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18章不一样的手链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118章 不一样的手链

    顾轻舟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她神色如常,修长的羽睫轻覆,她的情绪深敛。最新最快更新

    她哭过。

    但是,在这次哭之前,被司行霈按住的时候,她就哭了很久,所以眼睛红红的,没什么异样。

    她躺下睡觉。

    没有逃跑,因为跑不掉,只有杀了司行霈,才有机会逃脱。

    司行霈从背后搂住她,搂得很紧。

    “轻舟,你喜欢什么首饰?”司行霈问。

    不喜欢钻石,那就换别的,反正司少帅有钱。

    顾轻舟心中冰凉,声音也是凉的,她毫无情绪。

    “我什么首饰也不喜欢。戴首饰俗气,我撑不起来。我喜欢钱。”顾轻舟道,“反正你是把我当伎女的,下次直接给钱好了!”

    “不许胡说。”他低声道,然后亲吻她的耳垂,“你不是伎女,你是我的猫!”

    顾轻舟心里凉,身上也凉。

    一颗心,凉得像石头,她无法起任何的涟漪,任由他抱紧她。

    “轻舟,你想嫁给我吗?”司行霈突然问。

    顾轻舟发脾气的样子,他是看见了的。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她看到钻戒的时候,虽然僵住,却有点开心。

    他不太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很开心。

    顾轻舟哭得的时候,感情是真实的,其他时候,她表情收敛,司行霈猜不透她想什么。

    “我不想!”顾轻舟紧紧咬唇,“我宁愿死,也不会嫁给你这种变态!”

    顾轻舟觉得他很残忍。

    他从来没想过娶她,却要问她这种问题!

    要她怎么回答?

    看着她尴尬难堪,甚至卑微,他很有成就感吗?

    他说,你是我养的猫。

    顾轻舟,只是他的宠物而已。

    她不想再说话了。

    今天很累,心情又不好,顾轻舟沉沉睡着了。

    司行霈则考虑了良久。

    翌日早起时,顾轻舟睁开眼,司行霈已经离开。

    她梳洗好了,换了套旗袍。

    司行霈的衣柜里,一半都是照顾轻舟尺寸做的旗袍,足有二三十套,挤得满满当当的。

    她随意挑了一套,和她昨天那件颜色类似的。

    下楼时,朱嫂已经煮好了早饭,回家去了,只有一名副官等着。

    副官告诉顾轻舟说:“昨夜码头来了一批军火,少帅连夜去了营地。最近半个月,营地都要实验新式武器,少帅没空回城,让顾小姐万事小心,有何事直接告诉属下。”

    “多谢。”顾轻舟道。

    她简单吃了点早饭。

    副官要送她,顾轻舟不同意,自己乘坐电车,回到了顾公馆。

    顾公馆现在是乌烟瘴气。今天一大清早,顾圭璋就陪同四姨太去了医院,听说是去查胎儿是否健康。

    这些检查,顾公馆的女人们不太懂,只是暗地里议论四姨太矜贵。

    顾轻舟回来,没人留意到。

    回到自己的房间时,顾轻舟打开手袋,却发现那只钻戒,司行霈放在了她的手袋里了。

    钻石比黄金贵多了,这只钻戒,可能值五根大黄鱼。

    “我给你的,永远都是你的,我绝不会收回。”这是司行霈的话,言犹在耳。

    钻戒是他定制给顾轻舟的,他既然送了,就不会再收回去。

    顾轻舟去了趟银行,将戒指存在保险箱里。

    她虽然没有真正被他睡,却也是一整夜和他在一起,这是他开出来的价格,顾轻舟等于把自己卖了。

    卖了就卖了,值钱总比廉价。

    她值一只钻戒呢,五根大黄鱼,能买很多的房子!

    她望着那钻戒,想起她第一眼看到它时的那点温暖,她的眼泪差点涌上来。

    而现在,那点温暖就成了她最尴尬的事。

    她有什么资格,以为司少帅会向她求婚?

    哪怕他说过要帮她退亲,他也从未想过娶她。

    关上保险箱,顾轻舟再也没想过那只钻戒。

    她甚至想拿去卖了!

    只是她暂时没有门路。

    从那之后,她又有一段日子没看到司行霈了。

    偶然去趟司家,除了老太太,也没见过司家其他人。

    到了月底,霍拢静给顾轻舟打电话,说:“明天是我的生辰,我阿哥说邀请你和洛水到家里来玩。”

    “好啊。”顾轻舟笑道,“我明日一准去!”

    而后,洛水也打电话给顾轻舟,问她:“轻舟,咱们给拢静送什么礼物啊?霍家什么都有。”

    “正是什么都有,所以送什么都无所谓啊。”顾轻舟笑道,“你打算送什么?”

    “不知道,我们见个面吧,去圣母路的那家咖啡店碰面,可好?”颜洛水道。

    顾轻舟颔首。

    两人见面,商量送什么礼物。

    最终,颜洛水和顾轻舟都觉得,她们来烤个西洋的生辰蛋糕,送给霍拢静。

    “你们太小气了!”她们做蛋糕的时候,颜五少在旁边道,“一个蛋糕值多少钱?”

    “走开。”颜洛水推他。

    “你弄我一身面粉!”颜五少抱怨着走开了,然后站在门口道,“我也要去!”

    “拢静没邀请你。”顾轻舟道。

    “那我不请自来,岂不是更惊喜?”颜五少道。

    “看!”顾轻舟揉了一个面饼,给颜五少瞧。

    “看什么?”颜五少不解。

    “五哥你的脸皮,比这个面饼还要厚!”顾轻舟笑道。

    颜五少气得要打人。

    不过,他打不过顾轻舟和颜洛水,落荒而逃,临走的时候说:“明天等我一起去!”

    翌日,顾轻舟和颜洛水出发,颜一源非要赖着去。

    颜太太道:“带着他去吧,他在家里烦得我头疼。”

    到了霍家,才知道霍拢静只请了顾轻舟和颜洛水。

    霍家也准备了一些生辰宴席的吃食和酒水。

    颜五少的到来,让霍拢静很不自在。

    霍钺也在场。

    颜五少现在知晓了霍钺的身份,在霍钺面前很拘谨,失去了往日的活泼。

    宴席很简单,就像是几个朋友围坐一起。

    饭后,颜洛水去厨房,教霍拢静煮酸梅汤的时候,颜五少也跟着去了,整个大厅里只剩下霍钺和顾轻舟。

    “你喜欢听评弹吗?”霍钺问她,“前几日看到了你。”

    “也不是很喜欢,正巧那天没事,跟我阿哥出来逛逛。”顾轻舟笑道。

    霍钺就知道,她的男伴是她的哥哥。

    顾轻舟想起保险箱的那只钻戒,她憎恨它,故而问霍钺:“霍爷,您的生意里,有珠宝行吗?”

    霍钺准备了一条钻石手链,准备送给顾轻舟的,算作上次的答谢。

    他还没有送,顾轻舟突然这样问,霍钺微感吃惊,问:“有几家,怎么了?”

    “现在钻石戒指,能卖到什么价格?”顾轻舟又问,“是成品。”

    钻石戒指的价格,以那枚点缀的钻石来衡量。

    就像上次司行霈买走的那只,价值五根大黄鱼。

    其他的,可能三四根小黄鱼就能买到了。

    “你想买戒指?”霍钺道,“现在比较流行的钻石首饰,是项链、手链和耳钉,戒指多用来求婚的”

    顾轻舟的脸却白了下。

    是那种惨白,好似听到了一件惨绝人寰的事。

    “你若是喜欢戒指,买宝石的更好。你喜欢红宝石吗?”霍钺安慰她,虽然不知道顾轻舟这个瞬间的惨白是怎么回事。

    “我不喜欢戒指。”顾轻舟道。

    霍钺不解。

    “我有只戒指,是家传的,我想卖掉换钱。”顾轻舟道,“可惜没有门路。”

    家传的钻石戒指?

    霍钺道:“你何时方便,拿过来我瞧瞧,青帮的铺子,不会压你的价。”

    顾轻舟点点头,道:“我也不是现在就打算卖,等哪天真的缺钱了再卖。”

    “也好。”霍钺笑道。

    而后,颜洛水和霍拢静煮了酸梅汤,放了冰块端上来,就打断了顾轻舟和霍钺的话。

    霍拢静拿出一个小匣子,送给顾轻舟说:“轻舟,上次你治好了我阿哥的病,这条手链送给你。”

    顾轻舟微讶:“怎么还给我礼物啊?”

    这条手链,是霍钺买的。

    但是霍钺送给顾轻舟,这就有点暧昧,所以他让霍拢静送。

    “你救了我哥哥的命,一点小礼物,你收下吧!”霍拢静道。

    霍拢静不像其他女孩子,她比较敏感,若是不收,她会觉得顾轻舟不把她当朋友,于是她只得收下了。

    颜洛水不嫉妒,她知晓顾轻舟对霍钺的恩情。

    她甚至帮顾轻舟戴上。

    快到下午的时候,霍钺的姨太太梅英来了,给霍拢静送了生辰礼物。

    “阿静,生辰快乐。”姨太太梅英笑道。

    梅英身段很好,穿着一件雪色绣繁花盛绽的旗袍,婀娜多姿的进来。

    一进门,姨太太梅英的目光,就落在顾轻舟的手链上。

    她的表情突然就变了。

    顾轻舟不知何意,把手往身后藏了几分。

    姨太太也自知失态,收回了眼神,心底却很是震撼。

    顾轻舟走后,姨太太对自己的亲信女佣道:“那个顾轻舟,以后不能再让她登门了!”

    女佣不解,问:“怎么了,姨太太?”

    “那条手链,戴到了她的手上!”姨太太表情阴暗又惊悚,“居然戴到了她的手上!”

    女佣仍是不懂,说:“不过是钻石手链,您想要的话,去铺子里拿一条便是了,霍爷对您素来大方的。”

    “你不懂,这不一样!”姨太太梅英咬了下唇。

    “怎么不一样?”女佣是被姨太太说糊涂了,不解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