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95章少帅的纠缠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颜太太一夜没睡,和颜新侬商量再三。

    他们两口子也感觉此事太过于敏感,医院的单子和颜太太的佐证,都好像欲盖弥彰。

    无法取信于司家!

    信任是个很主观的难题,不是说证据越多,得到的信任就越多;有时候证据太多,反而叫人生疑。

    顾轻舟这样的遭遇,颜太太简直是想把颜一源拿过来打死。

    可惜,这样也无法弥补顾轻舟。

    早起,颜太太找了顾轻舟。

    “轻舟,我想由你义父出面,退了你和司家的婚事,然后安排你和小五订婚。”颜太太道。

    顾轻舟愕然。

    回神之际,顾轻舟就明白了颜太太和颜新侬的打算。

    这样的打算,其实并不是很好的路,因为顾轻舟是颜家的义女,她和颜一源算是名义上的兄妹,岳城的人都知道。

    他们定亲,肯定会有些闲话。

    饶是如此,顾轻舟心里也挺温暖的,只是她不能答应。

    “可是五哥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啊。”顾轻舟道,“难道我们要凑合,彼此一辈子不痛快吗?再说,司行霈也不会放过我的。”

    颜太太是和颜新侬商量了,这次不想再拖了,哪怕拼了老命,也要逼迫司行霈放开顾轻舟。

    当然,定亲的事,还是需要顾轻舟同意。

    他们想给顾轻舟一个更好的前途。

    就目前而言,退亲之后出国似乎不错,但她的婚姻,颜家帮不了,颜太太更难过。

    在这个年代,女人是没有事业的,婚姻是他们唯一的前途。

    “我知道,我和你义父都说过了。”颜太太说,“既然你不同意,还是照你的路走。只是你记住,我们是不会给小五结婚的,你何时需要一份婚姻,一个身份,你就来颜家,颜家会满足你一切的条件!”

    顾轻舟莫名就很想哭。

    她知道颜太太和颜新侬很疼爱她,不惜牺牲颜一源。

    但是颜一源没有错啊。

    这件事,根本不是颜一源的错,谁都不知道会有这种结果。

    责任承担者,只有顾轻舟自己而已,不是任何人。

    “姆妈,我现在说什么条件,你们都答应吗?”顾轻舟问。

    颜太太慎重颔首。

    “我希望你们明白,此事只跟我有关,跟五哥没有关系,他的婚姻不跟此事挂钩,可以吗?”顾轻舟道。

    颜太太犹豫。

    “姆妈,你答应我。”顾轻舟眸光诚恳,落在颜太太身上。

    她的雪眸亮晶晶的,没有半分阴晦,顾轻舟是个很坦诚的人,至少她对颜家真心实意。

    弥补的方法有很多种,颜新侬和颜太太尽可能保障她的幸福。

    “好,我答应了。”颜太太说,“此事跟小五无关。”

    顾轻舟舒了口气。

    她去学校上课,身上一直不太舒服,小腹往下很痛,走路也很费劲。

    一整天的课上,顾轻舟都在走神。她想把思绪从这件事上挪开,她也想告诉自己,发生了意外,是无法回头的,多想无疑。

    可思绪像一头管不住的野兽,一不小心就会自己溜出去,拉也拉不住。

    放学之后,颜洛水要送顾轻舟去顾公馆,顾轻舟拒绝了。

    颜洛水很担心她,却又不好勉强她。

    “我想自己走走。”顾轻舟道。

    她出门乘坐电车,隔了三条街就下了,然后在书局里买了本书。

    顾轻舟坐在书局角落的椅子上,默默看着她,神色专注。

    而后,她听到了汽车的喇叭声。

    一抬头,窗外停了辆汽车,司行霈依靠着车门,冲她招招手。

    顾轻舟站起身,脚步有点沉重。

    她似乎很想告诉司行霈,将她的委屈和担心全部告诉他;但是她又知道,自己跟他是没有未来的。

    哪怕他将最重要的秘密告诉了她,顾轻舟的结局也不是和他结婚。

    此事,就跟他无关了。

    “怎么,脸色不太好?”司行霈伸手,捂住了她微凉的双颊。

    他掌心的温热,传给了她。

    “怎么不回家,都晚上八点了?”司行霈问。

    司行霈的副官一直跟着顾轻舟的。

    今天没什么事,司行霈问起,顾轻舟回家没有,只是偶然随口一说,副官却说没有,她在书局。

    司行霈挺想她的,就过来找她。

    而她心事重重的样子,司行霈很心疼。

    上了汽车,司行霈将她抱回来,抱在自己腿上坐了,柔声问她:“受委屈了?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顾轻舟心中五味杂陈。

    她推开司行霈,滑到了副驾驶座位上:“没有,这本书很好看,忘了时间。”

    司行霈在外面看了她几分钟,她一直盯着书页,翻也没翻一下,根本不是在看书。

    他发动汽车,将顾轻舟带回了他的别馆。

    一进门,司行霈给她倒了杯滚热的开水,又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

    酒刚倒好,他转身去放酒瓶的时候,顾轻舟端起他的酒盏,轻轻抿了一口。

    酒很辛辣,她呛得差点流眼泪。

    司行霈接过来,问她:“怎么不开心?告诉我,不说的话,我就会收拾你!”

    他的这种话,对顾轻舟已经没有特别大的威胁力。

    她端起热水,一口一口喝着,将胃里那点灼热辛辣的酒冲淡。水很烫,舌尖是麻木的。

    不知是否那点酒起了作用,顾轻舟居然开口了:“我以前总是想,被你缠上了,我没了前途。”

    “难道我不是你的前途?”司行霈笑。

    顾轻舟摇摇头:“你不是!”

    司行霈捏她的脸,然后抬起她的下巴吻她。

    顾轻舟任由他的唇紧贴着她的,温暖而炙热,能驱散寒意。

    “坏东西,不许你老是气我!”司行霈吻好了,还在她的唇上轻轻啃噬。

    他再三询问,顾轻舟仍是不肯说到底怎么了。

    因为无从说起。

    当天,她住在司行霈这里。

    洗澡之后,顾轻舟坐在等下写作业,司行霈在旁边,居然没有打扰她。

    她认真而专注的模样很美,司行霈很喜欢。

    他以为顾轻舟是在学校里遇到了麻烦。

    班级也是个小型社会,有人的地方就有纠纷。顾轻舟很聪明,司行霈从来不担心她吃亏。

    她不肯说,也许是她已经想到了办法。

    夜里,两个人躺下时,顾轻舟莫名往司行霈怀里钻。

    这件事,顾轻舟没有再提起。

    颜太太几次想说,想要弥补,顾轻舟都打断她。

    她始终觉得,那次的意外跟颜一源没关系,是她自己不小心的,颜家不欠她什么。

    以后的婚姻,顾轻舟只能随缘了。缘分到了,自然会有个信任她的男人。

    况且,光从司行霈这里逃脱,就已经够让她费劲的,她哪里还有闲心去想其他?

    接下来的两周,学校准备期末考试。

    顾轻舟这两周,彻彻底底将心收了回来,不再想那些已经发生的事,她想要期末有个好成绩。

    她几乎每天到夜里两点才睡,把所有的功课一遍遍复习再复习。

    转眼就到了腊月。

    圣玛利亚学校的寒假,是从腊月初到正月底,整整两个月。

    顾轻舟缺课很久,而且功底不好,同学们都以为她会垫底。

    不成想,顾轻舟居然考了个全班第十三名的好成绩,这是居中的,对她来说是第一次。

    学监密斯林很高兴:“看得出来,轻舟是下了苦功夫的。”

    颜洛水的功课一直很好,而且她没有经历过退学、缺课等,所以很稳定在第三名;霍拢静比较惨,倒数第二,可能会面临记过或者留级。

    当然,她哥哥一句话,这些都会不存在。

    考完那天,正好是腊月初一。

    颜洛水提出去吃大餐。

    在餐厅,顾轻舟等人遇到了司慕和司琼枝。

    他们兄妹俩笑容满面,心情很不错。

    顾轻舟想避开的,结果司琼枝先看到了他们。

    司琼枝若无其事的,笑盈盈上前:“洛水姐,顾姐姐,你们下学啦?”

    颜洛水勉强笑了笑。

    顾轻舟也当做什么没发生,和她寒暄,说了几句话。

    她们各自坐下来吃饭。

    司慕兄妹俩先吃完,顾轻舟和颜洛水、霍拢静半个小时之后才出来。

    一出来,她们就看到司慕的车子。

    司慕依靠着车门,百无聊赖看手表。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咖啡色背心,同色马甲,外头是一件深黑色的风氅。鬓角整齐,眉梢叠锦,他俊朗得令人时不时回眸打量。

    看到顾轻舟出来,司慕站起身,朝她走过来。

    霍拢静和颜洛水都看着顾轻舟。

    “有事吗?”顾轻舟问。

    司慕点点头。

    “还是看病的事吗?”顾轻舟又问。

    司慕再次点点头。

    “我说过了,你的病我不看的。”顾轻舟道,“对不起少帅。”

    说罢,她转身要走。

    司慕往前走了一步,拦住她的去路。

    他似乎有很重要的话说。

    他从怀里掏出笔,在顾轻舟的手掌里,写了两个字。

    顾轻舟一愣。

    她抬眸看着司慕。

    司慕似乎懂得她的问题,轻轻颔首。

    顾轻舟将手攥起来,没有给颜洛水和霍拢静看她手里的字。

    “那好,我们找个地方聊。”顾轻舟答应了。

    颜洛水和霍拢静有点意外。

    等顾轻舟上了司慕的汽车,颜洛水才问霍拢静:“刚才司少帅写了啥?”

    “没看见。”霍拢静道,“我也不好意思老是盯着他们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