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玄甲 第八百零二章陷入低谷

时间:2018-09-07作者:墨染千里雪

    等到罗十从地牢里出来之后,李二已经离开了,只剩下章启渊还在主殿里面,自今日起,监察司的左右司正也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了,这也代表着监察司分裂的隐患又加深了不少,监察司内最主要的两个派系之间的矛盾也是加深了许多。

    罗十走进主殿,没有见到李二,知道对方已经离开了,便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章启渊,他倒是没有去找对方麻烦的打算,如今苏九已经出关了,章启渊再想像之前那样靠着皇帝来思思占据着左司正的位置已经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他也就没有必要去找一个即将要成为落水狗的人的麻烦,可惜罗十不想要去找对方的麻烦,章启渊却不是这么想的。在章启渊看来,随着苏子瑜的出关,自己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现在想要保住权势的唯一希望就是陛下保住自己,而想要陛下保住自己,那自己首先就必须要展露出自己的价值,若是再像之前一样只是守着自己的那点地盘,章启渊清楚李二肯定是不会为了自己去和苏子瑜争的,毕竟下台了一个左司正,李二还可以设法扶持其他人,除非章启渊他能够展现出足够李二重视的价值。

    鉴于此,章启渊自然是要做出一些维护李皇帝的事情,虽然皇帝不在,但是章启渊相信这样的事情李二肯定是会知道的,在这监察司里肯定还有着李二安插的人在,他们肯定会将这件事汇报上去,届时自己在皇帝眼里的地位或许便可以提高一些,所以章启渊直接叫住罗十,说道:“罗司正,你今日怎么可以违逆陛下,逆旨可是大罪,你这会连累整个监察司的,我劝你赶紧去陛下面前谢罪,免得牵连整个监察司。”

    罗十愣了一下,他倒是有些没想到一直毫无作为的章启渊今日会有胆子来批驳自己,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不过转念一想,罗十也是明白了章启渊的打算了,罗十转过身子,笑了笑,说道:“章司正,我劝你还是不要再玩这些小动作了,司长大人既然已经出关了,那监察司内部人员的更换都要根据之前定下的规矩来,你想要凭借着陛下继续在左司正的位置上尸位素餐,根本是不可能的,既然你们有相应的能力,那就不要坐在这个位置上,否则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在更选的那一日,我会挑战你的,希望你能够拿得出符合你身份的实力。”罗十看得出来,虽然凭借着资源将修为提升到了筑基期,但是章启渊的境界过于虚浮了,而且这些年来章启渊基本都是待在监察司里,根本没有出去战斗过,他的战力甚至还不如普通的筑基期修士,更不用说自己了,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击败他吧,让这样的人继续坐在左司正的位置上,只会让监察司丢脸,这些年若不是有陛下支持,再加上苏九一直在闭关,他早就想把章启渊给撵下去了,现在既然苏子瑜出关了,那他自然也就不用再顾及什么了。

    听到罗十这么说,章启渊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自家的情况章启渊很清楚,若是罗十真的挑战自己,那自己肯定是不可能低得过的,章启渊咬了咬牙,说道:“司正这个位置可不是修为高就可以坐得上的!”

    罗十耸了耸肩,冷笑道:“那不知道章司正这些年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恐怕你最大的成绩就是拖慢了监察司的发展步伐吧。罢了,我也懒得和你多说什么,在司长大人来监察司之前的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享受还能坐在左司正位置上的这点时间吧,等司正大人到了之后,这左司正也就应该要换人了。”

    章启渊脸色涨红地说道:“罗十,我是不会把左司正的位置让给你的!”

    “前提是你得有那种本事。”罗十轻笑一声,然后便转身离开了,章启渊在主殿里怒气冲冲,虽然在努力克制,但终究是压抑不住,他猛地把旁边的一个架子给掀翻在地。

    这个时候,一道人影忽然从旁边走了出来,正是骆恩平,他淡然地看着章启渊,说道:“他说得也没有错,在这监察司里,向来是有实力的人才能坐在高的位置,你这些年一直坐在左司正的位置之上确实是有些不合规矩,这可没有什么好生气的。”

    章启渊怒视着骆恩平,说道:“骆恩平,你什么意思,不要忘了你也是从宫里出来的人,你的职责是什么你不会已经忘记了吧?”

    骆恩平不甘示弱地看着章启渊,冷笑道:“章启渊,你少跟我谈这些,这些年就是因为我记得我的职责所以才一直没有去夺你的左司正的位置,只是没有想到你废物至此,在左司正的位置上呆了三年竟然是毫无作为,若是早知如此,当初我又何必让你。”

    “你什么意思?”章启渊如同一头愤怒的野兽一般盯着骆恩平。

    骆恩平冷笑了一声,说道:“少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既然你没有能力,那就不要挡住别人的路,等到罗十挑战你之后,我也会出手的,那右司正的位置还是我来做吧。”

    说完,也不待章启渊再说什么,骆恩平一甩袖袍,就直接离开了。

    章启渊脸色一青一白的,紧咬着牙齿,整个人愤怒得颤抖着,过了很久,他冷静了下来,脸色冷峻得可怕,他缓缓将掀翻的架子扶了起来,将上面的东西一件件地摆回原位,然后缓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回到房间,章启渊把门窗都紧紧关闭,然后打开了一处隐秘的暗格,从里面掏出了一只小小的玉瓶,他端详着手里的玉瓶,脸上闪过一抹挣扎之色,最后变得坚定,他将玉瓶揣到怀里,冷笑道:“罗十,还有骆恩平,既然你们想要把我给压下去,那就不要怪我了,这左司正的位置我绝对不能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