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第二百五十六章 私盐之事

时间:2019-10-09作者:风筱筱兮

    那手不知染了多少鲜血,尤其是想到那剥皮不见血的手法,沈怀瑾便觉得心头泛起层层叠叠的恶心感。

    谢子衿哭累了,刚停下,便听到沈怀瑾与林含章二人异口同声道,“你误会了……”

    听到这等同于掩饰的解释,谢子衿不由得哀嚎出声,“王爷、林大人,草民只是贱命一条,当真无意拆散二位贵人姻缘,也无意冲撞二位,还望二位饶草民一命!”

    沈怀瑾心知任由谢子衿胡思乱想下去,只会越描越黑,一时间竟是想不出别的更好的法子证明自己不是断袖,只好俯下身去,封住了谢子衿的唇。

    这个吻绵长而又深沉,舌尖探入那张溢满桂花糕与茶水香味的口腔之中,将这份圆满尝了个十成。

    良久,他才离开了唇瓣,气喘吁吁地开口,“本王,不是断袖,与林含章,也毫无关系。”

    谢子衿尚未从这一吻中回过神来,听沈怀瑾如是解释,却见林含章面色有几分不善,误以为沈怀瑾是不愿公开二人关系,只好磕了几个响头,“林大人,草民这就滚回屠龙寨,不会再与王爷有任何瓜葛……”

    林含章面上闪过一丝尤其不自然的神色,瞧见如此诚惶诚恐的谢子衿,又好气又好笑,可是他的职业素养却是让他保持着永恒的冰山脸。

    他轻柔地将谢子衿扶起来,温声道,“谢姑娘,你当真误会了。”

    方才之所以会骤然冷了面色,不过是看到了沈怀瑾吻谢子衿的那一幕。

    谢子衿见二人轮番着扶着自己起来,也不敢再跪,只得低着头,等候二人发落。

    这两人无论是谁开口,都能够分分钟将她那颗脑袋从脖子上卸下去,让她永远不能重见天日。

    “把你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清干净了,”沈怀瑾皱起眉头,“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得如何了?”

    提到此事,林含章面色又阴沉了起来。二人的争执,正是因为此事而起。

    在他看来,谢子衿除了会几招擒拿,当真遇到了危险,压根就没有自保能力,如何能够以身涉险,在林府两兄妹眼皮子底下做这事?

    而沈怀瑾却是根据谢子衿对自己说的话,判断出林南柯将谢子衿买入府中,只是一个巧合。

    而要搜集这个证据,再想利用张采臣已是不可能了。故而那日他得知谢子衿被林南柯买入府中,第一个念头便是如此。

    谢子衿便将自己在盐窖中看到的东西告诉了二人。

    沈怀瑾有几分不可置信道,“我原以为是地下水,不想那山洞里,竟是有个盐湖?”

    林含章暂且撇开了方才的不快,评价道,“地质特殊,既能产出冰石,有盐湖自然也无甚么稀奇了。王爷觉得之后该当如何?”

    原本谢子衿还想要问清楚关于谢家的一切,可眼前这人,没准便是日后的权威人,岂是能说质问便质问的。

    沈怀瑾瞧谢子衿一双眸子滴溜溜地转,心知她对此事十分好奇,可女子终归是不便参与此事,只能敷衍了几语,又打上宫廷内事,知道的愈多,愈是危险。

    于是乎谢子衿只能将林府的事情默默地揣进心里,本想要询问方才那嚷嚷要与自己成亲的男子是何人,见沈怀瑾眉头紧锁,陷入深思,心知她即将要做出的举动不合时宜,便默默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林大人觉得……该当何如?”

    林含章沉默了一番,“依臣之见,眼下解决年姑娘的事情,兴许能够发现更有价值的线索。是自尽还是谋杀,如果是后者,又是谁做的,到底有何动机……微臣觉得,将这件事情彻查清楚,绝对大有裨益。”

    沈怀瑾点了点头,“我亦做如此想。”见谢子衿在场,他特意改了称谓,避免她感觉生疏。

    他骤然想起来那洞口还有一条蛇,也不知谢子衿想了什么办法绕开那蛇,见林含章在此处,唯恐提起此事后又惹他动怒,沈怀瑾决计将此事留到他与谢子衿独处再谈。

    谢子衿提到这事儿还能够回忆起那夜蛇毒毒发的感觉,她本想要撩起裤管,看看脚踝处的青淤如何了。

    但一想到要在两个大男人面前如此,她便默默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今知晓夫人的真实身份,要她心中并无半点疙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自那日在中秋诗词大会上,她因插科打诨遭到皇后训斥,和瞧见四皇子疯狂之举,谢子衿便对皇家产生了由衷的恐惧感。

    沈怀瑾见子衿许久不吭声,心知谢子衿定是在一个劲儿琢磨今日发生的那些令她不解的事儿。他余光里瞄见谢子衿眉头紧锁神情痛苦,心中亦不好受。

    可碍于种种原因,他并不能将实情告诉她,至少……不能当着林含章的面告诉她。

    谢子衿就着桌子上一箩筐的糕点,将自己心中的那些复杂心思慢慢琢磨了个透,林含章与沈怀瑾二人的对话却是没再听进去半分。

    因为她知晓,真正有玄机的事情,他二人自然不会当着她的面谈,而这些能够当着她面谈的事情,自然不会是有价值的。

    故而,谢子衿大喇喇地忽视了二人,将这几日遇到的一连串的事情串到了一起,再度细想了一遍。

    她为了寻找阿菁与阿泉这口子,上京,被京兆尹的妹妹,也就是林南柯买入林家,成为她的贴身侍卫——与林南柯相处数日,加上前日因为解毒一事的见招拆招,谢子衿愈发觉得林南柯的心思深沉起来。

    再然后,便是中秋诗词大会解救茉娘一事——也不知当时她站在窗口处,之后是否被四皇子认了出来。

    再然后便是因为盘缠不足,去官道上碰瓷,谁知竟是偏巧不巧地撞上了夫人与林大人的马车——唯独这桩事里,她终是知晓了夫人的身份……

    只是诸多的疑问仍然在困扰着她。譬如,林府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夫人为何会知道林府内有专门的盐窖,或者说,为何会猜到那里埋有盐窖,或者说,为何会猜到此处会那处儿埋了私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