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73章再遇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秦筝筝爱女如命。

    可她的女儿中,老四顾缨突然叛变了。

    秦筝筝目瞪口呆看着她,都忘记了疼。

    “你闭嘴!”老大顾缃猛然拔高了声音,“你怎么跟姆妈说话的?姆妈含辛茹苦,你这样说姆妈,还有良心吗?”

    顾缨已经叛变了,又是鲁莽的性格,更是不会相让:“难道我说错了吗?若是姆妈一开始不惹顾轻舟,我们就不会得罪密斯朱,都是姆妈自找的!”

    秦筝筝没想到,她用尽心机替女儿谋前途,却要承受女儿这样的指责,她奋力抬起疼痛的胳膊,掴了顾缨一巴掌。

    “你这个小贱人,要不是你姆妈,你现在还不知在哪个工厂做女工!”秦筝筝气得嘴唇哆嗦,“你姆妈是为了你们,才遭人算计,你居然怪你姆妈?”

    顾缨挨了一巴掌,眼泪簌簌的掉。

    “缨缨,你太过分了!”顾缃骂顾缨,“快给姆妈道歉。”

    顾缨却不,她哭着道:“你留学回来了,身份刷了层金粉,将来可以高嫁;三姐在学校读书,前途光明。我呢,只有我被退学了,谁想过我以后怎么办?”

    顾缨的哭声不止,“哪怕我现在不用去做女工,我也嫁不了好人家,到时候我的女儿不还是要去做女工?”

    秦筝筝和顾缃、顾维怔住。

    她们没想到,一直很愚蠢单纯的顾缨,居然想得这么远。

    顾缨说完,则哭着跑了。

    她们的动静,顾轻舟和三姨太在二楼的阳台上听到了,二姨太在隔壁房间也听到了。

    三姨太眉目流沔:“顾缨跟她们不是一条心,我要不要去拉拢她?”

    “不必了,有人会拉拢顾缨的,我们坐山观虎斗,等她们两败俱伤再出手。”顾轻舟微笑。

    三姨太立马就知道顾轻舟说谁了:顾轻舟在说二姨太白氏。

    二姨太肯定会拉拢顾缨的。二姨太这个人,并不比秦筝筝好对付,她也是劲敌。

    “好,我们先按兵不动。”三姨太微笑。

    顾家准备了一大桌子的山珍海味,可惜没有冰窖,无法藏起来,留下全家能吃三天的,剩下的贱卖给了城里的饭馆。

    四百多的食材,只回收了十五块钱。

    顾圭璋气得两天没回家。

    是二姨太出去,把顾圭璋找了回来。

    回来之后,顾圭璋把家里的佣人和孩子们都叫到了一起,晚上宣布了一件事。

    “以后,顾公馆由二姨太当家。也别叫姨太太了,直接叫二太太吧!”顾圭璋道。

    虽然在秦筝筝的意料之中,秦筝筝还是控制不住白了脸。

    她身子微微发抖,双颊的指痕并没有消去。

    顾缃等人又恐惧又愤怒,全不敢说话。

    三姨太立马谄媚,很识趣的去巴结二姨太。

    只有顾轻舟,眉眼低垂,不言不语。

    她好似置身事外。

    ——*——*——

    春风里的爬山虎,翠绿新嫩,绿浪似的波纹一圈圈荡开。

    春意盎然。

    顾轻舟回来才五个月,顾公馆就发生了一些改变。

    二姨太接过了当家的账本,以及顾圭璋的私人印章,她的称呼从二姨太变成了二太太,这就不再是小打小闹了。

    一切按部就班,顾轻舟挺满意的。

    “轻舟小姐真是厉害!”妙儿再三感叹,“二姨太进门十一年了,比您早六年,和太太斗智斗勇,从来就没有赢过。

    结果呢,轻舟小姐一回来,借助轻舟小姐的东风,二姨太就变成了二太太,脱胎换骨!

    姐姐,现在很多官员和富商都取好几房,每一房都是正经太太。若是您做得好了,以后说不定就是三太太呢。”

    三姨太微笑:“我才不稀罕做太太,我只需要报仇。”

    妙儿神色微黯。

    “再等等吧,等轻舟的羽翼更加丰满,她会帮助我们的。”三姨太拍了拍妙儿的肩膀。

    妙儿点点头。

    二姨太其实也是个通透的人,她当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拨出钱给顾轻舟置办四套衣裳。

    这既是感激顾轻舟帮她拿下了秦筝筝,更是巴结顾轻舟。

    对于二姨太的示好,顾轻舟是懒懒的。

    她并不喜欢二姨太。

    和三姨太保留的秘密相比,二姨太更有狼子野心,而且心地恶毒,将来很可能就是第二个秦筝筝。

    顾轻舟防备她都来不及。

    只是,家里的钱财,原本就都是顾轻舟外祖父的,二姨太给她做衣裳,她心安理得。

    三小姐顾维挨了打,脸上的淤青好几天才散去,她也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顾轻舟照常上学。

    “顾维也挨打了?”颜洛水笑问。

    顾轻舟点点头。

    “该打!”颜洛水道,同时又说,“虽然该打,但是你父亲动手,也是不够仁慈的!”

    顾轻舟又点点头。

    周二放学之后,顾轻舟跟着颜洛水,去了颜公馆,在颜家吃晚饭。

    “你那个继母和妹妹,都不安好心。”颜太太提到顾维,至今心里还发凉。

    顾维到颜家来,句句挑拨离间,中伤顾轻舟。若是不知情的人家,把顾维当成顾轻舟的妹妹,那岂不是真害了顾轻舟?

    小小年纪那么恶毒,颜太太恨极了她。

    同时,颜太太也心疼顾轻舟。

    “你大哥大嫂下个月就要回德国了,你二哥二嫂也要去北平,小五是小野马一样脾气,从来不沾家,你义父常在驻地,家里就我和洛水,你不如搬到这里来住。”颜太太对顾轻舟道。

    这话一说,颜太太和颜洛水都觉得靠谱。

    颜家的花园洋房,至少是顾公馆的十倍大。

    全家就颜太太和颜洛水常住,其他就是佣人,怪冷清的。

    “是啊,你搬过来,我晾你那父亲也不敢说什么的。”颜洛水也道,“我们早上一起上学。”

    顾轻舟心里微动。

    同时也有点难过。

    她真的很想搬过来,和闺蜜、义母作伴。

    可是她不能。

    顾轻舟回到城里,第一要弄清楚她生母的死因,第二要弄清楚她舅舅被杀案的凶手,第三要顾圭璋妻离子散,身败名裂。

    她必须住在顾公馆。

    仇人要放在眼前。

    “等明年吧。”顾轻舟低喃,“若是明年事情办完了,我再搬过来。”

    她突然情绪低落,颜太太和颜洛水也不好深问,话题就打住了。

    周三上学,顾轻舟收到一封信,是慕三娘的女儿何微写给她的。

    何微常跟顾轻舟通信。她像个妹妹一样,跟顾轻舟诉说心事。顾轻舟每次收到她的心,都会很开心,甚至给颜洛水看。

    颜洛水赞赏何微的字:“现在还这么练字的女孩子不多了,她很上进。”

    顾轻舟点点头。

    何微的确很上进,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周三收到的这封信里,何微告诉顾轻舟说,她父亲去了趟安国药市,采办些中药;她最小的弟弟爬树,把胳膊摔断了,已经接好,并没有大碍。

    同时,何微还跟顾轻舟说,她找了个一份家教。

    颜洛水周末邀请顾轻舟去看电影的时候,顾轻舟道:“我要去看我姑姑,她小儿子摔断了胳膊。”

    颜洛水知晓这个姑姑对顾轻舟很重要,就点点头,让她带句好。

    “改日有空,我也去看看你姑姑吧。”颜洛水笑道,“还要见见何微,她真可爱。”

    “下次吧,我先跟姑姑提一下。”顾轻舟笑道,“姑姑家待客很少的,突然去了贵客,她手忙脚乱的,怪费劲。”

    颜洛水同意。

    到了周末,家里气氛沉闷,顾圭璋一早带着二姨太出门了,听说是参加某位同事的婚宴。

    他带着二姨太出去交际,把秦筝筝又气得半死。

    秦筝筝的伤还没有好,又失去了顾圭璋的欢心,她暂时蛰伏,不敢生事。

    顾轻舟出门,也懒得跟秦筝筝打招呼,直接往何氏药铺而去。

    药铺生意素来凋零,零星几个客人。

    今天周末,孩子们都放学在家。

    顾轻舟拎了几样糕点,还有几块白俄蛋糕,何家的孩子们开开心心瓜分了,一口一个轻舟姐姐,叫得很热络。

    何家的大女儿何微不在家,听说她找了份家教,周末去教两个五六岁的孩子启蒙读书。

    “你好些日子没来了。”慕三娘道。

    顾轻舟道:“是啊,最近念书,周末还要做功课。”

    “功课要紧!”慕三娘欣慰道,“可要好好念书啊,将来有出息,可以去洋行做事。”

    顾轻舟点点头。

    慕三娘又问她:“今天来是做什么?”

    顾轻舟道:“我收到了妹妹的信,她说小弟摔断了胳膊,我来瞧瞧。如今怎样了?”

    “没事,小孩子就是爱乱动,摔断胳膊常有的,已经接好了,不碍事的。”慕三娘小弟。

    顾轻舟笑,同时道:“我也好戏日子没来,怪想念姑姑的。”

    慕三娘慈祥的眉目笑弯了:“姑姑今天做豌豆黄给你吃!”

    “那我有口福了。”顾轻舟笑道。

    她们正说着,外头又传来何家小孩子的声音:“阿木!”

    慕三娘一愣,顾轻舟也微愣。

    “姆妈,阿木来了。”小孩子冲里喊。

    阿木,就是督军府的少帅司慕躲在何氏药铺时,慕三娘夫妻给他取的名字。

    慕三娘微微吃惊,他怎来了?

    顾轻舟亦吃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