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球最后一条龙 第十五章 被寄养的刘欣

时间:2019-07-28作者:酒中眠

    秦飞默不作声,他对这个白大褂医生没有半分好感。

    “爸,这位是省人民医院的副院长桑国兴,他的医术是得到过国家认可的,很多疑难杂症都不在话下。”张雪拉着这白大褂医生介绍道。

    桑国兴笑着和张队握了握手,随后道:“您夫人的病,只是心脏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在医学生容易被误认为冠心病,实际上二者并无关系,心脏植物神经紊乱,是一种精神上的疾病。”

    事已至此,这张队已经无话可说,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劳烦张先生把贵夫人的衣服穿好,治病不需要脱衣。”桑国兴说出这话的时候,特意往秦飞那里看了一眼。

    而张雪呢,更是一副恨不得吃了秦飞的表情。

    得,被人当成想占便宜的江湖骗子了。

    秦飞叹了口气,只能默默地坐到了一旁,要不是碍于宋文成和张队的面子,秦飞扭头就走人。

    “您夫人是不是有乏力、多汗、失眠多梦之症?严重时甚至会有濒死感?”桑国兴问道。

    张队闻言,连连点头道:“对,对,你说的没错!但我夫人去查过心脏,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啊。”

    “我说了,这种病实际上是一种精神疾病,平日里需要照顾她的情绪,避免精神紧张。日后可多服用安神补脑的药物。”桑国兴说道。

    此时,刘欣的衣服已经被穿好,扶着走出了浴室。

    紧接着,桑国兴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了一支药,打入了到了针管里。

    “这是什么?”张队有些紧张的问道。

    “张先生,您不用担心,这只是一种安神补脑的药物。”桑国兴颇为自信的笑道。

    他将针管扎进了刘欣的动脉,随后便将药物尽皆打入其中。

    “庸医。”秦飞不禁在一旁摇头冷笑。

    张雪恶狠狠的瞪了秦飞一眼,说道:“等下我就让你把你这个骗子给抓进去!”

    秦飞撇了撇嘴,懒得跟他一把见识。

    一旁的宋文成不禁苦笑道:“张雪在省城读哲学系,向来是个无神论者,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秦飞笑道:“您放心吧,我不会介意的。”

    很快,那支药便被打入到了刘欣的身体里。

    没一会儿,刘欣便发出了酣睡之声,仿佛睡得极为香甜。

    桑国兴见状,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

    “您夫人并不是什么大病,现在精神已经平稳下来了,日后多吃一些安神补脑的药物即可。”桑国兴笑道。

    不管怎么说,刘欣的病症的确是起到了疗效,这不禁让张队也产生了几分怀疑。

    难道刘欣真的只是小病?

    “怎么样?你服气吗?”桑国兴笑着问秦飞道。

    秦飞摇了摇头,说道:“她的症状并没有缓解。”

    “可笑。”桑国兴轻哼,“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你还要嘴硬?”

    “那你给我解释,她的眉心为什么会出汗?”秦飞用下巴指了指刘欣。

    只见刘欣的额头上出现了层层秘汗,覆盖了整个印堂。

    桑国兴眉头一皱,他急忙向前查探。

    “这只是紧张焦虑的表现而已。”桑国兴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有些没底。

    秦飞冷笑道:“你刚刚给她打的针,明明是有镇定作用的阿普挫仑,为何会紧张焦虑?”

    “这是否能说明,你的药物根本没用?或者说,你的药物根本就是药不对症?”秦飞步步紧逼,让桑国兴的额头也浮现出了一层汗水。

    “只是剂量不够,剂量不够而已。”桑国兴音调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

    秦飞笑道:“桑先生,擦擦您额头上的汗水吧,别这么紧张。”

    桑国兴闻言,脸色顿时变得有几分难看。

    他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随后再次拿出了一瓶药打入了针管内。

    这次,剂量显然加大了许多。

    秦飞扫了一眼针管,说道:“如果我没说错,方才你打入的那一针是5mg的剂量吧?现在你增加了一倍,加起来便是15mg。”

    “作为医生,你应该清楚,人体一日最多服用的剂量便是10mg,你为求得效果,强行超量,你还配当医生么?”

    秦飞的话如雷贯耳,让桑国兴近乎崩溃。

    “你别胡说!”张雪似乎有些着急,“桑医生不可能把握不好剂量!”

    “你自己问他吧。”秦飞懒得跟这张雪解释,在她眼里,自己早就成了一个骗子,说再多都没用。

    张雪看向了桑国兴,只见桑国兴不停地擦着汗水,看起来颇为紧张。

    “啊...”正在这时,刘欣的嘴巴里忽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

    随后,她的身体便在沙发上不停地扭动了起来,仿佛无比痛苦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张队顿时急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秦飞也顾不上这桑国兴了,他指了指浴室,说道:“张队,麻烦你把您夫人送到浴池里。”

    “好,好。”

    到了浴池后,秦飞的手心再次点在了她的神庭位置上,强行使刘欣镇定了下来。

    随后,他胳膊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在了水里。

    “桑医生,麻烦借你的针头一用。”秦飞说道。

    桑国兴虽然不情愿,但眼下也计较不了那么多了。

    接过针头后,秦飞闭上眼睛,将针头轻轻地扎在了刘欣的神庭穴上,一丝丝青色的气息,顺着针头流入到了刘欣的体内。

    紧接着,鲜血便直接喷洒而出!

    “这么小的一个伤口,怎么会流出这么多鲜血?”张队不禁有些惶恐的说道。

    秦飞没有理会他,任由鲜血流入水中。

    接触的一瞬间,整个浴池里的水,便化为了乌黑色。

    “张队,麻烦您帮我看一眼,浴池里的水是不是黑色。”因为秦飞带着眼罩,只能询问张队。

    张队失声说道:“对,对,是黑色的!”

    “那就对了。”秦飞笑道,“您可以把夫人的衣服穿好了。”

    一番折腾后,秦飞摘下了眼罩,拉开了布帘。

    布帘外,桑国兴和张雪正站在那里焦急的等着。

    当他们看到浴池里如墨般的水后,脸色顿时大变。

    “这是怎么回事儿?”张雪拉着秦飞的胳膊问道。

    张雪的态度让秦飞颇为不爽,所以他没有理会,而是转身看向张队,说道:“稍等一会儿吧。”

    话音刚落,只见浴池里面的水便直接沸腾了起来,一个又一个的气泡,从这水里翻腾而出。

    “果然是这样。”秦飞不禁冷笑了一声。

    很显然,刘欣被人寄养了,换句话说,是有人借用巫术手段,妄图将刘欣化成饲养躯壳。

    “嗖!”一股常人无法见到的黑气,自这浴池的气泡中翻涌而出。

    秦飞没有理会,任由这黑气在浴室里奔涌。

    很快,这黑气便撞击在了墙上的镜面上。

    “原来是在这里,怪不得我没找到。”秦飞蹙眉,他手向前一探,那股黑气顿时拼命的挣扎了起来,最后被强行的吸入到秦飞的体内。

    “怎么样了?”张队连忙向前问道。

    秦飞指了指这面镜子,问道:“镜子可是最近才安装的?”

    张队想了想,说道:“大约是在一个月前安装的,怎么了?”

    “拆下来看看。”秦飞说道。

    张队不敢耽误,他直接搬起凳子,把这镜面砸了个粉碎。

    砸下来的一瞬间,便有一张黄色的纸掉落了下来。

    黄纸被鲜血浸泡为暗红色,因为时间过久,鲜血已经发黑,一股股刺鼻的腥气,瞬间弥漫在了整个房间里。

    众人当即伸手捂住了鼻子,桑国兴甚至直接干呕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