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357章家业都给你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说,哪怕申请到了公共法庭审理,也未必就能赢,无疑是当头一瓢冷水,很破坏此刻的气氛。

    然而,她这瓢冷水并未引起司督军、司夫人和司慕的反感,他们反而在心中赞同她不骄不躁。

    赢得初步胜利,已经是非常难得,顾轻舟的平淡和理智,叫人惊叹。

    “的确,这个机会不能浪费了。”司夫人先道,“要好好准备,去买通法官,再聘请英文过硬的律师。”

    司夫人看顾轻舟,觉得她细致的眉眼很秾艳,漂亮得像个瓷娃娃,心中对她充满了好感,虽然这好感持续不了多久。

    经历过被魏清嘉敲诈,司夫人觉得顾轻舟替她出了一大口气,临时放下了对顾轻舟的成见,真心实意把她当了儿媳妇。

    司督军更是惊讶。他看顾轻舟的眼神,带着审视,更带着赞许。

    独司慕没什么表示。

    司慕这人,心里的情绪永远比脸上多。他天生一张沉稳过头的冷脸,衬托着他幽静的眸光,似乎对顾轻舟的帮衬毫无感触。

    “是要好好准备。有了一个还不错的开端,我们就要把握好。”司督军道。

    “督军,我去办吧。”颜新侬站起身。既然赢得了先机,就要办一场漂亮事,别叫顾轻舟的苦心旁落。

    司督军颔首。

    颜新侬离开之后,司督军再次问顾轻舟:“你是托了谁去说项?”

    司夫人和司慕都抬眸望着顾轻舟。

    顾轻舟如今是“妇人”了,她不再留厚厚的浓刘海,而是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一双柳叶眉,描绘得很精致。

    那精致的柳叶眉之下,顾轻舟的眼睛大而明亮,眼波微动间,竟有些妩媚、潋滟横掠而过。

    她顷刻间的媚态,藏匿不住般,倾泻而下。

    司夫人心惊:“这丫头真的长大了!”女孩子长大了,逐渐褪去少女的稚嫩。

    司慕不动声色。

    在全家人的注视之下,顾轻舟开口解释了。

    “我去找了船舶陈家的三太太,又去找了密斯朱家的老太太。”顾轻舟道。

    简单两句话,却愣是叫司督军、司夫人愣怔当场。

    船舶陈家的三太太,是英国官员的女儿,她是混血儿人。有了英国官方的背影,三太太很孤傲,素来不与军政府来往。

    魏清嘉所谓的“交情”,都只是见面客套的薄情,就仿佛是一块儿吃过一顿饭的酒肉朋友。

    这种淡淡交情,人家凭什么为你奔走?

    陈三太太就不一样了。她娘家在英国地位显赫,陈家的船舶又跟很多租界官员有经济上的来往,大家都要用船。

    有了政治经济这两层的关系,陈三太太一句话,对方自然要给个面子,何况此事又不威胁到英国人的名声和利益。

    至于朱家,跟美国教会关系很密切,密切到了利益共享的地步。朱老太太一句话,对方就是过千山万水也要帮忙,司慕这事,在教会看来更是无关痛痒的小事了。

    魏清嘉自诩跟英国人、美国人关系很好。可那种关系,是对方认识你、欣赏你,却跟你没有经济来往,没有政治纠葛,平日里可以吹捧你漂亮你有才华,真正遇到了难事,甚至跟政府挂钩了,又凭什么帮你?

    “你能说动陈三太太?”司督军愕然。

    岳城有什么势力,司督军当然知道。

    颜新侬去找过陈家。

    陈家的人很圆滑,口中应和着,实则根本不答应搀和政治。

    颜新侬碰了个软钉子,又不能把对方怎样。不能撕破脸,也不能说动对方,很是懊恼,不成想顾轻舟办到了。

    “陈三太太的爱女曾经罹患恶疾,是我治好了她。此事关乎桑桑的隐秘,不宜宣扬,我也从来没说过。”顾轻舟道。

    她当初结交陈家,是盼着有朝一日借助陈家的船舶逃走,远离司行霈。

    没想到,她最终还是向陈家讨要了人情,却是为了司慕。

    世事无常,谁也无法预料。

    司督军和司夫人则震惊看着她,心中都在想:“人果然要有一技之长。”

    “那朱家呢?”司夫人问。

    陈家背后有政治势力,而朱家背后有教会势力,这两者足以给南京政府施压,让他们答应去公共法庭审理。

    “朱家的老太太也是生病,危在旦夕,我治好了她。”顾轻舟道。

    司夫人诧异看着她。

    从前司夫人觉得顾轻舟不如这个、不如那个,现在有了比较:她不显山不露水的性格、神乎其技的医术,就比魏清嘉强太多!

    一个人的出身固然重要,可若是一无所有还能凭借自己的本事打下江山,那白手起家的成就就更加卓越了。

    “好,好孩子!”司督军拊掌微笑,心中十二分的得意。

    这儿媳妇是他力主要求娶的,三番五次拯救司家。

    从前是救活了老太太,替司督军保住了母亲;后来是救了颜太太,替司督军保住了第一得力干将颜新侬,因为颜太太一死,颜新侬肯定要辞职归乡,心灰意冷;现在,她又替司督军保住了儿子。

    司督军觉得,自己再质疑她半分,都该遭雷击。

    顾轻舟的能力,超过了司督军的预期,他就像捡了宝贝一般。

    “轻舟,你是个人才!”司督军一得意就忘形,说话也口无遮拦,“你要是个男人,我就认你做儿子,将这督军府的家业都给你!你比我这两个混账小子强多了!”

    顾轻舟就笑了。

    她这次是真心而笑,笑得眼睛微弯,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小糯米牙齿。顾轻舟的牙齿很小,像乳牙,而她的眉眼又很艳。

    司夫人心中咯噔了一下。

    督军这么喜欢顾轻舟,将来司夫人想要将顾轻舟扫地出门,就比较困难了。

    司慕则沉默看了眼顾轻舟,他说不出顾轻舟是漂亮还是稚嫩。

    男人都希望女人美丽,同时又不失清纯。可一个人清纯了,往往又少了点妩媚;一个人妩媚了,往往又添了艳俗。

    宛如红玫瑰和白玫瑰,两种不同的美,很难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这种尺度很难把握,往往都要靠想象。而顾轻舟,几乎将司慕的这种想象具体化了。

    司慕讨厌她,却也不得不承认,顾轻舟不经意间的某些神态,能同时满足男人对女人的两种极端幻想,这叫人沉迷。

    司行霈历经繁华,最后一头扎进顾轻舟的怀里,忠贞不渝,并非没有道理的。

    司慕莫名其妙想到了司行霈,情绪才稍微收敛几分。

    “慕儿,跟轻舟道谢啊。”那边,司夫人又说了什么,司慕却在发呆,直到他母亲戳了他一下。

    他回神看着顾轻舟,唇角微动。

    最终也还是没有说出来。

    顾轻舟笑笑,不以为意。

    督军府留了顾轻舟吃晚饭。

    饭桌上,司夫人问顾轻舟:“轻舟,我不是指责你啊。既然你有门路,为何不早点去帮慕儿周旋?”

    司督军筷子微顿。

    这事嘛

    顾轻舟如果早点去周旋,自然是更好了,这样免得众人担心受怕。当然,现在去周旋也一样,总归是把事情处理好了。

    司督军就瞥了眼司夫人,眼眸中带着几分锋利,不许她再问下去。

    顾轻舟微微眯起了眼睛。果然,司夫人的感动持续不了三分钟,因为司督军说若顾轻舟是男人就要把军政府交给顾轻舟,让司夫人莫名起了警惕。

    司夫人一警惕,就下意识针对顾轻舟。

    是啊,顾轻舟如此厉害,为何不早点下手呢?

    “我再等鱼儿上钩啊。这件事我跟少帅商量过的,我们要等所有的鱼儿都上钩,再拉起鱼竿。”顾轻舟给自己舀汤。

    她拿住瓷白描大红牡丹花的勺子,舀了一碗乌鸡汤,正在慢腾腾撩去汤面上一层浮油。

    司督军这时候,就彻底明白了。

    “轻舟,你遇事沉着冷静,有远见!”司督军再次夸赞顾轻舟,“这很难得,你将来可以做个合格的将领,打仗的时候最需要你这种冷静。”

    司夫人沉默。

    一时间,司夫人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顾轻舟的话,司夫人也不难理解。

    等待的过程中,幕后的主谋暴露了出来,政治部的武部长和李文柱是他们的敌人,而岳城的内应魏清嘉也暴露出来了。

    司夫人转移了话题,开始骂为魏清嘉恶毒。

    “我不能饶了她!”司夫人想要派人去抓魏清嘉。

    顾轻舟不同意:“姆妈,当务之急是打赢少帅的官司,另外别打草惊蛇。魏清嘉放在那里,她会心存侥幸。这样对我们更有利。”

    司督军点点头,也对司夫人道:“夫人,你不要鲁莽行事,慕儿的事最要紧。”

    司夫人难得服软,她儿子是最要紧的,儿子的事自然摆在首位,故而她点点头:“是我太心急了,轻重不分。”

    司慕还是没开口。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一句话。

    饭后,两个人回新宅,司慕开车, 顾轻舟坐在副驾驶座上。

    吃饱喝足让顾轻舟睡意迷蒙。

    司慕以为她睡了,她却在幽黯的车厢里开口了:“这件事结束,你要怎么谢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