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223章抬高赎金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老太太西屋的床上,躺着司慕。

    只有司慕。

    司慕衣衫整整齐齐,鞋子都没脱,像是累极了,阖眼熟睡。

    床上的被褥整齐,没有半分凌乱,完全没有欢愉之后的痕迹。

    司慕只是拉开了被褥的一角,盖住肚子。

    说好的并头睡觉呢?

    说好的没穿衣裳呢?

    香艳的一幕、丢人现眼的一幕,都哪里去了?

    顾缃看到这样的光景,和自己预想中的相差十万八千里,顾缃太失望了,忍不住惊呼:“怎么会这样?”

    她的声音尖锐刺耳。

    司慕一下子就惊醒了,茫然坐了起来。

    醒过来之后,瞧见床边围满了人,司慕又吓一跳。

    他浓眉紧蹙,看清楚了众人,很奇怪的问道:“怎么了?祖母,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全部沉默。

    一时间,他们都不知道还说什么。

    他们一路上想了很多,此刻全部堵在心里。

    “祖母,这是怎么回事?”司慕更清醒了几分,见没人回答,他又问老太太。

    老太太回神,慈祥笑道:“好孩子,没事的。”

    然后她转身,对众人道:“好了,找到慕儿了,他原来躲在这里睡觉!大家都出去了,饭还没有吃完呢。”

    后面的几个人,也纷纷看清楚,床上只有司慕--衣着整齐的司慕。

    不仅司慕是整齐的,就连床也是整齐的。

    “佣人干嘛撒谎?”

    众人离开,只有司督军、顾圭璋、老太太、司夫人和女佣阿娴在场。

    顾家的四姨太大着肚子,走路比较慢,二姨太搀扶住她,三姨太跟在她们身后。

    她们三个人落单了,四姨太一肚子疑惑:“那个女佣不是说,亲眼看到轻舟和少帅并头睡觉吗?还说没穿衣裳,说得那么真切,怎么只有少帅一个人?”

    二姨太笑容浅淡,声音低低的,轻不可闻道:“轻舟是谁?这等算计,能让她入套,那也太小瞧轻舟了。”

    “这是谁的套?”三姨太在背后好笑,有点想不通。

    让众人看到顾轻舟和司慕睡,对别人有什么好处?

    老太太和司督军喜欢顾轻舟,哪怕是真的睡了,老太太和司督军就正好生米成熟发你,早日给顾轻舟和少帅完婚。

    他们是订了亲的,睡了属于小过失,不算大过错。

    这个套的目的是什么,三姨太疑惑了。

    总不会是顾轻舟自己设的?若是顾轻舟设的,她应该在屋子里才对。

    顾家的姨太太们不清楚内幕,全都懵了,有点看不清情况。

    她们看不清,顾圭璋自然也不知道。

    顾圭璋满头雾水:“轻舟哪里去了?”这个瞬间,顾圭璋倒是宁愿顾轻舟跟司慕睡了,以后哪怕是做姨太太,司家也丢不开顾轻舟。

    可惜!

    甚至老太太也没弄明白这到底闹什么!

    只有司督军和司夫人一清二楚。

    “我进来的时候,的确是看到了!”女佣阿娴跪在地上,身子如筛糠般发抖,使劲给老太太和众人磕头。

    没人说话。

    “老太太,我真的看到了!”阿娴哭着,朝老太太求助。

    老太太回味过来,差不多也明白了,阿娴是被人收买,而她看到的,和现在屋子里的情景,肯定是不一样的。

    顾轻舟和司慕这两个孩子黄雀在后。

    老太太明白了之后,心就凉了半截——她对阿娴不薄,没想到阿娴却受人收买,做出这等事。

    司督军瞥了眼司夫人,司慕也看了眼他母亲。

    司夫人心里跟明镜一样,知晓糊弄不了丈夫和儿子,很紧张攥紧了手。

    “轻舟呢?”司夫人试图转移视线,先把顾轻舟找过来,再见机行事。

    “我进来的时候,这屋子里点了迷乱人神志的香,轻舟说这种香对身体不好,她去厨房住些绿豆汤,解毒。”司慕一字一顿,缓慢说道。

    司夫人眸子乱转,心里有点慌。

    这点慌乱,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她怕什么?

    阿娴还在哭,磕头求饶。

    司督军道:“你先下去吧!”

    阿娴求助般看着老太太,想走又不敢走,可怜兮兮的望着。

    老太太对她没了半分怜悯,道:“你先下去!”

    阿娴出去的时候,顾轻舟端着热腾腾的绿豆汤进来了。

    她一进门,就笑盈盈道:“戏演完啦?”

    司夫人眸光凛冽,落在她身上,恨不能在她身上钉出个窟窿来。

    顾轻舟视若不见,她直言不讳。

    老太太的气不顺了,愤然问司督军:“怎么回事,不打算跟我这老太婆解释解释吗?”

    然后又道,“你们眼里还有我?”

    司夫人的身子晃了下,气势丢了一大半。

    顾轻舟将绿豆汤放在茶几上,坐到了老太太身边,轻轻握住了老太太的手。

    老太太回握顾轻舟的,轻轻叹了口气。

    “祖母,我来说吧。”司慕清了清嗓子,也坐到了老太太身边,握住老太太的手道,“您先别生气。”

    老太太点头,让他快说。

    司慕就从头说起:“我从前的女朋友嘉嘉,她离婚要回来了,估计这几天就要到岳城。”

    老太太微讶:“嘉嘉啊?”

    她对那个嘉嘉挺有印象的。

    当年跟司慕出去玩,死掉的那个女孩子,就是嘉嘉的妹妹,此事老太太还记得。

    想忘掉都难,毕竟是一条人命。

    “是啊。”司慕情绪顿时一落千丈。

    他整了整心绪,继续交代。

    司慕知道老太太喜欢顾轻舟,所以隐去他想跟顾轻舟退亲这件事,只说他的前女友要回来了。

    “我姆妈担心我和嘉嘉旧情复炽,她又不喜欢嘉嘉。她知道阿爸和您喜欢轻舟,索性让我和轻舟好事成真,这样我不管是出于自己的良心,还是您和阿爸的压力,都不敢提退亲的话。

    我喝的酒里,放了很烈性的药,让我控制不住自己。顾轻舟喝的茶里,也特意下了药。这屋子点了个香炉,香炉让人一时昏沉,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什么。

    轻舟察觉到了,她擅长针灸,给我放了点毒血,将香炉移花接木换掉了。女佣以为事情成了,还没有看清楚就去报信,轻舟都不知道。”司慕道。

    司慕把自己和顾轻舟都摘清。

    老太太不傻。

    前因后果,这会儿全懂了。

    司慕的话,也只能相信八成。

    司夫人能出这样的计策对付自己的儿子,肯定是司慕有了退亲的念头,司夫人劝不住他。

    怎么才能劝住他?

    就是让老太太和司督军都看看,他已经占了轻舟的身子!

    再敢提退亲,别说司慕自己内心过不去,就是司督军和老太太,也要打断他的腿。

    司慕是不损失什么。

    万一真的不成,司慕还是退亲了,他仍不损失什么。

    所有的事,都在顾轻舟身上。

    “一派胡言!”司夫人冷哼道,“慕儿,我辛苦怀胎九个月将你生下来,就是让你如此污蔑我吗?”

    司慕低头。

    司督军面沉如水。

    这个时候,司督军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家里,司慕不喜欢顾轻舟,司夫人对顾轻舟没有半点善意。

    简直头疼!

    人家也是娶儿媳妇,就没见这么闹过!

    幸好顾轻舟聪明,今天这事没成,要不然司督军怎么对得起顾轻舟的外祖父?

    司夫人完全不顾念她和孙绮罗的旧情,对孙绮罗的女儿下这般狠手,司督军很难过。

    司督军开口:“姆妈,我想把今天家里服侍的佣人,全部抓到军政府的监牢,都审一审,把事情弄清楚!”

    司夫人脸色变了。

    她知道司督军疼她,还指望这件事家丑不外扬。

    现在,司督军却想捅到军政府去,这是生气了,而且气狠了!

    司夫人气息不稳

    “好,查一查吧!”一向主张家和万事兴的老太太,立马同意了。

    这就是告诉司夫人和司慕:老太太就要顾轻舟这个孙儿媳妇,他们若是还有半点孝心,就不许再打顾轻舟的主意。

    一直沉默着的顾轻舟,这时候终于开口了。

    顾轻舟知道,每个人心里都跟明镜一样清楚。

    他们的每句话,都在表达他们的立场。

    顾轻舟相信,所有人都知道对方的立场是什么。

    “老太太,何必闹得不开心呢?”顾轻舟握住了老太太的手,“唇齿相依,还有打架的时候,何况一家人?再怎么说,一家人都会磕磕碰碰,这不就是过日子吗?”

    司督军抬眸看了眼顾轻舟,心想:这个儿媳妇真是大度。

    老太太也感觉:轻舟这丫头自信,而且能魄力!这么好的儿媳妇不珍惜,真是昏了头。

    司夫人则松了口气,知道不会真的去闹大,顾轻舟还是很识时务。

    司慕则心口一紧:“再想退亲的话,顾轻舟肯定要抬高筹码。”

    他这么想着,顾轻舟就冲他眨眨眼,证实了他的猜测。

    司慕一阵好气:要是今天这事成了,你也有损失好不好?凭什么我得再不给你钱!

    真想重振夫纲,教教这个贪婪的小妮子!

    这个念头吓他一跳。

    他并不是顾轻舟的丈夫,也永远不会是的。

    他沉默着,瞥开了头,不再看顾轻舟了。

    司慕不是傻子,他并非没有感触。他和顾轻舟接触不多,顾轻舟贪财不假,但是她医术高超、人聪明机敏,是个很难得的女孩子。

    若没有嘉嘉,司慕倒也可以试着接受这个未婚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