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234章心不在焉的晚饭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去接何微。

    何微做家教的地方,顾轻舟过去一次,转两趟电车就到了。

    何微下午三点出来了。

    二月春寒料峭,顾轻舟现在梧桐树下,阳光晒过嫩绿枝头,在她身上落下斑驳光圈。

    暖暖的,她的笑容也是柔婉的。

    何微看到她,眼泪顿时滚落,奔过来抱住了顾轻舟,大哭起来。

    接到信,何微一直没有哭。她怕父母伤心,努力忍着。只是她怎么也想不通,好好的为什么退亲?

    谈不上失恋,何微是痛苦而迷茫,好像她引以为傲的努力,被人否定了。

    “姐,我现在都想不起他的样子,当初见几面就订亲,想着女人都是要嫁人的,父母满意就行了。明明谈不上喜欢,怎么他退亲了我这么难受?”何微倾诉道。

    “就是有个人否定了你,是个人都会很难过。”顾轻舟道,“你有学问又漂亮,将来自然会遇到良人。”

    何微强撑着,憋得厉害,在顾轻舟面前哭过一次以后,心情稍微好转。

    “只当缘分没到吧。”何微道。

    “我请你吃饭,再去看电影,好吗?”顾轻舟道,“咱们好好玩,就什么糟心事都没有了。”

    何微点点头。

    时间还早,她们俩先简单吃了点,就去看了电影。

    看的是滑稽戏,何微笑得开怀,出来之后不停跟顾轻舟讨论,说电影居然可以做得这么好玩。

    “我第一次看滑稽戏,那个人扮猴子实在太像了,好灵活。”何微笑道,声音里已经没了失落。

    顾轻舟笑道:“我也觉得好玩,下次你有空,我们再约。”

    “好啊。”

    从电影院出来,她们俩肚子都饿了。

    顾轻舟带何微去吃法国菜,之前司行霈带她过去的那家餐厅。

    黄包车到了法国餐厅门口停稳,顾轻舟和何微下车,远远就瞧见从玻璃门里透出来的幽淡光芒。

    钢琴柔和婉转的曲调,早上传了出来,像纱缦轻扬,飘渺在餐厅的上空。

    “这边好贵!”何微一瞧这餐厅,门口停满了汽车,应门的侍者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她心里发怵了,拉顾轻舟的袖子,“姐,我们换个地方吃吧,又不是谈买卖,我们不值得花这个钱!”

    “没事,姐姐有钱。”顾轻舟笑道。

    其他不说,光上次敲诈司夫人那笔钱,都够顾轻舟吃半辈子的。

    何微就笑了:“姐,你说你有钱的时候好漂亮潇洒!女人就是得靠自己,别人再怎么嫌弃我,我也不能放弃我的家教,我努力赚钱不丢人!”

    有很多的道理,说是说不明白的,需得某个瞬间的顿悟。

    何微在这个瞬间,她明白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和一个男人的婚姻相比,她更愿意坚持从前的规划,做个事业女性!

    “你明白就好!”顾轻舟笑道。

    她跟何微进了餐厅。

    餐厅里没有开水晶吊灯,只有每个桌子上两盏小烛火,橘黄色的光线冷而媚,衬托一张张美丽或高贵的脸。

    顾轻舟和何微坐下,点了菜。

    菜还没有端上来,顾轻舟就看到了司慕。

    这家法国菜餐厅,座位之间的间距很小,每次顾轻舟和司行霈来,司行霈都是包下全部。

    因为间距小,顾轻舟看到了司慕,司慕也看到了她,他愣了愣。

    司慕身边,是一位妙龄女郎。她穿着深紫色卡夫稠连衣裙,裙子曳地,身姿绰约。

    她和顾轻舟一样,是一头又黑又亮的长发,不是烫成卷曲的,披散肩头,肩头圆润纤薄,肌肤胜雪白皙。

    顾轻舟认出了她,她就是魏清嘉!

    和报纸上相比,她更加漂亮,笑容优雅,一颦一笑足矣逼退世间繁华。

    顾轻舟羽睫低垂,装作不知道。

    司慕愣了下,然后走了过来:“轻舟,微微,你们俩吃饭?”

    何微吃惊:“阿木,你能说话啦?”

    她一惊反应不小,声音有点高,和何微背靠背坐着的魏清嘉也留意到了,她转过头来。

    她的目光和顾轻舟一撞,顾轻舟先笑了下。

    “想吃什么,全在我账上。”司慕特绅士。

    顾轻舟却挤兑他:“你有钱啦?”

    赎身钱还没有给呢。

    司慕摸了下鼻子:“饭钱还是有的。”

    “那多谢了,不过我今天做东请微微,改天你再请吧。”顾轻舟不占他的便宜。

    司慕不再说什么。

    两桌临近,她们说什么,司慕听不进,但是他一抬头,就能看到顾轻舟。

    烛火映照之下,顾轻舟脸上没什么稚气,反而很媚。眼风掠过,娇媚流动,气度一点也不输其他女人,只是比不上魏清嘉。

    “……可惜我学问不好,要不然我也想去找个家教。”顾轻舟道,“做家教也是本事。”

    她在安慰何微。

    司慕听到后半句,以为她要去做家教。

    “她那么好的时候医术,为什么要去做家教?”司慕心想,“随便去找个小诊所,不就能赚钱吗?”

    他又想:“她缺钱到了这个地步吗?”

    心思暗转间,魏清嘉跟他说什么,他没有听到,直到魏清嘉喊:“少帅?”

    司慕说:“什么?”

    魏清嘉好笑:“你根本没有听我说话,是不是?”

    就在这时,顾轻舟不知说什么,哈哈大笑。笑声听不大,但是她前仰后合的样子,俏丽可爱。

    司慕又有点走神。

    他看到顾轻舟,就会想起她微凉的指尖,按在他的身上,触感凉软细腻。

    他和魏清嘉这顿晚饭,吃的比较沉默,他的余光能瞥见顾轻舟,能听到她的声音,心里莫名会去她的话。

    饭后,他送魏清嘉出来,提出送她回家,魏清嘉拒绝了。

    “少帅,你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小孩子,你应该知道,我妹妹的死我是不会忘记的。若是你不介意,我们还可以做个朋友;若是少帅不想只做朋友,以后还是别来忘了!”魏清嘉笑容款款,再绝情的话从她口中说出来,都是旖旎动听。

    “我知道,清筠的死,是我的错。嘉嘉,谢谢你还把我当朋友。”司慕道。

    魏清嘉一愣。

    莫名的,她脸色更难看了,司慕都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魏清嘉走下台阶,不等司慕说什么,上了自家的汽车,重重关上车门。

    司慕没有动。

    魏清嘉的车子还没有走远,她从后视镜里,看到司慕已经转身了,去看着餐厅,似乎等人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