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380章我可以成为你的依靠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霍钺答应了和顾轻舟见面。

    可见面的地点,是霍钺自己选的,选在城中一家僻静的烟馆。

    “要出门?”早起,司慕见顾轻舟穿了旗袍和风氅,问道。

    顾轻舟在家的时候,都是穿很舒适的斜襟短袄和澜裙,很古朴悠闲,唯独出门就需要装扮一新。

    她最近习惯了以时髦派的面目示人,出门都是旗袍短靴。

    司慕知道,她这是为了迎合世人对军政府未来少夫人的要求。若是她还一袭老式衣衫,外人不免说三道四。

    “嗯,出去一趟。”顾轻舟应了声。

    “去哪儿?”司慕又问。

    顾轻舟回眸,眸光安静落在他的脸上,有那么一丝耐人寻味。

    司慕变了脸:他才不在乎她去哪里!

    不过是随口一问,她略微好奇的眼神,反而叫司慕有点难堪。

    “有点事。”顾轻舟收回了目光,还是回答了他。

    司慕却不等她回答,转身气鼓鼓的走了。

    司慕的气性还是那么大。

    副官开车,绕过了老城区,到了霍钺说好的地方。

    她看了下手表,才早上七点,还以为霍钺不会那么早,不成想雅间的门从里打开了,霍钺一袭青布衣衫,含笑望着她。

    “轻舟,早。”霍钺道,温文尔雅,像个学富五车的教授。

    “霍爷早。”顾轻舟就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陈设很古朴,成套的楠木家具,金箔包角;一架一人高的什锦隔子,挡住了视线,摆放着数个的古董花瓶;香炉里焚烧着檀香,香气悠长,盖住了鸦片的臭味。

    顾轻舟坐稳,有人端茶。

    她还没有喝茶,就先开门见山把何微的事说了一遍。

    何微哭得可怜。

    霍钺表白过,为什么又要推开她,何微想不明白,她要一个答案。

    可霍钺不愿意见她。

    顾轻舟能见到霍钺,她就是来帮何微找那个答案的。

    “我想,霍爷乃是一帮龙头,不至于吓得不敢见何微吧?”顾轻舟笑道。

    霍钺却沉吟。

    良久之后,他说:“当初找何微,的确是对她有点心思。”

    他没有遮掩。

    “可相处久了,我是真心敬佩何微。她在学校里成绩一直都是第一名,你知道吗?”霍钺眼眸不动,静静说。

    顾轻舟道:“只知道她成绩很好。”

    “她还在学校做校工,帮忙打扫琴室,这样学校就破格让她练习半个小时的钢琴。那钢琴是给修女们用的。”霍钺又道。

    这点,顾轻舟也知道。

    何微每隔两天就要给顾轻舟写一封信,事无巨细告诉她。

    “她就是这等艰苦条件之下,学会了一手很好的钢琴。”霍钺道。

    这点,的确令人敬佩。

    何微身上让人惊叹的地方太多了。

    “她有去留学的打算,想学西医。学会了西医,再回来结合中医,把中医发展壮大。”霍钺又道。

    这个,顾轻舟更知道,这还是顾轻舟建议的。

    “我好像看到了我自己,她跟我一样努力。她聪明漂亮,努力上进,而我对她的心思,无非是要她做我的情人。”霍钺又道。

    顾轻舟突然不知如何接话。

    霍钺也沉默了片刻。

    “我被她感动了,这样努力的孩子,我不能毁了她。我能给她的只有钱,剩下什么也给不了。可何微需要的不是钱,她不是歌女,也不是舞女,她是个有志向的新时代女性,她受过很好的教育。”霍钺道。

    “所以”

    “所以我没办法照原计划将她收在房里。”霍钺道,“我拒绝她,她将来会感激我的。”

    顾轻舟沉默。

    她有点佩服霍钺。

    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自制力,就像司行霈,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你可以跟她结婚吗?”顾轻舟问。

    霍钺笑了。

    “我不想。”霍钺道,“我对她的感情没那么深。”

    顿了下,霍钺突然道,“假如你愿意嫁给我的话,我可以跟你结婚!”

    顾轻舟一愣。

    她失笑:“怎么好好的,拿我开玩笑了?”

    霍钺沉默。

    他往目光投向了窗外,有片刻的凝重。

    这凝重的气氛,突然让顾轻舟明白了什么。

    她心中震惊。

    震惊之余,顾轻舟想要逃离。

    “霍爷,我知道怎么劝导微微了,你放心吧。”顾轻舟站起身,道,“我先走了。”

    “轻舟!”霍钺却回过头来看着她。

    眼芒微动,霍钺也站了起来。

    他身材很高,光影落在顾轻舟的面颊上,他挡住了她的视线。

    “你跟司慕总是要离婚的。将来你需要婚姻,可以考虑我吗?”霍钺笑问。

    他似开玩笑,笑容和煦。

    顾轻舟却莫名心口发紧。

    “婚姻又不是儿戏。”顾轻舟道,“我跟司慕,已经够荒唐了,不会再荒唐第二次的。”

    就是说,她不会考虑霍钺。

    “如今这世道,荒唐事多的是。”霍钺道,“我不会介意。轻舟,我觉得你很好”

    声音低了下去。

    气氛就有点暧昧。

    顾轻舟急忙往后退了两步,撞到了什锦隔子,差点打碎了花瓶。

    一阵轻响,霍钺似回神般,也往后退了一步。

    他开玩笑说:“我这是真古董,你打碎了可要赔。”

    顾轻舟悻悻微笑。

    “霍爷,我先走了。”顾轻舟几乎是落荒而逃。

    霍钺笑了。

    笑着,笑容里就凝聚了苦涩。

    今天的话,不知道她听明白了没有。

    司慕永远不是最适合她的避风港,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霍钺点燃了雪茄,想到司行霈远在云南,现在是他下手最好的时机。假如他再不出手,就真的没了机会。

    对何微,霍钺是略感愧疚。

    他当时为了得到何微,逼迫她订婚的人家退亲。

    不过,在整个过程中,他除了亲吻之外,也没做过其他事。真说对不起,也不至于要为何微的终身负责。

    霍钺没有撒谎。

    他对何微,一开始将她视为代替,后来却真的欣赏她。

    这种欣赏,不是男人对女人的欣赏,而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欣赏。

    何微是霍钺见过最有前途的孩子了!

    别说霍拢静了,就连顾轻舟都比不了。

    何微身上的可塑性,她的勤奋和努力,都让霍钺感觉敬佩。

    霍钺越是佩服她,越是觉得自己的感情会玷辱她。保持着这样的敬意,霍钺悬崖勒马,放过了何微。

    他知道,何微即将可以留学,可以有更好的前途,她将来跟男人一样功成名就,将来嫁给两情相悦的丈夫,她会感激霍钺放了她一马的。

    顾轻舟从烟馆离开,心事重重。

    怎么跟何微解释?

    “跟何微说:霍爷想让你遇到更好的人,还是说,和你相比,霍爷对我更有兴趣?”顾轻舟为难。

    踌躇良久,顾轻舟还是决定将霍爷的前半段话传达给何微。

    霍钺希望何微可以成为更优秀的人。

    到了何氏百草堂,何微心不在焉整理账本。今天是周末,她负责帮她父亲对账。

    顾轻舟来了,何微大喜。

    “姐,你什么时候去见霍爷?”何微问。

    顾轻舟道:“我已经见过了。”

    “这么早?”

    顾轻舟点点头。

    她去了何微的房间,两个人关上门谈话,顾轻舟就把霍钺的话,都告诉了何微。

    她以为,何微是无法接受的。

    不成想,何微却松了口气般:“那就是说,等我将来学有所成,还是可以跟他在一起的,是么?”

    顾轻舟讶然:霍钺没这么说过啊!

    “我一直都知道,他是个正直的人,他想让我放手去专心念书。”何微道。

    顾轻舟发现,这样理解其实没什么不好的。

    “怪不得他给我那么多钱,他是想资助我念书!”何微自顾自道,“姐,霍爷真是个很有内涵的人!”

    顾轻舟含笑,肯定何微的话:“我也觉得!”

    何微将来出国了,见识了世面,而霍钺又一直不理她,她会慢慢懂得取舍的。

    那时候,她已经学会了一身本领,眼光也不同,她也许会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男人。

    “姐,谢谢你帮我跑一趟!”何微搂住顾轻舟,整个人有了精神。

    过了两天,顾轻舟吃了午饭去何氏百草堂,想看看生意如何,也想等何微放学,看看何微。

    她放心不下何微。

    慕三娘却高高兴兴拉了顾轻舟的手:“微微已经很长时间提不起精神,自从和你谈过之后,她又好了起来,我瞧着她早起把衣裳洗了,还哼着小调儿呢。”

    何微非常信任顾轻舟。

    在何微心中,最爱的男人是霍钺,最敬佩的女人是顾轻舟。

    顾轻舟将霍钺的话传达给她,比霍钺自己告诉她的更有用。

    何微现在浑身是劲儿。

    她要做出一番成就给霍钺看!

    “那真是太好了!”顾轻舟彻底松了口气。

    能帮到何微,她心情也还不错。

    他们在后头说话,突然何梦德进来了,道:“轻舟轻舟,凑巧了,我这有个病人”

    又来了疑难杂症,何梦德搞不定。

    若是顾轻舟不在,他肯定建议病家去其他地方;然而顾轻舟在,他就接下了,让顾轻舟去瞧瞧。

    “轻舟又不是来坐诊的。”慕三娘不高兴。

    顾轻舟拍了拍慕三娘的手:“姑姑,没事的,我去瞧瞧。”

    她跟着何梦德往外走,“病患是什么病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不就请你去诊断吗?”何梦德笑道,对顾轻舟的医术深信不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