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309章顾轻舟的老办法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309章 顾轻舟的老办法

    三姨太跟顾轻舟说了件旧事。

    这件事,让三姨太昼夜难安,也让她非要报仇不可。

    “我和妙儿都是孤女,从小流浪,后来去做了舞女。”三姨太道。

    顾轻舟颔首。

    三姨太的出身,顾轻舟是知晓的,她静静等待后文。

    “我们一起露宿街头的,还有位小姑娘。”三姨太说到这里,心中发疼导致面目有点狰狞。

    她深吸了好几个口气,才能继续往下说:“她叫宝来,是我取得名字,希望她一生富足。我做舞女,妙儿在舞厅做下人,出钱供宝来读书。

    宝来很争气,在学校特别刻苦,一到假期就出来做工。她知道我和妙儿无依靠,一旦在顾家犯错,被赶出去也是老爷太太一句话的事,所以宝来念书很用心,希望将来成为我们的依靠。

    她在学校成绩极好,学监都夸她聪明,毕业了可以去工厂做文员,或者去报社做编辑,亦或者去洋行做会计,极好的前途,至少不用沦落风尘。

    端阳节放假,她自己煮了粽子送到顾家,正巧老爷那天在家。过了几天,老爷不时在我面前夸宝来。

    宝来不是头一回到顾家来,从前她小,又脏兮兮的,像只瘦皮猴,老爷没看在眼里。后来宝来大不一样,她有了学问,在学校念书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白了,身上和脸上也有肉,终于有了点少女的模样。”

    顾轻舟听到这里,平静无波的面容上,露出了几分难以遏制的愤懑。

    不用说,顾圭璋看上了宝来!

    顾轻舟攥住了手。

    她没有打断三姨太。

    “没过两个月,宝来学校放暑假,老爷撺掇我请宝来到家里玩,我还傻乎乎的请来了。”说到这里,三姨太面容的哀切和狰狞更加严重。

    三姨太哽咽着,几乎说不下去了。

    那时候,宝来才十五岁,正是最有前途的年纪,三姨太像母亲一样苦心栽培她,用的也是自己的积蓄,没花顾圭璋的钱。

    因为宝来年纪小,三姨太觉得顾圭璋不会那么丧心病狂。她虽然混迹欢场,还是有几分人性的,她当时没有往深处去想。

    哪里知道

    顾轻舟沉默,仍没有说话,只是她神色全变了,低沉着脸。

    三姨太略微停顿,整理心绪继续道:“老爷在书房里抱宝来,宝来挠花了他的脸跑了。我那时候才知道出事了,连忙将宝来送回去。

    宝来住在我和妙儿从前居住的老房子,四周的邻居都是穷苦人,他们会照顾宝来,宝来跟他们相处得也好。

    等我再次回去看宝来,已经是半个月后了。邻居说,我送宝来回去的当天,就有人开了汽车,把宝来接走了,好像是顾先生。”

    说到这里,三姨太的牙齿开始打颤。

    无家可归的友情,格外珍贵。三姨太和妙儿是把宝来当女儿般,苦心养育她、供养她读书。

    宝来也很努力,上进,对三姨太和妙儿充满了感激。

    “我回到家里才想起,我送走宝来后的那几天,老爷是不怎么沾家。我去质问老爷,老爷发脾气打我,说我诬陷他。我不敢跟他大闹,自己到处去找宝来,始终不见她的影子。”三姨太道,“我和妙儿都做梦,梦到过宝来浑身是伤。

    轻舟,你不相信鬼神,是么?我相信,要不然我不会跟妙儿做同样的梦。宝来死了,她肯定是不从老爷,被老爷弄死了。

    我不敢明着质问,怕惹恼了他,被赶出去之后,彻底没了宝来的线索。我蛰伏多年,和妙儿一再打探,却没有半分消息。

    轻舟,宝来一定是死了,而且是惨死。老爷知道她的下落。我想要她的尸骨,给她好好安葬,再烧些纸钱给她。”

    说到这里,三姨太开始泣不成声。

    她压抑着将头埋在沙发枕里,不让自己的声音传出去,身子却剧烈的抖动。

    她和妙儿隐忍很久了,她需要一个答案。

    “你确定是老爷?”顾轻舟问。

    三姨太还在哭,哭了半晌道:“我确定!一定是他!”

    “你想要什么?”顾轻舟问。

    “要他认罪,要他交出宝来的尸身。”三姨太哭道。

    顾轻舟略微沉吟。

    她沉吟的时间有点长。阳台上,挂了一串贝壳风铃,是二姨太曾经留下来的,现在叮铃铃的作响,点缀着屋子里的寂静。

    夏末秋初,天气还是很炎热。

    顾轻舟轻轻打了几下芭蕉扇。

    “轻舟?”三姨太用帕子擦了脸,深深望着顾轻舟,“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相信!”顾轻舟道。

    三姨太松了口气般。

    顾轻舟却略带沉默。

    良久之后,顾轻舟道:“三姨太,你知道五姨太是我安排的人,就知道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老爷的命,我现在不能给你,但是我可以把宝来的尸骨找出来,再给你一笔钱,你和妙儿可以向二姨太一样”

    “我不要钱!”三姨太立马道,“我要凶手伏诛!”

    三姨太是个舞女,又是顾圭璋的小妾,不管是社会地位还是家庭地位,都极其低下。

    她想要扳倒顾圭璋,无异于将天捅破。

    这很难。

    三姨太需要借力打力,她自己无法让顾圭璋服罪。社会上的人,更加相信顾圭璋的话,而不是相信一个舞女出身的姨太太的信口指责。

    后来,顾轻舟回来了,三姨太看到了希望。

    事情太难了,三姨太有着极好的耐性。她不想顾圭璋死的不明不白。她和顾轻舟一样,希望顾圭璋临死前,世人知道他的罪孽。

    她不仅要顾圭璋死,还要他身败名裂!

    三姨太的本事很弱小,她看着顾轻舟一步步收拾顾家,再对顾圭璋出手,她才敢暴露自己。

    “他会认罪的,却不是现在。”顾轻舟道,“你愿意在顾家等吗?”

    “我愿意!”三姨太道,“我要等到那一天。没看到他的下场,我绝不离开!”

    顿了下,三姨太又问顾轻舟,“您要做什么?”

    顾轻舟沉默。

    “那个五姨太,她要如何对付老爷?”三姨太又问。

    顾轻舟扬眉:“三姨太,你知道什么是帮倒忙吗?”

    三姨太略带尴尬。

    顾轻舟道:“我会想个办法,让他把宝来的尸骨交代给你。其他事,你装作不知道,什么都不要做。”

    三姨太点点头。

    顾轻舟布局,从来没有失手过。三姨太不知道她打算如何收拾顾圭璋,但是她明白,从五姨太进门开始,顾轻舟已经开始行动了。

    顾轻舟是走一步算十步的人,任何贸然的帮助,都会影响她的计划。

    三姨太此刻,只想安静做顾轻舟的棋子,辅助顾轻舟完成她的计划,从而帮宝来报仇。

    宝来的事,任何人听了都不能忍。

    “轻舟,我有分寸的,我和妙儿都听你的吩咐!”三姨太道。

    顾轻舟这时候,唇角才有一抹淡淡的微笑。

    宝来的事,触及人性的底线,顾轻舟脸上虽然表情凛冽,心中早已蓄积了雷霆震怒。

    她光压抑着这些怒气,就花尽了力气,直到现在才缓过劲来,露出淡淡的表情。

    她真没想到,顾圭璋丧心病狂到了这等地步。

    当年,她母亲为何会看上了顾圭璋?

    “三姨太,宝来她那时候十几岁?”顾轻舟问。

    三姨太只感觉心底破了一个洞,冰水带着冰渣使劲往里灌,又冷又刺痛,像是被冰渣划出了血。

    她嘴唇冰凉,舌尖都有点僵硬了:“刚满十五”

    顾轻舟握住了三姨太的手。

    三姨太的掌心早已一片湿濡。她自己没有发现,用力攥紧手指时,指甲刺破了肌肤,一手的血。

    “放心。”顾轻舟低声。

    三姨太潸然。

    顾轻舟先让三姨太回去休息,平复下心绪,再谈其他事。

    三姨太依言离开了。

    回到房间时,三姨太想了很久,仍是不知道顾轻舟要怎么对付顾圭璋。

    “用五姨太使美人计?”三姨太心想。

    不太像啊,五姨太根本不算特别漂亮,比三姨太还要大很多,而且跟过人,不符合老爷的审美。

    顾轻舟若是想对顾圭璋用美人计,她会选个更年轻漂亮的女人,而不是五姨太这种半老徐娘。

    “用钱?”三姨太又想。

    也不至于。

    想要毁了顾圭璋,用钱来对付他?好像也没什么用啊。

    三姨太完全猜测不到顾轻舟用五姨太的目的。

    这么一想,略有分心,心中的痛苦稍微减轻了很多。

    翌日,顾轻舟询问了三姨太几句,全是关于宝来的。

    经过昨天的痛哭,三姨太今天就没那么难受了,提起宝来也是稍有应对,能仔细言说。

    饶是这般,她说起来仍带着哽咽,三两句话就要停顿一下。

    “她平时爱穿什么颜色的衣裳?”顾轻舟问。

    三姨太就一股脑儿全告诉了顾轻舟。

    宝来的模样、肤色、外形、喜好,一五一十的,全让顾轻舟知道。

    顾轻舟仔细记下来。

    “你放心吧,老爷很快就会交代的,你能找到宝来。”顾轻舟道。

    三姨太忙问:“您用什么办法?”

    “老办法。”顾轻舟道,“有些办法虽然很老旧,而且一再用。但是用得好的话,次次有效。”

    什么是老办法?

    三姨太回想下顾轻舟做过的事,仍是满头雾水。

    她跟不上顾轻舟的思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