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30章霍钺的呼喊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130章 霍钺的呼喊

    颜洛水说要去拜佛,祛除身上的霉运,颜太太同意了,顾轻舟就也挺想去的。

    颜家五少爷颜一源,他不信佛,也也非要去,因为霍拢静会去。

    他最近号称他爱上了霍拢静,让他父母去提亲。

    颜太太和颜新侬都知道这个儿子还没有定性,朝三暮四的,都警告他不许胡闹。

    颜一源从小到大,一直喜欢的大概只有司督军的女儿司琼枝了。

    其他人,是今天招惹一下,明天又丢开了,典型的风流公子。

    现在还想招惹青帮龙头的妹妹,这不是作死么?

    “你不许去!”颜洛水义正词严。

    “姐,你就让我去吧!”颜五少只有这种时候,才心甘情愿喊姐姐。

    顾轻舟在旁边笑得不行。

    颜五少又求顾轻舟:“轻舟,你帮忙说句好话啊!”

    “五哥,我很公平的说,你还是不要招惹霍龙头的妹妹比较稳妥。要不然霍龙头将你点了天灯,义父也救不了你。”顾轻舟道。

    颜五少气得骂她们狼心狗肺。

    而后,颜五少去打听,颜家定了什么船出海,总之是非去不可。

    “他太胡闹了。”颜洛水说,“他打小就是见一个爱一个的,十二岁就知道偷偷亲人家姑娘,小流氓!”

    颜太太笑,轻轻拍颜洛水的手:“别这样说你弟弟。”

    颜五少的性格,既不像他的父母,也不想他的兄长,颜太太也替他发愁。

    “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子的女人,所以寻寻觅觅。”顾轻舟难得说句公道话,“五哥将来一旦定下来,肯定是个痴心的。”

    在颜家玩了一天,插科打诨,顾轻舟的心情好了很多。

    她没有再想司行霈。

    颜新侬夫妻对司行霈也避而不谈。

    暗地里,颜新侬两口子都在想办法,帮顾轻舟脱身。

    顾轻舟很感激他们。

    过了两天,顾轻舟再次到颜家,商量去舟山拜佛的事时,单独去找义父义母,问了汤家五小姐的事。

    她觉得汤家小姐的时候,应该会有个结果。

    “怎么处理的?”顾轻舟问。

    “已经解决了,汤家很好说话。”颜新侬道。

    汤五小姐死在司行霈的枪下,只因她误伤了顾轻舟。

    顾轻舟的胳膊一出血,司行霈就疯了,立马有了大杀四方的冲动。

    当时他太利索了。

    他扶稳顾轻舟,顾轻舟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的枪就上膛了。从上膛到开枪,不过两秒钟,直到汤五小姐倒地,顾轻舟就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司行霈说,若顾轻舟敢嫁给司慕,他就会杀了司慕。

    顾轻舟以前不太相信,现在她信了。

    司行霈不会把任何人的命当回事。

    他连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

    而汤四小姐吓坏了,好像吓过了头,回去之后就神志不清。

    “汤家五小姐已经下葬了,四小姐住到了教会医院的精神科病房里。”颜新侬又道。

    四小姐吓疯了。

    顾轻舟这时候才觉得,原来她害怕死人,并非她的孱弱,正常的女孩子都怕。

    汤四小姐只是看到汤五小姐被杀,然后被司行霈枪指就精神失常。

    和她相比,顾轻舟算是镇定多了。

    “可怜的,就那么被吓疯了,司少帅太作孽。”颜太太惋惜叹了口气。

    司行霈派了副官去和汤家交涉。

    汤老爷说,司行霈给他一张为期四年的码头通行证,以后汤家的船舶经过岳城二号码头时,可以免检查,汤家就既往不咎。

    司行霈的副官答应了。

    后来,汤家只说五小姐遇到了劫匪,不幸遇难。

    汤家上下,没人有半分伤心,汤老爷反而高兴极了,终于拿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通行证。

    “女儿的一条命,只值一张通行证吗?”顾轻舟问义父。

    颜新侬也略有感叹,说:“轻舟,现在这世道不成体统,咱们老祖宗的父慈子孝,早已成了糟粕。如今钱是天皇老子,人都是钱的孙子。”

    旧式的社会道德早已崩溃,而新的社会秩序尚未建立,所有人都过的浑浑噩噩,任何的荒唐,都成了新风尚。

    颜新这种老派的人不懂,顾轻舟这种小年轻人也不懂。

    社会早已面目全非了。

    什么是论理,什么是道德?

    “总要变的,世道哪里能一成不变?”颜太太反而比颜新侬看得更透彻。

    汤家是小门小户,汤五小姐死了,一点风声也没有。

    一切静悄悄的。

    顾轻舟就明白,这个世上混账的父亲,不止是顾圭璋。

    转眼就到了中元节。

    颜太太安排好了司机,再雇好了船,带着孩子们去舟山拜佛。

    颜一源还是跟着去了。

    顾轻舟很虔诚,一路跪拜。

    她的虔诚,似乎很感动霍拢静,于是霍拢也很虔诚的跪拜。

    顾轻舟希望佛光能洗去她的孽障。她自己不够善良,而司行霈又带给她数不尽的冤孽,顾轻舟希望一一洗脱。

    “轻舟,你很信佛!”回去的时候,霍拢静对顾轻舟道,“我没有想到你会信佛,现在很多人信基督。”

    “我没什么信仰。只是来都来了,总要好好拜一拜。”顾轻舟笑道。

    饶是她这么说,霍拢静还是感觉她深谙佛道。

    霍拢静自己是信的。

    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有个白玉观音像,一直保佑着她,让她逢凶化吉。

    认定顾轻舟乃同道之人,霍拢静就下意识更偏向顾轻舟。

    霍拢静下学期想复学了,霍钺已经帮她办好了手续。

    只是,下学期就是圣玛利亚高年级的最后一个学年了,功课很吃力。离开学还有二十来天,霍拢静希望顾轻舟能帮她补补课。

    “怎么不找洛水啊?”顾轻舟有点为难,“阿静,你也知道我的,我是插班生,我的功课一直就不太好。”

    “上次去拜佛,我听洛水和她弟弟说,想要去学射击和骑马,下学期学校也有骑术课,我怕耽误她。”霍拢静道,“况且,你的功课不好,我也没压力,我们就当一起复习。”

    然后又道,“我给你家教费,好不好?”

    霍钺曾给过顾轻舟一根大黄鱼,而霍拢静也送给顾轻舟钻石手链,都是很昂贵的礼物。

    再要她的家教费,顾轻舟就太不要脸了。

    “咱们别这样见外,我帮你辅导就是啦,你不要嫌弃我。”顾轻舟笑道。

    于是,就这样说定了,顾轻舟假期的最后二十天,都要跟霍拢静一起温习功课。

    顾家的人也知道顾轻舟认识霍龙头的妹妹,一听她要去给霍拢静补课,顾圭璋双目都放光。

    看到他这个表情,顾轻舟仍是想起那个去世的汤五小姐。

    若不是顾轻舟幼年和司慕定亲,那么顾圭璋肯定也会想汤家送女儿一样,把顾轻舟送到政要的床上去。

    “她运气太好了!”顾缃是气得不轻。

    顾缃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运气,能好到这种程度!

    顾轻舟巴结几句,就得到了司督军的承认;她再巴结几句,就认识了颜家;如今不过是再巴结几句,就和青帮龙头的妹妹成了好友。

    “青帮少不得有刺杀和争斗,她迟早要被人枪杀了的!”顾缃狠狠诅咒她。

    她咬牙切齿的时候,顾缃的妹妹顾缨,反而沉默了。

    自从顾维离家出走,顾缨就和她母亲、姐姐慢慢生疏了。

    顾缨从小由秦筝筝养大,耳濡目染,自然都是秦筝筝那套为人处事,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直到现在,她长大了,也困惑了。

    顾轻舟知晓她的姐姐嫉妒她,也没放在心上,整理好书包时,霍家的汽车就来接她了。

    乘坐汽车到了霍公馆,顾轻舟在门口遇到了霍钺,他正要出门,汽车就停在旁边。

    霍钺一直都是穿长衫,儒雅温润,今天却不知怎么,突然换了套西装。

    他的外套拿在手里,穿着丝绸白衬衫,两颗纽扣松开,鬓角裁剪得很整齐,发如墨染。

    天气有点热,霍钺挽起了袖子,黑曜石的纽扣,泛出温润的光。

    他穿西装,亦是俊朗不凡。

    “霍爷。”顾轻舟打了招呼。

    霍钺摘了眼睛,眸光仍是精锐:“轻舟来了?”

    他知道轻舟要来给他妹妹补课,却不知道是今天。

    “您这是要出门?”顾轻舟问道。

    “是啊,有个朋友的喜酒。”霍钺笑道,“快进去玩吧,外头这么热。”

    顾轻舟道是。

    她往里走了几步,却听到霍钺突然喊她:“轻舟?”

    他喊得有点急。

    顾轻舟微讶,回头却见霍钺停在原地,似乎在考虑说什么。

    犹豫了下,他说:“上次送你的手链,怎么不见你戴?你不喜欢钻石首饰吗?”

    顾轻舟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任何首饰的装点。

    她习惯了。

    从前年纪小,不适合戴;如今也就不太喜欢戴,总感觉累赘。

    “我很喜欢啊,那么贵重的首饰,万一弄丢了怎么办?”顾轻舟笑道,“我存起来了。”

    霍钺微笑。

    他转身走了。

    顾轻舟有点狐惑,总感觉他不是要说这句话的。

    继续往里走,顾轻舟的余光却感觉暗处有双眸子,带着愤怒的光芒,一寸不让盯紧了她。

    她心中一愣,停步望过去,果然发现了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