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266章同行是冤家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放学,有人突然喊她。

    一回头,顾轻舟愣了下,不太认识对方。

    是颜洛水在旁边道:“密斯朱好。”

    原来是密斯朱。

    顾轻舟每次见密斯朱,她都是盛装浓抹,妩媚妖娆又贵气十足。

    现在的密斯朱,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旗袍,外头罩一件天蓝色的绒布外衣,穿着平底布鞋,头发挽成低髻,低调清雅,很漂亮精致,却跟顾轻舟记忆中的密斯朱对不上号。

    她这般打扮,顿时就没了杀伐之气,似个小家碧玉。

    “颜小姐。”密斯朱跟颜洛水颔首。

    而后,她对顾轻舟道,“顾小姐,有点事想麻烦你,能否借一步说话?”

    自从秦筝筝算计顾轻舟,利用密斯朱给顾轻舟下拌子之后,顾轻舟还以为密斯朱很讨厌顾家的人,平素见到了也是躲着她。

    她主动来找,还是一派温和客气的样子,顾轻舟有点吃惊。

    是什么事?

    难不成是顾维从南京回来了,找密斯朱的麻烦,密斯朱想让顾轻舟去说情?

    不至于啊,密斯朱有美国教会的背景,别说尚副部长的姨太太,就是正头太太,也不敢伸手去碰朱家吧?

    “好。”顾轻舟心里胡乱想着,嘴上就答应了密斯朱,跟着她往旁边说话。

    两人往回走,退到了教学楼的屋檐下时,夕阳余晖映照着这栋小楼。梧桐树的枝叶茂密,点点碎芒从树叶缝隙里落地。

    “顾小姐,我和陈太太有点交情,她说你的医术很好,向我引荐了你。”密斯朱开门见山,没有绕弯弯。

    顾轻舟才知道,自己的确是想多了!

    怎么可能跟顾维有关?

    “是陈三太太?”顾轻舟问,“船舶陈家?”

    “正是。”密斯朱道,“桑桑的头发,已经生得很浓密,扎两只小辫子,陈三太太别提多高兴。她很少夸人的,却对顾小姐赞不绝口。”

    顾轻舟笑了笑。

    陈三太太是挺感激顾轻舟的,毕竟桑桑头发的问题,算是恶疾了。若是不能治好,桑桑以后嫁人都难。

    这年头,名媛不能做事业,会被视为抛头露面丢人现眼,只有嫁人一条路可以走,所以顾轻舟拯救了桑桑的前途。

    像密斯朱这样的事业女性,少之又少,不知承担了多少的流言蜚语。

    “陈三太太过誉了。”顾轻舟道,然后在密斯朱脸上打量了几下,“密斯朱,您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是我母亲。”密斯朱道,“我母亲痢疾,已经八九天了,越来越严重,人瘦得只剩下半把骨头。”

    “带血吗?”顾轻舟问。

    “是啊,带血。”密斯朱轻轻叹了口气,“痢疾最难治了,要不然也不会求到顾小姐这里。”

    “那咱们现在就去?”顾轻舟道。

    密斯朱没想到她回答得如此痛快,心中挺满意的。

    顾轻舟不拿乔,密斯朱跟她说话很痛快,密斯朱又问她:“你需要拿行医箱吗?”

    “我不拿。”顾轻舟道,“带着太累赘了,况且你想要什么药材,我指个药铺给你,你都能买到。”

    她颇为自信。

    密斯朱和陈三太太有点私交,她见过桑桑之前的光头,对顾轻舟的医术是不应该怀疑的。

    但她就是疑惑,怎么如此小的女孩子,会有那等厉害的本事?

    到了学校门口,颜洛水和霍拢静还在等顾轻舟。

    “你们先走吧,朱家的老太太有点小疾,我去看看。”顾轻舟对她们道。

    密斯朱不是找麻烦的,颜洛水和霍拢静也就放心了。

    “密斯朱,您别太担心,老太太会康复的,轻舟是神医妙手,总能药到病除。”颜洛水安慰了几句。

    她们先离开,顾轻舟也上了朱家的汽车。

    华灯初上的岳城,最是热闹繁华,很多人出来应酬,路上的汽车堵塞了片刻,霓虹的灯火落入车厢里。

    密斯朱问了她学校里的事,功课怎样等。

    顾轻舟一一告诉她。

    “胡修女很喜欢你,她说你算数很用心。”密斯朱道。

    顾轻舟微讶,没想到密斯朱居然会知道她的事。

    当初秦筝筝闹得那么尴尬,密斯朱没有趁机刁难顾轻舟,顾轻舟是满感激的,觉得她这个人心地磊落。

    “胡修女很照顾我。”顾轻舟道。

    车子到了朱公馆门口时,只见一群人正在往里走。

    领头的男人四十来岁,很胖,穿着条纹西装,看上去像只排球般,几乎要滚来滚去了。

    他是密斯朱的大哥。

    “这是什么人?”见兄长领着几个人往里走,密斯朱问。

    她打量这群人,其中一位六旬老者,身后跟着两名二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其中一个背着只古朴、夸大的行医箱。

    “这是马老先生,我从武汉请过来的。”朱家大老爷说,“马老先生是做过御医,他的医术精湛,请他给老太太瞧瞧。”

    御医?

    顾轻舟也看了眼此人。

    能在太医院任职的,医术肯定是极佳,涵养也极好,只是这位马老先生,吹胡子瞪眼的,好似孤傲得很。

    “哦。”密斯朱反而有点尴尬。

    怎么办,她还请了顾轻舟。

    难道两医同时看吗?

    别说重视规矩和传统的中医,就是西医,也挺忌讳自己的病人去找其他医生吧?

    早知道大哥请了马老先生,密斯朱就明天再去请顾轻舟了。

    “这是你的学生?”朱家大老爷也瞧见了顾轻舟,问密斯朱,只当顾轻舟是来探病的。

    “她就是陈太太说过的那位顾小姐。”密斯朱直言道。

    “那位神医?”朱大老爷讶异,转头细细打量顾轻舟。

    顾轻舟不知道,她在岳城的上流社会,其实已经很有名气了。

    稍微打听都知道,督军府未来的少奶奶是位神医,不过医术的真假,就众说纷纭了。

    旁边有个人笑出声:“神医?”

    忍俊不禁的,是帮马老先生背行医箱的年轻人,约莫二十六七岁,跟着马老先生学习中医数年。

    到现在为止,这位年轻人还摸不准脉,他知道中医很难,没有十年八载不能出师,可这位女孩子不过十六七岁,居然被人称为神医!

    都说南边世道变了,尤其是岳城,灯红酒绿很是奢靡。

    可没想到,岳城变得如此可笑,将一个奶娃娃奉为神医。

    疯了吧这位朱大老爷?

    “对,顾小姐的医术不错,回头可以向马老先生请教一二。”朱大老爷笑着打圆场。

    这会儿,朱大老爷也挺尴尬的,怎么一下子请了两名中医来?

    怎么解释?

    是他们不信任马老先生,还是不信任顾小姐?

    朱大老爷猜的不错,马老先生的确是恼了。

    “不敢当啊,老朽十岁学医,苦学二十年,三十岁才敢出师;而后行医三十年,在太医院供职十五年,从来不敢自称神医,今天是开了眼界了。”马老先生静静道。

    他声音很平静,语气却句句带刺,讽刺顾轻舟的同时,又讽刺朱大老爷。

    将一个奶娃娃称为神医,你们是眼瞎心盲了吧?

    顾轻舟则没想那么多。

    她是来治病的。

    既然对方请了御医,老太太的痢疾,自然能痊愈。

    顾轻舟始终遵从师门规矩,尊敬同行的长者。

    两医同请,在古代并不是忌讳的事。在古代,医者乃是医匠,市农工商里,勉强算“工”,地位低下。

    大户人家请医,每次都是一口气请七八名大夫,让他们“辩症”,谁的辩词得到了病家的认可,谁就可以出手整治。

    所以,辩症是学医人必须学会的手段,顾轻舟的师父曾单独教过她。

    只是到了今天,中医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留下来的人不多,名家更是少之又少。

    很多西医无法治愈的病痛,病家会转而求中医。

    这求的不是治病,而是最后救命的希望。从而这十几年来,很多的老中医傲气,绝不容许其他中医和自己出现在同一个医案里。

    他们再也不接受“辩症”这一几千年的传统了,因为这一传统,对医者充满了轻视。

    “朱小姐,要不我先回去吧。”顾轻舟敬重前辈,更不想因为两医同请而不愉快,影响朱老太太治病。

    所以,听到了马老先生的讽刺,顾轻舟主动避开。

    她这点敬意和仁慈,并未得到马老先生和他徒弟们的理解。

    “不战而退?”马老先生的徒弟笑道,“这位小妹妹,你平时是怎么招摇撞骗的,怎么今天见到了我师父,就吓得要躲开?”

    朱大老爷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位年轻人,你得罪了军政府的少奶奶,还想活着走出岳城吗?

    “我没有招摇撞骗。”顾轻舟淡淡道,说罢,她转身还是要走。

    马老先生却刻意想给晚辈一点教训,免得这个小姑娘再冒充神医,败坏中医的声誉。

    中医现在如此差,便是被这种人带累坏了。

    “既然来了,就一起看看吧。”马老先生倨傲,微扬起脸,通过鼻孔看顾轻舟,“免得以后有人说我倚老卖老,打压后辈。”

    他就是要逼顾轻舟留下,然后狠狠羞辱她,让她以后再也不敢用中医行骗,算是为中医行业清理门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