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球最后一条龙 第二十章 震惊的申公

时间:2019-07-28作者:酒中眠

    秦飞一只手握着这支看似普通的山参,另外一只手,轻轻地点在了山参的硕大的根部。

    “秦飞,你赶紧跟申公认个错算了,我和他也颇有交情,他不会为难你的。”郝春明忍不住在旁边小声劝诫道。

    秦飞笑了笑,没有理会。

    他手上用力,有几分粗暴的划开了人参的外皮。

    “哼,装腔作势。”申弘毅冷笑道,“我就不信你还能剥出来一只百年人参不成?”

    申公也不禁频频摇头,这只人参他仔细的打量过,几乎没有半分药性。

    若真是一只药王,那药香气早就扑鼻而来了。

    秦飞没有理会他们,他用指甲轻轻的划开了外皮。

    只见这外皮像是一层衣服一般被轻轻剥开,尔后居然在手里面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在外皮彻底剥下之时,一株长有四十厘米的山参暴露在众人视线当中,顷刻间,一股浓郁的药香直钻人的鼻子!

    “嗖!”

    这只人参像是长了手一般,居然想要逃窜!

    “想跑?”秦飞轻哼一声,他手上用力,轻易的抓住了根须处。

    紧接着,这只人参就像是被扼住了喉咙,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一眼望去,先前的那只枯黄山参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如同婴儿般晶莹剔透的极品人参。

    “这...这是一只千年人参?!”申公心跳剧烈抖动,激动之情难以掩饰,甚至连面容都变得有几分扭曲了起来。

    秦飞笑道:“没错,这正是一只千年人参。”

    “秦小...不,秦先生,能不能把这支人参借我一看?”申公哆嗦着手,满脸激动的说道。

    秦飞大气的说道:“当然可以。”

    他把这支人参递给了申公,申公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颤抖的双手轻轻地抚摸着。

    “居然真是一只千年人参!”申公低声呢喃,“我行医这么多年曾未见过,只是有幸在古书上看到过图片,今日能得一见,死而无憾!”

    秦飞顺势一步踏出,站在了申公的面前,生怕被别人抢去。

    “真正的千年人参早已生出灵性,为了躲避人类,它们自然会有所伪装。”秦飞笑道,“所以申公您看不出来,也说明不了什么。”

    申公苦笑连连,他哆嗦着手,把这支人参还给了秦飞,尔后躬身说道:“老头子我在这里向你赔礼了,小友的眼光,我远远不及。”

    秦飞不禁在心里暗叹,几千年前,千年人参并不罕见,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位先生,不知道您能不能把这支人参卖给我?我愿意出一千万的高价。”这时候有人向前一步说道。

    “一千万?你唬谁呢?这种药王,就算一个亿都值!”

    “兄弟,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我出一个亿回头把钱转给你!”

    秦飞笑道:“抱歉了各位,这支人参我自己有用,暂时没有出手的打算。”

    “小兄弟这眼光真是毒辣啊!”

    最为难过的,自然是那小商贩了,当他听到一个亿的价格后,眼前瞬时一黑,差点昏过去。

    “我输了。”正在这时,申弘毅抓着他的灵芝向前一步。

    他脸上的傲气全无,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

    连申公都自愧不如,更何况他的水平了。

    “对不起。”申弘毅低头说道:“从今天起,我将退出中医界。”

    说出这话的时候,申弘毅的身子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

    或许是怕掩饰不住内心的痛苦,所以,申弘毅说完这话后,扭头便要离开。

    “等等。”秦飞连忙喊住了他,他笑着说道:“打个赌而已,何必那么认真。像你这么优秀的中医已经不多见了,要是就此退出,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听到这话,申弘毅满面震惊的看向了秦飞。

    “你...你说什么?”申弘毅似乎不敢相信秦飞的话。

    秦飞笑道:“中医在没落之际,缺的便是人才,难道你想让中医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吗?”

    申弘毅的眼泪,几乎在一瞬间便流了出来。

    他对中医的热爱无人知晓,尤其是在西医大行其道的现代社会。

    秦飞的这番话,无疑让他感激涕零。

    “还不快赶紧谢谢人家。”申公在一旁说道。

    申弘毅深深地鞠了一躬,认真的说道:“谢谢你,谢谢你,我...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秦飞挥了挥手,便准备离开这里。

    “秦飞啊,没想到你的眼光居然这么毒辣,连申公都不是你的对手!”往回走的路上,郝春明赞不绝口。

    “是啊,这下秦飞估计要出名喽!”张队在一旁打趣道,“话说那支人参真能卖这么多钱?”

    秦飞解释道:“千年人参很少见,属于有价无市,必要的时候能救人一命,所以出多少钱都不卖。”

    张队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我要是有这么一株人参,我就把它卖了,回乡下养老去。”

    秦飞笑了笑,没有说话。

    车开到了一座大桥上,张队正在跟秦飞解释这座桥建造的有多宏伟。

    “以前这里必须绕行,有了这座桥,可方便太多了。”张队笑道,“当初在建桥的时候,可花费了不少心血,据说水里还死过两个工人。”

    秦飞透过车窗看了一眼,这水流湍急,人要是掉下去,很快就会被冲走。

    “前面那是怎么回事儿?”正在这时候,张队眉头一皱,手指向了前方。

    只见前面的桥边上围着很多人,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故一般。

    张队作为人民警察,遇上事情自然不会推脱,因此,他急忙把车开了过去。

    “怎么回事儿?”张队下车后,便亮了亮自己的警官证。

    “警察,你赶紧救救我女儿吧,我求求你了!”这时,一个妇女打扮的女人忽然跑过来“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张队面前。

    张队急忙把她扶了起来,说道:“你先别着急,告诉我你女儿怎么了?”

    这妇女哆嗦着手,指着桥下说道:“那下面,我女儿不小心摔下去了!”

    “都怪我,忙着看手机,我....我女儿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就不活了!”

    张队走向前俯身看了一眼,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在水里拼命的挣扎。

    “这里水流太急,谁下去谁死!”旁边有个中年男子蹙眉道。

    “就是,你自己的错误你得自己承担,凭什么让人家警官赔你送命?”

    “我是游泳教练,这种水流,就算是游泳冠军来了,也必死无疑!”

    妇女听到此话,顿时心生绝望。

    她擦了擦自己的泪水,咬着牙说道:“那我就陪我女儿一起死!”

    说完,她抓着栏杆就要跳下去。

    周围的人见状,急忙拽住了她,而张队更是迅速将其控制住,劝诫道:“这里的水流的确太急了,掉下去根本没有生还的几率。”

    “你放开我,让我去死,我没脸见人了!”这妇女声嘶力竭,泪水将她脸上的妆容打湿。

    此时,那位女孩越陷越深,只露出了半个脑袋。

    正在这时候,一个人影忽然“嗖”的一下便跳了下去。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秦飞。

    张队脸色大变,他趴在栏杆上大喊道:“你疯了啊!”

    围观的人群也发出了阵阵的惊呼,甚至有人指责这个妇女道:“你看看你,就因为你玩手机,不仅害死了你女儿,现在还害死了一个年轻人!”

    “你怎么这么自私!”

    “像你这种人真不该活着!”

    张队和郝春明的脸色难看至极,这里的水位他们很了解,从来没有人能活着上来,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

    “完了。”张队低声道。

    他们盯着这湍急的水流,良久都没有说话。

    围观的人群赞叹连连,仿佛在惋惜一个热血青年的丧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