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玄甲 第七百六十四章感慨

时间:2018-08-19作者:墨染千里雪

    魏征点点头,就往后方而去,苏九只是往那边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了,至于魏征到底会和风原说什么,苏九倒是不是太在意,反正风原应该是回来告诉自己的。wwΔw.『ksnhu『.la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苏九都是带着这些人在大唐境内到处去找那些古炼气士的后裔,有着确切的消息,这自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没有落空的情况,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苏九他们的队伍也是不断壮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为了防止那些前往长安的人逃跑或者是背地里搞小动作,苏九自然是把这些家族的族长给留在了自己的身边,一方面可以当作人质,另一方面也是让得那些人没有了领头者。

    这段时间下来,苏九他们基本上知道了二十余个古炼气士后裔所成为的家族,其余的那些规模太小的苏九也懒得去找他们,如今算算也就剩下最后一个家族了,说起来这个家族的消息还是姜宣宇告诉苏九的,只不过因为距离太远才被放到了最后一个,这个家族所在的位置在麒州之内一个叫竹山的地方,以岳氏为姓,在这些古炼气士后裔形成的家族中算是比较强盛的了,按照姜宣宇写下来的情况来看,这个家族的修仙者的修为倒是不算太强,不过因为一种秘术使得他们能够短时间之内增加修为,这就使得他们在打斗的时候占据优势,本来这种事情应该是不会被外人知晓的,只不过有一次岳氏与另外一个家族因为某件事起了冲突,岳氏就是凭着这种秘术才战胜了那个家族,而姜宣宇刚好在附近看到,所以才会知晓。对于这种秘术,苏九自然也是有些兴趣,现在就要看这秘术对自己的修为是否有用了。

    前往麒州的路上要经过永州,在路过永州城的时候,苏九看着这座有些熟悉的城池,也是有些感慨,上一次自己来这里的时候还只是一个使团护卫将将军而已,如今却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自是不可同日而语。想到当时帮助自己的袁琏,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袁琏被调回京城之后苏九和他也就没有了联系。

    魏征看到苏九忽然停驻不前,驱马走了过来,说道:“国师大人,怎么了?为何突然停了下来?”

    苏九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只是看到这永州城忽然想起了前些年来这里的一些事情。”

    魏征想了想,说道:“国师大人说的应该是那次和李公掩出使岭南的事情吧?说起来此事还与我有关,李公掩作为使节还是老夫所举荐的呢。”

    苏九微微颔首,说道:“原来是这样,对了,李大人近况如何了?这些年我倒是少有听到他的情况,昔日还受过他的帮助,本想找个机会回报一下,却是因为一直忙而忘了这件事情。”

    魏征说道:“也不怪国师大人忘记了,李大人回去没多久就告老还乡了,已经是不在朝堂之上了,国师大人见不到他自然是想不起来的。”

    “返乡去了?”苏九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李公掩已经辞官了,不过他也没有太在意抽空去看看也就是了。不过如今到了永州,距离岭南那边其实也不算太远,苏九思索着自己要不要去那边看看情况如何了,不过看到魏征在自己旁边,苏九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若是李二他们知道自己私自跑去岭南了,还不知道又会怎么想。算了,反正有人在那边看着,想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走吧,今日还得感到麒州去,就不在这里耽搁了。”苏九策马往前走去,魏征等人自然是迅速跟上。

    往前方走的时候,魏征忽然跟了上来,说道:“国师大人,那些人可安分啊,继续这样下去,我担心会闹出乱子来。”魏征往后方指了指。

    苏九挑了挑眉毛,往方瞥了瞥,只见那些古炼气士后裔家族的族长都是待在队伍的最后方,不过他们之间的气氛可是不怎么样,每个人之间都是隔着一段距离,唯一相同的就是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不怎么好。

    这是很正常的,这些人都是被苏九暗中告知了是谁把他们的底细给泄露出来,自然就不会给其他人好脸色看,互相都是有些嫉恨着,这样也就防止了他们在路上联合起来搞事情,苏九可不想一路上都是在处理麻烦,不过现在看起来,这种矛盾似乎是不断加深了,继续压抑下去估计这些人就要忍不住动手了。

    相对于魏征的担忧,苏九倒是没有什么顾虑,大不了就是这些人打起来而已,能闹出多大的乱子,他们打起来实际上还更好,这样他们以后想要联合起来也就更困难了。

    苏九的想法自然是冷眼旁观,不过魏征可不这么想,他还是希望苏九去拦着他们,免得他们打起来。

    对于魏征的要求,苏九也是有些无奈,他摇了摇头,一扯缰绳,就调头往后方而去,来到了那些人的面前,苏九皱了皱眉,说道:“我不管你们之间的那些恩怨,想要解决,回长安之后只要不超出律法规定的范围,你们想要如何处理都行,但是现在,我希望你们都安分一点,如今已经是到最后的一部分了,等到把岳家也处理完之后,便可以返回长安了,所以我希望你们在最后的这段时间里不要闹出什么乱子出来。如果有谁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我想你们的家族应该不介意换一个族长。”说完之后,苏九也懒得再理会他们,然后便直接往前方而去,留下这些人脸色阴晴不定地在后面,过了一会儿,他们也是迅速地跟了上去,那份心里的怨气给压抑了起来。

    回到前方,魏征叹了口气,说道:“国师大人,我相信你还有其他的办法来处理此事,何必用如此生硬的办法,只怕那些人愈发地嫉恨你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