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52章计中计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二姨太到顾轻舟房里送钱。

    顾轻舟问二姨太,她是否留意到饭桌上其他的事,让二姨太微愣。

    旋即,二姨太想起来了。

    “老爷给了轻舟小姐那么多钱,大小姐和四小姐居然没吭声!”二姨太回想了下,立马就捕捉到了这点不同寻常。

    大小姐和四小姐性情骄纵,素日里她们三姊妹为了漂亮衣裳,也能大打出手。

    她们像吸血虫,若是见到了钱的影子,都要扑上去!

    顾圭璋给钱,若不是面面俱到,她们相互要叫嚷起来,决不许自己吃亏。

    顾轻舟要网球服也就罢了,她的网球鞋和球拍明明可以用,却想要换新的,顾缃和顾缨绝对忍不了这个。

    她们一定会出声,要么打搅,不许顾圭璋给顾轻舟买;要么嫉妒,自己也要钱买新衣新鞋。

    总之,饭桌上应该闹腾得厉害。

    可方才,她们沉默了!

    “不太像大小姐和四小姐的做派!”二姨太恍然道,同时后背一凉。

    这么简单的反常,为何二姨太没察觉呢?

    怪不得太太总是拿轻舟小姐没办法,原来她这么仔细!

    二姨太很佩服顾轻舟,不再是笼统的感觉她厉害,而是真的赞服她心细如尘。

    也许,这就是她成功的根本?

    “我以后,也应该多留心小细节。”二姨太下意识去学顾轻舟。

    顾轻舟则颔首。

    二姨太终于明白顾轻舟要说什么了,她微微眯起了眼睛,沉思片刻,继而脸色阴沉,好像她被顾缨给骗了。

    戏子出身的二姨太,心思却不是顶通透,要不然她能攀附更高的豪门,而不是跟着顾圭璋了。

    经过顾轻舟的提醒,二姨太才揣摩出了顾轻舟的心思:顾轻舟愿意帮她。

    这段日子,二姨太看得出顾轻舟深藏不露,而且颇有些鬼才,连二姨太也惊叹她的能耐。

    若是她愿意支撑二姨太,二姨太这当家的位置就不会动。

    现在,二姨太求的不就是这个吗?

    想通了之后,二姨太将她和顾缨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顾轻舟。

    她坦诚对顾轻舟道:“太太住在家里,我总是不安心,她这个人太过于诡计多端,必须再生一事,老爷才会想办法处理她的。

    四小姐看上去对太太颇有点不满,我试着和她接触了两次,想用她来打击太太。对四小姐,我倒是没有害人之心。

    今天下午,是四小姐邀请我出去吃咖啡的,她说她很想去留学,若是去欧洲太贵,她可以去日本,希望我能在老爷面前美言几句。”

    “你答应了?”顾轻舟问。

    二姨太摇摇头:“我表面上答应帮忙了,只是想利用她,让她帮我做点事。至于她的前途,老爷自有安排,哪里轮得到我说话?”

    顾轻舟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微微转动,眼底就有了清辉素芒。

    二姨太这会儿也明白了,顾缨找她说那席话,只怕是个圈套。

    秦筝筝猜到了二姨太的心思,她将计就计,想要把二姨太弄走。

    二姨太正在筹划怎么对付秦筝筝,又觉得顾缨和秦筝筝母女有罅隙,就不会细想整件事的不合情理之处。

    唯独顾轻舟置身事外,她可以很清楚看到。

    “二太太,你自己当心一点。”顾轻舟道。

    二姨太问:“轻舟小姐,您觉得太太会怎么对付我?”

    顾缨出动了,说明秦筝筝想利用二姨太的计划,反杀二姨太。

    这叫“计中计”!

    只是,二姨太原本掌控了先机,现在被顾轻舟一说,她感觉自己被动了,秦筝筝黄雀在后,她知晓二姨太的打算,二姨太却不知道她的。

    二姨太心里没底,她害怕了起来。

    顾轻舟笑道:“您把我当神仙啦?太太的心思还是很深的,我哪里能猜得透?小心驶得万年船,您以后处处当心。”

    这不是顾轻舟的推辞,而是她现在真的想不到秦筝筝要怎么利用顾缨来害二姨太。

    二姨太也想不到,站起身来。

    她要离开时,顾轻舟突然跟她说:“二太太,您没有孩子,可能不太懂母女之间的感情。孩子和母亲再有矛盾,也是她们内部的,若是外敌入侵,她们就会抱团反击,您去拉拢顾缨的做法,实在太草率了。”

    二姨太一身冷汗。

    她真的是差点就栽到了顾缨手里,幸而顾轻舟提醒她。

    “轻舟小姐说的是。”二姨太感激道,“我实在鲁莽。”

    “您快去睡吧,跟父亲说我感谢他的钱。”顾轻舟微笑。

    二姨太就下楼了。

    夜阑人静时,顾轻舟站在阳台上,发现她哥哥顾绍的房间黢黑,他不知是睡了,还是半夜偷偷溜了出去。

    仲秋的夜风熏甜,空气中有木樨的淡香,窗口的梧桐树繁茂,琼华摇曳着虬枝,将疏影投在窗棂上。

    顾轻舟沉思,想知道秦筝筝会怎么对付二姨太。

    “她只是想对付二姨太,还是想趁机拉我下水?”顾轻舟揣测。

    有句古话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顾轻舟和二姨太一样,都是秦筝筝的敌人,秦筝筝对付二姨太的同时,顾轻舟未必就能置身事外。

    若是她不管不顾,任由二姨太被秦筝筝拉下水,那么接下来秦筝筝就会集中火力对付顾轻舟。

    秦筝筝甚至会在对付二姨太的过程中,泼顾轻舟一身脏水,让顾轻舟洗都洗不掉。

    不管是希望二姨太管家,还是避免沾上脏水,顾轻舟都不能掉以轻心。

    现在不是各人自扫门前雪的时候了。

    她慢腾腾想着,顾绍终于回来了。

    房间的灯一亮,白炽的灯光透过玻璃窗,将阳台照亮。

    顾绍就看到站在阳台上的顾轻舟,她趴在栏杆上,青稠般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勾勒着她纤柔的腰身。

    灯光让她回神,她转过身时,轻罗叠袖,衣袂飘扬,竟是秾丽潋滟,美得像夜里的妖精,能把人的魂魄勾去。

    顾绍怔怔望着她,隔着那层玻璃,她的美丽是他无法触及的。

    他蓦然伤感,冲顾轻舟微笑了下,又低下了头。

    阳台上的门吱呀一声,顾轻舟走了进来。

    她穿了件月白色睡衣,袖口绣着一朵白玫瑰,绣工极好,那玫瑰的花瓣晶莹剔透,隐约能透出芬芳。

    顾轻舟悄声问顾绍:“最近查到什么了吗?”

    “我认识了一个人。”顾绍低声道,“他帮我找到了当年那个稳婆,稳婆已经去世了,她的女儿好像知道点什么,也不是很确定,我们在查。”

    “那就好。”顾轻舟道,“还算有点进展!”

    顾绍点点头。

    他心情莫名有点灰败,低声道:“舟舟,早点睡吧。”

    顾轻舟跟他到了晚安,就回自己房间去睡觉了。

    翌日,顾轻舟仍去上学。

    学校里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早起时,顾绍居然不肯做家里的汽车,非要和顾轻舟一起搭电车。

    顾轻舟习惯了独来独往,顾绍跟着她,让她颇为不自在。

    “搭电车也挺好玩的,看着街上人来人往。”顾绍笑道。

    顾轻舟觉得,这位大少爷只是想体验下人间疾苦,也就没阻止他。

    到了学校,顾轻舟认真念书,与人为善。

    饶是这样,也还是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

    声乐课上,密斯们要为圣诞节准备一个合唱,由高年级的女学生组成合唱队,还需要两名领唱。

    “先选两名领唱,后续再调整,谁想来领唱?”声乐课上,任课的密斯这样问。

    有两个女孩子举手了。

    正巧只需要两个,密斯就选了她们,可是有个女孩子叫宛敏的,她天生嗓子破音,总是高一个调,能把全班都带跑。

    密斯没办法了,试了两天觉得宛敏不适合,就换了人选。

    顾轻舟正好站在宛敏身后,她有一头浓密的长发,雪肤红唇,乖巧得像个雪娃娃,总能引起长辈们的好感。

    密斯也挺喜欢她的,就说:“顾轻舟,你来顶替宛敏。”

    这原本就没什么大事。

    当时选领唱,也只是宛敏举手了的,密斯也没说过一定会是她,况且她的确不行。

    宛敏不怪密斯,却憎恨顾轻舟,说是顾轻舟取代了她。

    “她肯定在密斯面前说了我的坏话。”宛敏这样跟她的同桌道。

    班上就那么几个人,几乎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这话就传到了顾轻舟耳朵里。

    宛敏学习很好,可她声乐、钢琴、手工等非文化课都不行。她家里是大富商,祖父曾是洪门的师叔祖,又是江南有名的学究,社会地位很高。

    这样,宛敏就跟顾轻舟算是结仇了。

    她看顾轻舟不顺眼,第一次表现在上算数课上,密斯们这道题谁会时,宛敏高声喊:“顾轻舟说她会。”

    可顾轻舟不会,她算数课一直不好。

    这就很尴尬了。

    顾轻舟并不觉得自己抢了宛敏的机会,毕竟是竞争,密斯给过宛敏尝试,宛敏能力不济被替换下来,她自己才是失败的关键,跟顾轻舟无关。

    宛敏的小肚鸡肠,倒是让顾轻舟重新认识了这个人。

    顾轻舟过了尴尬的一天,放学后回家,二姨太坐在客厅沙发里喝茶。

    “轻舟小姐,您回来了?”二姨太给顾轻舟使了个眼色。

    顾轻舟就知道,二姨太有话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