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宝找上门:妈咪,请签收 第589章 这些,你还记得吗

时间:2019-09-04作者:叶蓁

    事已至此,江瑟瑟倒是平静下来,车都上了,跳下去总不现实。

    在车上坐了一会,江瑟瑟感觉到身上的酸软感退去了不少,指尖也可以动了。

    只是这样的行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江瑟瑟高兴。

    她冷着一张俏脸,偏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也不愿意看靳封臣。

    这种车的开关全在驾驶座,如果靳封臣不按下去的话,她恐怕唯有砸碎玻璃才能跑出去。

    在红灯面前缓缓停车,靳封臣转头见江瑟瑟一副不愿意搭理他的模样,心里也有些酸楚。

    但想起小宝,又觉得自己必须该努力下去,绝不能半途而废。

    车内气氛沉寂,他便借机开口,拨了一下车前镜上挂着的香水,静静道:“你还记得这个味道吗?当时你说很喜欢这一款香水,它的名字叫做失却之爱。”

    江瑟瑟下意识地嗅了一口,感觉是浅淡的果木香。

    初闻有点发酸,再闻就甜甜的,确实是她会喜欢的类型。

    不过她实在不想在这个问题和靳封臣纠缠下去,准确来说,靳封臣整个人她都不想理。

    望见靳封臣深情的眼神,让她有时候会觉得心痛。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生物,谁都喜欢吃甜的,不喜欢尝苦的。

    即便他们以前真的有过什么,可那又能怎么样?

    时光只能向前,永远也不会倒流。

    江瑟瑟微微咬了一下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被那些莫名而酸楚的情绪所支配。

    她张了一下嘴,又觉得无话可说。

    靳封臣心里一动,还要再凑过去一点,绿灯却亮了,身后的轿车不满地按了几下喇叭。

    这等催促让靳封臣只好收回倾过去的姿势,继续专心开车。

    大约又过去了二十分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江瑟瑟惊奇,这里不就是那天小宝带她来过的出租屋吗?

    这个男人带自己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她面色微变,却掩饰得很好。

    任凭靳封臣先下车,替她拉开了车门。

    江瑟瑟并不急着下去,微微仰起头来,看向靳封臣。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如果没有事,请你送我回去。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自己可以打的。”

    靳封臣微微一笑,倒是十分平和,“来这里,自然是想唤起你的回忆,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给我一次机会,好吗?等一下我就送你回去,绝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你都能从女洗手间劫人,还说自己不过分,江瑟瑟腹诽道。

    不过人已经到了这里,再摆矫情死活不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随即她跨出一步,拍开靳封臣伸过来的手,利落地站了起来,把视线落在了眼前的小屋上。

    果然还会再来一次……

    江瑟瑟的指尖蜷缩了一下,轻轻地推开了门。

    门很旧了,在她手下发出了

    嘎吱一声。

    阳光斜着照进来,却只能照亮一小块空地。

    她站在门前,不打算进去。

    仿佛是看穿了她的想法,靳封臣一手把门带上,轻轻地解释道:“没有别人,这个屋子除了小宝和你,我不会允许别人进来,这里都是我亲手打理的。”

    他关门的动作让江瑟瑟有些警觉,但又不好把话说得太强硬,只好故作轻描淡写道:“门开着吧,我想通通风。”

    靳封臣闻言,快步走了两步,来到那扇白窗户面前打开,解释得无懈可击。

    “开窗就可以了,你看这个窗户上还有以前你贴的画。”

    江瑟瑟下意识地顺着话语望过去,果然在白净的玻璃窗上,有两条圆圆的,深红色的剪纸画鱼。

    她的脑袋突然嗡了一声,好像有谁在温和地说话。

    “过年了就要贴这个的,好不好看?”

    她用力甩了一下头,像是要把这些陌生又熟悉的回忆甩出脑海。

    靳封臣一直略带期待地看着她,见她有些恍惚,便扶着她在床边坐下,很关切地问道:“是不是不太舒服?”

    江瑟瑟的手挥了一下要避开他,却无意间碰到了墙壁上的一盏小灯。

    啪的一声,小灯也亮了,散发出淡而柔和的光芒。

    虽然在白日并不耀眼,但想必在夜晚的时候,一定是一盏很讨主人喜欢的小夜灯。

    靳封臣看到它,也有些感慨道:“你那时候跟我说,冬天起得早,又不愿意开大灯,说白惨惨的很渗人。

    又看了几个鬼故事,晚上不开灯还睡不着,我才给你买了这个,晚上的时候投影在墙壁上,很漂亮。”

    他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地轻轻补上一句,“这些,你还记得吗?”

    江瑟瑟的手一下顿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间,她竟然真的生出微妙的不忍来。

    脑子也晕乎乎的,好像喝了一瓶酒,很多东西浮出来,又沉下去。

    她想要伸手试着触摸,就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

    一时轻哼一声,光洁的额头上竟生出一层细汗来。

    靳封臣不敢把她逼得太紧,连忙把人搂在怀里,轻轻拍她的脊背,安慰道:“觉得痛就不要想了。我们都不要想了,以后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我只希望你不要再推开我,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他的话就像是一声又一声的叹息,江瑟瑟脑中如同针扎一般,话都说不出来了。

    江瑟瑟过了几分钟才缓过来,感觉到靳封臣的气息浓浓地包围着她,温暖得简直令人留恋。

    江瑟瑟捏了捏手心,想要起身打破这种爱昧的气氛。

    靳封臣却依旧牢牢地抱着她,良久才低声道:“别动,让我抱一会,就一会儿好不好?多少次了,我在梦里才能见到这样的情景,每次一醒来,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

    江瑟瑟直觉自己再听下去,真的会心软,猛一发力把人掀翻,又被靳封臣从背后抱住了。

    靳封臣深吸了一口气,江瑟瑟感受得到,他在努力压抑某种深沉的悲伤。

    他的呼吸很热,语速因为悲伤而愈发的缓慢。

    “也许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我记得我们一起看电影,我送你的花。”

    (本章完)
小说推荐