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玄甲 第四十九章两个囚徒

时间:2017-11-30作者:墨染千里雪

    苏九并不知道冯智戴正让手下调查他,并准备要报复他,他此时正在去地牢的路上,刚下罗十五过来说那两个被抓来的人已经醒来了,所以苏九打算去见一见这俩人,看看能不能套出一些有用的情报。

    地牢的入口就在花园里的假山旁边,好像是原来的那位伯爵建的,地方不算太大,好像只是用来存放东西的,后来经过燕云十八骑的改造,现在的地牢比以前大了很多,不过幽暗潮湿这一特点倒是没什么改变,好像全天下的地牢貌似都是这个样子,似乎是再这样的环境下更容易审讯关押在里面的人似的,反正苏九对于这种安排很是不以为意。

    刚进地牢,罗一就迎了上来,说:“主公,那两个人已经醒来了,不知道主公要先见拿一个?”

    苏九说:“他们两个人的表现怎么样?”

    罗一思索了一下,说:“男的那个十分慌张,一直在哭喊着要我们放了他,不停地用威胁,哀求等手段,送给他的饭菜也不吃。至于女的那个倒是很镇定,除了在刚醒来时要求要和主公见面遭到拒绝后,就一句话也不说,送给她的饭菜也是一口没动。”

    苏九想了想,说:“那就先见见男的吧。”

    阴暗的牢房内,张武不住地哭喊着,他不知道抓自己来这里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些人的目的并不是自己,而是是冯智戴,可是他对于冯智戴了解的真的不多,所以他觉得自己基本上是死定了。

    忽然,牢房的门被人打开了,张武抬头一看,一个锦衣青年走了进来,而之前抓自己进来的那帮人的头子正面无表情的站在这个年轻人的身后,看来这个年轻人才是正主,自己的性命就掌握在这个年轻人手中,刚准备过去哀求,却见年轻人伸手示意自己停下,张了张嘴,张武只好用哀求的目光看着那个年轻人,希望对方能放自己一马。

    苏九一阵恶寒,你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用一双汪着泪水的眼睛看你是一种多么恶心的事。苏九把头别了过去,说:“把你的眼泪擦了,然后自己说说你的身份。”

    张武胡乱地揉了揉眼睛,说:“小人张武,是猛虎帮里的管事,大人,我真的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您就放过小人吧。”

    苏九撇了撇嘴,说:“我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别叽叽歪歪些废话,小心小命不保,说说,你和张虎是什么关系,还有,你和冯智戴又是什么关系?”

    张武点了点头说:“小人是张虎的表兄弟,就是他把这个差事告诉我的,至于冯智戴,小人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只是他那里有忘忧草,小人才会帮他做事的,但也只是告诉他一些消息,其他的小人什么也没有做。”

    苏九想了想,说:“那你知道冯智戴其他的藏身之处吗?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我,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答案我只想听一次,你自己考虑到底该说什么。”

    张武摇了摇头,说:“大人,小人真的不知道啊,那冯智戴狡猾得很,根本不会告诉小人这些,不过,大人您可以去问问你们抓的那个女人,我们每次去交消息的时候那个女人都在,她知道的一定比我多。”

    “哦,”苏九瞥了张武一眼,“看来你是不愿说实话咯,告诉你,忘忧草我手上也有,如果你老老实实地交待清楚,那么我不但可以放了你,还可以给你一些忘忧草,可是如果你一直这样什么也不说,那就对不住了,对于没有作用的人我一向没有什么好态度。”

    张武听得此言,连连磕头道:“大人,小人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您让小的拿什么交待?”

    苏九转身往牢房外走去,边走边说:“要交待什么就得你自己想了,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再说,我并不着急,或许等你想要忘忧草的时候就知道要交待什么了。”苏九不断前行,身后一直传来张武的哀求声,思索了一下,苏九转头对身旁的罗一说:“给我好好地将他身上搜查一遍,不要留任何东西给他,然后找人一直盯着他,只供给饭水,如果他哀求要忘忧草就来告诉我。”

    “是!主公,那现在要不要去见见那名女子?”罗一问道。

    苏九想了想,说:“先等一下,你去叫府里的人重新做一份饭菜过来,我先去看看这位姑娘。”

    “是!”罗一转身离开了,苏九迈步继续往前,不多时便来到一间牢房前。

    牢房中,一名艳丽女子平静地闭目而坐,仿佛并非身陷囹圄,而是正坐在自己的闺房中。这女子确实生得俏丽,而与李渔的美不同,这女子的美是一种妖艳的美,带着浓重的魅惑之意。

    苏九看着那女子,笑道:“冒昧将姑娘请到此地,是在下失礼了,还未请教姑娘的名字。”

    那女子睁开双眼,看着眼前这个俊秀的年轻人,轻笑道:“公子不先自报家门却要问妾身的名字这才是失礼之举。”

    苏九点了点头说:“姑娘说得有理,那在下就先说了,在下苏九,字子瑜,姑娘想必没有听过我的名字,不知现在苏某可否能知道姑娘的芳名了?”

    女子掩嘴笑道:“苏公子和妾身倒是本家,妾身名唤苏媚,公子若是愿意,唤妾身一声媚儿也是可以的。”

    苏九点头道:“那苏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知媚儿姑娘可知道苏某请姑娘来的用意是什么?”

    苏媚假意思索了片刻,说:“公子想必是想问妾身关于冯公子的事吧,不知妾身说的可对?”

    苏九点了点头,说:“媚儿姑娘果然聪慧,那不知姑娘可愿意告知苏某冯智戴的消息。”

    苏媚轻笑一声,说:“妾身都已经沦为公子的阶下之囚了,说与不说还轮得到妾身做主吗?公子想知道什么就请问吧,只要是妾身知道的必然不会隐瞒公子。”

    看着苏媚如此配合,苏九想了想,说:“那就多谢媚儿姑娘了,苏某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冯智戴现在在长安城内可还有什么藏身之处?或者他还有什么手下在这长安城内?不知这两个问题媚儿姑娘可否告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