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玄甲 第六百八十五章考核(八)

时间:2018-07-10作者:墨染千里雪

    苏九趁着云月不注意迅速地揉了揉腰间的软肉,心道这李渔下手也太狠了,肯定青了。为了分散云月的注意力,当下赶忙说道:“云月快看比赛,你段叔叔落在下风了。”云月闻言连忙往比武台那边看去,而苏九也是趁着这个机会疯狂地揉着自己刚才被李渔掐的地方。

    而比武台上,正如苏九所说,段瓒确实是落在了下风,这许靖海对于这最后一场比赛显然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断地甩出一张又一张的符篆将段瓒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能是不断被动地防御,一时之间竟然是落在了下风。

    许靖海冷笑地看着段瓒,心说:你不是很狂吗?现在你再给我狂啊?我看你能够坚持多久。

    而段瓒现在是憋屈死了,一直在寻找着反击的机会,但是每一次都是被许靖海炸得焦头烂额地退回来,看着对方不断扔出的符篆,段瓒不清楚对方究竟还有多少这样的符篆,心里把教授这么课程的老师给恨死了,当然了,他并不清楚这门课程是苏九亲自教的,因为他嫌麻烦没有去听过。

    这些事情暂且先放到一边,段瓒很清楚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不然自己可能真的要输,想到看台上还有江欣妍在看,段瓒咬了咬牙,决定动用苏九教给他的那个秘密武器。

    看台之上,江欣妍看着段瓒落入了下方,眉头微微蹙起,她身边的女子却是高兴地说道:“哎呀,欣妍你快看啊,许公子正在压着段瓒打呀,要不了多久段瓒就要输了,到时候你们那个赌约也就不做数了。啧啧,这许公子真是厉害,打得段瓒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人又玉树临风的,虽然出身差了点,但也算是佳偶了,可惜人家一门心思地就盯在你的身上。”

    江欣妍淡淡地说道:“不要说了,我和许公子并没有什么关系,你若是喜欢他,自己去追求就是了。”

    那女子愣了一下,刚要再说两句,结果场内的情况却是出了变化,当下赶忙往比武台上看去。

    比武台上,段瓒不甘心自己被一直压制,双手飞速地结印,同时勉强闪避着许靖海的符篆攻击,见此情况,许靖海冷笑一声,符篆扔出的角度变得刁钻了一些,让得段瓒很难闪避,一时之间段瓒身上多出了不少的伤口,如果不是他不开口认输,裁判都要出手了。

    段瓒咬牙忍着那些伤痛,缓缓掐出了最后一个印诀,他死死地盯着许靖海,心说一定要成功,然后轻喝一声,只见一道幽影忽然自他身下蔓延了出去,迅速地缠绕到了许靖海的身上,许靖海扔符篆的动作顿时就是一僵,他奋力地挣扎着,而段瓒耗费了三分之一灵气施展的影杀之术又岂是这么容易就能够挣脱的,段时间内许靖海是动弹不得。

    段瓒冷笑道:“你刚才不是打得很爽吗?现在轮到我了。”说着就是一道火球甩了过去,接着又是数枚冰箭扔了过去。

    许靖海挣扎不开束缚,眼看着那些攻击将要落到自己身上,当下只能是憋屈无比地喊道:“认输!”

    裁判迅速出手,解决了那些法术,而后段瓒也是解除了影杀之术,身体解除束缚的许靖海颓然地站着,神情沮丧,而周围看台上的人也是一阵惊愕,没想到一直被压制的段瓒竟然会这么迅速地翻盘,而且他们刚才也没怎么看清楚,只是看到许靖海突然间就站着不动,然后段瓒随便扔出几个小法术之后许靖海就投降认输了,而且看两人的造型,段瓒灰头土脸的,身上还有着不少的伤口,而许靖海除了衣服有些皱褶之外根本没有什么损伤,怎么看都更像是获胜者,但是现在情况却是反了过来,看台之上顿时议论纷纷。

    比武台上,裁判宣布了最后的结果,许靖海不甘心地对着段瓒行礼,然后就快步走下了比武台,而段瓒则是往看台上江欣妍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才一瘸一拐地走下台去,早有准备的校医立刻就开始为他治伤。

    而这个时候,苏九拉着云月飞到了比武台上,有不认识云月的学生问道:“院长拉着的那个漂亮的小姑娘是什么人啊?”

    “白痴,那是院长的嫡传弟子。”旁边有认识的人回了一句。

    第一次站在这么显眼的地方,云月有些局促,不过感觉着师父握住自己小手的温暖的大手,云月也是鼓起了勇气,抬起了小脑袋。

    苏九环视了一圈,淡淡地说道:“施展考核到了现在也就结束了,总的来说,你们的表现都很精彩,我很满意,你们在学院里的一年并没有虚度,不过虽然说出来很扫兴,但是规定就是规定,总分达不到五十分的学生将会被开除出学院,等到来年考核过关之后才能再返回学院,至于那些学生会离开这里,等到老师们统计出来之后自然会通知的,而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们都回去好好地休息,消化这次考核的收获,当然了,你们还需要准备文院的考试,喔,对了,还有前一百名的奖励,等到统计出来之后会通知你们来领取的。好了,那诸位现在就可以离开了,家长们在学生离开之后由执法队安排离开学院。”

    苏九话音落下,各班的老师就带着情绪不一的学生们离开了广场,在这之后,家长们也是在执法队的引领之下离开了学院,一时之间广场上却是空旷了下来。

    苏九站在高台之上,不多时,顾长青走了过来,苏九淡淡地说道:“家长们都离开了吗?”

    顾长青点了点头,说道:“都走了,并没有闹出什么乱子来,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守在学院外面,那些都是被开除的学生和家长,估计是有着什么打算。

    苏九叹了口气,说道:“这些人你看着处理吧,手段柔和点,怎么说他们以前也是学院里的学生。”

    “是。”顾长青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