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绝世武侠系统 第五百二十五章 风极剑法第四式

时间:2018-03-13作者:青草朦胧

    画卷上,只是简单勾勒了几朵白云,连线条都十分随意,可恰恰是这份随意,无形中衬托出了画师的技艺之高。

    然而石小乐看到的却不是云,是风。令云产生种种变化的,岂非正是天上的风?

    久久沉浸在画卷中,等回过神来,石小乐惊骇地发觉,自己的风之真意居然有了不少的提升。

    见姑娘正望着自己微笑,那对翦水秋瞳没有焦距,却好像看清了自己的表情。石小乐下意识道:“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我给自己取名,叫水伶俜。”

    石小乐听得暗皱眉头。

    伶俜,乃孤独之意,这是在诉说自己的际遇,还是表明自己甘愿孤独?

    “在我房中,还有许多幅无聊时自娱自乐的画卷,公子可有兴趣一一观看?”

    石小乐连忙站起,拱手道:“有劳姑娘了。”

    一幅画,就让他对风之真意的领悟提升了很多,石小乐忍不住想看看,其他副画又会如何。

    水伶俜的画技,绝对达到了宗师之境,至少以石小乐的眼光,从未发现有人能在此道上与之一较长短。

    更可怕的,是此女对所画之物的理解。

    任何人只需看上一眼,就能清晰领悟画中所表达的意思,但往深了想,偏偏会发现寓意不止一种,而是千百种,让人混混沌沌。

    一幅画,便是一个世界。

    石小乐越看越惊,此女的精神境界之高,简直可用匪夷所思来形容,试探道:“姑娘深藏不露,若有武功在身,定是天下绝世高手。”

    水伶俜扑哧一笑:“公子是不是怕了?”这一霎那调皮的风情,令天台崖上的壮丽风光都失了三分颜色。

    石小乐迅速收回目光。

    以他的感知力,当然知道水伶俜毫无内力,甚至体质比普通人还弱一些。只不过,接触越深,越觉此女深不可测,谁知道她是不是在身上动了手脚,让人看不出来。

    水伶俜自顾自地喝茶,石小乐则看着摊在地上的画卷。每一个笔触,都仿佛火星,擦出他的灵感之花,让他深受启发。

    等到他将所有的画卷看完,天上已升起了一轮弯月。

    不过天台崖上,依旧亮如白昼,与外界的朦胧清辉形成了鲜明对比,恍如一角仙境。

    据水伶俜所说,这是她学了诸多阵法后,自创而出的聚光阵法。石小乐听得暗暗心惊,创造阵法和学习阵法可不一样,前者比后者难了不知多少。

    即便是阵法宗师,一辈子也创不出多少种阵法,大多数都是传承自古人。

    “今日多谢姑娘赐画之恩,令在下少走了许多弯路。”

    石小乐发自真心道。

    有了今日的积累,他至少有七成把握,在接下来一年内,全面提升真意层次。

    水伶俜笑笑:“公子灵慧天成,根骨奇佳,小女子的几幅拙作,不过是抛砖引玉罢了。”

    话音稍顿,又道:“假如公子有兴趣,明日可以试着自己作画,或许能令你有不同的感悟。”

    “这绝非是浪费公子的时间,需知天地万物,殊途同归,武学亦如此。公子以剑入道的同时,适当尝试一些别的道,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定会有超乎意料的收获。”

    若非石小乐镇定过人,几乎快要坐不住。

    自己领悟了天剑后,浑身剑气内敛,对方怎知自己是以剑入道?

    水伶俜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笑道:“修炼不同兵器的人,由于重量,姿势的问题,行动时发出的声音会有极微妙的差别,恰好小女子耳朵灵敏,所以才猜测得出。”

    石小乐惊诧不已。

    此女的洞察力几乎与自己有的一拼,又想起对方的提议,道“不怕姑娘笑话,在下从未学过画技。”

    水伶俜柔声道:“小女子在山中独居,也颇觉无聊,如果公子不嫌弃的话,我愿倾囊相授。”

    石小乐先是一愣,随后郑重道:“如此,多谢了!”

    他没有假意客套的意思。

    一来,水伶俜的提议很有诱惑性,他确实想尝试以不同的方法,去参悟真意。

    二来,以对方之聪慧,不可能说出虚情假意之话,扭扭捏捏,反而落了下乘。

    ……

    距离天台崖不知多远的地方,走来一位文雅的中年秀士。

    “我已甩掉了林公子派来的人,接下来可以做事了。”

    柳念笙半闭着眼睛,缩在袖中的五指紧握铜钱,双脚不时移动,往着某一方向前进。

    “根据天机铜钱的指示,那人应该就在此方向。”

    ……

    山中无岁月。

    一晃间,石小乐在天台崖待了一个月。

    “公子当真是奇才,一月之功,抵得过常人数十年。”

    纤手抚摸着不久刚完成的画卷,水伶俜语出赞叹。

    “怎比得上姑娘?”

    石小乐摇摇头。

    “公子错了!若公子放弃武道,似小女子一般,专心学习旁门左枝,只怕成就未必会逊色于我。”

    石小乐没有再说话。

    这一个月来,他放下了剑道,专心学习画艺,果真如水伶俜所说,发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天地,似乎对万物的理解都有了变化。

    尤其是真意方面。

    看风起风灭,云卷云舒,他的心神仿佛也融入了其中,成了天地尽头的一缕风,逍遥自在,遨游四海。

    假如过去的石小乐,是以小我的角度去认识风,那么现在,格局则提升到了自然层面,多了一种随遇而安的心境。

    心动意动,石小乐拔出了腰间的藏锋剑,对着远处的云海开始挥舞起来。

    剑势由慢到快,再由快到慢,到了最后,快慢的变化已没有任何局限性,往往前一刻还是狂风暴雨,下一刻便是春风拂面,前后衔接之顺畅,如同自然之风的变化,浑然天成。

    “风起云涌!”

    所有气势凝成一股,石小乐一剑横扫而出。

    无边的剑气铺展开来,竟将天台崖外围,方圆百米之内的云海荡成了粉碎,足足过了十息时间,粉碎的云海才重新翻滚聚拢。

    一个月的积淀,石小乐终于更进一步,顺势创出了风极剑法第四式,风起云涌。

    不仅如此,风之真意也来到第四成巅峰。他有预感,或许只需要一个契机,四成风之真意立刻会蜕变成五成风之真意。

    届时,他明面上的实力也将达到中级尊者层次!

    “所有人都小看了你。”

    身后传来淡淡的惊叹声。

    当初连奕为了追求水伶俜,曾送过最新两期的江湖集。水伶俜闲着无事,以自创的触指法‘读过’,自然知道上面的天才榜单。

    尤其是第二期江湖集,神机书院破天荒将飞马王朝所有天才汇集,进行整体排位,最后分别排出了两份榜单。

    一份是飞马王朝五十大天才榜单,以资质为参考依据。

    另一份,则是飞马王朝年轻高手榜单,囊括了五十岁以内的所有俊杰,以实力为参考依据。

    当时两份榜单刚刚出炉,一度在江湖中掀起了天大的风波,各种争吵议论不休。事实上,到了现在,还有人为榜单上的排名耿耿于怀。

    在水伶俜看来,石小乐目前展露出的天赋和实力,固然不及榜单上的任何人,但他最厉害之处,在于一种灵性,一种常人无法揣测的灵性。

    就好像一根弹簧,你永远不知道它的极限在哪里,更不可能知道,他未来会达到什么样的地步。

    “石公子,有人想找你麻烦多时了,原本小女子还想帮衬一二,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了。”

    天台崖四周,处处是阵法。在阵法范围内,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水伶俜。她早已察觉到,有人企图破坏她的阵法,闯入天台崖顶峰。

    “是我连累了姑娘,这便把人打发走。”

    随着水伶俜纤指连点,阵网出现了空隙,石小乐沿着石阶步步而下。

    山壁前。

    “已经一个月了,那小子还没下来,该死,孤男寡女,难不成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连奕脸色铁青,将拳头握得咔咔响。

    只要一想到,自己攻坚了数个月的目标,到最后没有便宜自己,反而被人捷足先登,共处了一个月,心中便有着无尽的憋屈与窝火。

    在他身旁,还站着两位老者。其中一人对着虚空连连出指,试图破坏阵法,正是连奕从血帝窟分部请来的阵法大师。

    某一刻,阵法气息忽然大衰。

    老者喜道:“阵法破了!”

    三人就待冲入,却见一位青衣年轻人走了下来。

    “是你,你终于肯下来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几乎是一瞬间,连奕对着左侧面孔狭长的老者大吼道:“十三长老,杀,给我杀了他!”

    十三长老可是一位顶尖的低级尊者,对付这小子绰绰有余。

    嗖。

    黑影一闪,十三长老的动作一点也不慢,人在半空,已握住了从袖中滑落的剑,对着石小乐的天灵盖疾刺而出,宛如一道人形闪电。

    不过十三长老快,石小乐更快。

    没有人看清他是如何拔剑的,只看到剑光逆闪而上,分毫不差地挡住了十三长老的致命一击。

    不仅如此,由于石小乐击中的位置恰好是十三长老的软肋所在,后者右臂一麻,整个人倒飞出去。

    “什么?!”

    连奕以及那位阵法长老瞪大眼睛。

    “回天旋杀!”

    被一个年轻人一招击退,十三长老颜面大损,强行止住身体,如同苍鹰扑地,带动着四周森白色的旋转剑气,如同一束龙卷风般杀向石小乐。

    这是他的必杀一剑。

    “风起云涌。”

    心念自然,石小乐浑身剑势极度收敛,当剑尖击出的片刻,方才爆发出一阵足以搅动风云的刚猛剑气。

    噗!

    坚不可摧的龙卷剑气,立刻被钻出一道口子。十三长老跌落在地上,胸口前后通透,生机全无。

    一个月前的石小乐,唯有施展恶魔真意和夺命十五剑,才能击杀顶尖的低级尊者,而如今,靠着风之真意与风极剑法,他同样办到了。绝世武侠系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