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237章顾轻舟的遗忘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从未放松对宛敏的警惕。

    宛敏做得明显,自然是有招数的。

    顾轻舟后来也懒得多管,心想:“见招拆招吧,宛敏还能玩出什么赏心悦目的大花样吗?”

    只是那天放学,看到宛敏和李桦一起去校门口,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她们两家好像挺近的,也不是天天都有汽车接,天气好的时候,她们跟顾轻舟一样,也是乘坐电车回去。

    “她们俩关系很好啊,新朋友一般都是很投入的,李桦怎么不请宛敏呢?”顾轻舟心想。

    到目前为止,顾轻舟仍是很信任李桦的。

    李桦对顾轻舟肯定是善意的。

    只是,有时候好心容易被人利用。

    “若是李桦有问题,肯定是宛敏利用了她。”顾轻舟心想。

    怎么利用?

    肯定跟生日宴有关。

    顾轻舟仍是不动声色,而且也不跟朋友们谈论此事,她心中有数即可。

    她和颜洛水、霍拢静告辞之后,自己去乘坐电车。

    刚回到顾公馆,二姨太一脸激动。她努力忍着,仍是笑容满面,任谁都知道有好事情。

    “怎么了?”顾轻舟笑问。

    “轻舟小姐,督军夫人给您打电话了,您还没有放学。她让您放学之后,给她回个电话。”二姨太笑道,脸上喜容不减。

    瞧这个样子,就知道是好事了。

    只是,司夫人打个电话,为什么二姨太如此欢喜?

    这点欢喜,可不像是替顾轻舟高兴而已。

    “怎这样高兴?”顾轻舟问。

    “督军夫人在电话里,问我是不是二太太?”二姨太笑意深达眼底,“轻舟小姐,您跟她说过了?”

    “我没有,估计是她打听到的。”顾轻舟道。

    顾轻舟没想到,司夫人居然在拉拢二姨太;而二姨太没怎么接触过权贵,对司夫人那席话很上心。

    二姨太吃惊,更加兴奋了,双颊红扑扑的,颜色秾丽。

    有了司夫人撑腰,新太太进门之后,只怕也要顾忌二姨太几分,让二姨太在顾家有个立足之地。

    女人的要求,有时候少得可怜,只需要片瓦遮身。

    顾轻舟看到二姨太的喜悦,她也笑了笑,没有扫兴去说什么主意别上司夫人当的话。

    她去给司夫人回电话。

    电话那头,司夫人的声音慈爱温婉:“轻舟啊,周末过来吃饭,周五我派副官去接你,晚上就住在家里吧,咱们也好些日子没有聊过了。”

    顾轻舟听得毛骨悚然。

    司夫人前不久才想陷害顾轻舟的清白,甚至不惜利用自己的儿子,怎能转眼就装作若无其事?

    顾轻舟也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去回应她,但是考虑到自己和司慕即将退亲,根本没必要和司夫人周旋,顾轻舟就直接戳破。

    “睡在督军府?”顾轻舟的笑声,像早春和煦的夜风,缠绵悱恻,轻轻柔柔通过电话机传给司夫人,“怎么,还没有正式结婚就可以跟少帅睡啦?”

    她说这话的时候,二姨太坐在她身边。

    二姨太悄声:“轻舟小姐,你说什么呢?”她生怕顾轻舟得罪了司夫人。

    司夫人一梗,呼吸顿住,估计是气得不轻。

    “夫人,上次的事,您都忘记了吗?”顾轻舟继续戳刀子。

    司夫人就想把电话给砸了。

    真想一枪毙了顾轻舟!

    从遇到顾轻舟,司夫人就没占过半分便宜。顾轻舟这个人狡猾奸诈,别说司琼枝,就是司夫人自己,也栽在顾轻舟手里。

    不得不说,顾轻舟是司夫人见过最聪明的女孩子。

    她的心思通透,观察敏锐,想要对付她太难了。

    “轻舟,过去的事就算了,咱们到底是一家人。”司夫人忍着滔天盛怒,继续对顾轻舟道。

    自从司夫人算计顾轻舟和司慕,司慕就不怎么跟司夫人说话了。

    司慕从小性格就内敛,哪怕再生气他也不说,但是他记住,而且他会用行动来反抗。

    他最近和魏清嘉接触很频繁,甚至主动吩咐副官给魏家送礼物。

    当着司夫人的面!

    司夫人想劝,不敢劝。女人没有自己的事业,年轻时依靠父亲、长大了依靠丈夫,老了依靠儿子,就像藤蔓,想要爬得更高,就需要依靠最高大的树木,自己是立不起来的。

    将来的荣华富贵,都要靠儿子,司夫人哪里敢冷了儿子的心?

    今天早上,司督军说起某位参谋生病,就提到了医生。

    说到医生,话题自然而然转移到了顾轻舟身上。司督军说起顾轻舟,也记得前不久的事,当即不说话了。

    考虑到司夫人的所作所为,只是拉紧司慕和顾轻舟的关系,司督军并不那么反感。方法不对,目的是好的,而且跟司督军的想法一致。

    司督军也盼望着儿子能喜欢顾轻舟,这门婚事能顺利完成。

    所以,司督军对司夫人的怒意不大,只是不能随便原谅她,免得她下次再为所欲为。

    司夫人补救般,对司督军道:“要不,我请轻舟来过周末吧。现在新派人家,到婆家过周末,不算什么的。”

    “这倒也不错。”司督军笑道。

    然后,司督军问司慕:“你这几天都在家里,周末就陪陪轻舟。你们俩从小分开,都没怎么接触过,应该相互了解,轻舟很好的,做你老婆是配得上,你可别犯糊涂”

    司夫人以为,司慕肯定要拒绝,甚至会说些难听的话。

    不成想,司慕握住筷子的手微停,然后道:“好。”

    司夫人吃惊。

    她看得出来,司慕是很愿意跟顾轻舟接触的。

    难道他会爱上顾轻舟吗?

    司夫人现在是拆了东墙补西墙,但是不管怎么说,能把这面墙补起来,将魏清嘉挡在墙外,就算她胜利了。

    于是,司夫人给顾轻舟打电话。

    电话通了,顾轻舟一番毫不客气的说辞,把司夫人气个半死。

    电话那头,顾轻舟的话并未说完,她笑声清脆悦耳:“一家人?夫人,前年冬月的话,我都记得呢。今年冬月就要兑现了,哪里是一家人啊?”

    司夫人忍怒。

    顾轻舟更是毫不留情的刺激司夫人:“我见过少帅和魏清嘉约会,他们好般配,夫人您觉得呢?”

    司夫人气得脸色紫涨,恨不能扇顾轻舟一巴掌。

    魏清嘉那个嫁过人的破鞋,凭什么陪她的儿子!

    “对不起夫人,我同学周末过生日,我们约好了出城去玩,不能去督军府了,抱歉。”顾轻舟道。

    说罢,她挂了电话。

    司夫人则狠狠把电话给砸了。

    她气得心头直犯疼。

    顾轻舟的拒绝,司夫人也转告了司督军和司慕。

    司慕没说什么,脚步微停,然后回房。

    他向来话很少,司夫人也不知道他是不高兴,还是松了口气。

    司督军则很理解:“她们年轻人嘛,都有交际,那下周吧。下周有空的话,再请她来。”

    司慕回房,一个人坐在书案前,一动不动。

    他沉默坐了很久。

    翌日,司慕六点多就把车子开到了顾轻舟家附近的街上。

    等顾轻舟出门去乘坐电车时,司慕跟了上来,按响了喇叭。

    顾轻舟吓一跳。

    她还以为是司行霈。

    一回头看到是司慕,微微吃惊。

    “上来,我送你去学校吧。”司慕道。

    顾轻舟知道,她附近不远处,有司行霈的眼线。他们保护着她,同时也监视她。

    顾轻舟没什么秘密,她不怕司行霈监视,反而是那点保护,让她很有安全感,她不介意那些人跟着她。

    若是她今天让司慕送她去学校了,司行霈回头肯定要发火。

    他一发火,就让死里折腾顾轻舟,顾轻舟受不了他那样。

    她笑笑,站着不动,只是弯腰问:“有事吗?”

    “上来吧。”司慕说。

    “我还是很喜欢乘坐电车。”顾轻舟笑道。

    司慕只得下车。

    他穿着铁灰色的军装,挺括整齐,军靴锃亮,修长有力的腿,阔步绕过汽车走过来。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司慕问。

    顾轻舟一头雾水:“什么误会?”

    “那天我说,我们履行旧约,是不是吓到了你?”司慕问。

    顾轻舟都忘记了。

    她恍然道:“哦怎么,你真想赖账啊?”

    司慕摇摇头。

    他表情很认真,问她:“你吓到了吗?”

    “没有。”顾轻舟说,“你什么时候拿钱给我啊?你放心,随时拿钱随时办事,我不拖沓的,你不用天天来催啊。”

    司慕沉默。

    “少帅,我并不是个胆小的人,你的话怎么会吓到我呢?”顾轻舟笑,“况且,你说过什么,你不提醒的话,我根本不记得了。”

    这话不假,顾轻舟是真的忘记了,她最近考虑的事太多,司慕不再她网里,她不需要打捞他。

    朝阳温暖明媚,他逆光的脸看不清楚,只知道他微微抿唇。

    顾轻舟等待他说点什么的时候,司慕突然转身,上了汽车。

    车子飞速驰骋,消失在顾轻舟的视线里。

    顾轻舟看着汽车扬起的青烟,稀里糊涂的,好像做梦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她糊涂的想,司慕真是个奇怪的人。

    他突然的来了,又突然的走了,给顾轻舟留下一阵迷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