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79章你不在乎我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79章 你不在乎我

    秦筝筝给顾圭璋纳了四姨太,重新得到了管家的权力,顾轻舟并不介意。

    她知道,秦筝筝这是引狼入室,将来她会自食恶果。

    不过,顾轻舟却也明白了一件事:“秦筝筝更了解顾圭璋,她的牌还没有完全打完,现在对她动手,伤不了她的根本。”

    顾轻舟去上学的路上,一直在想这件事。

    她以为顾维的错,足够让秦筝筝沉寂半年的,不成想才半个月她就翻身了。

    秦筝筝和顾圭璋十几年的夫妻,想让她走上绝路,顾轻舟需得更有耐心。

    而顾维的病假也到期了,重新上学。

    “轻舟姐,颜姐姐!”顾维像没事人一样,照样热络巴结顾轻舟和颜洛水。

    顾维年纪小,粉腮明眸,娇媚光鲜,笑容也恰到好处的动人。

    颜洛水问顾轻舟:“她这么快就活蹦乱跳的?”

    顾轻舟点点头。

    上次的事,随着香雪的到来,在顾圭璋心中已经翻篇了。

    顾轻舟也把这事,告诉了颜洛水。

    颜洛水叹了口气:“除了让你父亲破财,其他好像白忙了一场。”

    “怎么会呢?”顾轻舟笑。

    并不是白忙!

    家里很多事发现了改变,香雪来了,秦筝筝的路上就埋下了一颗炸弹。

    秦筝筝的胜利,是惨烈且短暂的,顾家不平稳,随时可能掀起惊涛骇浪。

    顾家表面一切如常,顾轻舟在学校念书也很刻苦。

    司行霈又是半个月没来找她,让她松了口气。

    日子慢悠悠就到了四月。

    四月,学校的体育课增设了一个课目,就是游泳。

    学校的课程都是仿照美国的,网球、骑马、高尔夫和游泳,这四样必不可少。

    顾轻舟没有泳衣,颜洛水陪着她去买。

    结果,在大新百货时,顾轻舟看到了司行霈。

    她先瞧见了司行霈,司行霈没有看到她。

    司行霈不是一个人独行。

    在司行霈身边,有个妙龄女郎。对方剪了极厚的浓刘海,烫着头发盘起,露出纤长的脖子。

    女郎穿着软绸旗袍,那料子似在周身荡漾,摇曳着风情烈烈。她带着一顶英伦帽子,帽子上的纱网半垂,只露出嫩红的唇。

    他们挽着胳膊。

    顾轻舟一愣,继而拉住颜洛水,躲到了一家商铺的更衣室。

    她想起方才瞧见的那一幕,忍不住笑了。

    司行霈有了新欢,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解脱了?

    顾轻舟心中大喜。

    大新百货的衣裳,全是洋行出来的,商铺的更衣室宽大敞亮。

    顾轻舟试泳衣的时候,唇角微翘,喜悦从眼角眉梢飞扬,她有点控制不住内心的欢喜。

    她实在是受够了司行霈。

    对方寻到了更好玩的女人,松开了顾轻舟,真是佛祖保佑。

    顾轻舟打算过几日去还愿,顺便上点功德钱,让菩萨保佑司行霈彻底厌倦了她。

    “你很喜欢这套衣裳?”颜洛水打量顾轻舟,觉得顾轻舟方才躲了下之后,就特别开心,颜洛水一头雾水。

    顾轻舟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她笑声轻盈愉悦,并不突兀,透出少女的俏丽。

    “如此高兴?”颜洛水更是吃惊,“这衣裳这么好看吗?”

    顾轻舟穿着的泳衣,带点花边,很时髦漂亮,不过也太花哨了,她其实不喜欢的,只是心情真好。

    司行霈找到新的女人了,顾轻舟就这么脱身了。

    她真是意料之外。

    顾轻舟一点也不喜欢司行霈,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被他强吻,她没有半点选择。

    这段关系,她考虑再三是如何脱身。现在,司少帅厌恶了,他先放开手,对顾轻舟而言,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兵不血刃脱身,不知道多高兴!

    “这套泳衣不行。”顾轻舟道。

    “不行你还这么开心?”颜洛水更是糊里糊涂的。

    这丫头今天疯了吗?

    不过,顾轻舟的愉悦是真的,颜洛水很久没见过她这般开心。

    顾轻舟的心尖都是轻盈的,压抑着她的重担消失,她忍不住有点俏皮。

    她搂住颜洛水的腰,戳她半截鼓鼓的嫩白:“你长得比我好。”

    颜洛水有点脸红,道:“又胡说,你只是没发育好而已。”

    是啊,她还没有发育好!

    而司行霈不止一次把她按在床上,虽然还没有真的进入过她的身体。

    想到这里,顾轻舟越发觉得司行霈无良,他是顾轻舟遇到过最坏的人。

    顾轻舟救过他的命,他却是如此对他的救命恩人,逼迫她做他的情、妇,不把她当人看,简直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顾轻舟在口有只后腿发炎生蛆的狗,她替它处理了伤口,还拿食物给它,那狗就跟着顾轻舟回家,从此忠心耿耿,为顾轻舟守住门庭。

    司行霈连畜生都不如!

    “我这套也不行,教游泳的密斯陈最严厉了,穿得花哨要挨骂。”颜洛水道。

    颜洛水换了衣裳,出去重新挑。

    “也帮我挑一套。”顾轻舟笑着喊她。

    颜洛水答应了。

    顾轻舟背对着门,想把身上这件解下来,结果颈上的带子乱摸中,反而被她打了死结。

    有人推门进来。

    顾轻舟自然当是颜洛水,就把头发全部捋到了胸前,道:“带子成死结了,快帮我解一下。”

    对方上前,有半片阴影落下,顾轻舟一惊:颜洛水没这么高!

    她猛然回头,就撞到了司行霈。

    “你”顾轻舟失色,下意识要往后退,却早已被司行霈拦腰抱住。

    司行霈情绪有点怪,他眼眸沉沉的,像潭水阴冷寂静,毫无涟漪。

    “轻舟,你很开心?我方才听到了你的笑声。”司行霈像是压抑了呼吸,指腹轻轻滑过她的脸颊。

    顾轻舟却连大气也不敢喘:“你混账,这里是女宾区,我姐姐和售货员都在,你赶紧走!”

    她推司行霈,却被司行霈压在了墙壁上。

    司行霈抬起她的下巴:“轻舟这样高兴,是为什么?若是我看到轻舟和其他男人一起,我会气炸;轻舟看到我和别的女人,却高兴坏了,这是为什么?”

    他喃喃的,像只受伤的野兽,情绪低落。

    他并不是在问,而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慢慢抚摸着她的脸:“我的轻舟在想什么呢?”

    他眸光深敛,凛冽寒意隐藏其中,勾勒着她的面容。

    “是不是在想,我会换一个女人养,你就可以从我身边逃开?”司行霈说出这几句,似舌尖无比的沉重,“我的轻舟,你想逃吗?”

    他今天特别阴郁,手抚摸着顾轻舟的脖子。

    顾轻舟感觉他随时可以扭断她的脖子,不寒而栗。

    她唇微微发抖。

    “我姐姐在外面”顾轻舟快要急哭,又挣扎不开,被他死死抵住。

    偏偏她身上只有一套很性感的泳衣。

    他炙热的手,揽住她的要,似火苗在她身上点燃。

    “轻舟,你不在乎我?”司行霈倏然吻她的耳朵,轻轻问。

    他声音很轻,却带着蚀骨的杀意。

    顾轻舟又惊又怒。这一刻她知道,她的希望落空了,司行霈不会放过她,哪怕是他有了其他女人。

    希望摔碎,顾轻舟有点接受不了,她情绪瞬间糟糕到了极点。

    “我从来就没有在乎过你!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一个强迫我、猥亵我的人!”顾轻舟咬唇,“我恨不能你死,永远从我眼前消失!”

    司行霈笑。

    他的笑容有点荒凉,低头吻住了她稚嫩的唇:“轻舟要失望了,我不会死,也不会从你的眼前消失。”

    他松开她,看着她泳衣里的嫩白,用手量了下尺寸:“长大了些。以后要好好吃饭,长得更大一些”

    顾轻舟打开他的手。

    女宾区被封锁的时候,颜洛水去了趟洗手间。

    等她出来,售货员议论纷纷,颜洛水不明所以。

    顾轻舟已经换好了她自己的衣裳,坐在更衣室里,垂头丧气,没了之前的雀跃。

    “怎么了?”颜洛水揽住她的肩膀。

    顾轻舟眼睛潮潮的,听闻更是心酸,好似到手的光明又没了,她道:“没什么,我太倒霉了,遇到一只白眼狼!”

    颜洛水不懂。

    “怎么了轻舟?”颜洛水很担心,追问顾轻舟。

    顾轻舟这前后的情绪变化,颜洛水实在摸不着头脑。

    “我没事的。”顾轻舟低声,眼泪忍了又忍,才勉强忍住了。

    后来,顾轻舟再也没有兴趣挑选泳衣了。

    她随便选了套和颜洛水一样的泳衣,离开了大新百货。

    司行霈也回到了他的别馆。

    他今天遇到一位市政厅官员的女儿,具体什么官他不清楚,但是那姑娘谄媚欲奉献自己,司行霈是看出来了。

    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开荤,每次都是跟顾轻舟小打小闹。

    男人把这件事分得很清楚,缓解是生理本能,爱慕是心理的。

    跟谁做,司行霈不过心。

    而他对顾轻舟的疼爱,是真实且唯一的。

    这次的女郎,格外热切,司行霈也觉得到嘴的美食,没必要拒绝。他向来不拒美人计,反正最后人他是吃了,好处是不会给的。

    陪着那女郎逛了下百货,准备去对面的五国饭店时,遇到了顾轻舟。

    顾轻舟的反应,出乎了司行霈的预料之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