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217章我从小爱她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宛敏的一席话,还是掀起了一点涟漪,至少颜太太是挺生气的。

    气宛敏没有教养,颜太太说:“她这是想给洛水添堵!人家大喜的日子,跑来泼这种脏水,她到底还有没有家教?”

    颜新侬和颜太太、颜洛水非常信任顾轻舟,因为顾轻舟在司行霈的手里,她敢勾搭谁?

    司行霈消息灵通,若顾轻舟真的和谢舜民约会过,谢舜民是不可能完完整整活到现在的。

    司行霈的报复心很强,这点颜新侬和颜太太都知道。

    况且谢舜民常年在南京,又是政要的儿子,他若是到了岳城,岳城军界或者政界甚至青帮,不可能没有风声。

    毕竟政治是非常敏感的。

    谢舜民没有来过,这点身为军政府高官的颜新侬知道,颜太太也清楚,宛敏的挑拨,完全是恶毒的谎言,且骇人听闻。

    “好好的姑娘家,这么不知检点、心地恶毒,也不知道宛家是怎么教她的!”颜太太叹气,“宛家是书香门第,没想到这么道德沦丧!”

    然后颜太太又说,“那些读书名流,瞧不上军阀,又瞧不起暴发户。依我说,最龌龊肮脏的,就是他们才对!”

    这是气狠了。

    洛水的这门婚事,颜太太从一开始就不满意,今天宛敏的话,简直是踩断了最后一根线。

    “姆妈,您别生气了,大喜的日子。”顾轻舟安慰颜太太。

    颜太太拍了拍她的手。

    颜新侬也说:“犯不着为了个小丫头生气,现在的孩子懂什么呢?”

    顾轻舟劝了很久,亲自将颜太太送到旁边的偏室休息,良久才出来。

    那边,谢舜民正在和颜洛水说话。颜洛水眼底全是崇敬和仰慕,望着谢舜民。

    谢舜民表情平淡,甚至有点冷漠。

    但是,此刻再看他的冷漠,顾轻舟觉得没那么讨厌了。

    舞会到了一半,谢舜民也跟颜洛水跳了很多支舞。

    后来,谢舜民的某位亲戚表哥请颜洛水跳舞。舞会的时候,家里人也要相互邀请,表示尊重。

    谢舜民就走到了顾轻舟身边:“顾小姐,能请您跳舞吗?”

    顾轻舟目光一扫。

    司行霈之前还在的,后来不知去了哪里,顾轻舟答应过等他跳支舞的,现在不见了人影。

    她微微犹豫,道:“谢谢。”

    顾轻舟手上带着乳白色镂花手套,手套是丝绸的,凉软柔腻,落在谢舜民的掌心。

    颜洛水朝这边看了眼,冲顾轻舟挤了个眼色,示意她跟谢舜民跳舞。

    谢舜民带着顾轻舟滑入舞池,两个人靠得不算太近,顾轻舟道:“你这个人好聪明,细致入微,那么小的事你也观察到了。”

    她说宛敏那块手表的事。

    那块手表,顾轻舟是上次就留意到了。

    谢舜民语气平淡清冷,声音没有感情:“过奖了,这是你的功劳--那个女孩子说你的时候,你眼睛在她和她姐夫的手表上穿梭了下。”

    顾轻舟愕然,继而失笑。

    “那你能观察到我的表情,仍是很仔细!”顾轻舟道。

    谢舜民不再言语,默默跳着舞。

    顾轻舟看到远处衣袂蹁跹、笑容款款的颜洛水,心中涌起了维护之意:“你这么聪明的人,怎看不出洛水很爱你?”

    谢舜民表情不变,无喜无悲。

    颜太太说他冷心冷肺,果然如此。

    不过感情这种事,有时候就需要缘分,并非你付出多少,就能收回多少。因为付出,需要投对方所好,才有价值,否则只会添增对方的反感和烦恼。

    谢舜民若不喜欢颜洛水这种类型的女孩子,颜洛水付出再多也无益。

    已经订婚了,不再是他爱不爱都无所谓,顾轻舟心里不平:“你既然不爱,完全可以拒绝订婚的!既想要颜家的关系,又不想爱洛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这话说得有点重了。

    谢舜民仍是像没听到一样,表情都不动一下,似一樽木雕。

    顾轻舟眼眸深敛,眸光里有点敌意,看着谢舜民道:“你对洛水,真的就一点爱意也没有?”

    “我爱她。”谢舜民声音疏淡而冷漠,“我从小就爱她。”

    顾轻舟错愕。

    这个回答,让顾轻舟大吃一惊,意外之极。她脚步停下,害得谢舜民也停下,身边的那一对跳舞的人就撞到了他们俩身上。

    顾轻舟震惊看着谢舜民,想从他脸上找出他说反话的讥讽。

    但是没有,他很认真,态度诚恳。

    他爱颜洛水!

    顾轻舟停顿了下,继续跳舞,不想再次被人撞到。

    “我不明白。”顾轻舟从震惊中难以回神,“你爱她?”

    “嗯!”谢舜民道。

    “我看不出来。”顾轻舟道,“大家都看不出来,包括洛水自己。”

    谢舜民沉默。

    “既然两情相悦,你为什么要做这个样子?”顾轻舟蹙眉,“你变态啊?”

    谢舜民对这个评价,没什么恶感,反而真心思考了下,可能自己真的有点变态吧。

    “你很了解洛水?”谢舜民问。

    顾轻舟点点头。

    “那你知道洛水爱谁吗?”谢舜民问。

    “你啊,全家都知道,她爱谢三公子!”顾轻舟说。

    谢舜民摇摇头:“她不爱我。”

    “你不是谢三吗?”顾轻舟眼里全是茫然。

    若谢舜民不是故意耍她,就是这中间有点诡异的隐情。

    谢舜民高冷孤傲,虽然他表情很认真,顾轻舟更倾向于他在戏耍她,故意说话误导她而已。

    要不然,顾轻舟理不清楚这里面的乱七八糟。

    一支舞结束,顾轻舟再也不想跟谢舜民接触了,他这个人身上阴森森的,带着莫名其妙的神秘。

    顾轻舟担心颜洛水,她好似踏入漩涡了。

    后来,顾轻舟去问颜太太:“谢家有几个儿子啊?”

    “四个。”颜太太道。

    “那三少跟谁是双胞胎?”顾轻舟问。

    颜太太笑道:“他不是双胞胎。”

    顾轻舟一头雾水。

    “怎么了?”颜太太问。

    “没事,我就是好奇。”顾轻舟笑道,“若他也是双胞胎,那么将来洛水肯定生双胞胎,对吧?”

    颜太太失笑,轻轻摸她的脑袋:“你这小脑瓜儿,想什么呢?”

    顾轻舟悻悻,去找了个椅子坐下。

    霍拢静也坐到了顾轻舟身边。

    “阿静,你觉得谢三少喜欢洛水吗?”顾轻舟问她。

    霍拢静看了眼舞池里的两个人,谢三少看上去很不好接近,但是他眼底的光很平静柔和。

    “至少不讨厌吧。”霍拢静道,“我跟他没有接触,不知他的秉性。”

    顾轻舟颔首。

    沉默想了想谢三少的话,顾轻舟隐约理出了几分头绪。

    为何谢三少说他从小爱洛水,又说洛水根本不爱他?

    “阿静,你觉得洛水有秘密吗?”顾轻舟倏然将视线从谢三少身上,转移到了她的闺蜜颜洛水身上。

    颜洛水的对顾轻舟和霍拢静真诚,不代表她这个人没有程府。

    相反,颜洛水程府很深。

    颜家的这对双胞胎,其实是两极化:颜一源有多单纯,颜洛水就有多深沉。

    “你觉得洛水没有秘密?”霍拢静失笑反问。

    顾轻舟一直没往这方面想。

    现在,她好像明白了一点端倪。

    “轻舟,你有秘密,我也有秘密。有秘密很好,有时候秘密不能说,只因要保护自己的朋友。洛水也有她的秘密,我觉得挺公平。”霍拢静道。

    是啊,她们都有秘密。

    正因为自己的事不能对人言,就格外理解朋友独自承担的痛苦。

    “洛水爱谢三少吗?”顾轻舟问霍拢静。

    霍拢静笑了笑:“我哪里知道?”

    而后,司行霈和颜新侬从偏厅走了出来。

    两个人说了很久的话。

    司行霈一抬头,就看到了顾轻舟。

    顾轻舟坐在霍拢静身边,穿着雪色卡夫绸的长裙,那雪色映衬着她的肌肤,越发显得肌肤剔透雪白,似凝霜赛雪。

    她像一朵盛绽的白玫瑰,丰神凛冽,馥郁香。

    司行霈心里有暖流徜徉,走上前去。

    “很乖嘛,等着我请你跳舞?”司行霈笑道。

    顾轻舟微笑了下,尽量不露端倪。

    他们俩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舞,原属平常事。

    只是顾轻舟心里有鬼,总是担心自来哪里的目光太过于精明睿智,将他们看穿。

    “放松点小东西。”司行霈低声对她道,“你在欲盖弥彰你知道吗?”

    顾轻舟紧绷的后背,果然放松了些。

    舞曲舒缓轻柔,司行霈和顾轻舟的距离恰当,就是最普通的那对男女,跳着简单礼貌的交际舞。

    “跟我义父说了什么?”顾轻舟问,“你们好像聊了很久。”

    “很想知道啊?”司行霈失笑。

    顾轻舟瞥了他一眼:“随便你,爱说不说。”

    司行霈的指腹,不着痕迹轻轻摩挲着她的后背。

    顾轻舟的身体又紧绷起来,她低声警告他:“不要这样!”

    司行霈对她小惩大诫,见她实在太害怕了,不忍心逗她,果然后背的手不再搞小动作了。

    他是打算要带顾轻舟离开岳城的,可惜有了新的变故,此事还得再拖一拖。

    司行霈要给顾轻舟一个更好的未来。

    “我跟你义父说,我准备邀请几个很重要的客人到岳城来玩,问问你义父的意思。”司行霈笑道。

    他笑容里,有阴谋的味道。

    能跟颜新侬商量的,肯定是军事上的朋友。

    “什么客人,是谁?”顾轻舟好奇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