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81章挖开欲壑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81章 挖开欲壑

    香雪没有现钱,又不能跟顾圭璋开口,不管是打点佣人还是打麻将,都需要钱,香雪很窘迫。最新最快更新

    就在她窘迫万分的时候,三姨太和轻舟小姐把她叫了出去,三个人的后花园散步时,三姨太和轻舟小姐一人拿出十块钱给她。

    顾轻舟还说:“我是从乡下来的,三姨太不太爱出门,我们不知道城里有什么好东西。

    想去给你置办一份见面礼,又怕没买好叫人笑话了去,索性给了礼金,四姨太别嫌弃我们粗俗。”

    香雪几乎要感激落泪。

    天知道她不需要什么礼物,她就需要一些现金啊!

    老爷昨晚还问她,有没有出去逛逛,看看电影、喝喝咖啡,她只得编了个借口,还是没敢提钱的事。

    男人粗心,老爷也愣是没想起来。

    “多谢轻舟小姐,多谢三姨太。”香雪真心实意道。

    二十块!

    香雪握住,手有点颤抖:她人生头一回拿这么多钱。

    香雪在娘家的时候,大米五分钱一斤,平素煮饭都参杂粗粮,二十块能买四百斤大米,一家人全年的口粮。

    乡下的生活就是这么艰苦。

    “不客气的。”顾轻舟道。

    拿到了钱,香雪目前最大的困境是解决了。先入为主,她对顾轻舟和三姨太印象特别好。

    妙儿私下里问三姨太:“轻舟小姐为何要给四姨太那么多钱,是想拉拢她吗?”

    “拉拢她?”三姨太微笑,“她看上去很贪婪,我们拉拢她,无非是养只吸血虫。”

    “那为何要给她钱?”

    “这是轻舟小姐的意思,只是为了挑拨她和太太的关系,让她对太太更加不满。”三姨太低声,“太太弄四姨太回来,想对付二姨太,甚至我和轻舟小姐,我们就让她自食恶果。”

    这些都是顾轻舟的话。

    顾轻舟料定,四姨太是个狠辣且贪婪的人,她们的二十块钱,根本无法收买她,却能让她和秦筝筝的矛盾加剧。最新最快更新

    试想,以后秦筝筝再给她三五块钱,她会放在眼里吗?

    “这是挖开她的欲壑。我们的二十块钱,能把她的欲壑挖的很深。太太再想填满四姨太的**,轻易是打发不了了。”三姨太道。

    带过金子的人,不会再把银子放在眼里。

    二十块,是让香雪见个世面,奠定她价值观的根基。

    从此以后,秦筝筝想要讨好香雪,拿出价值低于二十的,不仅不能收买香雪,还会引起香雪的不满,觉得秦筝筝看不起她。

    而二十块,别说秦筝筝,就是对于顾圭璋,也算是一笔大数目。

    香雪这条毒蛇,会放出她的毒牙。

    “我见她第一面,就知道这个女人将来是个狠角色。”顾轻舟对三姨太道。

    三姨太点点头,十分赞同顾轻舟的看法。

    “可太太觉得她蠢,好拿捏,否则太太也不敢轻易让她进门。这些年,老爷在外头不是没人,都被太太想方设法拦住了。”三姨太又道。

    家里就暂时得到了制衡,也埋下了冲动的火种。

    二姨太原本是最落寞的,但是她看出秦筝筝的第四女顾缨跟秦筝筝不同心,隐约打起了顾缨的注意。

    秦筝筝恢复了太太的尊严,又自以为能拿住香雪,心情也还不错。

    香雪得到了尊贵,没钱的窘迫也得以缓解,加上顾圭璋恨不能死在她身上,她过的更加滋润。

    顾轻舟和三姨太依旧按兵不动,默默做自己的事。

    只是,三小姐顾维被颜家摆了一道,她无法找颜家算账,同时她还奢望颜家能青睐她,成为她的靠山。

    于是,她只是把账记在顾轻舟身上。

    “我一定要让顾轻舟被开除!从前颜洛水根本没朋友,等顾轻舟退学之后,我可以取代她。”顾维心想。

    顾维还是不死心。

    颜洛水算计她的事,她也只当颜洛水是受到了顾轻舟的挑拨。

    顾轻舟是不会主动离开的,密斯们也知晓她是军政府少帅的未婚妻,更不敢轻易开除她。

    除非她犯了大错。

    “前几次对付顾轻舟,都出了问题,肯定是和姆妈、姐姐妹妹商量,泄露了风声。这次,我要自己出手。”顾维心想。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考虑了几天之后,顾维还真想到了一个方法,让顾轻舟被开除的方法。

    她没有和别人商量,计划要越严密越好。

    岳城的四月,繁花似锦,温暖和煦。春的料峭已然褪去,只剩下金灿灿的骄阳,像件锦袍笼罩着碧树繁花,整个岳城都添了华丽。

    顾轻舟二月份给乡下发了封电报,如今终于得到了回信。

    拿到电报之后,她去了趟何氏药铺。

    慕三娘的丈夫何梦德已经从安国药市回来。

    “我两个月前就想派人去看望我乳娘,给师父发了封电报,问能否请姑父走一趟。师父回了信,说可以的。”顾轻舟把电报给慕三娘。

    慕三娘激动,肩头微微发抖,她已经十几年未见过兄长了。

    何梦德也连连点头,迫不及待道:“我明天就动身!”

    顾轻舟拿出五十块钱,让他带给她乳娘。

    “替我告诉李妈,我什么都好。”顾轻舟将钱交到了何梦德手里。

    当初她离开村子时,李妈不愿意跟她来。

    李妈说,她是顾轻舟的软肋,也许会被秦筝筝和顾圭璋利用,到时候顾轻舟掣肘,寸步难行。

    李妈还是留在乡下,慕宗河和张楚楚会照顾她。哪怕顾家派人去寻她,也再寻不到其踪迹,除非通过慕宗河。

    顾轻舟在城里,就可以安心做她自己的事,没有后顾之忧。

    等她彻底成功了,夺回了属于她的东西时,再去接李妈。

    若是她真的想念李妈,可以通过慕宗河。慕宗河同意了,她再派可靠的人去看望。

    “轻舟放心。”何梦德慎重把顾轻舟的钱收好。

    顾轻舟又拿路费给何梦德,何梦德死也不肯收。

    第二天,何梦德就出发了。

    学校和顾公馆暂时都处于平静的状态,特别是顾公馆,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气氛格外的压抑,只是顾圭璋体会不的。

    顾轻舟每天按时上学、放学。她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接下来的戏,不需要她唱。

    她偶然会看到街角来不及躲避的副官,她知晓那是司行霈的人。

    司行霈监视她的行踪,同时也保护她的安全。

    顾轻舟心情灰败,却也不反抗。

    不能一击即中的反抗,显得无力且矫情,顾轻舟在等待时机。

    顾维对顾轻舟越发热情。

    顾公馆有一架钢琴,是顾缃姊妹的,顾轻舟从来没碰过。

    顾维却常邀请她去弹琴。

    顾缃很恼怒。

    “在学校练习过了,我不想再练。”顾轻舟总是推脱,不太想和顾维相处。

    顾维吃了那么大的亏,她肯定要伺机报复。顾轻舟和她做朋友,无非是把自己送到她的嘴嘴边,任由她啃噬。

    况且,顾维、顾缨这等小角色,不是顾轻舟网里的鱼,她不屑打捞她们。

    顾维却热脸贴冷屁股,继续坚持对顾轻舟谄媚。

    “你干嘛巴结她?贱骨头,你像条狗跟着她。”顾缃气得不轻,有次在饭厅骂顾维。

    顾轻舟听到了。

    顾维连忙让顾缃闭嘴,同时心中窃喜:严格保密就是很好,连大姐也能无意配合着她,更是真实可信。

    面对顾缃的辱骂,顾维心里很愤怒,暗暗想道:“大姐现在骂得很,等我把顾轻舟收拾了,让你和姆妈看看我的能耐!”

    顾轻舟浓刘海之下的眼睛,淡然温和,没有任何攻击性。听到顾维和顾缃吵架,她眼波平静如初。

    四月的第三周,周二是手工课和声乐课。

    高年级的手工课是缝制玩偶。

    顾轻舟正在和颜洛水缝制布偶娃娃,助教罗小姐突然进来,对任课的密斯小声说了几句话。

    密斯点点头。

    罗小姐就走到顾轻舟身边,低声对顾轻舟道:“你妹妹受伤了,你去看一下。”

    顾轻舟的大眼睛水灵而澄澈,当即涌动着关切,问罗小姐:“她没事吧?”

    “已经无碍了。”罗小姐道。

    顾轻舟就跟任课的密斯告假,去校医那边看望顾维。

    颜洛水没有跟着。

    校医都是修女。

    顾维躺在雪白的病榻上,额头汗湿了,微微抿着唇,眼角还有稀薄的泪珠,一张粉脸此刻煞白。

    “阿姐!”看到顾轻舟,顾维柔软喊了她一声,眼泪夺眶而出,十分的委屈可怜。

    顾维的病榻旁边,还站着一个纤瘦娇小的女人。

    这个女人,顾轻舟的算数课老师。她不是密斯,而是修女。

    这位算数老师姓胡。

    胡修女平常很和蔼,人瘦瘦小小的,身体不是很好。

    顾轻舟的算数课目很糟糕,几乎在班上垫底,胡修女还单独给她补过两次课。

    上个月的测试,顾轻舟的成绩就从垫底升到了中等,胡修女很有成就感,好像自己亲手雕琢出来的璞玉成器了,故而更喜欢顾轻舟。

    “轻舟,都是我不好。”胡修女叹气,“你妹妹好心帮忙,结果我倒茶给她,杯子滑了手,烫伤了她的脚。”

    顾维在学校穿着很长的筒袜,褪去之后,露出嫩白的细长腿,以及红肿的脚背。

    胡修女倒茶给她,结果那杯热茶不小心掉了,直接砸在顾维的脚背上,玻璃碎了,有两块划破了顾维的脚面,流了点血。

    修女校医说了,并不碍事,没有烫伤,也只是划破了皮,不会留下伤疤的,可是顾维吓坏了,一直在哭。

    她还哭着要见顾轻舟。

    顾轻舟凝眸一瞬,看了眼顾维的脚,心中隐约明白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