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361章少帅的感动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361章 少帅的感动

    顾轻舟看了眼众人,大家都在等待她的下文。

    聂芸则低垂着脑袋,恨不能把头埋在膝盖里去。

    顾轻舟继续道:“聂芸才走出去,副官就来告诉我说,方才聂芸进门和出门,都有人藏在远处的汽车里拍照。”

    司督军恍然大悟,他明白那些“证据”里的照片是怎么来的。

    聂芸这时候,也声音轻不可闻的开口了:“是一位很漂亮的小姐,给了我三根小黄鱼,她让我拿了金条去还给少夫人。她跟我说,让我从少帅的新宅出来,就在街上失魂落魄乱逛,末了去江边站十分钟。”

    众人都听着,才知道是计谋。

    聂芸想要辩解:“我我有六个弟弟和妹妹,还有祖母和母亲,我们快吃不上饭了,我才那位小姐没有让我害人,只是让我去一趟,再去走一圈,我以为”

    大家都能理解聂芸的处境,却不会原谅她的行为。

    她努力想要解释,她什么都没做,没有害司慕。但是她一定清楚,对方给她那么多钱,此事定有蹊跷。

    她还是去做了,接受了对方的收买,去做她自己都知道不合常理的事。

    “漂亮的小姐?”司夫人最先捕捉到了这句话,问聂芸,“你知道是谁吗?”

    聂芸不敢看司夫人,甚至不敢抬头,压着脑袋道:“是魏清嘉,我在报纸上看过她的照片,错不了。她用丝巾裹住了脑袋,带着墨镜,可是她的身段和嘴唇,我看得出来。”

    其实,当时那个人包裹得很严密,说话还有点南洋口音,是个中年女人,聂芸肯定她不是魏清嘉。

    但顾轻舟说是魏清嘉,这是顾轻舟后来告诉聂芸的。她现在说的笃定,也是为了回报顾轻舟,帮顾轻舟除掉魏清嘉。

    顾轻舟一听是个南洋口音的中年女人,就知道她并非幕后之人,魏清嘉不会亲自出手,她那么有钱,能收买到旁人办事。

    顾轻舟不能肯定那个女人的身份,才用钓鱼的办法,把魏清嘉给钓了上来。那个女人是魏清嘉收买了,这点现在毋庸置疑。

    司夫人猛然一震。

    司琼枝握住了她的手。

    司督军回想起魏清嘉的惺惺作态,道:“果然是个蛇蝎妇人!”

    顾轻舟也道:“的确是魏清嘉,我后来查证过了。”

    那个南洋女人已经找不到了,干脆省略她,直接放到魏清嘉头上。魏清嘉也不冤枉,的确是她收买了那个人做事。

    “然后呢?”颜洛水很想知道后续,出声把话题掰回来,“轻舟,你是在哪里救下聂芸的?”

    顾轻舟道:“我知道了有人跟踪拍照,就叮嘱副官不要打草惊蛇,任由他们拍。我带着人出门,在拐角的地方停车了,将聂芸掳上了汽车。

    我拿枪对着她,她被我吓住了之后,就一五一十告诉了我。我想起洛水说,我跟聂芸身段有点相似,就跟她换了衣裳。

    她是短头发,我就把长头发藏在衣裳里,又裹了一个大头巾,沿着魏清嘉指给聂芸的路继续逛。

    有人一直跟踪我,我的副官也开车跟踪。我逛到了江边,用黑纱巾围住头脸,那些人看不清楚我的面容,只当衣着和背影一样,就从背后把我按住,将我装在麻袋里往江里扔。

    麻袋里放了很多石块,幸好我早有准备,随身藏着刀子,一入水我就割破了口袋,藏在水底顺着水流往下游划去。”

    她说到这里,司慕猛然抬眸,望着她。

    那天晚上,顾轻舟回来时,头发是半干的。

    当时她云淡风轻说她去打网球了。原来她为了司慕的事,经历了一番生死。

    聂芸则身不由己颤抖起来。

    江边的那一幕,隐没在远处汽车里的聂芸也看见了。

    聂芸当时快要吓疯了。那个瞬间,聂芸觉得如果是她,肯定就会死在江里。她似重生了般,她再也不敢妄图去敲诈旁人了。因为得到了金钱,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和钱相比,聂芸还是想留住这条命。

    “江面上看上去平静,底下的水流却很急促。又是夜里,到处漆黑,我顺着水流憋气不到两分钟,使劲往前游。露出水面时,我已经游了很远,码头的人就看不清我了。

    我换气之后又往水里藏,游了一段时间再出来。我在江里等了半个小时,等他们彻底离开,副官在岸上打了汽车的灯,我才游上来。”顾轻舟道。

    有位将领忍不住称赞:“少夫人,您真是有勇有谋!若不是您救下了聂芸,少帅这案子真的有理说不清!”

    顾轻舟笑笑。

    司督军也道:“的确是,轻舟颇有才干!说起来容易,当时那么危急,能做到她这样却是罕见。”

    众人纷纷夸顾轻舟勇敢。

    顾轻舟微笑了下,笑容恬柔。qa

    司慕又看了眼她。

    “那我继续说?”顾轻舟等众人的夸赞慢慢停下来,她才道。

    司督军颔首。

    “对方其实调查过聂芸,知晓她不会游泳,当天并不知晓我们已经掉包了。因为没人察觉,我就派了副官,连夜将聂芸送到了上海。

    也是万幸,对方想要将聂芸做成自己投江自尽的模样,不能在她身上留下可疑的伤口。他们既没有捅我一刀,也没有用东西打晕我,要不然我也没命。

    我当时不知敌人是谁,也不知势力到底多大,不敢贸然将聂芸留在岳城。送走她之后,我又派人去乡下购买了一具去世半个月的女尸。

    对方家里穷苦,连下葬的棺材都没有,我出了重金,他们就高高兴兴把尸体给了我。我依照聂芸的特征,除去这女人的一根脚趾之后,再将她放在温水中浸泡三天。的确面目全非了,才放到江中被人找到。

    他们是想当天找到尸体的,这样更容易辨认作证。没想到后来不成样子了,只能从衣裳上辨认是聂芸的。

    我以为,是岳城的人想要算计督军和少帅。不成想,事情竟然是从南京闹起来的。既然是这样,就有些超出咱们的地界,我更加得沉默。唯有让他们以为得逞了,他们自己跳出来”

    顾轻舟的等待,看似让军政府处于下风。

    可事情闹到了如今的地步,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大家都在关注案子的结果,“司慕无罪,聂芸未死”的消息,经过高度发酵,才能彻底传达下去。

    这样,司慕以后再也不必受这种流言蜚语。

    若是一开始,只是少数人关注,将来有人有心陷害,听众不知道此事,以讹传讹,对司慕更加不利。

    同时,事情的酝酿,可以让李文柱的嘴脸在南京暴露,也会让人知道,政治部联合李文柱陷害司督军。

    司督军再次去南京上任,自己会盯着武部长,免得他背后下刀子。

    而武部长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再对司督军下手就是落下把柄,反而让司督军更加安全赴任。

    岳城这边,想要陷害司慕的人也浮出水面。

    “如何?”司督军得意扫视了一眼众人,“你们谁有这孩子如此过人的心智?”

    顾轻舟的处理,让这次的风波彻底解决,不留任何遗漏。

    就像火疖子,彻底发出来,再切掉毒脓,此处就再也不会发病。

    “少夫人算无遗策,是少帅的贤内助!”

    “此事唯有沉稳酝酿,才让政治部和李文柱措手不及,得意忘形。少夫人此举,为督军除一劲敌!”

    这话是说,以后李文柱再也没资格和司督军争夺总司令的位置。李文柱这么一闹,成了跳梁小丑,以后只怕也要被总统嫌弃。

    颜新侬道:“这次的证据,追查起来都能查到李文柱身上,我已经派人去着手梳理了。”

    司督军满意点点头。

    说清楚了,众人散去,司督军也要去做些善后的事。

    当时,司督军就带着颜新侬和其他副将去了南京,留下司慕护送家属回岳城。

    回到了房间收拾行李,司慕依靠着椅子,抱臂沉默。

    顾轻舟一回头,他眸光落在她身上,似有千言万语。

    他微微起唇,似乎想说什么。

    顾轻舟察觉到了,道:“不用道谢,你已经答应给我钱了,我拿钱办事而已。”

    司慕薄唇微抿。

    顿了顿,他问:“冷吗?”

    顾轻舟疑惑。

    “那天在江里泡了半个小时,冷吗?”司慕声音低沉,闷闷的说不清是什么情绪掺杂着。

    顾轻舟微愣。

    她没想到他留意到了这点。

    大家都只顾高兴,没人想起那天是腊月,顾轻舟一个人在江水里浸泡了很久,手脚全冻僵了,就等这个目的达成。

    和大计相比,那点牺牲太微不足道,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请功。

    可的确很冷。

    “还好,在水里没那么冷,上岸的时候可冷了。”顾轻舟调侃般笑道。

    司慕还想说什么,顾轻舟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房间的气氛很奇怪,她一刻也待不住。司慕的情绪里有感动,顾轻舟很不习惯。

    他这个人总是容易感动,过了几天又忘记。

    顾轻舟不知他是像司督军,还是像司夫人。在念旧这方面,司督军和司夫人是两个极端。

    司督军对过去的微小恩惠都要牢牢记住,报答人家;司夫人则恨不能否定全部,哪怕曾经对她再好,她都理所当然。

    顾轻舟觉得司慕是像司夫人,然而她又真的了解男人吗?

    从房间出来,顾轻舟去了趟颜洛水的房间,对颜洛水道:“我有点事想跟聂芸谈,你去帮我支开她母亲。”

    颜洛水立马来了兴趣,问:“谈什么?你是不是还想让聂芸给二哥做妾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