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66章秦筝筝有了新的打算

时间:2017-12-03作者:明药

    第66章 秦筝筝有了新的打算

    司行霈一觉醒过来,已经黄昏了。

    谲滟的晚霞从衬窗里照进来,染得满屋金灿。

    顾轻舟居然还在睡。

    司行霈推她。

    “别闹,司行霈。”她低喃,转身继续睡。

    司行霈失笑,她真矜贵,又有点娇气,当然也有些小聪明,可爱极了。

    他起身下床,朱嫂等人已经离开了,楼下空空荡荡,安静得只有他的脚步声在屋子里回荡。

    司行霈系了围裙,下厨蒸好了米饭,炒了两个菜--虾仁炒鸡蛋,素炒蓬蒿,然后把中午的鸡汤热了。

    顾轻舟醒过来,就闻到了米饭的香气。

    她胃里饿得疼。

    简单梳洗之后,顾轻舟下楼。她以为是朱嫂在厨房,却看到了系着围裙的司行霈,高大英武的他,拿着锅铲居然和拿着枪一样的帅气。

    顾轻舟下巴差点掉下来。

    谁能想到杀人如麻的司少帅,居然能洗手做汤羹?

    她站在楼梯口,愣愣没敢往下走。

    司行霈却后脑勺长眼睛似的:“去洗手,要吃饭了!”

    顾轻舟嗯了一声。

    晚霞从饭厅的落地窗透进来,妖娆妩媚,将亚麻色的桌布染红了。

    顾轻舟坐在餐桌前,司行霈给她夹菜,说:“多吃一点。”

    他的面容融在夕阳里,敛去煞气,只剩下俊美。

    他真是顾轻舟见过最好看的人,虽然他变态之极,又恶心得不行。

    这个瞬间,顾轻舟吃到了香甜的米饭,鲜美的虾仁,她想:“司行霈也不完全是个疯子,他正常起来的时候,还算不错”

    虽然他很少正常。

    这是他第二次做饭给顾轻舟吃。

    吃人嘴短,顾轻舟心里评价他的时候,难免失去了公允。

    晚饭之后,司行霈送顾轻舟回家。

    顾家没人知晓顾轻舟的去向,只当她去了司公馆,或者颜公馆。

    翌日,天气晴朗。

    早春的柳芽新发,翠嫩枝条迎风摇曳,顾轻舟窗外的梧桐树,也披上了一层薄薄翠纱。

    顾轻舟去圣玛利亚学校读书,插班到高年级。她的义父颜新侬托关系,把顾轻舟安排到了颜洛水的班级。

    教会学校全是女孩子。

    有女孩子的地方,就少不了拉帮结派、明争暗斗。

    颜洛水洁身自好,在班上不跟帮,不结盟,几乎是个独立的个体。她父亲是军政府的高官,除了司督军的女儿,倒没人地位比她更高,所以无人敢欺她。

    顾轻舟插班,她是少帅司慕的未婚妻,又是颜家的义女,一下子成了焦点。

    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顾轻舟不理会,只跟她义姐颜洛水同进同出。

    她乖巧听话,念书又刻苦,虽然是插班生,除了算数一塌糊涂,其他功课包括最难的英文和圣经,她成绩都很不错,密斯们喜欢她。

    顾轻舟很温柔,旁的不说,密斯们至少都喜欢她谦和温顺的态度。

    顾轻舟的三妹顾维,重新复学,老四顾缨则退学在家。

    此事又是一个焦点。

    顾维在学校也有她的帮派,七八个女孩子,组成一个小团体。

    “阿姐!”顾维对顾轻舟很热络,甚至主动粘着顾轻舟。

    几个姊妹里,顾轻舟总觉得顾维最狡猾,她的心思远胜过顾缨,甚至比长姐顾缃也强。

    “颜姐姐!”顾维对颜洛水更热情。

    颜洛水不好不给顾维面子。

    顾维的体面,也就是顾轻舟的体面,颜洛水很懂得隐忍。

    很快,学校就传出,顾维是颜洛水的好朋友。

    于是,顾维的地位水涨船高,她在那个小团体里,成了领头的。

    “我无所谓的。”颜洛水微笑道,“轻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从来不怕旁人利用我。谁敢利用我真的错坏事,我会找补回来。”

    顾轻舟微笑。

    她相信颜洛水。颜洛水看上去人畜无害,其实腹黑聪颖。

    转眼到了三月。

    顾轻舟上学一个月整了。

    整整一个月里,顾维对顾轻舟殷勤极了,就连顾维的同学,也都阿姐长、阿姐短的叫顾轻舟。

    回到家中,秦筝筝也恢复了她的温婉,就连那个草包老四顾缨,也不疾不徐,不哭不闹。

    顾轻舟跟她们平和相处。顾轻舟明白,她们在打算盘。

    具体是什么如意算盘,顾轻舟也不知道,她在等待。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顾轻舟想。

    只是不知道,接下来又是什么风雨。

    有天晚膳的时候,老四顾缨甚至跟顾圭璋道:“阿爸,读书好辛苦的勒,我宁愿在家里跟着阿姐玩!”

    这话,也许是顾四的心里话,但是秦筝筝绝不会允许她当面告诉顾圭璋。

    顾圭璋最恨女儿不争气,顾四如此说话,等于自断前途。特别是她现在被退学,再这么说话,更是会失去顾圭璋的欢心。

    可顾缨说了。

    顾轻舟细细品位她们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在学校里的顾维,顾轻舟微笑,她隐约能猜到她们的意图。

    顾轻舟不动声色,静静看戏。

    顾圭璋则将筷子重重拍在桌子上,怒视顾缨:“没出息的蠢货,就知道玩!”

    顾缨被吓到了,呜呜哭起来。

    “老爷别生气了。”秦筝筝打圆场,“缨缨没出息的,幸好我们家还有轻舟,她总算给老爷长脸。”

    顾轻舟得到了司督军的承认,此事顾圭璋脸上添光;同时,她又成了颜新侬的义女,这叫顾圭璋更惊讶。

    颜新侬,司督军身边的二把手,也是岳城响当当的厉害人物。

    若是能和颜新侬做朋友

    “你要是有轻舟一半聪明懂事,我就省心了。”顾圭璋指着顾缨骂。

    脾气暴躁如顾缨,居然没有反抗,乖乖低头挨骂,顾轻舟微笑。

    果然是有阴谋的。

    顾轻舟甚至知道秦筝筝接下来要说什么。

    “她们姊妹三加起来,都不如轻舟!”秦筝筝感叹道,“轻舟不仅是督军府未来的少奶奶,还是颜家的义女--老爷,您说咱们不请颜家过来做客,会不会显得失礼?”

    这话,正中顾圭璋的下怀。

    顾圭璋是很想邀请颜新侬,趁机攀结颜新侬的,但是他急匆匆去结交他,怕吃相太难过,没面子,自己脸上过不去。

    秦筝筝提及,顾圭璋借坡下驴,道:“也是这话。既然结了义亲,就该常来常往的。”

    他转头对顾轻舟道,“轻舟,这个周末邀请你义父义母过来做客?”

    “义父去了驻地,这个月都不会回来;义母身体不好,不能出门。”顾轻舟略微遗憾道,“阿爸,不如下次吧?”

    顾圭璋薄唇微抿,被拒绝的他有点恼羞成怒,冷哼了一声。

    顾圭璋看似傲气,骨子里却是极其自卑的。

    秦筝筝反而微笑。

    一切都在秦筝筝意料之中。

    顾缨和顾缃也交换了一个眼神,心想顾轻舟真蠢。

    “缨缨晚饭的时候,表现得还不错。”临睡前,秦筝筝去了趟顾维的房间,和女儿们密谋。

    老四顾缨就露出个得意。

    “接下来,就要看维维你的。”秦筝筝对顾维道。

    老三顾维颔首:“姆妈您放心,我办事从来不会出错的。”

    秦筝筝满意,摸了下顾维的脑袋。

    老四顾缨凑在秦筝筝跟前,问:“姆妈,此事若成,我真的能去英国留学吗?”

    “肯定的啊!”秦筝筝笑道,“你这么漂亮聪明,现在只是退学修养,是你身体不好,不算丢人。

    将来从英伦回来,就跟你大姐一样是名媛淑女。你比顾轻舟美丽,绝对能嫁得比她好。”

    老三顾维也有点向往。

    “那姆妈,我呢?”顾维问,“我也想出国。”

    “你们办妥了此事,将来还怕没有你们出过的机会吗?我听说,颜家的大少爷是德国学校的教授。”秦筝筝声音更低。

    顾维立马斗志昂扬。

    太好了,她也可以出国,跟她姐姐顾缃一样,涂一层金粉回来,将来可以高嫁。

    “姆妈,这次我们会防范顾轻舟的,绝不会像上次那样,被她瞧出破绽。”顾维保证道。

    秦筝筝颔首:“你们放心,这次万无一失!”

    晚饭时候的一席话,早已入了顾轻舟的心。

    她不动声色收敛了情绪,没在秦筝筝面前表露什么。

    她夜里趴在阳台的乳白色栏杆上吹风。到了三月,薄寒散去,夜晚是温醇香甜的,带着桃蕊的清香。

    一楼大厅还有人,灯火未灭,从宽大透明的落地窗透出来,将庭院一株桃树染得绚丽璀璨,那桃蕊像镀上了水晶的外衣。

    风过屋檐,风铃叮铃铃作响,春风旖旎缠绵。

    顾轻舟眼眸微睐,静静想着心事。

    “突然提到了颜家,又提到了老四退学的事,看来秦筝筝有了新的主意”顾轻舟想。

    顾轻舟暂时还没有彻底站稳脚跟,而秦筝筝就像生在此地的大树,盘根错节,想要将她连根拔起,就需得牵动各方。

    “一斧头砍不到合抱的大树,要一个个解决,一件件处理。”顾轻舟压抑着内心的焦虑,让自己静心。

    顾轻舟现在做的,是一点点砍断秦筝筝的根。

    等时机到了,随便一推,秦筝筝就彻底倒下,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机会。

    她们母女的打算,顾轻舟隐约能猜到几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