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344章有本事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3章 有本事

    司慕是看了场热闹。

    要不是祖母在场,他一定会帮魏清雪,让这场热闹更有意思。

    这也告诉了司慕,顾轻舟的确是精明百倍。一点小小蛛丝马迹,她都能察觉。

    司慕想起了顾轻舟和司行霈的事,司行霈杀了人想要唬弄顾轻舟,简直是大错特错了。

    “今天的戏台还不够高。”司慕想起了她和司行霈的过往,心中一片冷然,话就格外薄凉,“我应该给你加把火。”

    顾轻舟笑笑:“督军会打断你的腿。”

    司慕想:以后你就跟我过,落入我掌心,督军能次次救你吗?

    “不会的,以后你就是我的,他不管家务事。”司慕眼眸阴测测的,带着几分恶毒。

    顾轻舟挑眉问他:“是吗?我们俩,是不是要窝里反?”

    司慕顿时沉默,窝里斗不划算。

    顾轻舟诡计多端,司慕根本没把握会赢过她。

    顾缨那边已然是吓傻了,此刻默默坐着,不敢说半句话。

    江萌离开的时候,也是吓得面色惨白,可惜被顾轻舟堵住了嘴巴,说不出求饶的话。

    顾缨不看江萌。

    司慕看了眼顾缨,问顾轻舟:“此事到底因何而起?看她的样子,和魏清雪一样被人算计了。”

    顾缨眼泪啪嗒掉落。

    司慕说得不错,顾缨的确没想过要害顾轻舟,她只是想离开岳城。

    今天发生的事,是一个连环计,并非魏清雪一个人搞鬼。幕后最大的主使者,乃是江萌。

    江萌,就是收留顾缨的那个江家的三小姐,她把所有人玩弄股掌之间。真正勾引魏清雪未婚夫的,是这位江萌江小姐。

    顾轻舟先把顾缨打发下去:“你先去外头把行李重新准备好,我马上就来。还是照原计划,今晚送你离开。”

    顾缨低低道是。

    等顾缨离开之后,顾轻舟才跟司慕说起了整件事。

    “魏清雪、江萌和顾缃,曾经都是一起留学的同学,还包括魏清雪的未婚夫宋泓宋七少。”顾轻舟道。

    魏清雪这个人,喜欢沽名钓誉。

    她去看望顾缃,是想博个“以德报怨”的名声。当然,她不可能再见到顾缃。

    顾缃明面上是坐牢,背地里就难说了。魏清雪没见到顾缃,却在警备厅门口遇到了顾缨,她得知对方是顾缃的亲妹妹,就主动提出安置她。

    那时候顾缨刚刚从乡下逃出来,一身狼狈,又不敢去找顾轻舟,她很害怕顾轻舟的。

    魏清雪做好人,又不肯付出,自家不想收留顾缨,就把顾缨踢给了江萌。

    江萌早已受够了魏清雪的虚伪,却忌惮对方家里的势力,无奈收下了顾缨,对顾缨也是满腔怒火。

    “就在这个时候,顾缨撞破了江萌和宋泓的私情。更不巧的是,江萌怀孕了,她留在岳城就是身败名裂。他们俩骗顾缨的钱,买了船票之后还不够,就想撺掇顾缨来寻找我。

    顾缨很想去法国找我哥哥,她现在只信任我哥哥,可她一个人无法远渡重洋,她接受了江萌和宋泓的善意,准备出钱跟他们一起走。

    好巧不巧的,魏清雪发现了宋泓在外头有人。宋泓情急之下,推给了顾缨,说顾缨正在勾引他。魏清雪觉得她安排了顾缨,算是对顾缨有重恩,而顾缨居然勾引她的未婚夫,怒气冲天,还迁怒上了我。

    宋泓为了保护怀孕的江萌,巴不得全岳城的人都以为他跟顾缨好上了,祸水东引,毁的只是顾缨的名声,没人会想到江萌。

    江萌再三哭求顾缨帮忙,千万要咬死是她和宋泓有感情,这样江萌才能活命。顾缨愚蠢又心软,她答应了。事情闹出来,顾缨丢人现眼,我面子上无光,宋泓也尴尬,江萌却坐收渔翁之利

    宋泓为了躲避这种尴尬,就会有借口暂时从岳城消失,带着江萌偷偷离开,他们俩买好了去南洋的船票,是后天下午的。”顾轻舟道。

    司慕听了这么多,面无表情。

    良久他才说:“这些年轻人,把心思都花在歪门邪道上!”

    一副老成的口吻。

    顾轻舟则觉得,不管是江萌还是魏清雪,全是为了自己。

    顾缨寄人篱下,再三被人利用。她又很蠢,根本不懂得防备。

    顾轻舟不喜欢顾缨,到现在也很难改观,把顾缨留在岳城,顾轻舟防不胜防。

    “我想今晚派人送她去法国,让我阿哥带着她读书。”顾轻舟道,“她没有学历,没有家庭,将来怎么办?我不喜欢她,所以 我没办法把她当亲人照顾。”

    顾轻舟如此做,既是为了自己和顾缨,也是为了顾绍。

    顾缨不愿意跟顾轻舟,她想去找顾绍;而顾绍哪怕知道自己非顾家的孩子,对姊妹们还是有从小到大的感情。

    他们才有真正的亲情。

    顾绍一个人在法国,身边的同胞不多,也许他更需要这微薄的亲情,顾缨又愿意去,何不两全其美?

    “随便你,这是你的家务事。”司慕淡然,抽出了一根雪茄。

    顾轻舟道:“你能否帮我安排一个人?”

    司慕道:“没问题。”

    顾轻舟拿出一些钱,交给了司慕的下属。

    司慕派了个可靠的副官,带着这笔钱和顾缨,一同去法国,路上照顾顾缨,安全将顾缨送到。

    “这位副官的父母兄弟姊妹都在岳城,他不会中途失踪,人品更是不错。”司慕道。

    顾缨惊魂未定,顾轻舟替她拎着行李箱,去了码头。

    顾轻舟送她上船:“替我给阿哥带句好,告诉阿哥我结婚了。你们在法国好好生活,若是没钱了给我发电报。”

    “嗯。”顾缨低垂着泪目。

    “去了那边要好好念书,照顾阿哥,别给阿哥添麻烦。”顾轻舟又道。

    顾缨再次点点头,眼泪簌簌滚落。

    “阿姐,我这次是不是又给你添了麻烦?”顾缨突然问。

    顾轻舟略微停顿。

    她还知道内疚,至少不是无药可救的孩子。

    “江萌还有宋泓、魏清雪,你都看清楚了?以后不要轻易相信别人,更不要轻易接受别人的好意。接受别人的施舍,将来总是要还的。什么都要自己去挣,才没有人能害你。”顾轻舟道。

    顾缨咬唇。

    顾轻舟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顾缨想抱她一下,表示对她的感谢,可触及她幽深冷漠的眸子,手又缩了回去。

    “谢谢。”顾缨低声。

    “我是看着阿哥的面子。”顾轻舟道,“阿哥曾经帮助过我很多。到了法国,别再当自己是顾公馆的小姐,不许打扰阿哥的学业。”

    “我知道了。”顾缨慎重道。

    顾缨上了邮轮,顾轻舟立在码头。

    夜风湿寒,带着氤氲的薄雾。白天的温暖全部褪去,码头的风往骨头里吹,能吹散所有的暖意。

    顾轻舟拢了拢衣襟,青丝吹落了两缕,她回到了新宅。

    她回来的时候,晚宴还没有结束。

    桌上的菜都凉了。

    副官端了些热菜,放在客房的小几上。

    顾轻舟准备吃饭的时候,司慕进来了,他也还没吃。

    “要不要吃些?”顾轻舟问。

    司慕点点头。

    副官给他也添了一副碗筷。

    “这么一闹,魏清嘉再次陷入风口浪尖。”顾轻舟道,“她妹妹真是害死了她。”

    外面的宾客,现在都在议论此事。

    所有人都觉得,此事是魏清嘉在背后搞鬼。

    这样的话,这件事才更有嚼头,说出去更加吸引人。

    流言都是这样添油加醋传出来的。

    司慕端着碗,慢条斯理吃着:“你妹妹也会给你带来灾祸,你不是避开了,还把事情完善处理了吗?被人推到风口浪尖,都是自己没本事。”

    他对魏清嘉的好感,随着魏清嘉勾搭司行霈开始,就完全没有了。

    魏清嘉似乎并不明白这一点。

    司慕对她,现在只剩下魏清筠去世的内疚。这点内疚,让他仍是会帮魏清嘉,看上去对她旧情未了。

    “你觉得我有本事?”顾轻舟问。

    “不错,你这个人恶毒,什么手段都会使。”司慕不动声色道。

    顾轻舟抓住了江萌,又逮住了宋七少,威胁他们把事情说清楚。

    江萌再三哭求顾轻舟,不要将她说出去,否则她只有死路一条,顾轻舟只是冷漠道:你是不是也这样跪求我妹妹,她才上了你的当?

    顾轻舟毫不心软。

    从这方面看,她的确恶毒。每个人做了什么事,都要自己承担责任。

    顾轻舟挑了眉。

    两个人后来就没有再说话,沉默吃完了饭,重新回到了花厅。

    花厅已经请来了歌星,正在唱最近流行的曲子。

    乐队也准备就绪,不少人滑入舞池了。

    老太太有点疲倦,去了楼上客房休息。

    司慕和顾轻舟上楼去照顾。

    “轻舟啊,别生气。”老太太反而安稳顾轻舟,“魏家的孩子,都没有教养!”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格外严厉看了眼司慕。骂的是魏清雪,却是含沙射影说魏清嘉。

    司慕道:“祖母说的是。”

    他一句话也不替魏清嘉辩驳。

    老太太心情稍微好转。

    其他的客人,并未将魏家姊妹的事放在心上,反而添了谈资。

    老太太撑不住了,先回了司公馆,司慕亲自开车送她。

    顾轻舟随行。

    送完老太太,顾轻舟跟司慕重新回新宅时,司慕道:“我有件事想提醒你。”

    “何事?”顾轻舟有点疲倦,正在副驾驶坐打盹,漫不经心回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