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47章司行霈的跟踪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顾轻舟从李家出来,去了趟何氏药铺。

    何微给顾轻舟开门的。

    今天何微穿了件粉底绣折枝海棠的旗袍,比往常华丽了很多。

    “姐,早上警备厅的人来了,说李家连夜销案,阿爸没事了。”何微道。

    “那太好了。”顾轻舟笑道,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何微穿得如此喜气洋洋。

    何梦德和慕三娘反而不知该说什么。

    顾轻舟对何家的大恩,不是轻飘飘一句感谢就能报答的。

    “要不是昨天霍爷去说话,警备厅的人也不会特意来告知。”何微道,“姐,你太厉害了,认识这么多能人。”

    顾轻舟微笑。

    霍钺这份人脉,的确是顾轻舟凭本事拿下来的,她接受了何微的夸奖。

    想起什么,顾轻舟问何微:“你怎么不去上学?”

    “我今天告假。”何微道,“姐姐你不是也告假?”

    “都告假了,就歇一天,姑姑给你们做好吃的。”慕三娘笑道。

    大家心情都极好,慕三娘也不一味劝她们去念书。

    慕三娘也不让何梦德开业,今天生意也不做了,所有人都休息,专门给丈夫和孩子们做顿好吃的。

    “姑姑,我想吃鱼。”顾轻舟道。

    “好,那就做鱼吃。”慕三娘笑道。

    慕三娘两口子去买菜,顾轻舟在院子里摘菜,何微择米里的稗子。

    其他两个还没有上学的小孩子,满院子打闹乱跑,踢得毽子满天飞,何微不时呵斥他们。

    “姐,你跟阿木什么时候结婚呐?”何微突然问。

    顾轻舟一愣。

    昨天见到了司慕,何微就想起了这茬。何微这个年纪,正是八卦得不行的时候。

    “你们是定亲了的,怎么还不结婚?”何微道,“虽然南京政府规定女孩子二十岁才能结婚,但如今的法律是今天变、明天又变,只有老祖宗的规矩不变。我姆妈说,女孩子能早嫁就尽量早嫁。”

    “你现在就操心婚嫁啦?”顾轻舟失笑。

    何微蓦然红了脸,将稗子丢在顾轻舟身上:“你取笑我!”

    “明明是你开头的。”顾轻舟失笑。

    这么一插科打诨,何微就不再关心顾轻舟何时嫁人了。

    很快,何梦德和慕三娘买了鱼回来。

    除了鱼,还有虾和蛤蜊。

    一顿简单却鲜美异常的鱼虾宴,顾轻舟吃得很开心。

    做饭的时候,顾轻舟帮忙洗菜,顺便问起慕三娘:“微微定亲了吗?”

    她还以为肯定没有,不成想慕三娘却笑了,悄声道:“定了。”

    顾轻舟吃惊:“从未听她说过。”

    “她哪里好意思说?”慕三娘笑道,“是内地的亲戚,三年前那家的太太到岳城治病,借住在我们家。当时就说,很喜欢微微,想要微微做儿媳妇,给了定聘之礼。前不久还来信,等微微毕业就结婚。”

    说到这里,慕三娘又舍不得女儿。但是,她非常愿意把女儿嫁远些。

    “微微太懂事了,我们这一家子负担太重,迟早是要拖累她的。早点毕业结婚,离娘家远些,她过些清净日子。”慕三娘笑道。

    母亲没什么能给女儿的,就唯独盼着不拖累女儿。

    顾轻舟心里暖融融的,何家上下全是好人,跟她的乳娘、她的师父们一样。

    饭后,顾轻舟帮着何微洗碗。

    快要到半下午,顾轻舟才起身离开。

    她乘坐电车,坐下来就开始拿出手袋里的英文书,一边温习一边打发时间。从何家出发,电车大约要四十分钟才到地方。

    有个人坐到了她的身边。

    尚未到下班的时辰,电车上比较空,顾轻舟埋头开书,对身边坐了什么人也不在意。

    而后,她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像极了司行霈身上雪茄的清冽。

    她抬头看了眼,差点惊呼。

    还真是司行霈!

    司行霈回来了!

    他沉默坐在她身边,却不说话。

    他这次出去的时间特别短,比以往都要短。

    所以,他突然出现在城里,顾轻舟最是意外。

    她猛然站起来,怕引起身边其他人的怀疑,顾轻舟挪到了电车的前面,拉着手柄站稳。

    她的余光,可以看到司行霈仍坐在方才的位置,将帽子压低了些,目不转睛打量顾轻舟。

    他的目光,第一次充满了阴冷,像恶狼盯住自己的猎物。

    这让顾轻舟特别不舒服。

    顾轻舟实在受不了,她往前门挪,挪到了非常近门的地方,司机瞥了她好几眼,她装作没看见。

    然后,电车停稳,等车的人上来,门快要关的时候,顾轻舟猛然挤了下去,然后拔腿就跑。

    她跑得飞快,头也不敢回,只往一个方向的奔跑。

    直到她被司行霈拦腰抱住。

    他追得比她跑得快多了。

    顾轻舟气喘吁吁,彻底没了力气,被司行霈搂住,她眼前直冒金星。

    “就你这体力,还敢从我手底下跑?”司行霈看着她,“明知逃不掉还要跑,顾轻舟,你是傻子吗?”

    顾轻舟只有喘气的份,没顾上反驳。

    她脸通红,热气一阵阵的蓬,泪就流了下来。

    好半晌,她才顺过来一口气,推开司行霈:“你吓死我!”

    司行霈的副官,一直开着他的车跟随电车,此刻车子已经到了跟前。

    他将顾轻舟扔到汽车里,不说话。

    司行霈不似往日那么和善,也没有往日那么流氓,他的脸色阴沉,俊朗的五官似覆盖了层严霜,静静看着顾轻舟。

    严霜轻覆之下,顾轻舟感觉冷,她无意识缩了下肩膀。

    车厢里突兀沉默起来。

    气氛低沉,压抑得叫人透不过来气,顾轻舟肺里的烧灼终于清减了很多,她想问司行霈,不是说过长江去驻军,怎这么快回来?

    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被压了回去,顾轻舟没有开口。

    司行霈对顾轻舟,素来是强取豪夺,从未像此刻这么冷漠而疏离。

    他见面没有动手动脚,这非常罕见。

    他坐着,目视前方,任由车子穿城过巷而去。

    顾轻舟很想问:到底怎么了,为何这般不开心?

    犹豫了片刻,她还是问了:“怎么现在回了岳城,不是说要好几个月,可能到年底吗?”

    “我回来,你很失望吗?”司行霈反问,声音阴测测的。

    他点燃了一支雪茄。

    他从来不在车厢里抽烟,因为会让顾轻舟喘不过来气。

    现在,他却点燃了,一阵阵雪茄的清冽铺天盖地。

    哪怕顾轻舟再蠢,也知晓司行霈不开心,非常不愉快。

    从前他哪怕再不愉快,也不会把这些情绪发泄在顾轻舟身上。唯一的解释,是顾轻舟惹了他。

    顾轻舟猛然想起来,司行霈不管去多远的地方,都会留几个副官秘密看守顾轻舟的。

    说他是监视顾轻舟,有点冤枉他,他只要是保护顾轻舟。

    顾轻舟跟着他,他也担心走漏风声,有人对顾轻舟不利。

    于是,顾轻舟和司慕去李家、去吃早茶,司行霈全部知道了。

    怪不得早上顾轻舟看到了他,原来不是错觉!

    顾轻舟摇下了车窗,新鲜的空气涌入,车厢里的窒闷得到了片刻的缓解。

    车子到了司行霈的别馆时,司行霈下车,像扛麻袋一样将顾轻舟扛在肩膀上,带回了他的别馆。

    进门的时候,他放下了她。

    不像以往火急火燎扑到她,司行霈放下她之后,解开了自己军装的纽扣,自顾上楼去了。

    顾轻舟站在楼下的大厅,茫然了片刻。

    她在想,是跟着上楼,还是逃出去?

    司行霈越是沉默,意味着他的怒焰越炽,他第一次这么对顾轻舟。

    此地不宜久留,逃才是万全之策。

    她站在玻璃窗前,往院子里看了看,但见院子里站着四名副官,两名在大门口,两名在院门口。

    而后院是空的。

    司行霈的后院,不可能没有人把守。

    顾轻舟试探着,推开了后窗,将一只椅子扔了出去。

    草皮底下的猎物陷阱夹,猛然就夹住了椅子。

    若是顾轻舟踩上去,夹断的就是她的腿。

    她一身冷汗,没有冒失果然是对的。

    后院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司行霈。

    司行霈站在楼梯口,他脱了上衣,穿着铁灰色军装裤子,露出他结实精壮的身体。

    脱衣裳的时候,他的头发凌散了。

    每次他头发凌乱的时候,总有种嗜血的魅惑,俊得邪气。

    “上来。”他声音低沉而轻缓,“不要乱动东西。”

    “我要回家!”顾轻舟道。

    “是要我去抱你,还是让副官将你扛上来?”司行霈问。

    顾轻舟最终选择了自己走上去。

    上楼之后,司行霈去了浴室。

    他在浴室里的时间,对顾轻舟而言,又是另一种煎熬。

    他很生气,这毋庸置疑。

    他答应过现在不碰她,这未必可信。

    逃是逃不掉的,打又打不过他,顾轻舟觉得自己面对司行霈时,唯一的杀手锏就是哭。

    司行霈害怕她的哭,只因他心疼她。

    原来,她的武器,不过是依仗着他的疼惜。

    这可武器最是靠不住,而是杀伤力低,总有一天要全部耗光的。

    “去洗澡。”他裹了浴巾出来,身上的水汽迷蒙。

    顾轻舟的心,全部沉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