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270章司行霈心中的神龛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关了灯,去顾绍那边锁好了他的正门,回头再锁好自己房间的门,就没人能进来。

    阳台敞开。

    这是司行霈爬到她家里时,她第一次开了阳台的门。

    夜风袅袅,有熏甜的花香,琼华清湛撒入地面,窗帘摇曳着清辉,地上似渡了层白银。

    顾轻舟和司行霈一并躺着,两个人用气声说话。

    “要陪云琅几天,摸清楚她的底细,才能给李文柱一击重创。”司行霈悄声告诉她,“会不会吃醋?”

    顾轻舟侧躺着,望着窗外,梧桐树的树荫在夜风里款摆,似鬼魅伸展枯瘦的胳膊,能把人的灵魂拿住。

    她声音嗡嗡,低沉嘶哑:“会跟她睡吗?”

    “我若是跟她睡了,你是不是又要嫌弃我,骂我脏?”司行霈从背后轻轻咬她的耳朵,问。

    “是的。”顾轻舟道,“不过,我一直很嫌弃你,哪怕你不跟她睡。”

    她声音很轻,像柔软的夜风。

    司行霈掰过她的肩膀,凑在她唇边,轻轻柔柔啄她的唇,道:“不会,我不会跟她睡,也不会跟任何女人睡,除非你愿意。记住了吗?”

    “嗯。”顾轻舟道,

    “相信吗?”司行霈又问。

    顾轻舟微笑,悄声道:“你说了,我就相信。”

    司行霈心中暖融融的,压紧了她:“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把你卖了?”

    “你舍不得卖,你又不缺钱。”顾轻舟道,“哪怕卖了,你也要爽一次才肯。”

    司行霈笑不可抑,又不能放肆大笑,整个人都有点抖,趴在她身上笑个不停。

    他当然舍不得,这是他的宝贝!

    笑声是会传染的,顾轻舟也被他带笑了。

    这个瞬间,两个人像傻子似的。

    “轻舟,看见我脸上的字了吗?”司行霈在琼华如霜的夜里,拉住顾轻舟的手,让她摸他的脸。

    “你又来了。”顾轻舟知道他想说什么,这个包袱上次用过一次了。

    司行霈却一本正经说完:“我脸上烙着顾轻舟的男人字样,瞧见了吗?”

    顾轻舟道:“呸,又色又粗俗,我不要!”

    结果就是被他按住,狠狠折腾了一番,司行霈的手早已沿着她的衣襟滑了进去。

    她不知道司行霈何时离开的,但是她心中真的对云琅的事毫无芥蒂。

    他答应过她的事,她都愿意去相信。

    晨曦如薄纱的清晨,顾轻舟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阳台上喝水。

    她想起了司行霈。

    最近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爱情却润物细无声般,一夜时间破土萌芽,悄然生长了。

    司行霈没有明确说过,但是他能松口暗示,说明他有了九成的打算。

    他想和她结婚。

    顾轻舟心里安定。

    “假如他愿意娶我做正房太太,那么我可以辅助他。我没有丰厚的家底,娘家没有兵权,但是我的医术可以为他结交人脉,我可以替他照顾家庭,稳固后方。”她这样想。

    她有这样的自信。

    她是个五步一算的女人,她能做好政客的太太。

    “骑自行车的事,司行霈也会相信的,那件事一查就知道,医院还有医生的证明,他知道我的为人。”顾轻舟又想。

    顾轻舟觉得,自己已经开始盲目乐观了。

    原来,爱情真的可以让女人变得愚昧和混沌。

    她觉得,她对司行霈的爱情,已经在萌芽了。

    能不能顺利成长、再开花结果,顾轻舟也不敢保证。

    这等乱世,什么都会变。

    顾轻舟慢腾腾将一杯热茶喝完,更衣去了学校。

    周末的时候,顾轻舟去了趟朱家,见到了密斯朱。

    顾轻舟直言不讳:“霍拢静的功课不好,她现在也蛮想能顺利毕业的。密斯朱,你上次说有什么困难来找你,这个算困难吗?”

    密斯朱喜欢直言不讳的女孩子。

    顾轻舟的利落,密斯朱挺欣赏的,再加上老太太对顾轻舟赞不绝口,这个忙是必须要帮的。

    “这件事我会放在心上,你放心,你们两个人都能顺利毕业。”密斯朱承诺道。

    “多谢您。”顾轻舟道。

    她回头将此事告诉了霍拢静。

    霍拢静微笑,说:“我阿哥都办不到,你帮我做到了,轻舟你真厉害。我要怎么感谢你?”

    “告诉我一个关于你的秘密。”顾轻舟挑眉笑道。

    霍拢静略感为难。

    “你在乎成绩,想要顺利拿到毕业证,说明你开始在乎世俗对你的看法,甚至是你男朋友家长对你的看法,是不是?”顾轻舟狡狯而笑,“你在跟谁约会?”

    她猜得不错。

    霍拢静对学习是漫不经心的,她突然之间求上进,肯定是为了面子。

    女孩子从冷寂到爱面子,肯定跟某个男人有关。

    “你真是只小狐狸,什么也瞒不过你的眼睛。”霍拢静悄悄打了她的手背一下,“你这么聪明做什么?”

    顾轻舟笑。

    霍拢静道:“没有男朋友,也没有约会,只是不想毕业的时候太难看了。”

    “那你最近和谁去看过电影、吃过饭?”顾轻舟又问。

    霍拢静抿唇不答。

    “是不是颜五少?”顾轻舟又追问。

    霍拢静立马捂住了她的唇,低声道:“你不许告诉洛水。”

    果然被顾轻舟猜到了。

    顾轻舟失笑:“我才没那个闲工夫去出卖你呢。”

    没过几天,报纸上拍到了司行霈和云琅约会的照片。

    云琅是女明星,又是印度公爵的私生女,生得颇有异域风情,是很惹眼的。照片上,他们俩并排而走,中间有个很宽的距离,一点亲密感也没有。

    顾轻舟忍不住微笑。

    司行霈算是言而有信的。

    又到了周末,司行霈派人打电话给顾轻舟,约她出来。

    “事情搞定了,云琅带着我想给她的消息,去了李文柱那里。”司行霈道,“没有睡她,手都没有拉一下,你怎么奖励我?”

    顾轻舟瞪圆了眼睛:“这还要奖励啊?你洁身自好,不是为了自己的品德高尚吗?”

    “顾轻舟!”司行霈咬牙,“好,你这么蛮不讲理的话,下次别怪我”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顾轻舟想着,素日总是他哄她,难得他今天像只小狗般摇尾巴炫耀他的忠诚,怎么也要哄哄他,给他点肯定。

    “那我亲亲你,可以吗?”顾轻舟道,“其他东西我也没有,毛衣还没有织好。”

    司行霈笑。

    他站在那里不动,顾轻舟踮起脚尖,走到了他跟前,凑上去亲吻他。

    她的吻是温柔的,轻软的。

    司行霈抱住了她。

    只有和顾轻舟在一起的日子,司行霈才觉得这个世界是彩色的,是有滋味的,是温暖的。

    就像她的吻。

    两个人纠缠许久,司行霈带着顾轻舟,去院子里溜狼。

    暮山跑得飞快,木兰则总是萦绕在顾轻舟身边。

    顾轻舟想起了一件事:“魏清嘉的邀约,你不会去的,对吧?”

    “不去。”司行霈道,“我以后只跟顾轻舟约会。”

    “她还喜欢你吗?”顾轻舟问,“是不是自从她回来,还没有见过你?”

    “嗯,太忙了,无关紧要的人,为何要见?”司行霈道,然后打量顾轻舟,“你总是说她,怎么,她欺负你了?”

    “不是。”顾轻舟立马道。

    魏清嘉没有欺负顾轻舟,只是因为司慕,总有人把她和魏清嘉比较。

    每次比较,都是狠狠贬低顾轻舟,来衬托魏清嘉的才华、美貌和气质,顾轻舟第一次感受到了挫败。

    她不讨厌魏清嘉,如果可以不被比较,顾轻舟甚至欣赏她。

    “这个世上,没人比轻舟更漂亮,更有本事,更有气质!”司行霈搂紧了她的腰,“有人说魏清嘉比你好,那就是瞎了眼!”

    客观来说,魏清嘉就是样样比顾轻舟优秀。

    可哪怕全世界都把顾轻舟贬下去,司行霈这里,她永远都是至高无上的地位。

    司行霈心中有个神龛,顾轻舟就供奉在那个神龛里,他几乎要对她顶礼膜拜,将她捧在掌心。司行霈不信仰神佛,不敬畏天地,他只信仰顾轻舟。

    顾轻舟拉住了司行霈说:“你不要瞎眼,就行啦。”

    司行霈一把揽过她的肩膀,轻轻吻她柔软的发。

    这天离开的时候,司行霈站在门口依依惜别,顾轻舟也头一回心中沉淀,不想离开这个地方。

    她叹了口气。

    回到家里,四姨太抱着顾纭上楼找顾轻舟,顺便把顾轻舟吩咐她做的事,告诉顾轻舟。

    “我已经告诉了老爷,说太仓倪家可能是外强中干,老爷听进去了,他会去打探。到时候,轻舟小姐再派人放出消息,老爷估计是不会娶倪小姐了。”四姨太道。

    顾轻舟不想顾圭璋和太仓倪家结亲。

    上次见过倪七小姐,很端碗温柔的一个女人,不管她的兄弟如何不堪,倪七小姐却是有可取之处的,顾轻舟不想她被顾圭璋糟蹋。

    倪小姐才二十七八岁,难道以后守寡?

    这件事,顾轻舟或者其他人去说,都不太方便,除了四姨太。

    四姨太也不想顾圭璋和太仓倪家结亲,更不想新太太进门,她办此事亦是心甘情愿。

    “轻舟小姐,那您如何安排,把莲儿接回来?”四姨太问。

    “我给你看样东西,你就明白了。”顾轻舟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