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玄甲 第九十九章开诚布公

时间:2017-11-30作者:墨染千里雪

    李公掩心思一动,说道:“冯公的建议倒是不错,只是到时候冯公也要准备给陛下的贡品,如果又要准备给我们的补偿恐怕会十分麻烦,而且万一把两边的东西给弄混了,那就不美了,所以我们只间的事还是提前处理掉吧,不要耽误你准备给陛下的礼物。”

    冯盎只想呵呵,你大爷的现在倒是关心起给陛下的礼物了,那你倒是直接别要啊,我正好从今天就开始准备,保证不让皇帝陛下失望。

    冯盎干咳了两声,说:“呃,好吧,那先等我想两日,放心,在那两千人到来之前我会准备好的,一定会令李大人满意的。”

    李公掩笑道:“冯公,说实在的,如果单是我一个人的话,这补偿要不要都无所谓,不过嘛,这毕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也得顾及一下其他人,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冯盎撇了撇嘴,有种的你到时候别拿,真的是,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呵呵,李大人真是高风亮洁啊,既然如此那李大人就请先回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冯盎并不想继续和李公掩继续扯下去,所以就下了逐客令。

    但李公掩可不干了,他还有许多故事没说呢,李公掩对着冯盎说道:“那突厥狼王的故事咱不听啦?我跟你说那故事可精彩了。”

    我听你大爷!冯盎已经快进入暴怒状态,他自然知道李公掩是在自己面前嘚瑟一下,但也不好发怒,只好说:“今天就不听了,我还有些要紧的事要处理,李大人你先回去吧。”

    李公掩失望地撇了撇嘴,见事不可为也就带着自己的一帮下属离开了,看着李公掩等人离开后,冯盎怒喝一声,猛地在桌子上拍了一记,然后留下一地的狼藉转身离开。

    而在百花楼里,苏九看看四周已经没有别人了,并用灵力附在眼睛上看了四周一眼,确定也没有人偷听后,对着冯智戴说道:“冯兄,你父亲这次恐怕要下血本了?”

    冯智戴疑惑道:“苏将军这是什么意思?家父怎么就要下血本了?”

    苏九鄙夷地说:“冯兄你这就没意思了,你把我约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支开我然后好让人去搜查会馆吧,至于带头的那个想必就是那个叫马志飞的将军吧。”

    冯智戴愣了一下,然后说:“原来苏将军你知道我们的打算啊,那干嘛还要来呢?”

    苏九笑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再说了,有人请客喝酒我为什么不来,我又不是傻子,反正谈殿又不在会馆里,你们怎么找都是找不到的。而如果找不到的话,冯公恐怕就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来缓和我们两方的关系了,毕竟冯公现在还不想和长安翻脸,所以我才会说冯公这次要大下血本了。”

    冯智戴抓住了苏九话中的关键,说:“那按苏将军这么说你是知道谈殿在哪咯?不知苏将军可否告诉冯某呢?”

    苏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笑道:“告诉你再让你去去告诉冯公吗?我可没这么傻。而且你现在也该决定了,到底是为我办事,还是继续在你父亲面前的发光发热,然后继承你父亲的位置。”

    冯智戴迟疑道:“难道这两者不可兼得吗?”

    苏九叹了口气说:“你父亲想要整个岭南,而我也想要岭南,难道你认为这之间还有什么余地吗?”苏九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因为他知道在这么继续下去冯智戴自己也能看出他的真实目的,而他到时候也必须在自己的性命和冯家的利益间做出选择。

    苏九不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但他不想冯智戴变成一颗隐藏的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与其如此,不如提前就把话说开,现在就让这颗炸弹露出来,至于冯智戴如何选择就看他自己了。

    冯智戴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九没有去打扰他,他知道冯智戴需要时间去思考。

    良久,冯智戴猛地抬头,双眼通红,他端起酒杯一口喝干,然后又再倒了一杯然后再喝干,如此往复三次后,冯智戴深吸一口气说:“如果我帮了你,能否保住冯家?”冯智戴知道以苏九的仙家手段,冯家是根本无法抗衡的,如果冯家挡在苏九面前的话,唯一的结果就是家毁人亡。当然,这是冯智戴凭借之前在幻境中看到的景象做出的判断,但他却不知道苏九现在的修为距离幻境中还有一段距离,只能说幻境太过逼真,还有就是古人的迷信让得冯智戴对于这些毫不怀疑。

    苏九没有正面回答冯智戴的问题,只是说:“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表现得好,别说是保住冯家,就算是赐给你们修仙的法诀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如果你能让整个冯家都来帮助我,那么岭南由你冯家继续掌控也不是不可,毕竟我需要的并不是岭南的人或土地,我要的只是这里所拥有的无尽的资源,而且我也没有时间来处理这些琐事,所以找一个代言人是必须的,只是现在我的人选有两个,一个是你,另一个自然就是谈殿了,而你们在我这里的机会都是一样的,至于最后我会选择谁作为我的代言人,就要看你们两个人的表现了,谁对我的作用越大,我自然就会选谁。”

    “呃。”冯智戴有些疑惑地问:“苏将军,那个“代言人”是什么意思?”

    “咳咳。”苏九本来看冯智戴听得十分认真,以为他是在思考自己所说的话,结果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么个问题,顿时一不小心被口水呛到,连续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来。好吧,是我的锅,我绝对不甩,苏九也知道让一个古代人去理解“代言人”确实有些难为他,他想了想,说:“呃,这个“代言人”的意思吧就是你们冯家依照我的指示来管理岭南,而我不出面,你们就明面上代表我说话的人,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吧?”

    冯智戴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心说难道这就仙家之间交流用的话,而苏九要是知道冯智戴的想法,一定会说:孩子,你想多了,这可不是什么仙家语言,这只不过是一千多年后烂大街的话罢了,当然了,你要认为这是仙家语言这么高逼格的话也是可以的,毕竟我就是仙人啊,我说的话就是仙家语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