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七界源之归始决 开始

时间:2023-01-21作者:万俟彧

    ..,最快更新!

    一朝大陆风云变,乱世纷争群雄起。

    上世遗梦今夕醒,惊天泣地鬼神鸣。

    序言

    远古荒芜极地,生命的禁地,无上岁月前的神魔大战战场之一。极地中怨灵生,鬼魅诞,魔煞临。一朝一夕,鬼哭灵泣。

    一天,极地中红云遮天,黄沙布地。一声声惊人心魄的叫声从极地深处传出,大地崩裂,熔岩上地。

    一个个巨大的身影在红云黄沙黑雾中涌现,刺眼的光芒直冲云霄。

    突然一道金色的身影从一切异变中冲出,化身为线,指向天际。极地深处传出一声愤怒到极致的吼声,一个巨影披云踏雾显出身形。

    巨影一双如水湖大小的血色目眉,看了一眼远去的金影便又是一吼。红云翻腾,三个同样大小的身影出现在前者的身边,四影聚首。

    红云微散,四大神魔终于可以略窥其形。

    一龙赤金,一凤艳红,一鹰发紫,一虎墨黑。

    “你们趁乱出手,就不怕玄神责罪吗!”赤金巨龙口吐人言怒视着后来的三头兽魔。

    艳红的魔凤羽翅轻轻舞动娇笑言道:“金宇大哥,你可不要乱说嘛,天生圣人本就是人族之灵,大哥逆天而行,从人族手中抢来,差点引发人魔大战。要不是我们三个出手恐怕...”

    “是啊大哥,圣人本就不是你一人之物,我们也是出过一份力的。”紫鹰接言道,紫色的眸子中一道妖异的光芒掠过。

    “大哥也不是不分事理的人,一定不会归罪于我们的。”墨虎龇牙说道。“更何况如今天生圣人被人族强者带走,或许也是命中注定。大哥不必太过烦恼。”

    “哼!”赤金龙狠狠的盯着三人冷哼一声。

    赤金龙转眼看向那远处金光消失的天际,眼神中充满着忌惮。

    可怕,是现在四兽对于哪位人族强者唯一的评价。它们四兽诞生于上古年间,凶名传遍整个大陆,一身修为更是高深莫测,在凶杀榜上也占有一席之地,早就被几大族群列为不可招惹的强者。但就在今天天偏偏有人“兽”口拔牙,从它们四兽手中夺走了赤金龙冒死从人族抢来的天生圣人。虽说它们四兽战斗时各怀鬼胎,可它们的实力也不是吹出来的,谁知人族强者的强大远超它们的想象。在四兽“合力”围攻的绝境中破困而出,并夺走了天生圣人。

    四兽看着远处的天际,极地天际被血色渲染,红如血。

    几声不甘的嘶吼从极地中传出,让人心生寒意。极地终年不见骄阳与皓月,黑色血色是极地中的主色调。刺骨的寒风吹过,大地不禁颤抖,瑟瑟风中吹出的是几千年的孤漠。

    就在距离极地不知多远的地方,一道金影从高空落下。

    “砰”大片的尘烟自地上扬起,狼狈的身影慢慢从烟尘中露出形体。

    黑发的男子脸上点缀着几点血迹,一抹微笑从男子的脸上浮现。

    男子那粗糙的手指拂过怀中幼儿的小脸:“潇儿,叔叔终于找到你了。”

    蔚蓝的天空点缀着几朵白云,一轮骄阳高高的悬在天幕上。

    微风轻轻地拂过林海,一波波碧绿的条浪涌向天边。林海中几声兽鸣传出,大山一阵微颤。

    林海中一处普通的山丘,一身兽衣的赵天羽静静的盘坐在一块大青石上。赵天羽双手朝天,一呼一吸中复合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规律。

    只见赵天羽手指忽然变动,立矗于胸前。一丝丝游离于虚空中的灵气缓缓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在转过几个循环后,一股精纯的灵气冲进赵天羽的体内。赵天羽不禁眉头一绉,脸色也变得血红。他长吸一气,手聚丹田,一波波肉眼无法看到的波纹荡在他的周身。

    某一刻,赵天羽长吐一气,一股不凡的气势从其身上散出。双眼慢慢睁开,一道白光从他眼底划过。

    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他的脸上扬起了一丝弧度。

    他从青石上跃下,对着自己的前方,用力打出几拳,又跳起凌空连踢三脚。落地时,一抹满意的微笑挂在他的嘴角。

    “力量又大了几分,以后还要好好修炼啊!”赵天羽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尘土,转身沿着一条小道便下山去了。

    ......

    就在此时,迷人的山谷中百花争艳,万草抢碧。

    紫色的玉竹迎风舞动着自己淡紫的叶子,阳光透过竹子散下点点碎斑印在地上。

    竹椅上的老者双眼慢慢睁开,混沌的眼中闪过一道光亮。

    “唉,天命如此吗?”老者抚摸着花白的胡子轻叹道。

    .....

    一身兽衣的赵天羽紧紧地扣住一块从山壁上凸出的岩石,脚下用力踏住两块石岩。赵天羽慢慢伸出自己的右手,对准自己右边的崖壁。

    一株海蓝色的药草在崖壁上迎风舒展着自己的枝叶,在阳光的照耀下别有一番风味。

    赵天羽死死地盯着海蓝色的药草,左手用力握住岩石,右手猛然向前一探,一株药草紧紧地被他抓在手中。

    “碧海草。”赵天羽口中言道,

    然而就在他还来不及欣喜时,他的左脚忽然腾空了。

    “不是吧!”赵天羽的双眼猛然睁大,“啊...”

    在掉落的过程中赵天羽与空气亲密的接触着,百丈高崖这一下高空坠地可就死定了。

    “不能,我不能死。”

    赵天羽右手迅速将碧海草放入怀中,双手继而前伸,死死地拽住崖壁上的一根藤条。

    “啪。”植物断裂的响声传荡着,长年挂于崖壁上的藤条怎能承受住如此巨大的力量,不堪重负的断了。

    “砰。”尘烟四起,赵天羽还是从空中落地了。

    一阵微风吹过,平躺于地上的赵天羽从尘土中露出。

    赵天羽龇牙咧嘴道:“啊...该死的...”

    还好,他随机应变在坠地途中拉住了一根藤条缓解了几分力量,要不就他这小身板早就变成一具完美的尸体了。不过从百米高的山崖上摔下来滋味想必不会好受。

    赵天羽慢慢从地上撑起自己疼痛的身体,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看着自己腿上那墨绿的藤条,他不禁一丝无奈。谁能想到这藤条这么不禁力。

    他的身体猛然一颤,布满鲜血的右手伸进他的怀中,胳膊受伤的地方牵动着他的心神,冷汗从他的额头渗出。

    一株海蓝色的草药慢慢舒展自己娇小的身躯,几滴红斑染在它的身上。

    “还好你没事。”赵天羽看着手中的药草忍着疼痛笑道。

    看着那高高的山崖赵天羽心中泛起一丝寒意,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好自己命大,要不然今天可就命丧九泉了。

    赵天羽也不在乎全身的血尘,将碧海草再次放入自己的怀中,长吐了一口压在心头已久的浊气。

    “噗。”

    一口浓血吐在赵天羽的腿上,他的身体不禁一阵剧烈的颤抖,刺骨的疼痛抨击着他的心神。

    赵天羽用衣袖擦去口角的血迹,重重的咽下了一口气。双眼紧闭,双腿盘膝而坐。

    一个个简单却十分诡异的手印在他的指尖不断变换,一丝丝游离于虚空的灵气,慢慢的围绕在他的周身。

    就在赵天羽用力疗伤时,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两道身影相伴而立。

    “要不要出手帮帮主人啊?我看主人这次受的伤好像不轻。”

    “不用,主人借此机会正好可以加强对淬体之法的了解,对他以后利大于弊。”

    “可万一主人不能度过此关,那么我们可就犯下大错了。”

    “你能不能整天盼点好的啊,虽说主人已没有当年的实力,可就这点小伤还要不了他的命。你放心要是主人发生一点不对我会出手的,倒是你要好好修炼,以后主人的生死或许就会麻烦点了。”

    “恩,修炼一途,一夕一朝都可能丧命。以后主人不知还会遇到多少凶险,我们一定要好好守护他。”

    “是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