“去哪儿?”

    顾轻舟如实告诉他。

    司慕道:“去请个算命的先生?派副官去好了,老城区鱼龙混杂,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不适合去。”

    女孩子家?

    顾轻舟在世人眼里,现在已经是妇人了吧?

    她眯起眼看了眼司慕。

    顾轻舟穿着月白色的旗袍,批了件长流苏的披肩。

    她一边和司慕说话,一边拉着披肩,长流苏就在她周身摇曳,似荡开了波纹。

    “没事,我曾经一个人都去过,现在还有副官跟着。况且,岳城还算安宁,没那么多动乱。”顾轻舟笑。

    她玉藕般的小臂,在长流苏的披肩下若隐若现,肌肤就有了些莹白的光泽。

    司慕怔怔望着她。

    看到她,总有点入了迷似的。

    顾轻舟见他不急不忙,随口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那老头很有意思。他帮过我的忙,我亲自去更礼貌些。”

    司慕微愣。

    回过神,司慕沉吟一瞬,抬腕看了眼手表,时间还早,赶得上下午的军事会议:“好。”

    上了汽车,司慕闻到了淡淡玫瑰的清香。

    他说:“你的头发很好闻。”

    顾轻舟自己也闻了下。

    除了洗发香波的味道,其他什么也没有。

    顾轻舟失笑:“这有什么好闻的?满大街都是这种香波,不少女人用这个洗头。”

    “不,你的头发更香。”司慕道。

    说罢,他有点沉默。

    她的头发再好,他也不能凑上去,她不属于他。

    司慕也想:假如是司行霈的话,他肯定不顾一切占有她吧?

    司慕有学识,他做不到那样的强势与掠夺。

    顾轻舟也觉得气氛太过于暧昧,将脸沉了下去。

    对待司慕,顾轻舟素来绝情而冷漠,不给他半分希望。

    协议就是协议,没有人情搀和在里头。

    顾轻舟把这件事分得清楚明白,而协议当天信誓旦旦要纳妾的司慕,反而泥足深陷了。

    “对了,郭半仙还说他开过天眼呢。”顾轻舟对司慕道。

    司慕回神。

    这次,他们没有再郭半仙的摊子上见到他。

    旁边摆摊卖鞋底的大嫂说:“吃酒去了,他前些日子赚了笔钱,不花完他是不会出摊的。”

    顾轻舟摇头笑了笑。

    “您知道他住在哪里吗?”顾轻舟问。

    大嫂很热心,指了指远处的弄堂。

    顾轻舟感激她,买了她十双鞋底,反正顾轻舟自己是偏爱布鞋的,到时候请佣人帮她做。

    她还问司慕:“你穿多大的鞋码?”

    司慕没有穿过布鞋,沉吟了片刻,才没有当面拒绝顾轻舟,说了自己的鞋码。

    各自五双,卖鞋底的大嫂很感激:“太太是慈善人,菩萨保佑您长命百岁。”

    顾轻舟笑笑,抬脚往里走。

    司慕则亲自拎了鞋底,跟着顾轻舟往里走。

    他看了几眼这鞋底,心中总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绪。

    弄堂很破旧,到处伸出来竹竿、绳子,挂满了衣裳,还有些在滴水。

    地上潮湿泥泞,墙壁斑驳,被煤烟炉子熏得发黄。

    顾轻舟下足很轻,不想把泥水溅到身上,司慕则不紧不慢跟在她身后。

    进了弄堂最后面,一间破旧的小楼,一共四层。

    郭七住在最下面一层,还没有靠近都能闻到烟味、酒味和霉味。

    这种味道,驻地偶然会闻到,司慕也习惯了。

    只是,顾轻舟会不会难以接受?

    他看了眼顾轻舟,却见顾轻舟眉头都不蹙一下。

    她这个人,经得起富贵,也受得起贫寒,偏偏还是个智谋无双的。司慕不能想她的好处,一想就没了原则,甚至连她和司行霈的奸,淫罪行都无法牢记。

    看到顾轻舟这个人,司慕的眼前总是美丽而纯洁的,她的过往都被淹没,逐渐褪色。

    “老先生?”顾轻舟敲了门。

    没人答应。

    她又敲了。

    一连敲了四声,司慕终于忍不住:“会不会出去了?”

    弄堂口卖鞋底的妇人说,这老头爱喝酒,也许打酒去了。

    “没有,还在屋子里,门是从里面拴的。”顾轻舟道。

    司慕失笑。

    屋子里的人,再也装不下去了,只得其起身顾轻舟开了门。

    “少夫人,您这一大清早的毁人清梦,实在不厚道!”郭半仙道。

    他请了司慕和顾轻舟进去。

    屋子里很暖,就有种暖烘烘的臭味,令人作呕。

    司慕一个大男人,在军校和军营多年,什么脏乱都能忍受,偏此刻很难忍。

    他见平静的顾轻舟,也憋住了气,不免失笑。

    郭七犹自不觉,到处乱摸,摸出一把油腻腻的凳子给顾轻舟。

    顾轻舟不坐,上前猛然打开了后窗,又打开了门。

    风灌了进来。

    这个时节的风,已经没什么寒意了。

    “老先生,我想请您出去一趟,帮我办件事。”顾轻舟道。

    “办事好说。”郭七打着哈欠,满身的酒气,“不过,您现在是军政府的少夫人了,钱可不能少给。”

    “当然!”顾轻舟微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物件,递给了郭七。

    郭七油腻腻的掌心微凉,然而顾轻舟递过来的东西更凉。

    掂量一下,郭七顿时就知道是什么了,喜得眉开眼笑。

    “少夫人,您的确大度!”郭七反复摸着顾轻舟递过来的小黄鱼。

    是一根小黄鱼啊,能换八百块钱。

    郭七租的这个破房子,去年涨价了,一个月的房租从两块多涨到了三块五。

    郭七算了算房价,再算了算自己爱喝的那种白酒:“有了您这笔钱,接下来的四五十年,我都能躺在家中喝酒了。”

    司慕想,这老头又脏又乱的,酗酒不成样子,还能有四五十年的活头吗?

    顾轻舟也笑笑。

    郭七高兴,问顾轻舟需要他去做什么。

    “我需要您去趟上海。当然,去上海的路费我另外出,不需要您花钱。”顾轻舟道。

    说罢,她慢慢跟郭七耳语。

    司慕在旁边,听着顾轻舟慢条斯理的吩咐。

    顾轻舟的这个计划,是针对“长亭是洪门蔡家的遗孤”这个推断。假如长亭不是,那么顾轻舟的行为,就有点缺德了。

    司慕觉得,顾轻舟的行事风格,很果断雷利。

    他格外欣赏。

    顾轻舟对自己的判断,总是格外的坚信。哪怕司慕反对,她也会认为自己是对的。

    这大概也是她医术教的。

    看病也是如此。

    仔细诊脉,一旦确定了病案,就轻易不要被外人动摇,坚持己见。对病人负责,也对自己负责。

    顾轻舟那边和郭七嘀嘀咕咕,商量一个损招。

    司慕这厢则是心思飘忽。

    他在想顾轻舟,想从她身上找出令他讨厌的地方。

    除了和司行霈那一段,她其他地方都是司慕所仰慕的。

    “一个女人,明明订婚了,还跟我兄长上床,如此污秽不堪,有什么值得欣赏的?”司慕如此告诫自己。

    然而,他不知从何时起,认定顾轻舟跟司行霈不会再藕断丝连,他就将这个污点慢慢忽略。

    想起来,心中剧痛,也恨极了顾轻舟。

    可恨意持续不过片刻,思路又变了,仍觉得她很好,哪怕她曾经污秽,她仍是很好。

    司慕猛然站了起来。

    “怎么了?”顾轻舟吓一跳。

    “我出去透口气。”司慕道。

    他站在屋檐下,默默抽了一根雪茄。

    抽完了,心思回转了,司慕重新进了屋子。

    他正听到顾轻舟对郭七道:“怎么取信他,随便你啊。”

    郭七保证道:“少夫人,不是我小老儿说大话,论起坑蒙拐骗,您还没见过比我更娴熟的。”

    顾轻舟失笑。

    司慕沉了脸:擅长骗术有什么好骄傲的?

    他想着,郭七抬了脸。

    郭七皱纹纵横的一张老脸,两只眼睛全是灰浊的颜色,其中一只稍微透亮几分,能瞧见几分光线。

    他看到司慕,裂开嘴笑,露出一口黄得发黑的牙齿:“少帅,少夫人,你们如此大方,我给你们算算姻缘,如何?”

    司慕一愣。

    算算姻缘?

    那边,顾轻舟已经笑了:“多谢您了,老先生,我们还着急赶回去呢。”

    顿了下,顾轻舟道,“对了”

    回头见司慕还在,顾轻舟道,“少帅,您先去门口的汽车等我,我马上来。”

    司慕却顺势坐到了旁边另一个脏兮兮的小板凳上:“我想算算姻缘。”

    顾轻舟错愕。

    “免费的吗?”司慕又问,“少夫人给你一根小黄鱼,价格算是上百倍了吧?给我们算算姻缘,就免费吧?”

    这厮抠门,不及小丫头可爱!郭七愤愤想着。

    “免费吧,反正你这姻缘也说不了几句话。”郭七笑道。

    司慕哽住,顿时就想甩袖而去。

    顾轻舟在旁边,再也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司慕真的太绅士了,连个算命的老头他都说不过。

    这世道,不是被别人气死,就是把别人给气死,没有一口利齿怎么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