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224章督军府的客人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宴会匆匆结束了。

    顾轻舟随着众人,回到了顾公馆。

    顾圭璋单独把顾轻舟叫到了外书房,问她:“今天司公馆的事,我到现在还是糊涂着,你知道是闹什么吗?”

    不清楚头尾的人,的确不知道到底闹什么。

    顾轻舟需要给顾圭璋一些甜头,这样他就会信任她,凡事听她的。

    “我知道一些。”顾轻舟道,“前些日子,少帅跟我说,想要退亲。”

    “什么?”顾圭璋大惊,脸色顿时就变了。

    少帅要退亲?

    早知道这样,今天的事成了该多好!哪怕退亲,司家也能给顾轻舟一个名分,做个姨太太都行,顾圭璋依旧是司督军的岳丈。

    他才不管顾轻舟的处境,也不会管她是否幸运,死活与他无关了。

    顾圭璋要的是权势。

    在顾圭璋心中,儿子是用来传宗接代,女儿则是用来为娘家争光的。

    顾轻舟这点都做不到吗?

    “这么重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你答应了?”顾圭璋额头冒青筋,怎么这一个个的,全不省心?

    “没。”顾轻舟用手指轻轻缠绕着自己的头发,显得很孩子气。

    她这样孩子气,顾圭璋就会无形中把她当傻子。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顾圭璋大大松了口气,跌坐回了椅子上,喃喃道,“少帅居然要退亲?”

    顾圭璋抬头看了眼顾轻舟,算是很标准温顺的少女,选妻子就要这样的,少帅有什么不满意?

    娶妻娶德、纳妾纳色,对妻子要求那么高干嘛?

    再说,顾轻舟也不是没有姿色的。

    “是这个意思吧。”顾轻舟道,“不过,司家应该不同意,要不然也不会把我和他往一处凑。”

    顾圭璋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闹了这么大半天,就是将顾轻舟和少帅绑牢?

    简直是如有神助!

    顾圭璋这时候就彻底弄明白,到底搞什么鬼了,他忍不住展露笑颜:“轻舟,你是挺招长辈心疼的。”

    司家的长辈喜欢顾轻舟!

    司夫人为了绑牢顾轻舟和少帅的婚姻,不惜做出这等手段!

    顾圭璋几乎要笑出声来。

    看来,这件事已经没什么变故了,顾轻舟死也是司家的人。

    顾圭璋这颗七上八下的心,彻底安稳归位,从来没这么踏实过。

    他一得意就忘形,将腿往桌子上一放,毫无仪态。

    “轻舟,你能有这样的造化,阿爸高兴,也算对得起你母亲和你外公了。”顾圭璋笑道。

    顾轻舟纤柔的手指,忍不住攥起来,粉润的指端发白。

    什么厚颜无耻的人,还敢提她的外公和母亲?

    他们是怎么死的,顾圭璋不知道吗?孙家的家产落到哪里去了,顾圭璋也不清楚吗?

    顾圭璋是用什么卑鄙无耻的心态,敢提起孙家?

    顾轻舟到现在都明白,为何她母亲当年会看中顾圭璋?

    因为顾圭璋英俊吗?

    肯定是!

    顾圭璋过年半百,姿态还是不错的,太仓倪家的七小姐能相中他,并不单纯是因为他有钱,他还有几分魅力的。

    爱情会冲昏头脑。

    顾轻舟忍住怒意,情绪慢慢收敛。

    趁着顾圭璋心情不错,甚至对她寄予厚望,她的话都会听的时候,顾轻舟问顾圭璋:“阿爸,阿哥去留学的话,需要几年?”

    “四年。”顾圭璋提到这件事,心情更好了。

    儿子有出息,对顾圭璋来说是种荣耀。

    “那大概需要多少学费和生活费?”顾轻舟问。

    “这就贵了。”顾圭璋道,“一年下来,怎么也得一根小黄鱼吧!”

    那就是八百到一千块。

    的确很贵。

    普通人一个月才几块钱的工钱,若非大富大贵的人家,谁有钱去留学?

    “阿爸,您是每年寄钱给阿哥,还是一次性给他?”顾轻舟问。

    “每年寄。”顾圭璋道。

    “干嘛不一次性给了呢?”顾轻舟轻柔道,“万一家里有什么事,真拿不出钱,也不会耽误阿哥念书。”

    “你放心,你阿哥念书的钱,阿爸还是存住了的。”顾圭璋笑道。

    顾轻舟关心兄长念书,而且句句都是为了顾绍好,顾圭璋心情挺不错的,好似顾轻舟很懂得家族荣誉。

    顾轻舟微笑:“阿爸,您有您的考虑,我不敢说什么。要是我的话,阿爸要娶太太了,四姨太又要生弟弟了,我远在异国他乡,就会担心家里的变故,心里总不踏实,没办法好好念书了。当然,阿哥是男孩子,他不会胡思乱想。”

    顾圭璋微愣。

    这些,倒也是实情。

    顾绍是很可靠的,从来不乱花钱,他对自己的前途很看重,顾圭璋相信他。

    把钱一次性给他,更能防止以后时局改变,钱汇不过去,倒也不是不行。

    顾绍一个人在法国,没有钱傍身,会没有依靠。

    顾圭璋觉得此事要重新考虑。

    顾轻舟的话有点自私,甚至乱揣度人心,却都是实情。

    “阿爸,我先上楼了。”顾轻舟道。

    顾圭璋摆摆手。

    上楼之后,顾绍刚刚洗好澡,坐在床边擦他短短的头发。

    看到顾轻舟进来,他局促拉过被子。

    “阿哥,我跟你说件事。”顾轻舟道,“如果阿爸找你谈,你就要全部的学费,至少要五根小黄鱼!”

    顾绍吃惊:“要这么多钱干嘛?家里每年都会汇钱。”

    “你不能侥幸,阿哥!别说国际大的局势,就是岳城的时局,甚至顾公馆的时局,都会发生改变。你把剩下三年学费留在家里,万一有什么变故,你叫天天不应。

    阿哥,你听我的,阿爸找你谈的时候,你就往大处谈,他很信任你!这笔钱,一定要拿到手。将来有了学问,就不愁前途了。”顾轻舟道。

    顾轻舟想要夺得家产,想要顾圭璋服罪,到时候顾圭璋死了,顾家散了,顾轻舟自己逃了,谁给顾绍寄学费?

    顾绍离开之后,这件事肯定会发生的。

    顾家的钱,都是顾轻舟外公的,不是顾圭璋的。她愿意培养顾绍,顾绍就拿得心安理得。

    “阿爸只怕不愿意吧?”顾绍低声道。

    顾绍最清楚顾圭璋了,他爱财如命,岂能一口子把巨款交给不满二十岁的儿子?

    “他会愿意的。”顾轻舟道,“我说的话,他都会考虑。”

    顾绍颔首。

    提到去留学,顾绍心情低落,没有半分雀跃之感。

    他舍不得岳城,舍不得家,舍不得舍不得轻舟。

    “舟舟,我去留学了,你不会忘记我的,对吧?”顾绍头压得更低,像个无助的孩子。

    顾轻舟想拥抱他。

    她忍住了,只是站在旁边,说:“你是我哥哥啊,将来就是我的娘家人,我怎么会忘记你?”

    “可我跟你没有血缘”

    “有血缘的人,一定有亲情吗?顾缃是老太太的亲孙女,她不是照样帮太太将老太太杀死?”顾轻舟说,“阿哥,你烦恼这种事,就太傻了,也辜负我待你的心!”

    顾绍连忙抬头:“我不是那个意思,舟舟”

    “我懂。”顾轻舟道,“阿哥,你要努力成才啊。”

    顾绍慎重点点头。

    翌日,顾圭璋果然找顾绍谈了这件事。

    顾绍说:“若是汇款,金条是过不去的,那么现金就要有汇率,这中间的折损至少有上百块。”

    这点顾圭璋也知道。

    他从前没考虑过,主要是不太放心顾绍身负巨款。

    如今见顾绍是考虑清楚的,也知道厉害,顾圭璋有点心疼中间的折损,道:“我再考虑考虑。”

    顾绍把这话转述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想着:会成功了,阿爸松动了。

    顾绍的学费要过来,这样他念书就没有后顾之忧。四年之后,他就应该是个成年人,会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顾轻舟希望自己和顾圭璋的仇恨,不要牵扯其他人。

    人都是有感情的。这个顾公馆,顾轻舟去年来的时候,始终置身事外,对这里面的人没有好感。

    自从秦筝筝死后,姨太太们没了顾虑,开始随着本性,对顾轻舟也有善意的时候,顾轻舟就不恨她们了。

    除了顾圭璋和顾缃,就连顾缨,顾轻舟都希望半年后她能有个托付之处。

    顾轻舟这边家务事处理完毕,洛水打电话给她:“我从南京回来了,给你们带了礼物,快来。”

    “你们”,是指顾轻舟和霍拢静。

    洛水定亲之后,第二天就跟着谢舜民去了趟南京,见过谢家其他的亲戚朋友,听说摆了三天的酒宴,很是热闹。

    快要开学了,谢舜民亲自送洛水回来,洛水兴致很高。

    顾轻舟就去了。

    刚到颜家门口,就见颜太太带着几位儿媳妇在送客。

    来客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太太,带着一位和顾轻舟同龄的小姐、一位十四五岁的少爷。

    “这是哪里的亲戚?”顾轻舟问。

    她没见过颜家这位亲戚。

    “不是我家的亲戚,是督军府的。”颜太太笑道,“这是西南军政府程督军的太太和少帅小姐。”

    “西南?”顾轻舟问,“他们军政府在哪?”

    “昆明。”颜太太道。

    顾轻舟顿时想起司行霈说过的那席话。

    汽车早已离去,顾轻舟望着尾尘落下的放下,微微愣了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